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流寇
    荆王起兵是两个借口。

    第一个借口,自然不用说,他要帮兄弟讨公道,他缅怀了太皇太妃的贤淑和慈祥,将她称之为皇宫的主心骨,在先皇故去之后,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这么一个和蔼可亲、聪慧睿智的长辈,不明不白地被人害了,天理不容啊。

    第二个借口,无耻的程度超过大家的想像,荆王认为,三湘动荡民不聊生,这跟朝廷官员的不作为,有直接的关系,有些尸位素餐的官员,该下台了。

    但是,他们为什么能堂而皇之地上台呢?那是朝廷里出了问题,内阁里出了问题!

    那么,大家该怎么办?当然是把藏在内阁里的奸臣揪出来,好让玉宇澄清,扫去万里埃尘。

    总之,两名亲王先后起兵,一时间天下动荡。

    不过令人吃惊的是,荆王的二十万大军,并没有北上博灵,而是选择了东进,兵锋直指淮庆郡。

    对此行为,雷谷的人倒不是很惊讶,博灵郡备战很充分,若荆王敢直接攻击博灵,胜了还好说,一旦兵锋被阻,对士气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而且东击淮庆,还能远离雷谷,若是北上博灵,雷谷就相当于是一把刀子,顶在他们的后腰上,若是被雷谷寻找到动手借口,荆王府就太被动了。

    东进的话,两者之间就会留有很大的战略空间,了不得荆王府大步后退,倒不信雷谷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主动挑衅。

    李永生和公孙未明对淮庆有点不满,要知道,几个月前,淮庆水军也曾经打过博灵战马的主意,虽然最后未能如愿,但是消息还是泄露了出来。

    要说淮庆军方在这一点上,也没做错太多,毕竟淮庆也缺战马,备战用得到的,但是跟博灵的王志云一比,淮庆军役使就差得太多了,

    王军役使是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去军役部找战马,而淮庆军役房只等着天上掉馅饼,甚至厚颜打劫过路的友军物资,谁更值得赞赏,这还需要问吗?

    更别说其实淮庆郡的地形,容纳不了太多骑兵,趁火打劫的意图很明显。

    所以雷谷对荆王的动作无动于衷,他们更关心的,是防护好自身,庇护好周边的黎庶。

    不过,令李永生哭笑不得的是:因为荆王东向,带走了大批武装力量,不安定因素减少,忠义县周边,秩序反倒是有了些起色。

    而在大多数百姓的眼里,所谓荆王造反,不过是赵家子孙内部争家产,正是那句话——你家的江山,关我家屁事。

    所以雷谷内部的流民,竟然有外流的趋势。

    所幸的是,三湘郡真的被折腾得不轻,就算外出,都找不到多少粮食,不少人出去几天之后又回来了,倒是他们临走前拼命消费贡献点,回来之后,得加倍地劳作。

    不过外面来投的流民,是真的没多了多少。

    然而紧接着,却出现了些意外的现象,因为荆王势力的撤离,在权力真空地带,出现了不少新兴的小势力,因为没有制约,兴风作浪戕害黎庶。

    雷谷守护山口的修者,不得不主动出击,维护山口附近百里的治安。

    就算是这样,各种小势力也制造了不少惨案。

    李永生忍不住跟赵欣欣嘀咕一句:你看你赵家人做得都是什么孽!

    九公主有点不服气,不过她也没办法反驳,倒是把更多的心思用在了雷谷里。

    然而,又过两天,传来了更惊人的消息:忠义县城遭到流寇攻击!

    攻击者不是从山口进来的,而是翻山越岭,从更西的山间小路上攻进来的。

    李永生是中午得到的消息,看着鞋都跑丢一只的方县丞,他根本顾不得多说,直接去找张木子,“快,带我一起去忠义县城。”

    张木子知道他想隐瞒修为,原本想调侃他一句,说你为什么不去找杜晶晶帮忙,但是看到方县丞狼狈的样子,略略打听一下实情经过,二话不说,裹起李永生电射而去。

    她这里一动作,马上就有其他真人来问,发生什么事了,待听说是忠义被流寇攻击,里面并没有真人级别的战力,大家就放下心来——李永生加张木子,收拾那些散兵游勇绰绰有余。

    忠义县城和雷谷的距离,其实还不到四十里,张真人发力,这点距离转瞬即到。

    县城的战争已经接近尾声,除了几十栋石头房子里,还有人在监守,大部分的房屋已经没人抵抗了,有些房屋正在燃烧。

    县衙也还在抵抗,不过这支近千人的流寇队伍,似乎对攻打县衙没什么兴趣,只是留了百余人在那里看守。

    其他的流寇,则是走街串巷,挨家挨户地劫掠着,时不时还传出女子的尖叫和孩童的啼哭声。

    更有四五百青壮汉子,已经被绳索绑了,蹲在一处空地,旁边还堆放着大量的粮食财货。

    李永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怎么突然之间,这山清水秀的小城镇,就变成了人间修罗场?

