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不卑不亢
    (上文写错了,应该是桂花,不是梅花。)

    两人的交谈,也落入了其他几人的耳中,不过没有人做出什么反应。

    进入上党三十余里,成家两人离开了,这也是江湖规矩。

    三十里为一舍,这本为行军之规,后来逐渐地传到了江湖上。

    送人送出这么远,就是尽心了,礼数到了。

    对地方上的强龙来说,进入其他人的地盘,一舍也是个界限,可以算无心进入,超过这个距离,就是有意挑战当地的势力了。

    成家人离开之后,那莫家的精壮汉子并不多说话。

    倒是杜晶晶有意勾引李永生,“夫君……这北斗四方令旗是什么?”

    你能不知道这个?李永生没好气地看她一眼,然后冲张老实一努嘴,“去问张三。”

    过了啊,张老实有点郁闷,他才不信道宫中人会不懂四方令旗——就算以前不懂,现在听到这个名字,也猜得出来了。

    所以他很干脆地回答,“这是少爷教我的,我也不太清楚。”

    李永生的嘴角,微微抖动一下——这厮着实可恨。

    杜晶晶才待继续纠缠,却听那老翁出声了,“七星四方令旗,应该说的是七星四时,斗柄东指为春季,南指为夏,西指和北指,对的则是秋冬两季。”

    杜晶晶这才假巴意思地点点头,“那这七星嵌桂花,可是西面的意思?”

    “没错,”老翁点点头,“不过既有四方令旗,就该有共主,拜的就是北极了。”

    简单来说,莫家的令旗,说明他属于一个大势力,而莫家负责的是西路。

    当然,这也是张老实眼尖,他深明江湖上各种门道,才看出了令旗的含义,若不是他点出来,恐怕别人想不到这一点。

    起码李永生在一开始,就没想到这一点,不过听了张老实的问题,他是秒懂。

    莫家汉子听他们说四方令旗的典故,也是有点无奈,他有心喝止对方,但是人家的下人都知道这些江湖门道,显然是有来头的。

    所以他也只能闷声不语了。

    但是杜晶晶心里还有点不解,于是就问出来,“有四大宫在,谁敢号称北极?”

    你们这么搞,北极宫知道吗?信不信他们在弹指间,就教你们学做人?

    莫家汉子闻言大怒,他冷冷地瞪杜晶晶一眼,“小娘子须防祸从口出!”

    “少夫人慎言,”老翁大骇,忙不迭地出声,“此北极非彼北极,紫薇星君是天下共主,这跟东南西北四大道宫,却是无关的。”

    “哦,原来如此,”杜晶晶点点头,笑眯眯地看李永生一眼,“本少夫人明白了。”

    李永生也不理她,径自抬头看天,“要下雨了,莫朋友,附近可有躲雨之处?”

    莫家汉子闷声回答,“跟着走就是,反正你们都有修为的。”

    前行二十余里,雨就下了起来。

    并州属北地,春天来得晚一些,雨下得并不大,众人冒雨继续赶路。

    又走十多里,前方出现一个小村落。

    不过莫家汉子并不停歇,而是绕着村落拐了个弯,继续前行。

    张老实的眉头扬一扬,并没有说什么,杜晶晶却再次发问,“那村落有什么不妥吗?”

    莫家汉子不耐烦地回答,“既然我带路,你们跟着我就是了!”

    杜晶晶再次看向李永生,“夫君?”

    李永生一翻白眼,暗暗一咬牙,心里把张老实和老翁骂了个狗血淋头——看你们出的这些点子。

    莫家汉子越发地不高兴了,心说小女娃娃也不知道是谁家出来的,这可是刀头喋血的江湖,要撒娇,滚回你家里撒去!

    又前行七八里,迎面两骑冒雨跑了过来,也是手执七星桂花旗,见了他们一拱手,“七哥这是又接引了人来?”

    “上阳来的,要进幽州,”莫家汉子回答,“成家的买卖。”

    这两骑只是制修,不过气势却不凡,看了四人一眼,一扬下巴,“跟上来。”

    一行七人又走五六里,一拐弯,前方出现四五间茅草屋,还有两个亭子。

    莫家三人停下马来,“好了,到地方了,就在这里歇息。”

    李永生四人下马一看,这茅草屋还真不是一般的简陋,除了能挡风遮雨,里面就是几个石头墩子,还有人正席地而坐。

    四人交换一下眼神,最后还是老翁发话了,“少爷,要不咱们还是去亭子里坐吧。”

    杜晶晶点点头,又厌恶地皱一下鼻子,显然是嫌茅草屋里空气污浊,“亭子倒是还能将就。”

    莫家三人交换一下眼神,能感觉到这四人是比较娇贵的,倒也没说什么。

    亭子里有石桌石凳,他们才坐下,就有人过来问,你们打算吃点什么?

