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独狼
    李永生真的很疑惑,张老实为何会隐藏得如此好。

    香火成神道的气息,是非常有特点的,有心隐藏的话,可能骗得过不少人,可是在他的神念扫视之下,应该无可遁行才对。

    就算他看走眼了,朱雀总不能也看走眼,忽视了这么一个准证的存在。

    但是天机盘的指示告诉他,此人就是跟真神教有关——确切地说,跟旧教有关。

    直到他来到此人身边,才生出了点恍惚的感觉。

    不过,他还是要出声问一下,看张老实自己如何回答。

    张老实却是呆呆地站在那里,良久,才轻叹一声,艰涩地发话,“尝闻李掌柜是惊才绝艳之辈,今日一见,不过尔尔……我若说我跟真神教毫无关系,恐怕你是不信的了。”

    “毫无关系吗?”李永生轻笑一声,抛一抛手中的圆盘,“我要真信了你的话,恐怕才会是‘不过尔尔’吧?”

    张老实再次默然,又过一阵才回答,“我实在不该跟阁下逞这口舌之利……确实,我跟真神教是有些关系的,但也只有那么一点关系。”

    “是吗?”李永生的眉头一扬,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张老实却是知道,对方应该是倾向相信自己的话,否则的话,以此人的强势,会直接将道宫的执法队带过来。

    不过这种信任,也是有限的,他知道,自己必须给出足够的理由,“真要说起来,我父母是真神教徒,而我却是实实在在的心慕中土文化……不知道你信否?”

    “我有点相信,”李永生点点头,淡淡地发话,“中土文化,确实有这样的魅力,你也是货真价实的灵修,但是……你为什么抵触父母的意愿呢?”

    “因为真神教,实在有点愚昧,哪怕是旧教,”张老实面无表情地回答,“至于我这一身修为从何而来……你听说过刑捕部的独狼吗?”

    李永生本来是优哉游哉地看着对方,听到这话,忍不住眼睛一眯,“你竟然会是……独狼?”

    现在的刑捕部,最有名的就是四大捕手,但是四大捕手自己都承认,他们远比不上前辈独狼。

    独狼不但横行中土,甚至还曾经深入多个国家抓捕逃犯,他去过伊万国,也去过新月国,凭一己之力完成了各种可不能的任务。

    二十多年前,独狼自主悟真——不是凭借气运之宝悟真的,也就是说他够资格做刑捕部的副部长了。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独狼离奇失踪,成为刑捕部赫赫有名的难解之谜。

    大部分的人猜测,他是被仇家害了,毕竟他抓的人太多了,其中不乏那些有势力的,以他的战绩,甚至值得伊万国甚至新月国派出死士来暗算。

    李永生实在不能把眼前这个张老实,跟那个传说中意气风发、睥睨天下的一代名捕联系起来——这不是以貌取人,从根本上讲,气质就不对路。

    “你用因果之术,当查得出我是否骗你,”张老实面无表情地发话,然后轻喟一声,“当我悟真之际,发现跟真神教产生了感应,不得不遁世,然后……想办法斩去了身上的真神教烙印。”

    “斩去烙印?”李永生眉头一皱,然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倒也不愧‘独狼’二字。”

    “咦?”张老实的表情不再死板,而是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你知道烙印会藏在哪里?”

    “十有是神魂深处的桎梏,”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斩神魂容易,去因果锁链才难。”

    张老实愣了一愣,他考虑到了,对方既然号称大师,可能清楚这些手段,但是真没想到,此人能将最难的地方,一针见血地指出来。

    他感触颇深地点点头,脸也有点发白,“没错,真的太难了,斩掉些许神魂,疼一下就过去了,慢慢将养就是,斩因果锁链才要命……那是一点一点地拿小刀锯神魂啊。”

    其实对一般人来讲,斩神魂就是世间顶级的酷刑了,此人竟然能在神魂里斩去因果锁链,不是有大恒心大毅力的人,绝对做不到。

    李永生微微颔首,心里都有点佩服这家伙,不过他不是佩服对方的忍耐力,而是佩服此人居然……能找到斩神魂里因果锁链的法门。

    以他的见识,当然知道如何处理类似的东西,但是在玄青位面,应该没有类似的理论存在。

    要不然,真神教会将此人称为“智者”,观其行事,倒也对得起这二字。

    不过他佩服对方,殊不知,张老实也极为惊讶,“你也知道该如何对待这因果锁链?”

