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反了
    这些人里,赵欣欣对“反了”两字,最为敏感。

    她忍不住出声话,“杜真人,你这消息可靠吗?”

    “我哄你干什么?”杜晶晶很不屑地看她一眼,“邵真人昨天告知我的族人,襄王聚兵两万,正式宣布北上。”

    李永生听得眉头一皱,不可置信地话,“啥?两万兵……他就敢造反?”

    中土国十几亿的黎庶,两万兵够干什么?

    他忍不住想起了地球界的一个笑话,一个弹丸小国,几百人打打杀杀,就敢号称“战国时代”,殊不知真正的战国,都是万乘之国间的厮杀。

    几百人的战争……那只是村落之间的战斗好吧?譬如说争水,又譬如说抢亲。

    “谁会信他只有两万?”杜晶晶不屑地一哼,“大一点的家族,比如说辽西公孙家造反,也能凑出两万兵来……他只不过是号称两万罢了。”

    “喂喂,杜晶晶,咱能口下积点德吗?”公孙未明受不了啦,隐世家族虽然远离红尘,不鸟官府甚至皇族,可也没有哪一家,自信心膨胀到要去造反。

    他大声地抗议,“我公孙家招你惹你了,还是把你孩子丢井里了?”

    杜晶晶看他一眼,微微一笑,“我就是个比喻而已……我也没有孩子。”

    “你这比喻不是一般的差劲,”公孙未明是相当地不满,“你是想给李永生生个孩子吧?”

    “好了,”李永生厉喝一声,打断了他俩的争吵。

    当然,他也不想讨论生孩子的问题,当着永馨谈论这个话题,那会是一场恐怖的灾难。

    所以他机智地扯回主题,“两万兵北上,这是搞错了吧……我只听说过,夸大自家战力的,没听说过缩小的,这涉及到士气和军心。”

    确实如此,在他所知道的战争里,大家只会选择夸大自家的阵营,比如说赤壁之战里,曹操的八十万大军,又比如说淝水之战里,苻坚的百万大军。

    “他要让自己显得无辜,”杜晶晶很干脆地回答,“以我所知道的,他在海岱对四周府城起攻击,就不下十万军队,北上的军队,起码有十五万。”

    “十五万……”李永生的眉头又是一皱,“那他起码可以号称三十万啊。”

    赵欣欣奇怪地看他一眼,“那么夸大,有意思吗?真打起来,又没有那么多军队。”

    “就算有三十万军队,真打起来,靠的也就是三五万人,”李永生对自家伴侣的常识,实在有点无奈,“打仗又不靠人多,靠的是精兵!”

    冷兵器时代,确实是这样的,比的就是手底下精兵的数量,一千人撵着几万人跑的例子,真的不要太多。

    所谓的几万兵,里面光杂牌就不知道有多少,再加上辅兵和民夫其中真正的精锐战兵,还真没多少。

    但是话说回来,夸大自家的兵力,是谁都会做,也是必须要做的,要不然自己人都没底气。

    这些闲话就不说了,李永生只想知道,为什么襄王的十五万兵,为什么只称两万兵。

    “能打的就是两万战兵,”杜晶晶给出了答案,同时,她点出了更重要的一点,“襄王想让自己的北上,显得悲情一点……意思是,他只想讨回公道。”

    “公道?”赵欣欣一扬娥眉,讶然地话,“他想要什么公道?”

    “听说……是太皇太妃死于非命,”杜晶晶小心地看九公主一眼,她虽然对李永生很感兴趣,却也不想过于刺激同门怎么说,太皇太妃也是赵欣欣的祖父的妃子。

    正是因为如此,她并没有第一时间说出此消息,现在都要强调一下,“这是摩天岭传来的消息,我也不知道真假……”

    襄王于昨日宣布,说自己的母妃未满七十岁,就意外地薨了,朝廷还封锁消息,不让他得知,而他有确凿的证据,母妃是被奸人所害,是死于非命,他身为人子,必须为母报仇雪恨。

    他已经查明,害人者是宁致远,幕后凶手则是当今次辅和军役部李清明,自己那个年轻的皇侄,受到了蒙蔽。

    在祭告天地之后,襄王集兵两万,悍然北上,表示要攻入顺天府,杀死凶手和幕后指使者,并且传书其他兄弟,恳请他们帮自己主持公道。

    祭告天地之后兴兵,那是要影响气运的,而他兴兵之处,距离摩天岭并不远。

    邵真人最近是幡然醒悟了,专心经营自家的子孙庙,猛地感受到气运异常,随便打探一下,就知道襄王起兵了。

    他马上就命令庙里的弟子回缩,同时不忘通知自己的一干好友曲阿杜家跟摩天岭并肩作战过,又有共同的仇敌广陵韦家,他自然也要知会一声。

    所以杜晶晶能比较早地得知消息。

    “笑话,谁敢害太皇太妃?”赵欣欣气得冷笑一声,“她就是那样的身体……宫里谁不敬重她老人家?”

