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杯弓蛇影
    张老实并没有随李永生出谷。

    用他的话说就是我很满意自己现在的处境,不想跟你走得太近,反而被人怀疑。

    所以他是悄悄出去的,在雷谷之外五十里处,找到了等待他的李永生。

    张老实其实是比较排斥出这种任务的,他答应了对方出手三次,但是这样的任务,未必会有机会出手。

    不过他也无法推辞,因为李掌柜已经先行驱除干净了他身上的因果就算真君出手,也推算不出他跟真神教的关系了。

    李永生是这么说的,驱除的手段,是用一种比较古怪的阵法,持续了整整七天。

    张老实不是很擅长阵法,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秘术,能判断出对方说的是真是假。

    正是因为先得了好处,他才无法推脱这样的任务。

    杜晶晶则是连此人的真实身份都不知道,见到这区区制修,竟然要劳李永生等待,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好奇,只不过,她将好奇都藏在了心里。

    接下来,她就骇然地发现,此人……竟然是巅峰真人?

    要知道,雷谷里可是先后有丁经主、栗化主存在,还有公孙未明,这种隐藏修为的手段,能瞒过她杜晶晶不难,同时瞒过那三位,可真不容易。

    然后她就发现,此人并不是特别买李永生的账,但是服从性很好,心里忍不住大奇:李永生都是从哪里找到的这些奇人异士?

    上一次他找了一帮人,竟然灭掉了真神教的一股强大的势力……那些人的能力,是足以毁灭整个雷谷的!

    不过接下来,杜晶晶就意外地发现:这张老实……绝对不该是无名之辈!

    要知道,独狼曾经是当之无愧的刑捕部第一捕手,不但杀伐果断心性坚毅,更是见识过太多的鬼蜮伎俩,江湖上的各种诡计陷阱,那都是门儿清。

    没有这些本事,他早就路死沟埋,化作白骨了。

    所以在他的带领下,三人一路前行,波澜不惊地进入了博灵郡。

    这一路上,张老实甚至暴露出两个隐秘的藏身处,不但可以休息进食,甚至可以长时间在里面潜藏,给人以后手无穷的感觉。

    不过李永生并不这么看,他知道独狼在向自己展示能力:其实我这个人生存能力极强,真想藏起来……你未必找得到我。

    当然,他也不打算计较,身为本位面杰出的天才,稍微傲娇一点,是很正常的。

    进入博灵之后,三人也没有现身出来,等着军役房或者教化房前来接应,而是选择了继续埋头赶路。

    这一天,三人终于来到了七幻城,李永生掣出传音海螺,呼叫王志云。

    王军役使还真的在七幻,接到李永生的传音之后,他犹豫一下,表示说我现在真不方便随便外出,现在的博灵,看着歌舞升平,其实早就成了暗战场所。

    王志云要求李永生稍微化妆易容一下,来郡房相见。

    李永生三人都是易容高手,稍微打扮一下,外人就根本看不出原貌了。

    进入博灵郡军役房的时候,王志云特地派出一个熟识的军校在门口守候着,但是就算这样,李永生三人进去之后,也路经了五道门岗。

    其中三道门岗是郡房的,直接放人了,但是另外两道门岗,却是毫不犹豫地上前检查了一番那军校再三强调这是军役使的客人,都没任何作用。

    这两道门岗,一道是军情司特设的,一道是来自于朝安局。

    不过军校并不泄露李永生三人的身份,只是让他们检查一下,证明三人身上没有敏感气息。

    军情司的人,对此还相当不服气,不过那也没用,军校表示:王军役使认为他们是安全的,你们可以检查气息,身份什么的,就不用问了。

    这是明显地有点信不过军情司。

    可是这也没办法,军情司里掺杂了各方的势力,到现在为止,甚至兑帅和坎帅的暗子,都尚未完全拔除,信息泄露得跟筛子差不多。

    倒是朝安局相对比较可靠,他们是内廷负责的机构,一旦今上不保,他们全都好不了。

    打个比方说,襄王起事,第一刀就瞄准了宁致远,为什么?因为宁御马只可能效忠今上,别人一旦登上大宝,等待他的只有一个字死!

