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打飞舟(一更)
    大家正义愤填膺,猛地听到这么一句,顿时就是一愣。

    言德室的室长出声了,“小李你这是……哪儿来的消息?”

    李永生沉声回答,“是王军役使告诉我的,今天才说定的,大概马上要着手施行了。”

    “咦,”林锦堂闻言,眼睛一瞪,“不可能吧,你的消息比我们还灵通?”

    李永生本来想迂回一下,但是转念一想,遮遮掩掩也没啥意思,索性直接回答,“这个事情,还是我催王军役使上报的,我从三湘回来,一路上感触颇深……”

    他将前后因果讲一遍,甚至连辩论过程和处理方案,都细细地说出来。

    在座的几人,都是教化系统的,是书堆里打滚的,解决问题的手段或者差点,见识却一点不差,他才一讲完,就有人出声感叹,“这个流民营和编户连坐……是很棒的点子。”

    中土国官府从来没有管理流民的概念,因为你一旦管理,就代表着责任,需要对他们的生存负责。

    所以很多时候,官府对流民,除了有限的赈济,然后就是将其排斥在某些区域之外,生死各安天命,我们眼不见心不烦。

    流寇知道裹胁流民,那是要造声势,官府不需要。

    林教化长更是点点头,“永生这个点子,出得好啊,更难得的是,能将建言递到郡守那里,我们这么多人,都不如你啊。”

    “我只是一说,”李永生可不愿意给人留个狂妄自大的感觉,“郡守能采纳,还是敢担当责任……这个是很令人佩服的。”

    “看你说的,谁还会嫉妒你不成?”林锦堂大手一挥,“这建言出自我教化房,这是咱们上上下下,都是一身正气使然……没有辜负了这教化二字。”

    “就是这个理,”言德室的室长一拍桌子,慷慨激昂地发话,“既然赈济在即,咱们也得做出点什么来,为朝廷效力。”

    于是,众人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别说,这些人真的不仅仅是玩嘴皮子功夫,见识确实了得,除了一些建设性的建议,他们甚至考虑到了一旦流民聚集,出现疫病的可能,以及解决方案。

    李永生听得很开心,他来找林教化长,也是想要得到教化房的支持,毕竟这里是他工作的部门哪怕他并没有没在这里工作几天。

    众人说了一阵之后,才又将注意力转到他这里,却是想知道,郡守府什么时候会开始赈济,又是以三司六房哪个为主。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李永生沉声回答是想请林教化长尽快督促此事,现在的情况很严峻,一天一变,甚至一天数变,就怕日子长了,郡守府改了主意。”

    “这法子很好,何须改主意?”公羊室长不高兴了,“郡守也不能出尔反尔!”

    “局势啊,”李永生向上指一指,苦笑一声,“谁猜得到局势的变化?”

    “咦?”林锦堂听出了点问题,讶然出声,“你的意思是,三湘郡很糟糕了?”

    “荆王起兵是早晚的事,我甚至知道一次性袭杀近千平民的事情……他想收手都不可能了,”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发话,“一旦三湘起兵,这赈济还办得下去吗?”

    他想说的是襄王举兵,但是这消息不能随便泄露,所以索性以荆王府做假设了。

    众人尽皆无语,三湘要起事,是否该收留三湘的流民,还真是一个问题。

    最终,还是言德室的室长出声了,“他不可能在边界举兵,为何收留不得?”

    不愧是言德室的,张嘴说话,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公羊室长点点头,看向林锦堂,“所以说,此事要尽快督促,我们都附同林教化长上书。”

    被他代表的其他人,没有任何不满的样子。

    “当然是要尽快了,”林锦堂毫不犹豫地表示,然后侧头看李永生一眼,“你似乎掌握了荆王起兵的动向?”

    “荆王不起兵,没准襄王起兵,”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发话,“或者宁王,秦王……”

    众人再次沉默,要是这样的话,麻烦就更大了。

    不过最终,还是公羊室长发话了,“只要不是荆王,咱们就好更快督促。”

    “有公羊室长这句话,我就知足了,”李永生一口气干掉杯中酒,“明天我就回三湘了各位师长。”

    众人端起酒来,各怀心思地啜饮。

    倒是林锦堂又说一句,“三湘太危险了,永生,你可以考虑留在博灵。”

    “雷谷七八万流民,走不开,”李永生淡淡地回答,“总之,我不会给咱博灵教化房丢人。”

    公羊室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你放心,我们这些做师长的,也不会给你丢人。”

    再往后,大家喝得都有点热血贲张,纷纷指点起江山来。

    看到时间不早,李永生起身告辞。

    林锦堂特意将他送出门,搂着他的肩头。

    其他人见状,就有意落后几步,知道副教化长跟李永生有话要说。

    走了几步,林锦堂低声发话,“永生你这是……有什么消息?”

