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三十三章 香火之争
    当然,中土国也有传说,有些其他势力能勾连上界,时不时地有人能飞升,这基本上就可以自称“上界传承”了。

    但是这些势力到底存在不存在,真的没多少人知道。

    公孙家族做为比较强势的隐世家族,知道“上界传承”的说法,也大概知道,上界传承这称号,其实并不稳定——了不得就是几代人。

    若是一直能维持这称号的话,仙界都不能容他——你的存在,破坏了位面的平衡。

    现在的中土国,有没有这样的势力呢?很难说。

    反正这句话一说出来,公孙未明就知道,不管李永生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是不合适再问下去了。

    当然,他心里还不是很相信,他宁愿相信……李永生跟观风使有关系。

    这个猜测,或者会更靠谱一点,毕竟大部分的高端修者都知道,仙界观风使是切实存在的。

    总之,他只能回答——我公孙家,祖上也阔过。

    他没注意到的是,那两名女性化修听到“野祀”二字的时候,有些微微的不自然。

    事实上不自然的不止她俩,参与围攻那六名司修的其他十二名中土司修里,有八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这八个人都是朱雀召来的信徒,剩下的四人,一名是公孙家的司修,两名是秦家和李家的司修,还有一人是花司修。

    刚才的战斗中,重伤的两名司修,全部都是朱雀召过来的,战斗力相当地惊人。

    就在公孙未明猜测的时候,两名女性化修站起身来,其中一人淡淡地发话,“我们要走了。”

    她们都蒙着面纱,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事实上,朱雀信徒都很低调的。

    高调的那些,全都被道宫干掉了。

    李永生点点头,也没说什么,他跟这些人不熟——跟朱雀打交道,都已经很份了。

    倒是公孙未明挺热心——也许这只是想看一看两名女修的相貌?反正他大声发话,“你们这么多人受了伤,怎么就离开了呢?治得好吗?我们这里可是有中土国最好的神医!”

    “最好的神医?”受伤的女化修回头看他一眼,眼中满是笑意,“这位准证,你不觉得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有点多余吗?”

    “我真不觉得,”公孙未明正色摇头,“中土的神医多了,但他是最好的……嗯,没错,就是最好的神医。”

    “呵呵,”两名女性真人齐齐笑了起来,银铃一般的笑声。

    然后,他们一行人却是抬着伤者,冒着雨坚定地向远方行去,一名女性真人冲着公孙未明摆一摆手,“这位准证,你真的很帅气,但是……我们有更好的神医。”

    “这就是……上界传承的底蕴吗?”公孙未明看着她们消失在朦朦的春雨中,心里泛起一股难言的情绪——你既然知道我是帅气的准证,为什么就这么决然地离开呢?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有点乱了。

    他并不知道,其实真神教造成的伤害,对朱雀的信徒来说,真不是什么大问题——在神降术下,被斩成两段的人,都活得过来,区区这点小伤害,又算得了什么呢?

    围攻真神教的修者离开了,现场只剩下了公孙未明和三名带着伤的司修——花司修比较会保护自己,只是花费了两张防御符和一张遁符。

    大家齐齐地看向虬髯真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事实上,除了公孙家,其他人都隐约觉得,这满脸虬髯的真人,很有可能是李永生。

    当然,在大家的认知中,李永生只是司修,不过……也许是人家伪装的呢?

    李永生也不想多解释,感觉到朱雀悄悄进入了另一个大阵之后,只是冲公孙未明一摆手——你们可以回去了。

    公孙未明却是不拿自己当外人,转身吩咐自家子弟,“你把他们带回去,一路上小心,那些受伤的,回头会帮着治疗的。”

    公孙家的子弟也不想离开,他还想见一见阵中的人呢,不过四长老沉下脸来,说你们再不回去,后方也可能遭遇袭击,这些人才悻悻地离开。

    李永生斜睥他一眼,“未明准证,你这好奇心太强了吧?”

    公孙未明哼一声,很不满意地发话,“你让我带定靖拂尘来,我还没用呢。”

    李永生眉头一皱,奇怪地发问了,“不用拂尘,这是好事吧?你不是说有使用次数限制?”

    公孙未明却是理直气壮地回答,“但是不使用它,岂不是从你那里得不到好处了?”

