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奇葩少夫人(二更)
    就在李永生等人的目瞪口呆中,飞舟又传来一声大响。

    一侧的舱门,被人强行踹开了。

    紧接着,两个身影冲了出来,一个速度极快,一个却是踉踉跄跄的。

    公孙家的三名司修和花司修见状,马上摆出了防守的阵型。

    李永生和公孙未明却是仗着修为高超,只是暗暗戒备,气定神凝地看着眼前一幕。

    速度快的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中年男人,高阶司修,他左右看一眼,抬手就掣出了腰间的两根短锏,做出了戒备的姿态,尤其是针对着李永生一行人这侧。

    另一个踉跄的人,却是一名风韵犹存的少妇,她稳住了身子之后,左右看一看,冲着李永生等人就嚷嚷了起来,“呆着做什么?快来帮忙啊!”

    六人里,有五个人根本没反应,心里想的都是:你算老几,会不会说话?

    李永生想了一想,向对方跑去,遇上这种事情,该帮忙还是帮个忙吧。

    对方的语气很差,不过他不是很在意,谁遇上这种事,心情也不会好,情急之下不太注意措辞,倒也情有可原。

    花司修见他这样,忍不住出声喊一句,“李大人!”

    自打李永生帮他弄到军功之后,他是死心塌地跟着这个年轻人了,措辞也异常恭敬。

    “你们防守好,”李永生头也不回地一摆手,大声地回答,“我一个人就够了。”

    他还不知道这飞舟上都是什么人呢,遇到这种情况,他不能坐视,但是没必要拖着其他人一起冒险事实上,他也很不爽对方的态度。

    就在他跑过去的时候,飞舟里又陆续冲出十五六个人,有老有小,还有人受伤了。

    其中修为最高的,是两名初阶化修。

    在李永生距离飞舟只剩下五六丈的时候,最先冲出来的高阶司修一扬左手的短锏,厉喝一声,“止步!”

    “为什么让他止步?”少妇高声叫了起来,“里面还有很多物品,需要人帮忙搬运!”

    “少夫人,此刻安全第一,”中年司修冷冷地回答,“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不用你多嘴!”少夫人很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冲李永生一摆手,“快帮忙搬运物品,飞舟很可能会爆炸。”

    李永生顿时一个急停,站在了那里,诧异地发问,“搬运物品……爆炸?”

    “很多贵重物品,”少夫人一摆手,不容置疑地发话,“你放心,不会让你白忙!”

    “我还以为是要救人呢,”李永生面对着这群人,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去,脸上的表情煞是怪异,“既然是物品,你们自己搬吧。”

    “你是司修,撑起护罩就不怕爆炸,”一名身材有点富态的化修出声了,说话很有一种威压,一看就是久居上位,“快点,我们赶时间。”

    李永生笑了起来,“搬东西的话,我真没兴趣,你也没资格命令我。”

    富态化修脸一沉,厉声发话,“没资格……呵呵,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李永生一摆手,冲着对方身后一指,“你还是关心一下,追过来的那些人是谁吧。”

    化修闻言,脸色顿时就是一变,回头一看,这才发现,一艘飞舟正在贴地飞来,远处还有百余匹快马驰来。

    飞舟来得很快,眨眼工夫就抵达了现场,这是一艘不大的敞篷飞舟,上面站了二十多人。

    飞舟上只有一名化修,是个面色阴冷的瘦高中年人,他率先跳下飞舟,冷冷地发话,“都给我站住,谁敢动……杀无赦!”

    在他身后,诸多司修制修纷纷跳下飞舟,秩序井然的样子,一看就知道训练有素。

    “杀无赦?”花司修冷笑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

    对方明显来历不凡,不过想要号令李永生,得先问他答应不答应。

    “荆王府办事,”瘦高真人冷着脸发话,“你说我配不配?”

    他本来想直接下杀手的,但是对方的阵营里,好手太多了,还是等一等,后面援兵赶到,再翻脸就比较保险了。

    荆王府算得了什么?花司修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就想开口反问。

    哪曾想,那富态化修先冷冷地出声了,“王爷公然攻击本同知的座驾,考虑过后果吗?”

    “我去,”花司修倒吸一口凉气,“你是张元平?”

    “正是张某,”张同知看他一眼,“荆王府攻击了同知的座驾,你觉得目睹了这一幕……你们还走得了吗?”

    他自曝身份,不仅仅是为了威慑荆王府的人,也是要拉这一拨人下水。

    “你真够无耻的,”花司修冷哼一声,看向李永生,“不关咱们事儿……走吧?”