    到现在为止,李永生的发展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郡教化房所有人的预料,大家也不会把他简单地当作一个小字辈。

    只说修为,今天在座的人里,除了林锦堂的修为比他高,其他人都不如他。

    其他的就更不要说了,最简单的一点:谁能跟英王的九公主走那么近?

    所以林锦堂对上李永生,除了端着点师长的尊严,真的没有半点架子。

    李永生微微一笑,“有些消息知道了以后,徒乱人意……我觉得做好自己就好。”

    “哈哈,好一个做好自己就好,”林锦堂大笑着,重重地拍两下他的肩膀,“我当谨记……与永生你共勉!”

    “林教化长,诸位师长……保重!”李永生一拱手,“小子失礼,先走一步了。”

    第二天一大早,公孙未明终于是打着哈欠,跟李永生上路了。

    除了花司修,公孙家也有一名司修带着伤,出了七幻城,到了一处无人的荒地,大家上了灵舟,直奔三湘郡而去。

    灵舟赶路就快多了,用了一天一夜,就越过了三湘郡的边界。

    天快亮的时候,公孙未明将灵舟降落下来,一个是累了,要休息一下,二来就是三湘郡太乱了,灵舟赶路固然快捷,却也容易受到人攻击。

    休息到中午,六个人继续赶路,天一直阴沉沉的,随时像要下雨的样子。

    因为时不时能遇到一拨一拨来路不明的家伙,公孙未明索性将气势放了出来:睁大眼睛看了,我们一行人不是好惹的。

    因为六人全是司修以上,没有其他人的拖累,大家走得还是很快的,连关卡都不路过,尽量走直线。

    公孙未明还是觉得有点慢,又走一阵发话,“这马上要下雨了,要不找个地方歇一歇,等晚上继续催动灵舟赶路吧?”

    众人都没啥意见,不过就在此时,天上传来一声巨响。

    大家抬头一看,顿时目瞪口呆,一艘飞舟冒着烟,急速地向地面坠来。

    “握草,”花司修忍不住爆个粗口,“白天用飞舟赶路,还真是危险啊。”

    公孙未明却是跟李永生交换个眼神,“这是……被击落的?”

    李永生沉吟一下,微微颔首,“感觉好像是。”

    “戒备吧,”公孙未明提高了警觉,“你们两个没伤的,轮流前方五里戒备。”

    没伤的两人,也都是公孙家的司修,四长老的话,他俩当然不敢不听。

    至于说前去救人,公孙家绝对没有那个想法,他们原本就不是滥好人,而现在的三湘,也实在太乱了,谁知道遇袭的是什么人。

    正经是,有人能将空中飞行的飞舟击落,这绝对不是善碴。

    李永生倒是有点好奇,想去看一看,袭击者和被袭击者都是什么人。

    不过公孙家和花司修都没啥反应,明显地不欲多事,他也就歇了心思。

    然而天底下的事儿,还就是这么巧,他们不想理会,那飞舟却是微微一颤,紧接着,上方冒出一个巨大的降落伞。

    没错,就是降落伞,中土国的人也知道,这玩意儿能降低落下的速度。

    然后这破损的飞舟,在降落伞的带动下,竟然晃晃悠悠……直奔他们而来!

    六个人见状,顿时愣住了,不是这样吧?

    “卧槽,”就在花司修怒骂之际,李永生出声了,“戒备吧,准备战斗。”

    因为是阴天,那飞舟距离地面,其实也就是四五百丈高,就算有降落伞,降落到地面,也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

    “往前跑一段,”公孙未明果断地发话,“距离这破玩意儿远一点。”

    他们跑了几步,然后就懒得跑了,他们行进的方向,跟风向相同,跑也没用。

    至于说转头跑?六个人都是司修,谁丢得起这人?

    于是,在六双眼睛的注视下,飞舟在他们身后二十余丈处,撞到了地面上,发出“嗵”的一声闷响。

    飞舟明显有减震手段,竟然没有散开,不过看样子,离散开也差不了多少。

    (双倍最后一天,加更求月票。)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