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文明的力量
    不止是李永生这么说,公孙未明更是点点头,“真神教里新教和旧教,斗得确实厉害。??”

    杜晶晶愕然地张大嘴巴,好半天才轻喟一声,“我居南方久矣,还真不是很清楚……”

    然后她看一眼那浣纱女,“此女我要带走……李永生你莫跟赵欣欣说。”

    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你玄女宫现旧教的教徒,会如何处置?”

    新教旧教之分,他略知一二,但是真神教的旧教徒已经远离中土,比如说新月国,现在就是新教教徒掌权。

    所以他并不清楚,玄女宫对旧教的教徒,会如何处理。

    “这个,还是我来告诉你吧,”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丁青瑶显出了身形。

    她才从赵欣欣手里得到一个真神教徒,正在询问,猛地听说,外谷那边,又有一个人被捉走了,马上就跟了过来雷谷真的不大。

    丁经主组织一下语言,缓缓话,“卫国战争期间,真神教旧教的教徒,曾经攻打新月国西部,还跟道宫约定,互不侵犯……”

    按她的话说就是,那时候旧教教徒,算是扯了新月国的后腿,不过他们的实力实在有限,也就是象征性地牵制一下。

    不过对中土来说,再小的助力也是助力,所以两边有接触,而旧教教徒无意改变双方的势力范围,跟中土官方和道宫,算是有限结盟。

    李永生听得眉头就是一皱,“跟邪教的旧教还有约定?”

    “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丁青瑶也皱着眉头,有点不高兴他这说法,“他们内乱,我们正好坐山观虎斗。”

    “呵呵,”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这是官府的权变之术,也是博弈之术,但是……跟道宫的宗旨不合吧?”

    “有什么合不合的,”丁经主不以为然地回答,“他们内斗,道宫少死几个人不好吗?博弈之术总好过匹夫之勇。”

    公孙未明不以为然地哼一声,“匹夫之勇又如何?我辈灵修,原本就当勇猛精进,修自身不修外物。”

    李永生也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不管新教还是旧教,骨子里的东西没有变,待到旧教执掌了新月国,你以为他们就不会进攻中土?”

    打心眼里讲,丁青瑶是认可他俩的说法的,但是这个策略是道宫定的,她说了也不算,而且她刚才为道宫辩论了半天,一时也不便改变立场。

    所以她很肯定地点点头,“旧教的攻击性,比新教小很多,大多时候传教,手段并不是很极端。”

    李永生的眉头一皱,似笑非笑地话,“什么叫不是很极端?”

    “就是展信徒的手法,”丁经主左右看一看,抬手卷起了浣纱女,“兹事体大……换个地方,我跟你这位李大师好好论一番。”

    于是五人又回到了雷谷,直接降到了竹林旁的精舍,放下人之后,丁经主开始讲述了。

    她先问了一个问题,“你们认为,香火成神道展信徒的主要手段是什么?”

    “是许诺啊,”杜晶晶很直接地回答,“承诺提高修为,承诺死后成神,都是听起来很好的东西,其实不过是蛊惑人心。”

    “提高修为是假的,其实是以破坏为代价,”公孙未明不屑地哼一声,公孙家族的底蕴,那真不是吹出来的,他看得很清楚,“天底下哪里来的那么多现成修为?”

    李永生闻言点点头,这大概也算是……能量守恒?

    杜晶晶这下不服气了,“你说请神术是假的,还是那些邪教信徒提升修为的度是假的?”

    “你看到的,只是一小撮,”公孙未明冷冷地回答,“你看到血祭了没有?你看到请神术需要透支自身的精血了没有?香火成神……那些上神得不到好处,何必展信徒?”

    他这个话,很符合李永生的认知,事实上,朱雀自己都承认过,就是这么回事。

    杜晶晶被问得张口结舌,半天之后才哼一声,“那修死后和来世总是没错的。”

    “这是佛修的说法,”李永生忍不住出声了,“其实是强调道德和秩序,画饼充饥,只是幻想进入一种美好的秩序……成功者有几人?”

    杜晶晶不能答,半天才回答一句,“不管怎么说,人家拿这个吸引信徒是没错的。”

    李永生笑着摇摇头,“这可不能算最有用的手段。”

    丁青瑶却李永生一眼,饶有兴趣地问,“那你以为什么是最有用的手段?”

