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十一郎
    众人闻言,扭头看去,却看到一名白衣公子,正静静地立在雨中——也是初阶化修的修为。

    莫七快步走上前,抬手一拱,“见过……见过公子。”

    陆真人也侧头看过来,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原来是十一郎。”

    “凭你,也配叫我十一郎?”白衣公子冷哼一声,“这地方你是陆真人的吗?”

    “当然是我的,”陆真人理直气壮地回答,“亭子是我亲手修建的。”

    “我说的是……这块地方!”十一郎指一指脚下的土地,“这块地方是莫家买下的,你搞清楚没有,这是莫家的土地!”

    陆真人的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了,“我在这里修建亭子的时候,莫家也没有阻拦。”

    “不阻拦,不代表这块地就是你的,”白衣公子沉着脸发话,“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陆真人的脸,刷地就沉了下来,“十一郎,你这是代表上党杨家说话吗?”

    “我不代表任何人,”白衣公子脸也一沉,“你们折腾是你们的事儿,莫家是我杨家的西路行走,你打狗也得看看主人!”

    陆真人愣了半天,然后呲牙一笑,“我若不走呢?”

    白衣公子左右看一看,冲莫家的精壮汉子一扬下巴,“把这个亭子给我拆了。”

    “好,算你狠,”陆真人冷笑一声,转身向自己的坐骑走去,“上党杨家,果然好大的威风,希望你不要后悔……”

    他不想看着自家修的亭子被拆,要不然就太打脸了。

    但是就在此刻,他的身后,又响起一个声音,“陆真人真的不肯赐下来历吗?下一次相见……我们好道左回避。”

    说这话的,只可能是张老实。

    按说走江湖的人,应该非常明白“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的道理,得意不可再往。

    但是同时,江湖人也是恩怨分明的,十一郎出面,强行替他架梁子,他若是缩在一边不做声,那就是没担当,做事不讲究,帮忙的人也难免心寒。

    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得罪陆真人,他都必须做出反应,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陆真人的身子顿了一顿,头也不回,骑上马就冒雨走了。

    他们走了,在场的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好半天之后,李永生才冲着白衣公子一拱手,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多谢。”

    这种时候,只能他出头了,独狼的下人身份,明显不够资格。

    白衣公子也不好跟他多说什么,事实上,他之所以出面,里面的恩怨大了去啦,一时半会儿根本说不清楚,他只是适逢其会罢了。

    “好了,你们歇息完毕,尽早上路吧,”他很随意地一摆手,脸上有点郁闷之色,“既然跟着莫家走,有些忌讳要注意……别随便给别人添乱。”

    我们哪里添乱了?杜晶晶真是一肚子火气,她才待出声,却觉得左臂被人拽了一下。

    扭头看去,拽她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永生。

    于是她满腔的怨气,顿时就丢到爪哇国去了,身子顺势一靠……好宽厚的胸膛。

    白衣公子奇怪地看她一眼,沉吟一下,才又发问,“你们是谁家的?”

    他这么问有点过分,但也不算特别失礼,毕竟刚才他才出头,为对方解了围,现在想知道自己是帮了谁,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杜晶晶没兴趣回答,她感觉对方的态度,有点高高在上,心里就不舒服。

    倒是李永生一拱手,沉声发话,“多谢真人仗义执言,不过我们有不得已的苦衷,实在不便回答,失礼了。”

    “嗯?”白衣公子就是一愣,他还真没想到,对方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你有没有搞错,这里是上党,本真人姓杨啊!

    他一摆手,走向了另一个亭子,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哼,不识好人心。”

    看到十一郎不高兴了,莫七的脸也沉了下来,他冷冷地看李永生一眼,“阁下未免太狂了吧?”

    李永生看他一眼,“我们花钱买你莫家的庇护,说好不问来路,又何必苦苦相逼?”

    “你!”莫七气得睚眦欲裂,“真当我莫家差你这几个钱?”

    张老实轻咳一声,“莫朋友,此事一码归一码,人在江湖行走,讲的就是信义二字,刚才可是那陆真人在你莫家地盘上,主动生事的。”

    他言下之意,就是说本该你们搞定此事,结果你没那胆子,才导致杨家的真人出面。

    莫七闻言更恼了,“我自与你主家说话,你个下人插什么嘴?”

    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我对那陆真人的来历,却是有几分好奇,你能否为我解惑?”

