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六十四章 自投罗网
    张老实的话,纯属扯淡,无非是表示出不甘心来罢了。

    悄悄飞跃这一段,对李永生他们来说,真的不要太简单——三个真人一个司修,怎么飞也过去了,也不用担心被查到。

    但是他们不能这么做,一路走过来,遭遇了不少人,行踪被不少人看到了。

    若是在这里突然失踪,那不是说明,他们有问题了吗?

    五两黄金,对别人来说很多,但是他们还真不在乎。

    双方讨价还价,最后也没还下来一两黄金。

    不过莫七去走了一趟,回来告诉他们,二十两黄金交上来,送他们入幽州郡三舍之地。

    三舍就是九十里,算是远离黎关了。

    李永生四人聚在一起,悄声讨论一阵,最后“很不情愿”地答应了。

    然后莫七就引来两个汉子,一个初阶司修一个制修,让他们管司修叫赵八爷。

    赵八爷身材矮小,一双眼珠很灵活,但偏偏是不苟言笑,一看就是精明冷厉之辈。

    他的第一句话就干脆利落,“人可以过,马必须留下,装束也得换。”

    李永生四人交换一下眼色,还没来得及说话,莫七就出声了,“这是入幽州郡,天下第一郡,干碍甚大,你们想进去,就老老实实听八爷的话。”

    算上将马车便宜卖掉,这是第二次被逼着卖东西了,李永生一行人里,谁也不高兴。

    倒是老翁沉得住气,他冲赵八一拱手,“过了黎关,我们还要赶路,不如这四匹马就送于八爷,等过关之后,八爷再给我们准备四匹马,愿奉上二两黄金为谢。”

    赵八冷冷地看着他,半晌才点点头,“你们还有黄金就行。”

    既然马要留下,马背上的包裹也就无法带走了,张老实和老翁挑选了两壶酒、几包肉脯和干粮,打个小包背在身上。

    事实证明,这黎关确实不好过,关门每天只开一个时辰,检查得却是极细,稍有不妥,就会连人带货扣下。

    赵八带他们走的是索桥,不带货的人,可以从这里通行。

    索桥位于黎关旁,山谷上方扯了几根大粗铁链,上铺些木板,山风一吹,摇摇晃晃的。

    桥的两边都有军士把守,证件也验看得十分详细。

    赵八给李永生四人,找了三个身份,都是当地人。

    李永生套用的就是幽州郡附近的山民,前去并州郡奔丧,此刻才回转来。

    张老实却是并州郡人,此番来幽州郡,是这里有了活计,去碰一碰运气。

    这种手段,李永生略略一想就明白了:这是包了来回通关的。

    比如说张老实假冒的这个人,等到有人想从幽州到并州的时候,就可以再利用这个身份:我在幽州郡的工作没了,所以只能回家了。

    这手段很巧妙,因为确有其人,上面查都不怕。

    三个男人都有了身份,分别过了索桥,杜晶晶却是被扮做了一个侍女,赵八带着她大摇大摆地过境,笑眯眯地表示——刚从并州郡看上的丫头,回头试一试,好了再上身份。

    中土国是没有奴隶一说,但是下人可以买卖,跟地球界足球运动员转会差不多。

    赵八是带着杜晶晶去“试训”了,回头幽州又有女性想过关的话,也可以用“试训不过关”的名义,将人带到并州去。

    不过这种“试训”,试的肯定不是足球。

    关口的士兵笑眯眯地表示:八爷好艳福,不过这没身份,弟兄们不好做啊。

    赵八摸了两块银元,塞进对方手里,就算齐活了。

    走过索桥之后,大家也没着急汇合,而是前出了十余里,才又聚到一起。

    杜晶晶的脸色非常难看,汇合之后,直接绕到李永生的另一边,狠狠地瞪着赵八。

    赵八也没当回事,而是一拍手,冷冷地发话,“好了,现在二两黄金拿来,我带你们去取马。”

    张老实面无表情地接话,“还是一手钱一手货的好,我们的马,八爷可是已经收下了。”

    赵八看他一眼,显然有点不满意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冷哼一声,“那跟我来。”

    五人又走了一个多时辰,路边有三个人,牵着八匹马在那里等着。

    双方一手钱一手货完成交易,赵八骑上一匹马,拨转马头就往回走。

    不过张老实再次出声了,“八爷,莫家可是答应我们,护送三舍之地。”

    “偏你毛病多,”赵八坐在马上,冷冷地看过来,“莫家答应的,你去找莫家说话,关我屁事!”

