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四十一章 都不是善碴
    事实上,对荆王府的人来说,什么互不干涉,那都是嘴上说得好听,当不得太真。??

    这远离雷谷的地方,只要能斩杀了对手,再遮蔽了天机,那就没事,死人又不会说话。

    若说他们刚才还生了活擒对方的打算,现在想的,就真的只有斩杀了。

    当然,真想斩杀对方,也不是很容易的,就算能留下雷谷六人,万一张元平那里走脱一两个修者,依旧是大、麻烦。

    所以这骑兵的不住逼迫,只是一种试探手段,大部分的骑兵,都会这一招。

    面具人沉吟一下,看向李永生,“李掌柜怎么说?”

    “我能怎么说?”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反问,“你的人靠近我周边一里地,还有理了?”

    “不能靠近你周边一里地吗?”面具人眼睛一眯,波澜不惊地问,“这是谁家的规矩?”

    “这是我的规矩,我也一直是这么做的,”李永生呲牙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看在你们不知道的份上,我饶你们一次,下一次再敢这么做……死!”

    他当然没有这么不讲理,不过前一阵出三湘的时候,他们这么做过,这一次自然就不算刁难。

    面具人闻言也笑了起来,“真不知道,李掌柜哪里来的这么大信心。”

    李永生轻笑着回答,“你若想知道,何妨一试?”

    面具人还真没胆子试,其他人不清楚,他却是知道的,这些人在出三湘的时候,不但诛杀了靠近一里之内的人,还诛杀了众多的……真神教徒。

    据说那一场杀戮,真神教派出了诸多的高手,本来打算一鼓作气端掉雷谷的,结果却是全军覆没,匹马不得回西疆。

    对方有两人身上带伤,想必就是那一战留下的。

    他想一想,瞥了一眼张同知的人,“这些人距离你……似乎也不到一里地?”

    “一里地的范围,是我们用来戒备的,”公孙未明一抖手中长枪,冷冷地话,“我们觉得没有威胁的,就可以靠近,这是我们的事,犯不着你这藏头藏脑的家伙操心!”

    面具人呆坐在马上,并不做声。

    公孙未明等了一等,见对方没有反应,手腕一转收起长枪,转身大喇喇地离开。

    看起来,他一点都不怕对方从后面偷袭或者,这正是他期待的吧。

    看到他们向远处走去,张元平一行人忙不迭地追了上去,有这么大好的挡箭牌不知道利用,他们岂不是傻的?

    看着两拨人一前一后地离开,瘦高化修有点接受不了,少不得看一眼面具人,“难道就这么放张元平走人?”

    面具人很无奈地看他一眼,“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缀上去,狼群战术,”瘦高化修面无表情地话,“一直缀着……咱们不对雷谷的人出手,选个合适的机会,强行闯入他们身边一里的范围内,将张家人抓走。”

    狼群也是骑兵的一种战术,就是远远地吊着步兵,随时准备出击骚扰,这种战术,会令被骚扰者的神经一直紧绷,久而久之甚至可能崩溃。

    所谓的“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面具人虽然带着面具,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嘲讽,“你不担心他们起攻击?”

    瘦高化修对此并不以为然,“咱们还可以呼叫援助,这里距离雷谷远着呢,甚至,咱们能联系援兵,打他们一个埋伏。”

    这建议确实有可行性,本来就是狼群的配套战术,而且三湘大地,现在处处都有荆王的武装力量,埋伏对手也是很轻松的。

    不过面具人很干脆地摇摇头,“埋伏……你确定要跟雷谷比埋伏吗?”

    瘦高化修顿时无语了,其他的修者闻言,也没了跃跃欲试的心情雷谷打埋伏的水平,荆王府已经充分领教过了。

    “唉,还是分了那些财宝吧,弟兄们也算没有白来一趟……”

    他们在瓜分张同知的财富,前行了两里多地的少妇,又惊天动地地叫了起来,“该死的……他们真的在抢咱们的东西!”

    张同知闻言,扭头看一看,想一想之后,紧走几步追上李永生,“李掌柜,还请帮我们夺回财物……我愿拿出来一半相酬。”

    李永生怪怪地看他一眼,直接摇头,却是连话都懒得说。

    “雷谷可是九公主在做主!”张元平脸一沉,正色话,“你最好检点一下自己的身份!”

