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四十六章 荆王起兵
    面对张木子的发问,公孙未明无奈地一摊双手,“李永生不说,我也没办法啊。”

    “他不但是官府中人,还跟宁致远和朝安局交好,现在跟军役部关系也不错……我怎么好问他请了些什么人?”

    赵欣欣却是猜到,李永生请到谁了,所以淡淡地看他一眼,“他跟不少隐世家族关系也不错。”

    “是啊,”公孙未明点点头,“他跟四大宫也有密切接触呢。”

    “算了,”栗化主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我以为是野祀作乱……此事不用再提。”

    她此番来势汹汹,就是因为羊头岭那一战,最终还是惊动了北极宫朱雀可以劫掠香火,但是有些痕迹,它是抹不去的。

    比如说真神教狂热地发起请神术,在中土国的地域,就算做得再隐秘,但是气运与香火的相互影响和作用,是掩盖不住的。

    因为狂信徒的准备工作做得很好,玄女宫发现得晚了一点,待她们赶过去的时候,啥都晚了。

    不过玄女宫当场就感受到了香火成神道的痕迹,然后马上四下打听。

    道宫不入红尘,但是事实上,他们在红尘也是有眼线的,否则运修想做点什么不利于道宫的事情,就太容易了。

    通过眼线他们得知,好像是有人引来了真神教,想对什么目标发起偷袭。

    羊头岭的战斗涉及真神教,栗化主早就知道了,现场的气息和气运的反馈,也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令她感到困惑的是:在现场,她隐约感受到了玄女道的气息而且,还不止她一个人有这种感觉。

    玄女宫跟玄女道打交道太多了,很多时候,凭直觉就能辨识个不离十。

    然后玄女宫推算一下,这里发生的事情,很可能是李永生一帮人做的。

    化主院接到宫里的通告,要听李永生的解释。

    正是因为如此,栗化主听到李永生现身,想也不想就赶过来,态度也不是很好。

    可是到了现在,她也觉得这事儿没必要计较下去了,不管怎么说,李永生是杀光了埋伏的真神教徒。

    邪教的狂信徒很强大,但是李永生的背景也很复杂,仔细算一算,没准真有尽歼对方的能力。

    至于说有玄女道的气息?那也仅仅是隐约的感觉,不能拿来做证据。

    自由心证固然很厉害,不需要讲证据,但是也有适用范围:你得有一个前提。

    没有迹象表明,玄女道需要出现在这里,或者说必须出现在这里譬如说除了玄女道,别人斩杀不了这么多高手。

    李永生所亲近的几股势力,理论上都有埋葬这群高手的实力。

    这也就是说,没有玄女道出现的前提前提不成立的话,自由心证就不成立。

    而李永生亮出了官府的身份,她不能逼迫对方把详情说出来,那么此事只能就此作罢。

    不过可以想像得到,栗化主匆匆赶来,一无所获,心里肯定不是很高兴。

    就在此刻,她看到一名小道童在不远处张头张脑,于是冷哼一声,“何事?”

    “见过栗化主,”小道童吓得直哆嗦,“谷中有、有人……有人求见九公主。”

    栗化主越发地不高兴了,“我们正忙着,你没看到?”

    “可……可是,”小道童哆嗦半天,壮起胆子发话,“可是来人说有要事……朝安局的人。”

    栗化主才待继续呵斥,听到最后五个字,终于不再开口倒也不是她怕了朝安局,实在是跟这些家伙沾边的,真没小事。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甄美女,她走过来四下一扫,讶然发话,“李掌柜不在?”

    “李掌柜不在,九公主在,”有人不耐烦地发话。

    说话的是杜晶晶,她就看不惯这烟视媚行的女子,“有事说事!”

    甄美女四下扫了几眼,断定都是道宫中人公孙未明例外,不过他是李掌柜最好的朋友。

    于是她轻声发话,“九公主……襄王反了。”

    “我听说了,”赵欣欣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问,“朝安局有什么安排?”

    甄美女微微一怔,显然是没想到,九公主的消息比她还快,不过她很快就调整了心态,“荆王肯定也要反了,雷谷应该做好准备。”

    “我北极宫要在雷谷论道,”关键时刻,北极宫的柳真人当仁不让地发话,“你把消息散布出去,倒要看看,这荆王有几个胆子。”

    “见过北极宫真人,”甄美女一拱手,哭笑不得地回答,“我的意思是说,除了荆王可能进犯,还可能有大批流民进入。”

    “这个无妨,”栗化主出声了,不管她对李永生的印象如何,关键时刻,她得替转世大能撑起场子。

    更别说,这是玄女宫的地盘,她又是化主院的院主,安置流民获取功德和名声,也是责无旁贷,“要人给人,要粮给粮,这是玄女宫的承诺。”

    话音刚落,那个张头张脑的小道童,又在那里张头张脑了。

    赵欣欣一扬手,“上来说话,又怎么啦?”

