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求罩
    雷谷的人当然不会被荆王府糊弄,少不得又将人头拿到忠义县,让那些劳动改造的流寇,一一辨认一下。

    可以想象得到,荆王府送来的,确实是那名负责联系的使者,流寇们也辨认了出来。

    不过赵欣欣还是有点不满:你们才说了要将人绑送过来,现在就只送一个人头,这么出尔反尔,是欺我雷谷好说话?

    然而,此次来送人头的,是荆王府的一个老太监,以前赵欣欣小的时候,此人还照看过她。

    老太监很直接地表示,这人其实不是自杀,但是他知道王府的事情太多了,不能活着送过来前几日特使许诺的时候,没考虑到这一点,这是我们的不对。

    不行的话,我们把特使的人头也拿过来赔罪?

    赵欣欣忽然觉得,自己也没兴趣计较下去了,索性放了老太监离开,并让他转告自己的王叔:再有下一次,就莫要怪玄女宫动真格的了。

    人头挂在山谷口,还引发了另一个效果:周边的各县猛地意识到,流寇的骚扰也很可怕。

    此前三湘动荡,但是还真没有多少流寇,很多山匪之类的,是荆王扶持的势力,他们成为地方上的实际统治者,却很少流窜作案。

    起码,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流窜作案劫掠个把村子的是可能的,但真没谁敢进攻县城。

    现在荆王起兵了,大家才意识到,随着军队的转移,流寇作乱的可能性,大大地增加了。

    所以,就在荆王使者的头颅送来的当天,桐灵县令带着近百名乡老,赶到了雷谷,祝贺他们斩杀了流寇,并且还带了一些粮米做贺礼。

    粮米并不多,但是在眼下的三湘,这可是实打实的硬通货了。

    当然,他们花费这样的代价,肯定不仅仅是为了祝贺,桐灵的一干乡老们表示,很愿意跟雷谷相互合作,度过这段动荡时期。

    桐灵县跟忠义县交界,一半山地一半平原,县城在平原处,跟雷谷的距离超过了百里。

    桐灵对忠义出现流寇,表现出极大的恐惧,他们说的合作,其实是单方面的求助,希望万一桐灵遭遇类似事件,能得到雷谷的支援。

    虽然雷谷距离桐灵县城,超过百里了,不过县令表示:你们守住的山谷谷口,距离县城也就百里左右,把我们也纳入保护范围吧。

    李永生正在恼火忠义县的态度,对桐灵县就没什么好声气,说我们只管赈济灾民,你们若是觉得桐灵危险,可以搬到雷谷来,我们没兴趣替朝廷守县城。

    然而,一帮桐灵人,早就得了方县丞的机宜须知当初来雷谷求助的忠义县方县丞,就是桐灵人。

    桐灵县令表示,我们也不敢指望您派人过去镇守啥的,就是想万一遇到大事,放出求助焰火,雷谷能尽快派人支援。

    这个要求不算太高,更是彰显出忠义县的不识抬举。

    李永生表示,邻里之间守望相助,是该有的美德,你们遇到事情,我们可能会派人去,但并不保证能及时赶到,也不能保证每次都赶到。

    世间事本来就是这样,雷谷对桐灵没有责任,没有必须及时救援的理由。

    桐灵人也不气馁,说我们每个月奉上粮米十石,一旦得到救援,还另有心意,你看如何?

    这个态度就很端正了,每个月交保护费,动手之后还有辛苦钱和医药费。

    十石粮食真的不多,可以说少得可怜,但这是一份心意,证明桐灵也不认为,雷谷有必须出兵的天然义务。

    赵欣欣还是不想答应,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她对荆王府的通牒,虽然她也觉得流寇可恶,但是……她那个皇兄也很有责任,不能全怪到荆王头上。

    不过李永生劝住了她,说雷谷划的百里范围,只是必须保证安全的范围,属于禁区,咱们还需要拥有一片缓冲区域,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桐灵就很符合这个要求,他们能及时示警的话,对咱们来说,也算是烽火台了,而且人家愿意交规费,何乐而不为呢?

    赵欣欣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准了桐灵县令的请求。

    十石粮食很少,够三十来个青壮一个月吃,不过她也没有讨价还价的兴趣这年头,谁家的粮食也不多,有个心意就行了。

    但是她要求,你桐灵要跟雷谷守望相助,我们也不指望你,在雷谷遇事的时候能来援你那点战力,来不来都一样,但是你得保证,我雷谷的人去桐灵办事,你一定要配合。

    桐灵县令就问了,你雷谷在自己的地盘上赈济,来我们这里能做什么?

