<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六十六章 素有何名(贺盟主慕容斐)
    “带人过关?”世子闻言先是一怔,然后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带人通关这种事,往日里各家亲王府并不少做,无非就是没有路引或者想偷逃税款,其实走私点违禁物资也是平常。

    只要带的人不要太多,别弄一支军队过来,那就真不算啥事。

    但现在是什么时候?是有叛乱了,不但增加了诸多的禁运物资,还要严查过路者的身份。

    搁给别家的王府,可能现在也不算啥事,但英王府不同,那是镇边的亲王,旁人看起来风光无限,深得天家信赖,然而,真得天家信赖的话,世子会连王府也不敢随便出?

    避嫌,要避嫌啊!

    世子直气得浑身发抖,抬手一拍桌上的食盒,大喊一声,“来人!”

    两息之后,两名侍卫跑了进来,“世子请吩咐。”

    一边说,这俩一边还拿眼角的余光,去瞟那两位坐得稳稳的客人。

    世子咬牙切齿地发话,“把大管家给我叫过来。”

    不多时,大管家来了,“世子有何事?”

    “你们退下去,”世子将两名侍卫撵下去,然后冷哼一声,“源宜商行……是怎么回事?”

    “那个商行……”大管家的眼珠转一转,努力回忆了半天,“现在是王妈妈的人在管。”

    王妈妈是王妃从娘家带来的嬷嬷,世子见了都得客客气气,他不是尊重这个下人,而是尊重母妃。

    可是现在,世子顾不得尊重了,“王妈妈一直在府里,她交给谁管了?”

    大总管想一想,然后回答,“应该是赵大可,王妈妈的娘家人,赐了姓赵。”

    中土国的赐姓,不是特别讲究,国姓要注意点,但是亲王也有资格赐姓。

    这个人,世子倒是记得,对王府也有点功劳,他微微颔首,“是个勤快之人,他在府里吧?”

    “应该是在,中午我见他回来了,”大管家点点头,“世子有什么要教训他的?”

    “你把他叫过来,”杜晶晶黑着脸发话了。

    大管家也认识这位,不过他还是斜睥世子一眼。

    世子不耐烦地一摆手,“没听到杜真人说话?快去……对了,动静小一点,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王府是很大的,大管家领命而去,差不多用了一个时辰,才将一个瘸腿的粗壮汉子带进来。

    粗壮汉子直接单腿点地跪下,“见过世子!”

    世子看着他的瘸腿,淡淡地发话,“如果我没有记错,你这条腿,是在盐场时受的伤,保护了王府的财货,父王赐你姓赵。”

    赵大可点点头,一脸的兴奋,“那是小的应该做的,王爷厚爱,小的实在心里有愧。”

    “唉,”世子淡淡地叹口气,“本来也算个明白人,唉……”

    赵大可顿时就愣在了那里,然后身子一抖,不住地在地上磕头,“小的该死……世子饶命!”

    “嗯?”世子淡淡地看着他,等了半天,方始发话,“你是以为,有王妈妈护着你,我看在母妃的面子上,动不了你?”

    “小的不敢!”赵大可高叫一声,将头在地上磕得梆梆响,血都流到了青砖上——他还是司修呢,却是不敢运气护身。

    “不敢吗?”世子冷哼一声,“那怎么不说一说,你哪里该死呢?”

    “我,我实在不知道啊,”赵大可一边磕头一边回答,“您这么跟我说话,我肯定是有该死的罪了……令世子生气,就是我该死。”

    世子不动声色地微微颔首,可惜对方根本不敢抬头看他。

    他轻咳一声,“先不要磕头,源宜商行那些事,你都清楚吧?”

    赵大可这才停下来,想一想之后回答,“源宜增加了粮米交易,这是上报过府里的。”

    世子并不说话,持之以恒地给他施加压力,这是上位者必须掌握的小手段,他已经使用得很娴熟了。

    赵大可顿一顿,又咬牙答话,“强行逼买了几家粮铺,给的价钱不算太高。”

    世子还是不做声,反而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起来。

    赵大可的脑袋撞得有点晕,这时才意识到,旁观的有玄女宫的道长和一个陌生人。

    大约这就是苦主请托了人,把状告到王府来了吧?

    但是这事儿,他还真冤枉,“王妈妈也说了,这算是咱王府的自污之举,不打紧的,别逼出人命就行……万一惹错了人,也好收拾手尾。”

    世子听得一眯眼,“原来事涉王妈妈,那我不敢管了,你退下吧。”

    赵大可一听,又不住地磕起头来,“世子恕罪,世子恕罪……”

    他哪里敢就这么走了?听听世子怎么说的吧——事涉王妈妈,世子“不敢”管!