    “好处当然可以有,”李永生感受一下,发现周围没什么人存在,于是去除了脸上的伪装,走到了百余丈外的一棵大树下,捡一块石头坐了下来。

    公孙未明也走过来,撑起一把伞,淡淡地看着两个白雾氤氲的大阵,良久才问一声,“现在真的还有上界传承吗?”

    李永生呆呆地看着细密的雨丝,良久才叹口气,“上界传承,也阻止不了荆王起兵。”

    公孙未明翻一个白眼:得,当我没说。

    两人就在这里,呆了大半个时辰,李永生轻哼一声,“好了,收阵吧。”

    公孙未明这才反应过来,“打完了?”

    “嗯,”李永生点点头,心说那老鸟儿都走了差不多一炷香了,我这会儿才收阵,是为了散去一些里面的气息。

    朱雀在离开的时候,传过来一个神念,抱怨他不跟自己一起作战,导致它在第二个阵法里损失较为惨重,李永生对此表示鄙视——让我入阵的是你,不让我入阵的也是你。

    阵法散去,里面已经没有了活物,只有四处飞溅的血肉,以及被掀翻的草根、泥土和砂石,可以证明里面曾经发生过极其惨烈的战斗。

    公孙未明见到阵中无人,嘴巴微微动一下,想问一下人哪里去了。

    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有出声——李永生已经表明态度了,不想细说此事,他又何必勉强?

    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睛一亮,“咦,储物袋?”

    李永生也看到了,阵中放着一个储物袋,他走上前拿起来一扫:里面竟然放着各色灵石。

    他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这老鸟儿做事,倒还算讲究。

    公孙未明拿过储物袋,扫了一下也愣住了,“我去,二十多块灵石,还有十块中品灵石……这些邪教信徒,还真是富裕。”

    李永生笑一笑,他可不敢保证,这些灵石都是得自真神教徒,没准是那老鸟抢到的香火太多,所以用灵石补偿自己一些。

    不过,他也没觉得,这两者之间有多大的差别,总之就是……战斗终于结束了。

    为了避免再出现什么意外,他们一行人当天就出了三湘,进入了博灵地界。

    进入关卡的时候,他们遇到了麻烦……在这里等待通行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博灵的关卡卡得很死,没有路引的,一概不允许进入——就算有路引,他们还要详细检查身份。

    因为这个缘故,关卡之外,起码滞留了七八万人,漫山遍野都是,他们纷纷表示,在三湘郡,官府都没人了,根本开不出路引。

    但是博灵郡不管这些,你们三湘郡的事儿,别跟我们说,路引是国法,不能徇私!

    为了防止流民入境,关卡处还派出了军队维持秩序。

    目睹到这一幕,就算去新月国厮杀过的公孙家的司修们,也忍不住发出感慨,“果然是宁做太平犬,不做离乱人啊……”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博灵这边还在宣传:你们三湘郡的忠义县,有个雷谷是收留流民的。

    但是流民依旧在这里停留,没有多少人回头。

    李永生一行人的车队,排了足足一天一夜的队,才抵达关卡。

    他们当中,大部分人是有路引的,但是花司修没有。

    李永生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明——博灵郡养正室的公人,以及博本院研修生的游历公文,说我能不能担保此人入境?

    关卡上的人倒是很好说话,说我们登记一下就行,对了,你能不能再帮我担保两个人?

    不是关卡上故意卡得死,而是博灵郡下了硬规定:流民入境,各处不得徇私。

    为此事受到处分的公人,都上百了。

    很多公人在三湘郡有亲戚朋友,都放不过来,只能打个擦边球,求其他路人担保入境。

    李永生在郡房公干,又有游历路引,按规定可以担保三人入境,

    他倒是无所谓再担保两人,记下对面公人的身份就行了,不过他还是很好奇,“那咱博灵就把人堵在这儿,不闻不问?”

    “早晚施粥就是了,”公人已经遣人去喊自己亲人了,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没办法,朝廷没旨意,不能放人进啊……谁知道里面是不是掺杂了荆王的人马?”

    “荆王的人马,可以潜行入境的吧?”公孙未明有点看不惯这一幕,“你们在这儿拦住的,大部分还是普通黎庶。”

    “这道理谁也明白,”公人苦笑着回答,“但是,那毕竟能增加他们的成本不是?”

    显然,类似的话,他已经说过很多回了,真的是张嘴就来,“最关键的是,朝廷他们管不住三湘,为什么要让我们博灵顶缸呢?我们赈济出去的粮米,都是博灵的粮米!”

    (更新到,召唤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