    所以,对襄王来说,宁致远不但是今上的弄臣,也是不可能争取到的,正经是能哄得今上动手的话,就能斩断天家一条比较有力的臂膀。

    当然,弄臣对朝局的影响不大,天家真的想牺牲的话,也完全能牺牲了此人。

    但是这还不够,所以襄王第二个瞄准的人,就是李清明。

    除非你把李清明也杀了,我才信你有解决问题的诚意。

    李清明是今上简拔之臣,别人控制不住,他顶着卫国战争之后第一名将的光环,背景又繁复,联手坤帅和离帅,堪堪地压住了兑帅和坎帅在军中的影响,一旦被杀,军队会彻底乱套。

    所以说,李部长和内廷,是其他亲王根本没打算争取的。

    起码在太皇太妃死后,内廷彻底掌握在天家手里了。

    王志云旗帜鲜明地站在天家这一边,朝安局对王军役使只有保护之意,但是军情司那边,就难免不舒服了。

    当然,这也不是说,军情司这些家伙们都有嫌疑。

    事实上,王军役使跟军役部的关系,并不怎么好,他甚至不被李清明放在眼里,而扬子江上的战马强行闯关,让他在军役部里的名声,也不是特别好这是一个不受控制的家伙。

    经过五道关卡之后,李永生终于见到了王志云。

    王军役使见到他,第一个表情就是苦笑,“时局紧张,我无法出去赴约,永生你理解,我已经遭受六次暗杀了……我信得过你,但是别人不答应。”

    杜晶晶第一个表示不满意,“我们一路赶来,风险不比你小多少。”

    “呵呵,时局如此,”王志云并不介意她的话,只是无奈地笑一笑,“永生此来,是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了吗?若是不好的消息,咱们先吃饭,吃完饭再说好了。”

    “我此来就是两件事,”李永生轻咳一声,“吃饭倒不重要,第一件事,为何停止安置流民了?军役使你当初答应好我的。”

    王志云摇摇头,“这不是能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也想安置流民,但是现在,已经顾不上了……我们需要集中力量,在保证博灵稳定的前提下,抽出军队北上勤王。”

    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已经定下了,要北上吗?”

    “大致是这样了,”王志云点点头,又无奈地一笑,“天家号召勤王,谁能不去?”

    “天家并没有号召博灵郡吧?”李永生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他召的是周边四郡……博灵离幽州郡,实在有点远。”

    “不召就不去了吗?”王军役使无奈地一摊手,“远也得去,这是政治问题,跟远近无关……这也是郡守的意思,博灵如此行事,是表明了民心向背。”

    李永生嘿然无语,军事从来是为政治服务的……这句话真的应该这么理解吗?

    王志云见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也有点不忍。

    于是他再次强调,“我正在向郡守争取,一旦出兵的话,安置流民的事,还得抓起来,但是他似乎有不同意见,我们俩现在僵在这里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力争取的。”

    李永生苦笑一声,“既然是有心为国分忧,为什么不南下三湘?”

    “你当我不想南下三湘?”王志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军方出身,哪里看不到南下的好处?

    荆王大肆出击,三湘空虚,又有雷谷和朱雀城在抽后腿,博灵郡厉兵秣马这么久,一旦出兵南击,荆王不可能不回援老巢。

    但是南下不南下,不是他能做主的,“北上勤王,那是态度问题,表明对朝廷的态度,但是南下三湘……谋划上是好的,可是将朝廷置于何地?政治上不正确。”

    杜晶晶气得笑了,“这是难得的机会,稍纵即逝,你却在说态度问题?”

    “我也不想说啊,”王志云摸起一个茶杯,灌了一口,口中却吐出一股淡淡的酒气。

    他醉意朦胧的眼中,有着浓浓的无奈,“郡守坚持要勤王。”

    “笑话!”李永生冷笑一声,“郡守左右得了你军役使?”

    军役房是六房之一,但是必须指出的是,他们跟巡荐房和赋税房一样,属于直三房。

    只看称呼就知道,这三房的一把手,都是被称为“使”的,不像教化房、工建房和刑捕房,一把手被称为“长”。

    称为长的,不一定比被称为使的级别低,譬如说教化房的教化长,被视为六房之长中土重教化。

    但是称为使的,意味着属于派出机构,是条管单位而不是块管,跟地方上关系不大。

    当然,想要完全脱离地方,这也是不可能的。

    王军役使很无奈地一摊双手,“军需我能解决一部分,但是粮草总要地方上筹措的……若是北上勤王,一路都好筹措粮草,南下的话,粮草可是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