    “走吧,”李永生意兴索然地回答,张同知的表现,令他感觉齿冷。

    他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张同知带着家人和财产往外跑,是什么意思。

    他们才待离开,荆王府的瘦高化修发话了,“哥几个……留步啊,咱们好好聊聊。”

    “滚蛋!”花司修淡淡地看他一眼,“别自找难看。”

    “呵呵,”瘦高化修冷笑一声,“你以为现在还走得了吗?”

    荆王府打下了同知的飞舟,这消息传出去,怎么也要惊动朝廷,他怎么可能放目击者离开?

    “我们是雷谷的,”花司修冷冷地发话,“想找难看,自己掂量一下。”

    雷谷其实是有资格介入此事的,不过他心恨这个同知做派大,就懒得架梁子反正荆王府肯定不敢动雷谷的人。

    “呦呵,巧了,又是雷谷的?”瘦高化修不屑地一笑,然后脸猛地一沉,“现在打雷谷旗号的人多了,我说了……不许走!”

    现在雷谷二字,在三湘郡简直是诸邪辟易,作用实在太大了,于是假货就泛滥了。

    “那你动手试一试,”花司修的右臂还吊着,但却是一脸的不屑,“姚教谕就是我救出来的,有种你动一动我!”

    “姚教谕”三个字,一般人还真的不知道,国子监的教谕,被荆王禁足了,这消息本身就极易引起轰动。

    可是这瘦高化修,对雷谷的了解真的不少,一听到这三个字,就是一愣。

    李永生六人转身就走,他竟然不敢出声阻拦。

    “这位朋友,”张同知见状,高声叫了起来,“我有确切消息,荆王要反了。”

    “关我屁事,”花司修很不客气地回答,他在三湘生活很久了,对这个同知相当地不感冒,若不是此人的手下贪得无厌,没准他早就得了赦免。

    “荆王真的要反了啊,”张同知继续高叫着,“他说襄王已经起事了,要……”

    “死吧!”瘦高化修身子一动,一道白光斩向对方。

    哪曾想,他身子才一动,对方另一个年轻人,身子也一动,直接将张同知带得离开了四十丈。

    瘦高化修一刀斩空,眼睛一眯,冷冷地看向对方,“你是一定要跟荆王府过不去了?”

    “滚蛋,别跟我呲牙咧嘴,”出手的是公孙未明,“信不信我杀了你也白杀?”

    然后他看向张同知,“襄王怎么就起事了?”

    他的出手,纯粹是对荆王府的怨念,事实上,他对这种狗屁倒灶的事,真没什么兴趣。

    不过,好奇心总是有一点的,所以在给对方添一点堵的同时,顺便问一句。

    张同知却是有如落水的人,捞到了一根稻草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点浮力不是?

    于是他大声发话,“我有密报,要给朝廷……你先斩杀了这些人。”

    李永生摇摇头,“亏你也是同知,知道不知道,雷谷跟荆王府有约定……互不干涉?”

    瘦高化修原本还打算着,拿下这帮冒充雷谷的人,听到这话,忍不住就是一愣。

    这约定虽然被不少人猜到了,但大致还是双方心存默契,极少有人敢公然这么说。

    既然对方敢如此说,再加上刚才“姚教谕”三字,他可以确定,对方十有八九真的是雷谷的人。

    若是平常遇到自称雷谷的,错非必要,他一般也懒得招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王爷起事在即,实在不宜再多生是非了。

    可是今天的事,还真有必要计较一下,至于说原因,那还用说吗?

    别谈他们是出于什么动机,拦住了张元平,也别谈张元平嘴里所说的消息,到底是什么,只说他们击落了三湘郡同知乘坐的飞舟,这就是裸的、对整个官府体系的挑衅。

    没有什么样的体系,能允许这样恶劣的事情发生。

    此事传出去,荆王若是想表明自己没有反意,必须得送出去一批人头才行。

    他沉吟一下,最后还是扭头看一眼,发现远处的骑兵距离此处还有七八里,只能冷哼一声,“若是杀了你们,雷谷会知道吗?”

    公孙未明呲牙一笑,摸出一块留影石来,“孙子,有胆子再说一遍吗?”

    他是真心盼着对方再说一遍,就好大开杀戒了。

    瘦高化修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决定,等己方的援兵到了,再跟对方好好比划一番。

    他并不将对方放在眼里,哪怕此人是个化修自己带的可是军队。

    他只是担心不能把人留下,化修一旦铁下心思逃跑,还真的是很难杀。(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