    “呵呵,”李永生笑一笑,并不正面回答,“你这个锁链,似乎斩得不是很彻底。”

    “自己推算出来的法子,”张老实并不隐瞒这一点,“我在刑捕房的时候,接触过一些功法,但是关于因果锁链……也仅仅是知道大概原理。”

    事实上,他能知道大概原理,已经是中土国数得着的专家了——李永生的消息一点都没错,这种理论,就不该是这个位面能掌握的。

    不过,因为存在种种意外情况,有些原理被传了下来,也不足为奇,就像是二郎庙的主持朱尔寰,竟然能认出观风使一样。

    张老实骨子里,是个很傲气的人,他靠着这点原理,就能一点一点摸索着,将自家神魂里的锁链斩断,这绝对是值得骄傲的。

    神魂里动手脚,不但疼,可怕的是万一推断错了,他就会变成白痴。

    做到这些,不仅仅需要有智慧,需要忍受痛苦,还需要有莫大的勇气,支持他这么做的,就是内心强大的自信。

    可是听到李永生轻描淡写地说出这些话,他的自信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这位知道的东西,比我多得太多了,人家甚至觉得因果锁链斩得不够彻底。

    怪不得有人称其为大师呢,果然是有傲慢的本钱。

    “那也很难得了,”李永生微微颔首,他对其中难度还是很了解的。

    不过他在上界见识过的天才,实在太多太多了,在悟真这个层面上,能搞出各种名堂的人,也着实不少,这张老实只能说是比旁人强一点。

    别的不说,本位面能飞升上界的那些主儿,不会比此人差,而且,张老实之所以这么做,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被真神教逼出来的。

    想要改变自己的处境,必须要做种种尝试,否则一旦被戳穿,比变成白痴的后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事实上,李永生更关心的是别的,“那么你能修行到巅峰真人,也是因为在刑捕部,接触了一些功法吗?”

    中土国灵修的修行,是要讲传承的,没有好的传承,到了后期功法跟不上,别说证真了,悟真也不容易,而普通人一般就接触不到好的功法。

    张老实点点头,“事实上,刑捕部也接触不到太好的功法,那些有绝顶功法的势力,也轮不到我去动手,我只是参考了一下,自己总结的功法。”

    不愧是小牛人,竟然自己创造功法,这样的事情,恐怕呼延书生和公孙不器听说了,也得竖个大拇指。

    但是李永生也只是觉得,此人“不算差”,“我感觉你的功法里,有点无情道的意思……你跟天机殿无心真君有过接触?”

    张老实闻言,顿时吓了一大跳,这纯粹是比我还妖孽的存在啊。

    他犹豫一下,方始点点头,“见过真君几面,听他讲过道,也是学着他修无情道……毕竟我跟新月国有点瓜葛,选择这样道法,比较合适。”

    我也觉得应该是这样,李永生微微颔首,“那你也知道,旧教有人来找你了?”

    “我已经不是真神教的人了,”张老实幽幽地回答,脸色也变得有些古怪,“其实我挺冤枉的……生下来就是真神教徒,我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那么,若是雷谷面临真神教袭击的话,你会保护雷谷吗?”

    这个怎么可能?张老实心里非常清楚,自己是不会出手的,他虽然鄙薄真神教,但那多少是跟他有点渊源的,他下不了手。

    所以他思索一下,婉转地回答,“大约我会选择随波逐流,你也知道,我修的是无情道。”

    李永生冷笑一声,“为了那点香火情吗?”

    张老实犹豫一下,还是老实回答,“我的成长,得到了中土国很多帮助,但是我也回馈了中土……其中有九次,我出的是必死的任务,但是我终于挺过来了。”

    顿了一顿,他又发话,“我不欠任何人的,若是遇上真神教,因为有些纠葛……我肯定会选择避让,这不算什么大错吧?”

    他说得一点都没错,这确实不算什么,中土国修者遇上真神教,避战的人多了去啦。

    其实他这种心态,也是比较纯粹的灵修心态——天大地大,自家的修行最大,不轻涉因果,管好自己就行。

    李永生冷哼一声,“若是在中土国和真神教里,你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呢?”

    张老实嘿然不语,半天才出声发话,“我知道你也是真人,但是……你不该单独来找我,我一定要走,你留得下我吗?”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