    算你是个明白人!世子冷哼一声,“以后少拿什么‘自污’来说事,得了便宜的,都是你们这帮混蛋,污的是我王府的名声!”

    英王府一度是要靠着自污求活的,但是事实上,当英王镇边之后,王府就没必要自污了——大不了就是英王回大名府,反正世袭亲王到手了。

    英王既然称号为“英”,本质上就是个聪慧明白的人,他一向不喜欢祸害乡邻,世子也随了父王的道德观。

    尤其是现在,战争都快打到家门口了,再去祸害乡邻,不是傻的吗?

    他有这个意识,但这帮混蛋得了甜头,却没有多少收敛的心思。

    不过,那也只能下不为例了,他倒还不会为这点小事翻脸——反正没死人,没啥大不了。

    然而,赵大可却是迷惑了,“那这粮食买卖,还做不做?咱们本来就要靠着粮价大涨,赚一把的。”

    这也是王府自污之策,粮食生意本来就是很敏感的,大多时候还要走专营,更别说值此天下动荡之际,更是利润丰厚。

    不过大管家听到这里,却是火了,“混蛋,粮食咱们赚的是行业利润,最多再放点利钱,强买土地的事情都不做,你却敢强霸别人家的铺子,还有理了?”

    他说的这些,就是经营粮食买卖之后,会衍生出的一系列收入。

    纯粹的粮食买卖赚钱不少,但也存在风险,连续几个丰收年的话,赚到手的也就是一些粮食储备,甚至不排除亏本的可能。

    衍生出的这些收入,基本上没有赔本的,但是性质就一桩比一桩恶劣。

    前文说过,在中土国,放利钱是以钱生息,真不算缺德生意,甚至很多时候能救急,正经是强买他人土地,或者为了垄断强买店铺,是很恶劣的行为。

    要不说英王素有贤名,自污都有一定的讲究。

    “大管家教训得是,”赵大可虽然后台是王妈妈,但是大管家的后台是王妃,宗正院里都有备注的,王妈妈也不愿意招惹大管家,他老老实实地点头,“那我回头把铺子退了。”

    大管家看一眼世子,“世子?”

    “这个你们自己去办,”世子一摆手,然后,脸刷地就黑了下来,“听说你源宜商行,还有名人赵八爷,杀头的买卖也敢做,大涨咱英王府污名!”

    “啊?”赵大可顿时愣在了那里,大涨……污名?!!!

    “端的是英雄好汉,”世子脸色铁青地发话,“不知道我这小小世子,见了这赵八,要不要叫一声爷?”

    “赵八?”赵大可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那是个很……很……我马上就将他抓回来,让世子发落。”

    世子表情怪异地看着他,“很什么?”

    “很……很会察言观色,”赵大可硬着头皮回答,“做事还算得力。”

    “得力?”世子气得狠狠一拍桌子,“那你知道不知道,赵八犯了什么事儿?”

    “不知道,”赵大可耷拉着眼皮回答,“既是让世子如此生气,那就是他的大错。”

    “你混蛋!本世子是那样的人?”世子气得又一拍桌子,“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说……招惹了我就有错?合着英王的世子,该是个蠢王吗?”

    赵大可吓得又一哆嗦,抬手抽自己一个嘴巴,“叫你胡说!”

    “我也懒得理你,”世子一摆手,“明白告诉你,那个叫赵八的玩意儿,他私下夹带通关,黎关……你去把相关人都给我带回来,还有,他的赐姓谁赐的?”

    “夹带通关?”大管家这才知道,世子为何今天暴怒,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是……是王妈妈赐的,”赵大可哆里哆嗦地回答,然后很坚决地点点头,“我这就去把人带回来!”

    “王妈妈赐的?”世子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真是……追回赐姓,我会跟母妃解释的。”

    “好的,”赵大可马上站起身来,“我这就走……不过,能拨几个侍卫给我吗?那家伙是货真价实的司修。”

    他也是司修,但却是因为帮着王府管理很多产业,从王府得了一件气运之宝,算是伪司修,战力未必比真的司修差,不过他不以战力著称,要几个侍卫才保险。

    “你站住!”大管家冷冷地发话了,他的脸色铁青,“你知道夹带通关的性质有多么恶劣吗?”

    “知道,”赵大可点点头,搁在以前,夹带通关根本不算个事,但是现在不同,“眼下幽州郡进出卡得很严,一旦被举报,会给王爷带来麻烦。”

    “你知道个屁!”大管家黑着脸,直接开骂了。

    (小年了,加更一章,为盟主慕容斐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