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张老实
    杜晶晶的建议被准许了,事实上,好奇的人真的不止她一个。??

    李永生听说之后,也有点心动:异端对掐啊,这场景真的不太好见到。

    不过等他赶到囚牢外的时候,才现外面守着七八个真人。

    真人们坐在那里,看着面前的一块块荧幕,有点监控中心的既视感。

    原来囚牢里早就埋下了好多留影石,而且还都是做过手脚的,可以通过阵法实时转化到外面的屏幕上。

    李永生竟然现了北极宫的三名真人,他忍不住出声问,“你们在北方,难道不清楚新教和旧教的关系吗?”

    中土国的北方,尤其是西北,新教徒固然很多,旧教徒也不少,两者之间有不少的摩擦,不过大抵是因为大家都身处在中土,都是少数派,所以双方的矛盾,没有尖锐到不死不休。

    可就算这样,矛盾也真的不少。

    李永生觉得,北极宫应该对此不感兴趣才对。

    “那是生活中的矛盾,”柳麒笑着回答,“现在是处于亚战争状态中,矛盾是不一样的……李大师精通世情之道,当理解其中差异。”

    果不其然,两人关在一起,开始的时候,相互并不说话,过了一阵之后,那新教的男教徒,开始主动询问浣纱女的身份男女独处的时候,果然男人才是主动的生物。

    聊了几句,双方都清楚了对方身份的时候,男人勃然大怒,说女人不要脸,竟然信那些陷入世俗的教义,真的是异端。

    女人毫不犹豫地冲着男人裆部来了一脚,将男人踢得满地打滚,然后才说你们这些狂信徒,从来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非你们捣乱,真神教也不会被人视为洪水猛兽。

    外面观战的真人们,都忍不住咋舌:这浣纱女白天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柔弱女子,竟然能如此暴力?

    不过很快地,两人的战争就停止了,因为男人表示了:大家都是真神教徒,现在被肮脏的异教徒抓住了,做为真神的子民,应该同心协力,先对付外人。

    女人对这说法嗤之以鼻,但终究是没有再动手了。

    可以看得出,男人是新教徒里培养出来的职业间谍,他表示说,其实我对旧教徒没有歧视,只不过是觉得,你们不够虔诚。

    女人勃然大怒,然后就巴拉巴拉说半天,她要尝试证明,旧教徒比新教徒更虔诚。

    好吧,让我们搁置争议,男人最后做出了让步:咱们计划一下,该怎么逃出去吧。

    还想逃出去?女人嗤之以鼻,没准门外有真人监视呢。

    没错,门外不止有真人监视,还是有七八个之多。

    男人含情脉脉地建议:你若是肯献祭的话,我有逃出去的可能。

    你为什么不去死呢?浣纱女闻言勃然大怒,只有死了的新教徒,才是好教徒!

    男人脸皮之厚,过了她的想像,他很无耻地表示:我来雷谷是有任务的,我不能死,否则我也不介意献祭自己,成全了你。

    遇上这种对头,浣纱女真的是吐槽都无力了,她冷哼一声:好像只有你有任务似的!

    男人闻言,精神头顿时就是一振:那你有什么任务,说来听一听?

    女人冲着男人又是一脚,终于不再理会他了?你自己的任务,却来套我的话?

    然而,他俩的对话,却是引起了李永生的关注:那浣纱女身为旧教徒,来雷谷是真有任务,还是随便说一说?

    赵欣欣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她向丁经主提出建议,我认为,这个旧教徒也需要搜魂。

    若是没有跟李永生论过道的话,丁青瑶还真不想对这个真神教旧教徒下手理论上讲,旧教徒是偏向道宫一方的。

    不过李永生在之前的论道,早将因果都讲明白了,丁经主也不是不知变通之人,于是表示,这个事情你们雷谷自己做主好了,尽量不要伤了她的识海。

    搜魂的结果,令李永生和赵欣欣都吃了一惊:浣纱女竟然是旧教十二圣女的候选人之一,而她来雷谷,是要寻找传说中的旧教智者!

    雷谷里竟然可能还有真神教徒?这个消息,震得九公主和李掌柜不轻。

    赵欣欣马上跟自家夫君商量:要不要联系一下……那啥?