    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修今生,得不到今生,才会奢望修死后和来世。”

    “修今生?”丁青瑶的兴趣,越地大了,“未明准证可是说了,今生不易修,要付出代价的……或者害人,或者伤己。”

    “我说的不是修为,”李永生摇一摇头,“说的是生活质量,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简而言之,香火成神想要大量吸引教徒,要仰仗文明的力量。”

    公孙未明的眉头皱做了一团,“文明……的力量?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

    “没错,美轮美奂的文明,才最能吸引人,”李永生点点头,很确定地回答,“你信了他,就有可能得到这样的生活……这样展信徒,付出最小,收获最大。”

    这是地球界宗教世俗化和原教旨主义最大的区别,相较世俗化的宗教,原教旨主义者,真的是一帮蠢货,只会破坏不会建设,为了维持这种秩序,还要大肆地杀戮。

    毕竟美好的生活,是人人都向往的,人为地阻碍世界的展潮流,不是蠢货是什么?

    香火成神道之所以能存在,最大的基础,就是利用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想那揶教为何能遍布全球?不外是扩张的时候,以自家优渥的生活来吸引人相信。

    若是自家穷得连饭都吃不上,还想吸引信众,那目的就只有一个造反!

    李永生这一席话,委实有点挑战大家的认知,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

    良久,有掌声传来,大家扭头一看,却是北极宫的经师柳真人,他站在不远处鼓掌,“尝闻李大师之名,总以为是言过其实,今日听闻,才知道何来大道之争。”

    “大道之争?”他身边的张木子,眉头微微一皱,“无非是红尘历练,柳真人以为是大道?”

    “这都不是大道的话,世间又何来大道?”柳麒笑着摇摇头,“李大师是讲明了灵修和香火成神道的根本区别,你没想到吗?”

    张木子想了好一阵,才试探着问,“灵修修自身?”

    “没错,”柳麒点点头,“一个是努力掘自身,一个是找一棵大树来靠……或者说,找一种文明来倚仗,李大师,我说得可对?”

    李永生微微一笑,“这个……大差不差吧。”

    杜晶晶这下不服气了,“可是这真神教,哪里来的文明?不过是强迫人信他,有我无敌……也不是展到现在这样了?”

    李永生淡淡地看她一眼,“一切信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宗教,都是邪教……不是大道。”

    “没错,”公孙未明点点头,“所有的一神教,都是邪教,大道尚且有五十,神只有一个……这尼玛什么玩意儿?有种的,把咱们这些异教徒都收走呗。”

    “啪啪”两声轻响,却是丁经主在鼓掌,她欣然地点点头,“李永生你不愧大师二字,果然是见识惊人,传道需要倚仗文明的力量……这话再精辟不过了。”

    杜晶晶的眉头皱做了一团,“可是……这文明是什么东西?”

    “文明是何物,在你心里,每个人心明都不尽相同,”丁经主淡淡地看她一眼,然后微微颔,“不过这真神教能流传如此之广,早先,也是有他们的璀璨文明。”

    “没错,”公孙未明出声附和,“千年前的真神教国,生活富足华美,并不逊色中土多少,所以才会广为流传……若当初便是现下这种穷凶极恶的样子,早就湮灭了。”

    在场的基本上都是真人,对真神教的前世今生,还是比较了解的,当然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玄青位面曾经兴起过多少宗教,那真的是数不胜数了,大多数都跟尼莫教一般,神死道消了,能流传下来的大教,都是有缘故的。

    这番讨论,对李永生也是有好处的,他终于有点明白,为何仙界不允许下界出现越文明的东西了,不但下界展容易失去平衡,也可能引大道之争。

    杜晶晶其生也晚,闻言忍不住出声,“那岂不是应该让真神教的旧教,取代新教?”

    浣纱女被丢在一边,根本不敢出声,只有抖的份儿,可是听到这句话,她忍不住了,“那些异端,根本就不能代表本教。”

    李永生并不理她,而是怪怪地看杜晶晶一眼,“旧教为何应该取代新教?”

    众人听到这里,也觉得旧教要好一点,但是这个问题,还真没人敢回答看李永生这架势,显然后面还跟着有话,众目睽睽之下,就不要强出头了,省得自取其辱。

    大家静听即可。(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