    杜晶晶摆出一副少奶奶的样子,问有没有活的野物,我们自己做就行。

    问话的人也意识到了,这四位是不差钱的主儿。

    所以他明确表示,野物有,但那是死的,价格还不低。

    那就不要了,李永生一摆手,很干脆地发话,张三去拿点吃喝的。

    张老实从马背上卸下一个大包裹,从里面拿出了一些酒水,还有一些荷叶裹着的肉脯——没办法,这种地方真的是不方便暴露储物袋。

    他们这副做派,越发地证实,四人是有来头的。

    茅草屋里走出几个汉子,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不过也没人上前说话。

    四人吃喝了没多久,远处有马蹄声传来,紧接着,七八匹快马出现在不远处。

    来的都是精悍的汉子,他们停下马来,径直走向亭子,当先的年轻人大声发话,“哪里来的夯货,敢占爷的亭子,快滚开!”

    这种不知死活的东西,李永生他们一路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在秩序混乱的地方,类似情况真的是比比皆是,拳头大的就有理。

    张老实站起身来,淡淡地发话,“我们是莫家的客人,他们并没有说,这个地方不能坐。”

    “莫家的客人?”一名肤色白皙的中年人发话了,“莫家的哪一位?”

    这一行人里,修为以他为尊,是初阶化修——此人骑马,是为了掩饰修为,但是这点手段只能蒙骗一般的司修,搁给李永生他们,真的不够看。

    “是我的客人,”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却是为李永生他们带队的精壮汉子,他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看,“见过陆真人。”

    陆真人的眉头微微一皱,“这亭子是我所建,你不知道吗?把他们撵走。”

    莫家的汉子犹豫一下,还是看向了李永生四人,面无表情地发话,“几位挪一挪地方吧。”

    这话听得就很堵人了,不过没办法,李永生他们发作不得。

    莫家人只管护送,这种情况也不好多干预——谁让他们不进草棚呢?

    正经是这精壮汉子,能点出对方真人的身份,已经算是一种提示了。

    老翁开始收拾东西,张老实却是看一眼那陆真人,面无表情地发话,“真人可否赐下来历?日后相见,我们也好道左回避。”

    这话绝对不是好话,并不是说我们怕你了,以后万一遇到了好回避,而是说你敢这么对我们,有没有胆子留下字号?

    当然,话还是很婉转的,起码对方不能拿此做借口——你想报复吗?看我现在收拾你!

    这就是江湖,伸量无处不在,你如此欺人,就要考虑后果!

    事实上,这帮人的来历,李永生他们完全可以去问莫家人,就算得不到全部的答案,得到部分还是可能的。

    但是独狼久走江湖,对这里面的分寸简直太清楚了,他们若是一点反抗都没有,就默默地离开,不要说别人,就连莫家人都会小看他们。

    单单的小看不要紧,关键是在江湖上行走,一旦露了怯,被人识破底细,无数的麻烦会接踵而来。

    “咦?”那陆真人看向张老实,上下打量两眼,“区区制修,敢跟真人这么说话,也算难得啊……你说我要杀了你,会有人为你出头吗?”

    按说,制修冒犯真人,是不敬上位者,是不会有人出头的——哪怕张老实身后有天大的势力,

    但是事情还不能这么看,依江湖规矩讲,先要论张三是不是真的“不敬”真人了。

    张老实的话,真的不敬真人了吗?他可是说了,打算道左回避。

    所以说来说去,还是个话语权的问题,谁拳头大,说话就大声。

    独狼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失分,他面无表情地发话,“是我失礼了,倒是没有想到,原来真人不欲留名。”

    ——别跟我装逼,不敢留名就是没胆子,说什么不敬真人,扯淡不是?

    陆真人听得却是大怒,“果然是心怀叵测之辈,给我拿下!”

    张老实看向莫家的汉子,“莫家的七星桂花旗,真的无用了?”

    “你这是什么屁话,”莫家的汉子勃然大怒,“你自家不开眼,怪我莫家七星旗无用?你道个歉就算了。”

    “原来是这样,”张老实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然后冲那陆真人一拱手,“不知此地是真人的地盘,也无人提醒,对不住了,我们现在就走。”

    “你算什么东西,”陆真人不屑地撇一撇嘴,下巴一扬,“让你主家前来道歉!”

    众人的眼光,就落在了李永生和杜晶晶身上——一看这俩就是主家。

    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有人冷哼一声,“莫七,你真的让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