    身为亲王的女儿,她经常去宫里拜见老太太,也了解今上的性情,她是真有资格说这话。

    “那只能说,太皇太妃故去的不是时候,”柳麒出声话,“襄王要争大义,自然曲解事实……她必须得是被害死的,这毫无疑问。”

    “是啊,”公孙未明的嘴上,就没有把门的,“襄王总不能说……哥们儿早就想造反了!”

    不过赵欣欣跟太皇太妃的关系,也算不上太亲密,所以她并没有计较他们的话,只是重重地叹口气,“我这天家皇兄,还真是个蠢货,这种事,他有必要隐瞒吗?”

    “呵呵,”李永生笑一笑,隐瞒自有隐瞒的好处,公开也有公开的必要,少年天子也许真的是蠢货,但是身为局中人,没准有其他的想法。

    赵欣欣眉头一皱,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这笑是什么意思,幸灾乐祸?”

    “你以为你那皇兄想隐瞒?”李永生摇摇头,不以为然地回答,“他着急隐瞒,只能说明一点……这个消息对他而言,更意外,他还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

    “对啊,”公孙未明点点头,“你也别以为,襄王是才知道消息的,没有足够的准备,他可能仓促之间起兵吗?”

    李永生继续点头,“我从王志云那儿得到消息,然后才离开七幻城的,王志云都能那么早得到消息,襄王没理由知道的太晚。”

    “也是,”赵欣欣想一想之后,微微颔,“太皇太妃身边,王叔是有很多耳目的,他不可能才知道……”

    “我觉得,有必要打断一下你,”杜晶晶沉声话,“据说,太皇太妃身边的宫女和太监,都自杀殉主了。”

    赵欣欣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自杀?那是被自杀!”李永生苦笑一声,无奈地摇摇头,“果然是个蠢货啊。”

    众人尽皆无语,少年天子如此做事,真的是有点……任性了。

    最后,还是柳麒出声了,“算了,事态的展,不是咱们能左右的,还是尽自己的心,做好自己该做的,此之谓道法自然。”

    赵欣欣也只是一时有点意外,很快地,她就调整过来了情绪,“大乱在即,北极宫能支持一下我的父王吗?”

    “你既是道宫弟子,当知其中轻重,”柳麒正色回答,然后却话锋一转,“不过呢,规矩之外,不外乎人情,三宫主是很看重你和李永生的。”

    看重我?赵欣欣知道不能把这话当真,看重后面那位才是真的。

    当然,她也不会吃自家夫君的醋,于是点点头毁灭道意的事情,我会尽快告知化主,来跟你们协商。”

    她的话音未落,远处的天际出现一道人影,仿佛一道长虹一般,电射而至。

    待到得雷谷上方,降落下来,大家才不是别人,正是栗娘栗化主。

    她扫一眼在场的人,面对李永生才待说话,却又侧过头看回来,“昭雪真人也来了?”

    陈昭雪点点头,并不说话。

    栗化主这才又仔细看一眼,现还有两名陌生的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都是北极宫的道友吗?”

    “见过栗化主,”三名真人齐齐一拱手。

    “唔,你们稍等片刻,”栗化主一摆手,对着李永生话,“半月前你可是去了三湘?”

    “是的,”李永生点点头,“今天才刚回来。”

    赵欣欣的嘴角微微颤抖一下: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多嘴。

    栗化主一来,就直奔李永生,显然是从道童那里得到了消息。

    赵欣欣知道,自己带来的道童,都是化主院的,肯定有跟院里联系的渠道,她也管不过来。

    但是永生才刚刚回来,小道童们就着急把消息放出去,她真有点不高兴:我做的事情,不怕你们汇报,但是……有必要这么迫不及待吗?

    然而,接下来栗化主的行动证明:还真有迫不及待的理由。

    她面对李永生,正色问,“那你去三湘的时候,是否遭遇了野祀?”

    “野祀?”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缓缓点头,“也算野祀吧……是真神教的人。”

    他前面一句话,令大家齐齐色变,待听到后面这句,才长出一口气那啥,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喘气?

    召唤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