    雷谷能做很多事,李永生告诉对方:比如说查找奸细,又比如说寻仇。

    不管怎么说,双方协商了一天,这事儿就算定下来了。

    桐灵成为了雷谷的合作伙伴,相互之间有了义务和责任,不多时,周遭各县就都知道了。

    在消息传播的过程中,桐灵县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他们将此事散布得众所周知,也是希望某些不开眼的人听闻之后,能收起不该有的念头。

    紧接着,千山、丰仓等四个县,都跟雷谷达成了共识。

    这一下,忠义的段县令坐蜡了,按说忠义县城,是唯一涵盖在雷谷保护范围之中的,也受到过雷谷的保护,但是偏偏地,他们没有得到雷谷的承诺。

    常县尉拖着受伤的身子,来到了雷谷,要求雷谷给予同样的待遇。

    但是李永生直接拒绝了,他的理由很充分:我们保护这些县城,是因为人家有诚意,但是我们没有看到忠义的诚意。

    至于说忠义在雷谷的百里之内?

    没错,两家相距还不到五十里,但是我们划出的百里的范围,不是毫无保留的保护,而是说荆王府的人,不能在百里之内生事。

    至于流寇作乱,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只要不影响我们赈济灾民即可。

    消息被常县尉带回了县里,忠义县一片哗然。

    黎庶是很好糊弄的,但也是最难交待的,人心是杆秤,雷谷的人对忠义县,真的不差,买地给钱,干活给粮,遇到盗匪了,人家赶过来帮着平定。

    现在倒好,外县的人可以给雷谷发示警焰火,反倒是忠义县发焰火,雷谷未必认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尤其是,忠义才被流寇打进来,整个县城疮痍满目,大家心里有相当的戾气,于是纷纷聚集到县衙门口,要段县令出来,给大家一个解释。

    看到群情激愤,段县令心里也在后悔,当时真的不该跟李永生拿乔算上卖地那次,这是第二次没拿住对方了。

    然而,他的错误也不是不能理解的,这是中土国官员的惯性思维,不试探一下,又怎么知道能不能得到什么好处?

    他暗暗地下定了决心,待过了这几日的风头,悄悄再去雷谷一趟,商定个章程出来。

    可是此刻,雷谷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种事情上了。

    随着襄王和荆王起兵,中土国的形势,可谓是瞬息万变。

    两亲王起兵,襄王要早一步,一直以来,他给人眼高手低不着调的感觉,但是起兵之初,他的表现还是很惊艳的。

    相较荆王早早地就将三湘搞得大乱,襄王在海岱就要低调很多虽然大部分人认为,低调二字,是跟襄王无关的。

    襄王府在各府布置了大量的眼线和内应,一朝起兵就狂飙突进,十日之内就攻占了四个府城,兵锋指处所向披靡。

    而他们的北上之路,更是势如破竹,一路连克险关雄城。

    朝廷一方,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沿途军队丢盔卸甲狼狈不已。

    所幸的是,最初的震惊过后,军役部马上号令各支军队前往拦截,用人命来换取应对时间。

    终于,在杀伤了大量朝廷军队之后,襄王大军前进的速度慢了下来,最终受阻于幽州郡边界的赭石关。

    赭石关不是特别险峻的关口,但作为幽州郡的南大门,修建得还是相当坚固的,当地守军是隶属于幽州郡军役房,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最为重要的是,因为偷取关门的事情连连发生,赭石关守将做了一个干脆的决定:阻绝往来,并且将关城里的非军人,全部驱除出关,并且看管了起来。

    后来的调查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不过现在这么做,肯定是要被人诟病的。

    不管怎么说,他挖掘的陷阱、堑壕,以及密密麻麻的兵堡,终于成功地将叛军阻挡了下来。

    他求的也是,把襄王进兵的速度拖一拖,不求彻底挡住。

    襄王府的军队连续攻打了十天,还没有攻克下赭石关,终于有点力竭了……实在不行就绕路吧。

    海岱北上的通道,其实有很多条的,不过从赭石关走,是最便捷的,襄王府原本是想一鼓作气打过去,早一日进入幽州,就能多一分气势。

    所以,就算攻坚受阻,他们也不考虑绕路,须知士气可鼓而不可消。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不得不考虑绕路了,再撑下去,朝廷就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了。

    事实上,赭石关硬顶了十天,已经为军役部争取到了最为宝贵的准备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