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北极宫来人
    赵欣欣、公孙未明和张元平都是消息灵通之辈,对太皇太妃在中土的地位,相当清楚。

    她在宫中的地位无人能及,虽然是有些放纵自己的儿子,但是对少年天家的支持,也是毫无保留的,她其实将今上也视为了自己半个儿子。

    太皇太妃唯一看不穿的一点就是:她以为自己的“两个儿子”,虽然会有点小龃龉,但是最终还是会相互扶持,打理好中土国。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痴心妄想,但是偏偏她觉得,这是理所应当。

    虽然她执迷不悟,但是只要她活着一天,天家就无法针对襄王做什么。

    中土重孝义,少年天子被她一路扶持着走过来,自然心存感激。

    太皇太妃眼下这么一死,天家身上的亲情桎梏,终于被打破了,可以痛下杀手了。

    但是同样的,襄王身上的桎梏,也被打破了,他可以肆无忌惮地起兵了。

    荆襄二王同时起兵的话,绝对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更别说还有若干个亲王,暗地里在虎视眈眈。

    良久,公孙未明的眉头一皱,出声问,“太皇太妃高寿?”

    “尚未过七十诞辰,”赵欣欣下意识地回答,“不过……她一直体弱多病。”

    “就算体弱多病……”公孙未明以极轻微的声音嘟囔一句。

    赵欣欣的眉头轻轻一蹙:你差不多点啊,想啥呢?

    就在此刻,有一名小道童来报,北极宫有弟子前来,求见雷谷谷主。

    其实这“雷谷谷主”四个字,根本是其他人自作主张起的头衔,赵欣欣对此并不感冒,不过这里是她买下的,别人这么称呼,她也无意纠正。

    此次前来雷谷的,是张木子、柳麒和陈昭雪三名真人。

    将张元平赶走之后,张木子三人走了过来,不过她是才晋阶的真人,老老实实地走在最后面。

    赵欣欣看一眼公孙未明,见这厮依旧不识相,忍不住哼一声,“未明准证,你这么空闲吗?”

    “未明道友还是留柳麒轻笑一声,抬手冲赵欣欣一拱,“见过欣欣道友。”

    “不敢当真人如此称呼,”赵欣欣身子一侧,避过了这一礼,“不知真人此来,有何见教?”

    柳麒也一侧身子,招呼一声,“木子真人,还是你来说吧。”

    张木子虽然也晋阶了化修,却没有杜晶晶那般强势,她走上前笑着话,“此前我在闭关,一出关就听说,九公主亲自赈济流民,这身体力行的诚意,令我十分敬佩,特地赶来道贺。”

    “木子真人过奖了,”赵欣欣一边回答,一边侧头看一眼公孙未明,眼中掠过一抹若有所思的目光。

    张木子将柳麒和陈昭雪介绍一下,也不扭捏,直接话,“我们从未明准证这里得知,雷谷藏有毁灭道意的雷霆气息,特来一观。”

    赵欣欣没好气地看公孙未明一眼你还真能折腾啊。”

    “你这叫什么话?”公孙未明瞪她一眼,“你父王有需要,我公孙家的支持说到就到,我家想要入筹雷池,你不给个痛快话,还不许我找人来帮手?”

    “我根本没把那东西放在眼里,”赵欣欣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想入筹,去找丁经主商量好了,跟我说没啥意思。”

    “她最难说话了,”公孙未明悻悻地话,“根本不给机会。”

    “那你……”赵欣欣想再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无力地一摆手,“那你带着北极宫三位贵客去看吧,反正那地方你也熟悉。”

    北极宫的三名真人见状,知道辽西公孙家果然跟九公主相厚,不过柳麒还是主动出声,“欣欣道友没有时间吗?主人在场总是好一点。”

    他这是尊重的意思,赵欣欣报之以无奈的苦笑,“对不住三位真人,我现在遇到点麻烦事。”

    听到这话,柳麒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他终究是男性真人,有些话不合适问。

    不过张木子就不同了,她跟九公主接触的时间不短,“能说一下是什么事吗?”

    赵欣欣想一想,方始回答,“太皇太妃……薨了。”

    三名真人闻言,也是一怔,苦修者陈昭雪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就连稳重的经师柳真人,都露出了讶异之色,“这是……要乱了?”