    看着四人离开,杜晶晶看一眼李永生,咬牙切齿地低声发话,“真想干掉这厮。”

    李永生看她一眼,“等回来的时候,好好收拾他一番也不迟。”

    倒是张老实叹口气,感触颇深地叹口气,“你们也真是脾气大,对普通人来说……”

    “打住了,”杜晶晶看他一眼,毫不客气地发话,“你会认为自己是普通人吗?”

    张老实翻一翻眼皮,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上得马来,四人行走的速度就快了,直走出去七八十里,天还亮着。

    不过他们现在走的,还是山路,眼睛已经能看到平原了,但是估摸还得走百八十里。

    “天黑之前,怕是出不了山了,”老翁沉声发话,“咱们赶一程,还是找个地方歇息?”

    其他三人都没有回答他的话。

    老翁有点奇怪,侧头看李永生一眼——他知道这位才是做主的,“我问的这句话有问题?”

    “问题倒是没有,”张老实沉声回答,“问题在于,后面缀上人了。”

    李永生和杜晶晶依旧不说话,也没对这话表示意外。

    “咦?”老翁用了很大的意志,才没有让自己回头看去,不过他真想不到,这个下人模样的制修,感知比自己还敏锐,“真的缀了人?”

    “真的,”李永生点点头,不过他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边走边看吧。”

    他们走的虽然是山路,但这是幽州和并州之间的一条通路,并不缺少路人,只不过眼下已近申末,天气还不好,上行的人已经没有了。

    又走了五六里地,身后传来马蹄声,七八名骑士超越了他们,向山下奔去。

    老翁的脸一沉,他认出了来人,“这是……陆真人一行人?”

    李永生三人都不回答他,脸色也都不是很好看。

    陆真人的人,并没有奔行多远,在前方三里地左右下马,并且拦在了路上。

    这山路一边是山,一边是深谷,挡在前方,除了面对面做一场,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李永生侧头看一眼,发现前方百余丈处,有个缓坡,于是出声发话,“加速,上那个坡……尽量远离道路。”

    拦路的一群人看到他们加速上坡,并不紧张,而是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上坡之后,还有几个缓坡,双方都有心避人耳目,埋头走路就是。

    走了七八里,就是一片峭壁,没路了。

    李永生四人下马,转头看向对方,各自掣出了兵器——这时候再说别的,没有任何意义,对方明摆着要收拾己方了。

    倒是张老实还出声问一句,“阁下,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苦苦相逼?”

    陆真人冷哼一声,“丢掉兵器,束手就缚,你还有活命的机会……我去,是真人?”

    他感受到一股庞大的神识,从那女子身上释放了出来,显然是在感知,附近有什么其他人。

    不过下一刻,他脸上就泛起更强烈的兴奋,“女性真人,太好了,终于抓到大鱼……”

    话还没说完,他就见对方的制修身子一晃,不见了踪影,由不得心里大骇,我去,还不止一名真人……

    张老实动的时候,李永生也动了,他俩的修为比杜晶晶高,江湖经验也丰富,早就知道周边没人了。

    李永生身子一蹿,手一扬,一张大网网住了对方最后两骑,紧接着,一团白雾升起,其他人都被困入了困阵中——那是他不声不响丢下的阵盘。

    陆真人追在最前面,侥幸躲过了困阵,但是事实上,他一点都不幸运,因为他被一根索子绑得紧紧的,出手的正是他看不上眼的制修张三。

    兔起鹘落之间,追兵就全军覆没了。

    陆真人这才反应过来,合着对方四人,起码有三名真人,忍不住脸色发白,“你们诓我!”

    张老实根本不理他,看一眼李永生,“东家,是弄个阵法阻隔别人感知,审一审……还是直接杀了,然后扰乱天机?”

    “审一审吧,不要乱杀人,”李永生一摆手,远远地丢出三个阵盘。

    “我是晋王府客卿!”陆真人没命地叫了起来,“是为晋王府纳贤的,以诸位贤才的修为,投靠王府,必能得到王府的重用!”

    “你说自己是就是了?”张老实走上前,毫不客气地踹对方一脚,“老子看你就是要劫财劫色的,马勒戈壁的,忍你一次也就算了,你还追上来送死?”

    “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诸位真人,”陆真人赔着笑脸发话,“不过晋王真的是求贤若渴,我也愿意奉上财货赎罪。”

    “切,”张老实不屑地一哼,“晋王府的,在并州压不住上党杨家,反倒跑到大名府来……你怎么不说你是英王府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