    刚才他不敢说狠话,是不知道这帮人的来路,现在既然知道了,对方也有庇护他的意思,那就说明,对方心里是有朝廷的否则也不能对荆王府人马那么强硬。

    在他想来,九公主是英王的女儿,英王现下镇边东北,那就是朝廷一系的主心骨,而他张某人不肯跟荆王同流合污,当然也是朝廷的忠臣。

    他堂堂的同知,对九公主的属下提点要求,不为过吧?更别说他还确实掌握着一些情报。

    李永生再次怪怪地看他一眼,这次他说话了,“你有病吗?”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张元平直接傻眼了,“信不信我现在征辟你!”

    “你算个什么东西,”花司修怒了,大声嚷嚷了起来,“蠢猪一般的玩意儿,也敢对李大人不敬?”

    他对张同知的怨念,可是不小。

    “你又算什么东西?”那风韵犹存的少妇尖声叫了起来,“敢对同知大人不敬?”

    “同知……还大人?”花司修不屑地一笑,“狗一般的玩意儿,要不是跟着李大人,你们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

    “好了,”另一名化修出声了,“荆王府是你我双方的大敌,大家不要做那些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有话好好说。”

    “你说错了!”花司修怒气上头,连这位的账也不想买,“荆王府是你们眼里的大敌,在我们眼里,也不过是土鸡瓦狗!”

    “老花,”李永生看他一眼,“荆王府还是有些实力的,人家也没有举起反旗……注意分寸。”

    “哼,”花司修不屑地哼一声,最后还是点点头,“好了,我知道了。”

    这名化修的涵养,明显比张同知还强得多,他并不跟花司修一般见识,而是找上了李永生,“我们带的东西,被人强抢了去,我们想要抢回来。”

    李永生都懒得看他,而是看一看天空,“咦,果然下起雨来了……你们自去抢嘛。”

    我们能抢回来,还用跟着你走吗?这化修也颇为无语,“我的意思是说,看在大家同样心系朝廷的份儿上,咱们折回去一趟……也没多远。”

    “你们爱折,自己去折,”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话,“我们要赶路,就不奉陪了。”

    “你们不回去,我们怎么能去?”少妇再次叫了起来,她异常地气愤,“无非是多走几步,你们还有没有点同情心了?”

    “爱跟着就跟着,不跟着就滚!”李永生是实在受不了啦,“再叨叨,滚出一里地之外!四长老,你这瞎许的什么承诺!”

    “我就是恶心一下荆王府,”公孙未明笑了起来,“他们能跟咱们开战,那最好不过了。”

    “那你也看帮谁嘛,”李永生对未明准证的行为,其实有点不爽,找荆王府麻烦,也不用帮这种恶心人吧?“他们身上还带着储物袋呢,飞舟上还有那么多东西。”

    他的眼尖,早就看到了张同知身上的一个荷包,毫无疑问,那是个储物袋。

    “就是嘛,”花司修高声附和,他其实没现储物袋,但是李大人这么说,肯定是不会错的,“区区的一个同知,哪里来的这么多财宝?还不是刮地皮的贪官!”

    “喂,你没有证据,不要乱说,”张元平不干了,这个问题他必须掰扯清楚,要不然,被九公主传到朝廷,那可不得了,“我妻乃是汝南周氏,名门望族,有点家底岂不是正常?”

    “好了,”公孙未明不耐烦地话了,“我们想怎么走,是我们的事儿,愿意跟就跟着,再叨叨……真以为我不敢杀人?”

    “四长老你还是太善良,”花司修哼一声,“搁给我,直接抢了他们这些贪官的储物袋。”

    他想要一个储物袋,已经很久了。

    “我小名儿就叫善良,你怎么知道?”公孙未明怪笑一声……

    张家人见状,也不敢再说什么了,荆王府的人固然很可怕,但是这帮雷谷的家伙,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善碴。

    他们倒是想离开这群人,但是……真的不敢啊,现在的三湘实在太乱了,尤其是他们已经被荆王府盯上了,要是此刻离开,别说随身财物了,能不能保住命都是一说。

    众人一路向雷谷前行,又走了一天,公孙未明嫌度太慢,直接裹了人飞行。

    张家的两名化修见状,也只能硬着头皮,裹了人跟着飞行。

    在路上的时候,张同知试图请公孙未明护送他们到别的地方他觉得此人对张家还有些善意。

    这个感觉,倒也不能说不对,辽西公孙在隐世家族里也算强势,勾连的官府中人不少,对官府里某些贪腐行为,也见怪不怪了。

    不过公孙未明很干脆地表示:我们要回雷谷,你们想离开,请便,别指望我们护送。

    张同知只能暗暗咬牙:那就先跟你们回雷谷,其他事慢慢再说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