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五十六章 独狼屈服
    留得下你吗?李永生闻言微微一笑,“你有没有打算试一试?”

    他对香火成神道没有偏见,所以跟朱雀相处还算融洽,但是真神教……那真的不行。

    他对张老实的立场,也没什么不满,但是这句问话,让他有点不舒服了。

    张老实侧过头来,淡淡地看着他,“你是不是认为,像我这种想得比较多的人……遇事会比较优柔寡断?”

    他是以很放松的姿态,问出这句话的,但是毫无疑问,这么浓的火药味,下一刻,两人之间就可能爆发出惊天的大战。

    李永生也很自然地一摊手,“我认为确实是这样,难道你不是吗?”

    在这轻描淡写的问答中,火药味越来地浓重了,甚至是一触即发。

    张老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空气却凝重得简直要令人窒息。

    好一阵之后,他才苦笑一声,“你既然不加掩饰地来找我,似乎……我也别无选择了?”

    李掌柜不怎么出现在外谷,就算现身,也是指挥别人做事。

    最近两次他出现在外谷,都是捉了人走,此次单独现身,是连续的第三次。

    就算他不对张老实下手,张老实夫妻也暴露在了大家面前。

    跟聪明人说话,果然痛快,李永生并不否认这一点,“若是我能彻底斩断你的因果锁链呢?”

    张老实顿时愣住了,好半天才艰涩地回答,“你还真的拿住我的把柄了……我可以承诺,出手三次,但是我不希望平常的生活被打扰。”

    “那你去内谷报道吧,”李永生深深地看他一眼,轻喟一声,“其实我希望你拒绝的!”

    最后一句话,杀伤力实在太大了,张老实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你这是在威胁我?”

    可惜的是,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李永生已经电射而去了。

    张老实站在那里,呆了好一阵,他的夫人走过来,轻声发话,“李掌柜跟你说什么了?”

    他这才彻底地回过神来,向左右扫一眼,却发现了数十双疑惑的目光,正从远处看来。

    然后,他又从夫人的目光中,看到了隐约的担心。

    他的夫人,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制修,拥有中土妇女一切该有的美德,因为没有生育,对上他简直就像半个奴婢一样她并不知道,不能生育跟她无关。

    张老实修的是无情道,但是此刻,心里最柔软的一处,也被拨动了一下,他苦笑一声,“李掌柜说咱家炊饼做得不错,希望咱们能进内谷……你说,咱们应该进去吗?”

    “内谷……可以进啊,”张夫人冲他微微一笑,“听说有灵谷呢,咱们努力赚取贡献点,换点灵谷回来,你也好提升修为。”

    张老实只觉得鼻头一酸,隐约有什么东西冲进了眼眶喂喂,我修的是无情道啊。

    张夫人见他没有反应,马上又说一句,“你不想去,那也由你……你是当家的。”

    “去啊,为什么不去?”张老实憨憨地一笑,“万一能弄到点灵谷,也给你补一补身子,说不定回头……你能生个大胖小子。”

    “讨厌了,光天化日里,说得什么疯话?”张夫人白他一眼。

    张老实的嘴角抽动一下尼玛,我这无情道修得,似乎比较失败呢。

    这夫妻俩进内谷,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只有张元平有点不满:他需要找新的厨子了。

    不过赵欣欣对李永生的行动,却是心知肚明,“这就是旧教徒嘴里的智者?”

    “未必算得上智者吧,”李永生不太确定地回答,“不过这厮的战斗力很强,也算个小天才,大约顶得上丁经主了。”

    赵欣欣的眼珠一转,“那就是说,未必赶得上栗化主?”

    栗化主听了李永生的讲道之后,直接回玄女宫闭关了她不是在雷谷闭关,所以大家认为,此次栗化主闭关,有可能冲击证真的瓶颈。

    “栗化主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李永生摇摇头,“不过这人,不好在雷谷长待,过一阵,让他去东北,帮助英王吧。”

    张老实的本心里,是比较抗拒跟真神教为敌的,观风使虽然压服了对方,却也不想勉强什么,将此人送到东北,应该是比较合适的选择。

    严格来说,东北现在也没什么战事,李永生这么打算,只不过是帮英王储备几个好帮手。

    赵欣欣对他如此知情识趣,是相当开心的,当然,她必然还要矫情一下,“这人……可靠不可靠啊?感觉没根脚。”

    李永生微微一笑,“他可是大名鼎鼎,刑捕部的独狼就是他,这个名字,你总不会没听说过吧?”