    “不止是要乱了,”赵欣欣一摊双手,面无表情地回答,“现在的三湘,已经很乱了,要不然我也不会买下雷谷,现在……唉。”

    张木子对皇族的事情,并不是很感兴趣,惊讶过后,她出声安慰对方,“这也不是咱们道宫该管的,你已经尽力了……又不是外敌入侵。”

    “为什么不能是外敌入侵?”柳麒看一眼自家的新扎真人,“英王为什么跑到东北镇边?西北那边,也未必能太平。”

    “好了,”陈昭雪难得地说一句话,“这不是咱们能决定的,多说无益。”

    “不过,咱们能在雷谷待一段时间,”张木子笑着话,“帮九公主稳定一下局面。”

    这话,赵欣欣爱听,于是她一侧身,“好吧,我陪你们一起去看一看。”

    事实证明,用阵法压制住的道意,真的很难感受出来,陈昭雪身为苦修者,是第一个感受到的,但是也用了将近半个时辰。

    柳麒身为经师,用了一个多时辰。

    最不堪的是张木子,根本就没感受出来,所以她的表情,有点怪异。

    然后,柳真人就观摩了李永生的阵法,看了一阵之后,他提出个要求,“能关闭阵法吗?”

    李永生还没来得及说话,赵欣欣就话了,“抱歉了,柳真人,雷谷有七万的流民。”

    “这还真是……”柳麒苦恼地皱一皱眉头,又看一眼还在闭目感受道意的苦修者,“陈真人有什么建议?”

    陈昭雪缓缓睁开眼睛,吐出一句话,“道意很淡,但是很纯正。”

    柳真人微微颔,侧头看向赵欣欣,“此地的道意,是归丁经主负责吗?”

    他见过丁青瑶,因为他是北极宫经主院的,相互之间接触得比较多。

    赵欣欣摇摇头,“倒也不是,主要是目前丁经主在雷谷小住。”

    三名真人相互交换个眼神,最后还是柳麒话,“那我们去拜访一下?”

    赵欣欣苦恼地皱一皱眉,“其实……我是化主院的,要不你们先歇息两天,我联系一下栗化主,让她来决定,好吗?”

    她是真不在乎这点道意,奈何别人都当个宝,若是轻易许出去了,栗化主心里,难免会有点不舒服,所以也只能这么回答。

    “这也是应该的,”柳麒点点头,反正赵欣欣这做主人的不反对,北极宫可以操作的内容,就多出了许多,“你雷谷现在,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赵欣欣想一想,“诸位真人若是能亮出北极宫的字号,那就是最大的帮忙了。”

    雷谷的后台是玄女宫,这已经很令荆王头疼了,若再多出个北极宫,那他们哪怕是跟襄王联手了,也只能绕着雷谷走。

    柳麒却没有着急答应,而是眉头一皱,“这个雷谷,是欣欣道友你用世俗的身份买的吧?”

    要不是经师呢?考虑问题果然严谨,雷谷用世俗身份赈济流民,北极宫贸贸然插一杠子的话,很容易被人拿“干涉世俗”来说事。

    九公主微微一笑,“你们是来寻人论道的,这不就结了?木子真人,杜真人也在雷谷。”

    “杜真人……杜晶晶?”张木子的眉头一扬。

    “是啊,”赵欣欣点点头,“你俩不是好酒友吗?”

    “是曲阿杜家的那位吗?”陈昭雪再次出声,“曲阿离海岱很近,他们应该能很方便地探听出襄王府的情况。”

    别看这位是苦修者,那只是一种修行手段,其实她的心里,比普通人明白多了。

    话音刚落,有一人从不远处飞来,正是杜晶晶。

    她还没落地,就现了张木子,“咦?张真人你不在北极宫待着,来这里作甚?”

    “我来雷谷,又不是去朱雀城,”张木子哼一声,“杜真人你也管得有点宽吧?”

    “我管得虽然宽,但是我酒量大啊,”杜晶晶得意洋洋地回答,“酒量小的别挑衅!”

    “你真好意思说,”张木子气得一哼,“你酒量比我大?好了,不闲扯,这是我北极宫的两名真人……”

    寒暄过后,杜晶晶也不避讳,直接对着赵欣欣话,“摩天岭传来消息,襄王反了。”

    “反了?”在场的人齐齐一愣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些亲王如此折腾,早晚会有人反。

    以荆王为例,已经造成了事实上的割据三湘政令不通、各自为战,导致民不聊生,大家只知道有荆王,不知道有朝廷,这不是割据是什么?

    至于襄王的表现,也就不必说了,哪怕是最弱的宁王,所在的会稽郡,水军也敢跟其他郡的军役房叫板,这也表明了朝廷控制力的下降。

    但是当“反了”两个字,真正入耳的时候,大家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乱世……真的要来了吗?(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