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异端(一更贺盟主灵狐三中)
    护符不大一丁点,主要是防探查的,防御力几近于无,但是档次绝对不低。

    李永生悟真之后,神念不但强大,而且极为隐秘,甚至一般的真君还要隐秘一些。

    能感应到他的神念,并且示警的护符,肯定不是普通的货色。

    事实上,看到自己的护符被翻出来,那汉子直接傻掉了,“你……你怎么会发现?”

    “这种护符?”杜晶晶探手抓了过来,来回看一看,然后冷笑一声,“一次中新大战时候的东西了,你惨了……我保证你不会死得很轻松。”

    四十多年前的卫国战争,又被称作第三次中新大战,而第一次中新大战,则是发生在两百年前。

    汉子脸色刷白,抖成了筛糠一般,好半天才哆里哆嗦地回答,“这是我家祖上遗留下来的,我也没有修炼真神道,祖上的错,跟我无关的。”

    杜晶晶抬脚就踹了过去,冷冷地发话,“有这个东西,就是原罪,自古正邪不两立,我管你是祖上传下来,还是捡来的?”

    然后她侧头看向李永生,“这个人交给我吧?我要带回宫去。”

    “杜真人有点喧宾夺主了吧?”就在此刻,一个声音响起,山石转角处,走过一人来,正是雷谷谷主赵欣欣,她冷着脸发话,“此人是我雷谷捉住的。”

    杜晶晶却是寸步不让,“雷谷捉住,也得带回宫去,这关系到两百年前邪教的信息,必须严加审问。”

    两百年前的真神教,跟现在的真神教是有差别的,有些功法兴起了,有些功法衰落了。

    三次中新大战,中土国死伤惨重,真神教伤得也不轻,很多传承和秘术断绝了。

    眼前这个掌握着两百年前护符的邪教徒,没准还掌握着什么传承,这种活口,必须送到道宫里——就算官府来要,杜晶晶也不会让的,更别说赵欣欣也是宫中弟子,地位又比她低。

    “就算送进宫,也是我送,”赵欣欣针锋相对地回答,“我没说不往宫里送,但雷谷是我的产业,这是我的功劳,为何要让给你?请杜真人给我一个理由。”

    凭良心说,她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也没把这点功劳看在眼里。

    让九公主不能忍受的是,这个杜晶晶总是缠着李永生,不轨之心简直是路人皆知。

    虽然她很信任自己的夫君,但是她也烦此女没完没了的纠缠。

    任何一个女人,在这种事情上都不会大度,哪怕是上界的仙子转生。

    杜晶晶眼珠一转,“这护符让与你也无妨,但却是我认出来的,这你要承认。”

    赵欣欣也不理她,淡淡地扫一眼汉子,“你没有修炼?身上的香火之气哪里来的?”

    “拜神总是无妨的吧?”汉子壮着胆子解释,“西疆那边,拜神的多了,也不见朝廷就如何了……他们还修炼呢。”

    听到“朝廷”二字,赵欣欣的心情,没由来又糟糕了起来,“那是朝廷的事,西疆的情况特殊,我这里却没有特殊情况。”

    西疆那里信奉真神教的真的太多了,若是将狂信、浅信以及同情者全部处理掉,西疆起码会少一半人口。

    卫国战争之后,光宗原本是有这个意思的,但是他的杀戮实在太多了,来自国外的压力也很大,朝廷里都希望他能暂缓动手。

    所以他定下的应对措施就是:长期打压分化,持之以恒,争取用三代人的时间,将真神教的影响,彻底撵出西疆去。

    正是因为如此,西疆对真神教的态度,才有点古怪,不过现在看来,当初光宗还是有点心软了——哪怕他差点被谥为光武宗。

    在汉子连天的喊冤声中,赵欣欣召来两个小道童,令他们将人带到轩辕真人那里。

    杜晶晶觉得有点无趣,就又看向李永生,故意抛一个媚眼,“李掌柜果然是好眼力,这样的探子都能被你发现,不知道有什么窍门?”

    “拿神念去探就知道了,”李永生正色回答。

    这绝对是正确的回答,但也是非常扯淡的回答,雷谷现在将近九万人,挨个拿神念去探,搁给真君也得累吐血了。

    更要命的是,这么做,非常不尊重人,很多修者为了自家的尊严,甚至不惜血溅五步,哪里容得下这种无缘无故的侮辱?

    “你这家伙,就没一句实话,”杜晶晶嫣然一笑,“雷谷里还有这样的人吗?”

