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新旧差别(三更求月票)
    别人可以不出声,杜晶晶却是不能回避,这原本就是她的主张。

    她也知道,自己要被驳斥了,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若是旧教执掌了新月国,应该不会再经常大动干戈了,穷横穷横……旧教徒显然没有新教徒嗜杀。”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发话,“你这么确定?”

    “我是按你的说法推断的,”杜晶晶理直气壮地回答,“以华美的文明来吸引信众,而不是裸地用武力相逼,不搞顺昌逆亡,这就不算邪教。”

    李永生不以为意地一笑,淡淡地吐出三个字,“然后呢?”

    “然后?”杜晶晶先是微微愕然,紧接着眼珠转一转,“然后……可以跟中土国相安无事了。”

    其他人闻言,顿时轰地笑了起来,就连丁经主都忍不住笑着摇摇头。

    这下,那名浣纱女不干了,她大声发话,“我真神教本来就是爱好和平的,那些异端的做为,不能代表真神教。”

    李永生不屑地一笑,“你说的这些,自己信吗?”

    浣纱女的脸色涨得通红,“我自家说的话,当然信了!”

    “我不知道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李永生不耐烦地一摆手,阻止了她说话。

    他又看向杜晶晶,“教义的宣传,不可能仅仅依靠文明的吸引力,那只是其中一方面,必要的武力支持,也是必然的,哪怕是佛修,尚且有怒目金刚一说……”

    说到这里,他不屑地看浣纱女一眼,“你告诉我,旧教在扩张的时候,没有使用过武力?没有强迫过他人信教?”

    浣纱女很想为自家辩解,哪怕对方是真人,但是以她可怜的学识,完全不是对手,她只能软弱无力地回答,“武力只是保护信徒传教……”

    众人闻言,又哄笑了起来,听到李永生的话,他们已经明白,李大师所持的观点是什么了。

    丁青瑶满意地点点头,她此前是要替旧教辩解一二的,现在却改了主意,“照你这么说,咱们没有必要接触旧教教徒?”

    李永生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一点必要都没有,不管新月国是新教还是旧教掌权,他们都不会停止向中土的渗透。”

    丁经主的眉头轻蹙,“但我还是那句话,挑动两家争斗,对中土国是有好处的。”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你以为咱们不做挑动,他们的矛盾就不存在?”

    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恨,这话真不是白说的。

    丁经主被这句话噎了一个半死,好半天才哼一声,“能推波助澜,为何不去做?”

    浣纱女呆呆地坐在地上,听着这些真人说着如此诛心的话,觉得整个人生观都要崩塌了,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怎么能……如此恶毒?

    不过,没人在意她的想法,这消息她也注定传不出去。

    啧,李永生郁闷地咂巴一下嘴巴,“我都说了,这种博弈之术,是官府的事情,跟道宫无关,木子真人说得就很好,灵修修自身。”

    就在这时,不远处又传来一个声音,“旧教教徒扩张,倒没有现在血腥,大致还是披了文明的外衣,李小友说得果然不错。”

    大家侧头看去,却是不知道何时,栗化主和赵欣欣也赶了过来。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文明为表,佐以兵戈,两个文明的碰撞,本该就如此。”

    “文明的碰撞?”栗化主的眉头微微一扬,“这说法觉得有些新鲜……是道统的争夺?”

    “不仅仅关乎道统,”李永生摇摇头,“所谓道统的争夺,争的不过是正朔,话语权罢了,两个文明的碰撞,极有可能是生存空间的争夺,国族和异族的争夺,有你无我。”

    他说这个的时候,明显是以“异族不算人”为论证基础,其实道统的争夺,也是相当残忍的,区别只在于道统之争是国族内部的争执。

    栗化主沉吟半天,才微微颔首,“你的入世之道,果然是非同小可……”

    又沉吟一阵,她身子一晃,不见了踪影,只在空中淡淡地留下一句,“我有所感,要闭关些时日……多谢李小友论道。”

    栗化主早知李永生之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看他不太顺眼,就连这次在论道中得了好处,也固执地称其为“李小友”。

    不过不管她怎么称呼,她承认有收获,还表示感谢,这就是一段因果。

    当然,她也可以把这份因果算在赵欣欣身上她可是给了证真的承诺。

    丁经主却是眼睛一亮,露出一丝羡慕之色,“栗化主勇猛精进,怕是不日就可以证真了。”