    赵欣欣听得倒吸一口凉气,“不会吧,这人不是死了吗?”

    “他是自己斩断了因果锁链,”李永生笑一笑,少不得将事情的原委说一遍。

    对赵欣欣来说,给老爹找这么一个帮手,真的是很不错的,中土国的真君屈指可数,通常而言,高阶真人就是顶级的战力了,

    而张老实是巅峰真人,一般人用心去求,也未必求得到类似的帮手公孙不器、呼延书生这样的修者,是能随便找到的吗?

    就算能找到,能不能收归己用,也是个大问题。

    赵欣欣对此很满意,她也不催张老实夫妻彻底斩断因果锁链,需要一个过程,而且从这里去东北,也真的有点远,因为两亲王的叛乱,路上还不好走。

    反正东北那里暂时无事,是不着急的。

    但是这世间事,还真经不住惦记,她才默认了这个状况,马上就得到了新的消息,荆王府的军队,即将进入会稽郡!

    荆王的军队,实在是太厉害了,虽然准备比较充分,但他是跟在襄王之后,响应起兵的,也不能说条件就非常成熟了,还是相对仓促的。

    可就是这样一支兵马,在短短的月余时间,就打出了三湘,并且几乎要打穿淮庆郡,这样的战斗力,不能不令人叹服。

    荆王的人马进入淮庆之后,本来是直奔彭泽而去,看得出来,他们是想将彭泽水师收到手里。

    这是中土内陆的两大水师之一,若是收入囊中,扬子江上下,就任由荆王驰骋了。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这边才进入淮庆郡,彭泽水师就发生了内乱,有人想要控制水师两不相帮,可见荆王府的谋划之深。

    不过水师的都督,是参加过卫国战争的老将,比较机警,挫败了叛乱之后,直接开拔所有的战船,上行进入了博灵郡的江面。

    对水师的算计功亏一篑,荆王府继续出击,眼看就要击穿淮庆,进入会稽郡了。

    赵欣欣对荆王的进兵路线非常不解,特地找来了李永生发问,“他这是要进入海岱吗?没道理再往会稽郡进攻了啊,现在应该北上豫州郡才对。”

    李永生想一想之后回答,“北上的话,水军力量不够,不能保障后路。”

    三湘是有水军的,进入淮庆之后,荆王还抢了半数淮庆水军的船只,过扬子江是没问题的,问题在于上游的彭泽水师,会不会攻下来。

    赵欣欣不认可他的猜测,“彭泽水师内乱之后,元气大伤,内部整肃尚未结束,我估计他们够呛能攻出来。”

    彭泽水师比起各郡的水军,还是要强出不少,这是武警和军队的差别。

    但是内部没有整肃完,那可真是大问题,万一两军交战,直接有战船投向了敌方,那乐子就大了。

    水师都督是老将,也沉得住气,他甚至不着急搞内部清洗,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稳住水师,一旦清洗的话,反而容易把人逼到荆王那边。

    指望这种状态的水师出击,是不现实的,他们能替朝廷看好战船,就算功劳了。

    李永生也认为,此事比较蹊跷,想一想之后,他骇然地发话,“荆王不会是想裹胁宁王吧?”

    荆王若是攻入会稽,肯定要收缴会稽水军这可是拥有海船的水军。

    有了会稽水军的战船,就有渡江作战的能力了。

    不过李永生想的却是,宁王态度一直暧昧,而且是亲王里出名胆小的,估计此人举反旗最不容易。

    可是荆王一旦打进会稽,就有机会裹胁这个皇侄了。

    如此一来,两名亲王作乱,就成了三名亲王作乱。

    宁王在会稽郡的势力,其实并不大,但是架不住他的王妃裘氏,在会稽郡很有点影响力,而且裘氏母亲的娘家,在郡里深耕数代人,潜势力大得可怕。

    赵欣欣闻言,脸色也是一黑,“来人,传姚教谕。”

    姚教谕便是那个被花司修救出来的家伙,国子监负责兵家的教谕,他对荆王府的战略思路,还是比较清楚的。

    他非常肯定地表示,荆王本来就有“武力劝说”宁王的计划,现在这么做,实在很正常。

    不过同时,他也指出,荆王将战火燃烧到会稽,很可能是想调动朝廷的军队,所以下一个举起反旗的,未必就是宁王,也许会是其他亲王。

    赵欣欣的脸,黑得跟锅底似的,看上去下一刻就要动手打人似的,“淮庆就弱成那样,连边界都守不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