    “我再去探一探吧,”李永生一转身,又向外面走去。

    “等一等,我也去,”杜晶晶追了上去。

    赵欣欣看着两人的背影,不屑地撇一下嘴角,也转身离开了。

    李永生在外谷假巴意思地转悠了半天,找一块山石坐下来歇息。

    “我觉得,肯定还有漏网之鱼,”公孙未明也跟着他坐下了,“挨个拿神念去试探,这不是办法。”

    杜晶晶哼一声,站到李永生身边,“那你有办法了?”

    “我当然有办法,”公孙未明得意洋洋地回答,“可以这么来搞……永生切脉是好手,就以防治疫病为名,挨个切脉检查,就能检查出邪教的探子。”

    这是他以己度人,公孙家的子弟信了邪教,就是这么被检查出来的,他认为可以套用在雷谷里。

    “你这不是胡扯吗?”杜晶晶眉头一皱,“现在已经小十万人了,每天还有千人入谷,他切脉得切到哪一天去?”

    公孙未明不以为然地哼一声,“其实他稍微碰一下,就探查得出来。”

    “这个……倒是可以有,”杜晶晶思索一下,微微颔首,“让宫中的弟子来帮忙切脉……也是很快的。”

    道宫弟子对邪教的感应,还是非常强的,以刚才那汉子为例,虽然掩饰得非常好,可若是道宫弟子有针对性地触碰一下,不难发现此人体内的神道气息。

    “好了,”李永生站起身来,抬腿向一处走去。

    他走了大约一百五十丈,来到了河谷中央,走近了一个低头浣纱的女子,此女是独身一人,身边十丈内没有其他人。

    听到有人走近,女子抬起头来,她二十出头,肌肤白皙,眉目清秀,一双白生生的小臂泡在河水里,让人忍不住生出些怜惜来。

    李永生冲她点点头,呲牙一笑,“不用请神术吗?”

    女人抬起小臂,掠一下额前的发丝,神色有点慌乱,却强自镇定,“我不信玄女道。”

    “我知道,”李永生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回答,“你信真神的……不尝试一下自爆?”

    周边没人,他就不介意对方自爆一下,正好借此由头,好好整顿一下雷谷。

    女人默然,半天才艰涩地回答,“待我洗完这件衣服,可好?”

    李永生没有说话,他知道信真神教的都是这副德性,好像挺讲究干净,莎古丽那种比较极端的主儿,甚至认为不洗澡的真神教徒,比常洗澡的国族还干净。

    但是公孙未明不满意了,“上游有人撒尿,你洗得再干净,有用吗?自欺欺人!”

    女子就当没听到一般,继续低头洗衣服,只不过她颤抖的双手证明,她怕得很。

    杜晶晶放出神念,在对方身上肆无忌惮地探查一番,然后微微点头,“又被你蒙对了,李永生你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李永生呲牙一笑,“没啥手段,就是运气好。”

    杜晶晶不满意地哼一声,“切,好像谁稀罕似的。”

    在三人的注目下,那女子战战兢兢地洗完了最后一件衣服,将衣服放进小篮子里,起身看过来,“三位真人有何见教?”

    “咦,”公孙未明眉头一扬,指一下李永生,“他也能是真人?”

    李永生悟真了不假,但是他遮蔽气息的水平极高,一般的真人都看不穿。

    女子惨笑一声,“诸位真人,何必拿我开玩笑?”

    杜晶晶却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放出一条索子,将人捆了,直接凌空飞去。

    公孙未明想一想,也裹了李永生跟上去。

    四人直接飞到了雷谷外面,杜晶晶才将人放下来,面带寒霜地发话,“说实话,说出有用的,我或者能留你一条命。”

    女子看她身着道袍,犹豫一下咬牙发问,“敢问真人可是玄女宫的?”

    杜晶晶点点头,傲然发话,“你知道就好,不要心存侥幸,误人误己。”

    女子点点头,“知道了,我是旧教教徒,还请真人垂怜。”

    “旧教教徒?”杜晶晶的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才冷冷一笑,“你跟我说这些没用,还是说点有用的,好让我饶你一命。”

    女子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真人是否才悟真不久?旧教徒和新教徒,那是截然不同的……老人们都知道。”

    杜晶晶被说破了底细,想到身边还有李永生看着,一时间勃然大怒,“你是笑话我无知?”

    “我们比你们更痛恨新教徒,”女子悠悠地回答,别看她连制修都不是,但是言辞颇有章法,“我们和道宫,其实是可以互补的,不是仇人。”

    杜晶晶觉得脑子有点乱了,少不得看李永生一眼,“她说的这些,可是实情?”

    李永生想一想,才微微颔首,“确实存在这个可能,对香火成神道来说,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恨。”

    (为盟主灵狐三中加更,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