    她心里羡慕到了极点,但也只有眼馋的份儿,栗娘是化主院的院主,算是入世极深的,常在红尘行走,如若不然,她也不可能偶遇悟真的赵欣欣。

    所以在听了李永生的入世之道之后,栗化主有所感,是很正常的。

    丁经主虽然博览群书,在入世之道上,却比不得栗化主的身体力行,所以眼下也只有羡慕的份儿。

    就在这时,柳麒也抬手一拱,“多谢李大师论道,我有一问,若是两个同等程度的文明发生碰撞,必然要大起刀兵吗?如何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也是朝廷要考虑的,咱们灵修只管修自身就是,”李永生笑了起来,“不过柳真人真想知道,想一想顺天府的广播电台,应该有所获。”

    柳麒不愧是经主院的经师,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战争未必要通过兵戈,有目的地使用舆情……也可以取得胜利?”

    “战争从来不止兵戈一种手段,”李永生笑着回答,文化入侵的影响力,也是很大的。

    又比如说忽悠,里根的星球大战计划,直接将苏联忽悠得瓦解了。

    当然,那是苏联脑子进水了,自己作死,换个对手未必会入彀。

    所以说,这些手段未必有多高明,但是没有足够的戒备心的话,面对很多陷阱,也很容易栽进去。

    不过必须指出的是,“不管什么手段的交锋,兵戈始终是最后的倚仗。”

    柳麒愣了好一阵,才又出声,“一定要用兵戈,不能感化吗?”

    “当然可以感化,”李永生微微一笑,然后脸一沉,“但是最后,还是必须要有兵戈做后盾。”

    柳麒默默地点头,然后一拱手,“受教了。”

    这番谈话,对众人的冲击比较大,大抵因为他们都是道宫中人,入红尘的时候不多,乍听这世情之道,需要消化一下。

    赵欣欣则是扯着李永生,走到一边悄声笑着发话,“你这是……拿神道征伐之道拿来做文章?”

    这番言论,却是瞒她不过,其他人都是玄青位面的土著,但她是来自仙界的,见识了太多下界的事情,对此并不陌生。

    李永生扬一扬眉毛,有心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做声。

    接着,张木子出声发问了,“李永生,你完全可以在雷谷讲道啊,有这么多人在呢。”

    李永生一摊双手,“这么多流民,你觉得我忙得过来吗?而且……这里终究是世俗之地。”

    其实对大家来说,世俗之地真的问题不大,开辟个清净场所就是了,关键是……赈济流民真的不算是小事,尤其是眼下两王已经反了。

    丁经主出声发问,“李永生,雷谷里是否还有真神教徒?”

    她不问他为什么能发现对方,因为她知道,自己得不到答案。

    对于此子的心性,她已经相当了解了与其听对方胡说八道,倒不如不问。

    这也是一个高阶化修的矜持。

    李永生想一想,然后点点头,“我目前发现的,还有一个,但并不保证只有这么多。”

    赵欣欣闻言,脸顿时就是一沉,“是谁?”

    “欣欣你等一下,”丁经主出声打断了她,然后又看一眼李永生,“你有发现野祀的人吗?”

    李永生很干脆地摇摇头,“没有。”

    众人停留片刻,最终散去。

    丁经主走在了最后,见其他人都离开了,才低声问一句,“我怎么感觉,你认为野祀是道统之争,邪教是文明的碰撞呢?”

    本来就是这样嘛,李永生讶然地看她一眼,“你想多了。”

    紧接着,丁青瑶就亲自出手,抓住了李永生指认的真神教徒。

    这厮才是真的受命潜伏进来的,化身高阶制修,身上有遮蔽气息的护符,在被抓的时候,还试图自杀。

    不过丁青瑶是堂堂的玄女宫经主,要是让他自杀成功,真的可以买一块豆腐撞死去了。

    丁经主的造诣,也极为不凡,很快就搜魂得知,此人潜伏进雷谷,是想了解雷谷的动向,中土大乱在即,新月国前一阵吃了好大的亏,想要寻个机会,找回场子。

    新月国如此反应,道宫并不奇怪,邪教教徒原本就是睚眦必报的,而且这还涉及到一个气势的问题找不回场子,真神教面上无光。

    神奇的是,这邪教教徒虽然被搜魂了,神智基本上还正常,丁经主的不凡,可见一斑。

    一直关心此事的杜晶晶建议:要不,咱们把此人和浣纱女关在一起?

    看看新教教徒遭遇旧教教徒,会是什么反应?

    (三更到,欠账好几天,就不开单章了,能有月票吗?)(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