    他想也不想,站在空中大吼一声,“雷谷办事,谁都不许动,敢动者死!”

    这一嗓子声如洪钟,又像晴空里打了一个霹雳,回音四起,就连几处石屋前,激战正酣的双方,也听到了这个声音。

    画面在这一秒定格。

    紧接着,从四面八方传来了欢呼声——忠义县城的人,谁不知道雷谷?

    流寇们看到虚立在空中的一男一女,顿时傻眼了,就算再没文化的土鳖,也知道能凌空飞渡的,起码得是真人。

    一时间,轰地一声流寇们就四散逃窜起来——这时候还不跑,等死吗?

    李永生双手齐扬,打出一道道青光,中者无不四分五裂——那不是什么厉害道器,就是随处可见的小石子,

    眨眼之间,他就收走了五六十条性命,四散的流寇,顿时不敢再向外跑。

    还有些流寇,想要觅地躲藏,又丢了三十多条人命之后,终于没人敢随便动弹了。

    这就是高阶修者的威力,一名真人镇压千余人易如反掌,若是地形合适——比如眼下这小小的盆地地形,镇压万人也轻而易举。

    当然,这是因为对方是流寇,对上军队战阵,还这么做就是找虐了。

    李永生和张木子及时出现,迅速地平定了这一场战乱。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流寇的首领,居然要求对方两人“看清形势”,因为他是三湘西南保安团的团长,是来襄助荆王起事的。

    他甚至要求对方接受他的征辟——否则他定然禀告荆王,诛杀两人。

    李永生真的没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一个奇葩。

    就在他打算一刀干掉此人的时候,杜晶晶出现了。

    杜真人还是不放心他,所以跟了过来,见到眼前一幕,她马上表示,自己可以对此人搜魂——万一证明真是荆王做的手脚,玄女宫就可以主动出击,对荆王的势力做出重大打击,直至剿灭。

    杜晶晶搜魂的时候,忠义县的居民开始收押流寇,谁敢反抗一律诛杀,。

    通过简单的审讯,李永生得知,这些流寇,其实是躲在西南山区里的山匪,原本也就百余人,控制着周边几十个山民小寨子。

    他们早就接触过荆王的使者,不过那使者也没将他们当回事,就说荆王要夺取天下,一旦起事,你们带兵来投,荆王绝对不会亏待你们。

    那个所谓的“三湘西南保安团”,就是使者口中说出来的,但也只是嘴上一说,别说大印,就连委任书都没有——因为使者说了,等到你们出兵投靠过来,才会给你们这东西。

    前些日子,他们听说荆王起事了,于是从周围寨子里召集了五百青壮,前来投靠荆王。

    从西南出兵,按说走水路是最方便的,不过这帮山匪认为,走水路得不到补给,于是选择了从山里钻出来。

    因为本来就是山匪,他们在一路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连拔了诸多小山寨,抢劫到的财物不多,但也远超出自家的消耗,顺便还裹胁了不少青壮。

    他们这点力量,原本是没胆子打县城的,但是忠义这个县城,实在太特殊了一点,不但居民奇少,还藏在深山里,得不到周边的支援。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这个县城没有城墙!

    于是他们商量一下,决定强吃忠义,如果能打下一个县城,不但能劫掠子女财富,更能让荆王看到自家的战斗力,这样才好争取封赏。

    这千余人的流寇,给忠义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亏得这里山民、猎户众多,一边全力抵抗,一边向山林里转移,还有些人跑到了那些石头房屋的大户家里,才撑到了雷谷来援。

    就算这样,忠义县也死了将近两百人,财产损失无数,还有不少女性惨遭蹂躏。

    更令李永生郁闷的是,这帮山沟里钻出来的家伙,根本就不知道忠义县里有个雷谷——如果知道的话,以他们这点力量,九成九不敢来撒野。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乱世对人的影响,有多么巨大,百余名躲在深山老林的山匪,裹胁了流民之后,竟然有胆子在不摸底的情况下,悍然攻击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