    她觉得这种事,找朱雀来帮忙比较妥当。

    李永生想一想,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朱雀给出了三个人的名单,并没有给出第四个,不管它是因为什么原因,只给了这么多消息,那么,他就没必要再去找朱雀了。

    永生仙君认为,若是真有这么一个人在,自己也找得到。

    赵欣欣见他如此坚持,也只能由他。

    李永生用了一天的时间,做了一个简易的天机盘这是夹杂了一些推导阵法的。

    他在上界的时候,推演天机的能力还是很强的,不过现在囿于自身的修为,不太合适主动推算尤其是这种层面的天机,推演的时候会有反噬之力。

    既然知道细节了,做个天机盘,有针对性地推演,再佐以阵法,不比真君的推演能力差。

    推演的结果,却是令他相当地意外:竟然真有这么一个人?

    雷谷外谷。

    这里有两万多人居住,因为不受雷谷的赈济,所以就出现了一些商铺。

    张老实炊饼店就是其中之一,张老实夫妻都是制修,做得一手好炊饼,初开始两人是给别人帮厨做饭,直到他们遇到了三湘同知张元平。

    这张同知就是个奇葩,他带了家人出逃,怎奈没有带厨师,他的储物袋里确实带了不少粮食,却只能找人帮着做饭。

    以他的身份,是绝对不可能进雷谷的内谷做流民的,虽然在内谷里只要做活,就可以吃到免费饭菜,但是……他还真丢不起那样的人。

    雷谷里认识张同知的,可不仅仅是三五个人,在那么多家族里,一个人认出张同知,基本上就等于整个家族都认住他了。

    粮食的价格还在上涨,不过张元平坚持不占雷谷的便宜。

    事实上,他也囤得有粮草,前些日子,他建了一个小仓库,可以存放差不多一千石的粮草。

    他腾空了储物袋,差不多堆进去了五百石粮草,然后张家的化修又出谷两趟,第一次是将粮食堆满小仓库,第二次没啥变化,不过可以想像得到,储物袋肯定是满的。

    张元平也是异地做官,本地的亲属不多,一共十七八个人,敞开肚皮吃,一个月消耗的粮米,也不过四五石,一千石的粮草,足够吃十来年。

    于是就有其他人来找张家买粮外谷里有身份的人很多,宁可买高价粮,也不愿意去做苦力。

    张家的粮食卖得很贵,难免就有人生出“借粮”的想法现在我借你一石,将来还你三石。

    张元平可不喜欢这种交易,他本来就是贪心之人,在仓促逃离的时候,还损失了大量的财物,更是肉疼到不得了。

    可是这些敢开口借粮的人,也不是轻易能得罪的,于是他眼珠一转,决定向雷谷学习:我不卖粮米,卖熟食!

    因为张家没有会做饭的人,就通过张老实夫妻售卖炊饼,而这夫妻俩每天做二十笼炊饼,自家能得两笼。

    两笼炊饼,尽够这夫妻俩吃了,事实上一笼炊饼就够了,剩下一笼能卖钱,也能换一些肉食什么的。

    张老实夫妻年纪都不大,不到三十岁的样子,正是干活的年纪,做二十笼炊饼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尤为难得的是,他们夫妻做的炊饼,真的是异常美味,虽然价格高,卖得却很快。

    闲下来的时间里,张老实喜欢抱着双膝,眺望河谷,而他的夫人因为无所出,所以特别喜欢小孩子,经常袖了一两个炊饼,逗小孩子们玩,在孩子们的眼里,也是相当和蔼可亲。

    这一日,张老实孤零零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正默默地看着河谷,猛地感觉身边气流有异,于是侧头一看。

    一个英挺的年轻人,正站在他身侧不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张老实愣了一愣,才站起身,对着年轻人一拱手,“见过李掌柜。”

    李永生看着他,也不说话,好半天才微微一笑,“你倒沉得住气。”

    张老实的眉头一扬,嘴巴动了两下,良久,他才缓缓地话,“我……为什么要沉不住气呢?”

    他的声音浑厚而缓慢,给人一种异常踏实可信的感觉。

    李永生叹口气,并不回答,而是反问一句,“你说呢?”

    “啧,”张老实咂巴一下嘴巴,又过了好一阵,他原本茫然的目光,变得有些神韵了,“我没有做什么……只是在雷谷里暂时歇脚,凭卖炊饼养活自己。”

    “是吗?”李永生懒洋洋地一笑,“堂堂的巅峰真人,遮掩修为,卖炊饼为生……你觉得这个现象正常吗?”

    “确实有点不正常,搁给我来看,也会疑惑,”张老实点点头,然后眼睛一眯,淡淡地话,“但是,我是为证真而来红尘里感悟……这种事情,不止我一个人做过,算是错误吗?”

    “证真前的红尘历练,怎么能叫错呢?”李永生呲牙一笑,“我只是很好奇,你身上为什么……没有真神教的气息?”(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