    他这就直接将话题岔开了,但是同时,也不无告诫对方之意:我们敢惦记去找那个真人的茬,肯定也是有实力的,你别以为就吃定我们了。

    莫七却是愈发地恼怒了,“你可以藏头藏脑,人家就不能……”

    “好了莫七,”那白衣公子在另一个亭子里出声了,他招一招手,“过来喝酒,最近事情多,你也别生事了……不过你刚才办的事,我很不满意,知道吗?”

    莫七忙不迭地跑过去,苦笑着发话,“这陆真人修建亭子的时候,也没这么不讲理,偶尔发作一次,我觉得没必要叫真。”

    “现在可是风云际会,”白衣公子淡淡地发话,然后又冲李永生方向瞟一眼,“去幽州郡的,也不用理他们……来路真的没摸清楚?”

    “没有,”莫七摇摇头,压低声音发话,“不过,他们倒是认出了七星四时旗。”

    “咦?”白衣公子的眉头一扬,“看起来还真不仅仅是官府中人。”

    他俩在这里猜测,李永生几人,也在猜测。

    白衣人的身份不用猜,上党杨家的真人,而且估计这杨家,就是七星四方旗的共主了。

    但是陆真人的身份,就有点令人看不懂了。

    杜晶晶就在猜测,“敢不买杨家账,估计起码也是隐世家族出来的。”

    至于说隐世家族为什么会在红尘频频冒头,已经无需解释了。

    李永生和张老实齐齐摇头,“不会仅仅是隐世家族的缘故。”

    杜晶晶有点不服气,“为什么?”

    张老实回答得很干脆,“直觉!”

    李永生回答得就靠谱得多了,“这个陆真人,十有是杨家也惹不起的。”

    杜晶晶骇然,“怎么可能?杨家不是刚刚才又出了真君吗?”

    “杨家人的脾气,你不知道?”李永生看她一眼,“那是宁折不弯!咱现在杨家下属的地盘上,被陆真人找碴……换个真人来试一试,杨家肯答应吗?”

    杜晶晶怔了一怔,最终点点头,“别说,杨家还真是一帮火爆脾气……咦?对了,广陵韦家似乎跟杨家不错?”

    上次他们跟杨家碰面,就是因为杨家的准证想保韦家,而且还是非常强势——不愧是敢骂光宗为“昏君”的家族。

    而前几天,李永生等三人联手,刚刚诛杀了一名韦家的真人。

    “不用考虑这些,”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准备一下,一会儿继续赶路。”

    因为这档子事儿,莫七对他们四个人,态度有点不好,于是在路上的时候,双方的话就更少了。

    小雨时断时续下了五天,而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并州郡的边界。

    站在起伏的山峦上,莫七一指前方的雄关,“过了黎关,就是幽州郡了,送你们到这里,也就到地头了。”

    他们所站的位置,距离黎关不过十里左右,但是顺着崎岖的山路走过去,怕不有三十里。

    除了山岭,周边没有什么建筑物,一眼看去就可以知道,山路上没有任何的阻碍,尤其是上行到黎关前的十余里山路,简直是毫无遮拦。

    所以说送到这里,可以说就是送到地方了。

    李永生四人见状,沉吟了起来,这道关看起来很不好过。

    最后还是张老实出声了,“护送我们过关的话,需要花多少钱?”

    真不愧老江湖,莫七虽然看这几个人不顺眼,但也忍不住暗暗赞一声,果然上路。

    于是他面无表情地发话,“通关的话,一人五两黄金。”

    “这是抢钱吧?”张老实不满意地嚷嚷起来,“我从百粤走到幽州,也用不了五两黄金。”

    “那你们可以潜越嘛,”莫七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来,“直接从山间翻越过去,或者……找个真人裹着过去也行。”

    停了一停,他又补充一句,“不过幽州那边查得很严,若要被人发现了,不要说我莫家没有提醒你。”

    老翁出声了,“七爷,我们是真没钱了,您给降一点,我们有自己的心意。”

    张老实扮演的是江湖中的熟手,老翁扮演的老仆,也是挑通眉眼之人。

    莫七摇摇头,冷冷地发话,“这跟心意无关,你们也知道,莫家是西路接引,这边不是我们的地界,这五两黄金,我也不过是帮着撮合。”

    众人闻言,都不做声了,五两黄金一个人,真有这行情?

    张老实若有所思地看向李永生,“少爷,要不……咱们就试着潜越一下?”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