    小道童早就懵了,见到雷谷谷主相召,走上前发话,“崔真人有急报。”

    谷里的真人屈指可数,流民里就只有一个,巴陵崔家的崔真人,江陵崔家的旁支崔家主支是荆王世子妃的娘家。

    赵欣欣眉头一皱,又一摆手,“有请。”

    崔真人是个长发飘飘的美男子,一身白衫,脑后束了一个青色发箍,一头长发垂到了腰部,发色黑亮质地柔顺,几乎可以去做飘柔广告了。

    他赤着双足走了过来,双脚似乎踩在了泥土上,但又似乎没有触及,真是说不出的风流俊逸。

    走到赵欣欣面前七八丈的距离,他抬手一拱,“见过九公主。”

    “我很忙,”赵欣欣不耐烦地一摆手,“真人有话,还请直说。”

    崔真人并不在意她的态度,而是风度翩翩地发话,“我收到线报,荆王即将起兵,也就是今明两日的事了。”

    “唉,”赵欣欣无奈地叹口气,现场一片寂静,其他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公孙未明再是胆大包天,道宫再是不涉红尘,猛地听说两个亲王先后作乱,心里也不会舒服了中土国苍生何辜?

    九公主沉默半天,才又出声发问,“他起兵……以什么名义?是否祭告天地?”

    崔真人闻言就是一怔,“祭告天地?”

    杜晶晶很干脆地发话,“襄王已经于昨日起兵,祭告了天地,说是要为朝廷锄奸。”

    “襄王……起兵了啊?”崔真人再也维持不住风度了,一脸的愕然,“那么,其他的亲王呢?”

    赵欣欣不想跟他多说,她现在的心情很糟糕。

    不过,她还是保持住了该有的风度,只是有点不耐烦地回答,“崔真人,你和你的族人,在我雷谷的有效庇护之下,不用担心那么多……现在除了玄女宫,北极上宫也来人了。”

    “我只是想问你,荆王是以何名义起兵?”

    赵欣欣在意的是起兵的借口,她认为这一点很重要。

    但是崔真人很直接地一摊手,“不知道,似乎是跟襄王约定,要一同起兵。”

    公孙未明哼一声,“九公主,他要搞事,找个借口就能起兵,你弄那么明白也没意义。”

    赵欣欣淡淡地回答,“终究是我赵家的事,没名没分,白白被人看笑话。”

    “好了,没必要纠结这些,”栗化主终于出声,“不就是两个亲王作乱吗?天塌不下来,欣欣你现在还是多想一想,怎么让雷谷收纳更多的流民吧。”

    “化主说得是,”赵欣欣点点头,“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才对,是弟子着相了……现在想请化主再支持一百同门。”

    “这个好说,”栗化主点点头。

    接下来,赵欣欣就忙碌了起来,就连毁灭道意的事,也被她暂时抛到了一边。

    不过其他人也能理解,并不催促她,大乱在即,雷谷必须及早做准备,真要等到彻底动荡再调整,那可就晚了。

    事实上,就连北极宫跟来的几名司修弟子,都开始协助雷谷整顿秩序。

    与此同时,雷谷又选拔出十余名相对信得过的流民,跟着四名玄女宫的道童,在山口处布下了关卡不是为了收费,而是为了接应可能到来的流民。

    李永生开始着手对流民的编组就是他跟王志云商量过的赈济方式。

    没办法,七万流民里,零散的流民超过了两万,已经让人招呼不过来了,而可以想象得到,在不久的将来,流民的数量,会呈现出爆炸性的增长。

    粗放式的管理,已经不适合雷谷了,必须进一步精细化管理。

    对于他在规划中表现出的能力和见识,别说一般人,见多识广的栗化主和丁经主,都啧啧称奇:没想到这家伙还精通经世之道……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张木子更是确定,李永生身后,肯定是有大背景的。

    就连赵欣欣,心里都忍不住生出纳闷之心:永生在仙界的时候,好像也不是很精通这种小道,他是从哪儿学来的呢?

    一天之后,传来了荆王起兵的消息,而雷谷乱哄哄的,还在紧张地做着扩容的准备。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