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三十二章 上界传承
    李永生找来的两名真人,当然是玄女道的真人,朱雀召唤过来的。

    也就是他们一行人里,没有玄女宫的道士,不虞被人看破,他才会这么做。

    李永生是昨天傍晚赶到的,远远地,他就感受到了这里香火成神道的气息。

    等悄悄潜近了之后,就连朱雀都不好去直接感应对方的存在——它肯定感应得到,但是万一因此惊动了对方,那就有违初衷了。

    在一个商队路过的时候,李永生用神念快速地探查了一下,大致确定了对方埋伏的范围。

    确定了情况之后,他推敲半天,拿出了这一套绞杀的方案。

    朱雀去召唤它的信徒了,而李永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悄悄地在对方身边布阵了。

    这是一个难度极高的活儿,在九名戒备心极高的真人身边做手脚,实在是太容易被发现了,也就是这三个战斗小组相距得比较远,李永生才能在二组和三组的后方和侧后方,布设下阵法。

    总算还好,这些邪教信徒虽然神经高度紧张,但是他们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对后侧的戒备上,他们压根没有想到,会有人从他们的身后动手脚。

    这是一个思维误区,因为他们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在野外埋伏着,所以他们只需要小心隐藏,不要被人发现即可。

    当然,那只鸟神应该发现了,但是那又有什么呢?它不可能发起报复,更不可能告知雷谷,想一想道宫的规矩就知道了——勾结野祀者,族诛!

    所以一晚上下来,李永生成功地布设了阵法,有惊无险。

    当然,半拉的阵法,肯定是起不到什么效果的,于是在快速诛杀三名真人之后,朱雀控制着大风,又将两块阵盘刮到了相应的位置。

    呼风唤雨是它的强项,使用这些术法的时候,它甚至不担心被道宫发现,要不然它对那些信徒回馈时,早就被玄女宫按图索骥拿下了。

    朱雀在这一战里的功劳,确实也不小,李永生的两个阵法一发动,它直接就冲进了困着第三个小组的阵法里。

    朱雀是不擅长布阵的,它会布设的阵法寥寥可数,比如说从本命神通里推演出的南明都天混沌阵,就算相当厉害的了。

    不过,只要李永生的阵法一发动,它瞬间冲进去,就不担心香火成神道的气息外泄了。

    上一次,朱雀的信徒布置下南明混沌幻阵,将李永生引进去之后,就敢肆无忌惮地施展神术了,甚至还惊动了朱雀化身降临。

    可以想像得到,朱雀冲进那个阵法之后,第三组邪教教徒的下场,也就注定了。

    而李永生现在做的,就是死死地困住第二组的家伙,等朱雀在那边杀完之后,再商议对这一组的处理方式。

    事实上,李永生想要单独对付第三组的人,还真有点吃力,一旦那些家伙使用了请神术,他就要面对一名准真君、两名高阶真人,以及六名可媲美真人战力的司修。

    他当然不会输,但是想赢,也要付出不少精力和资源,比如说万载幽水、撼神符,又比如说灵石什么的。

    事实上,他现在控制住阵法,抵御住里面九个家伙的疯狂冲击,已经花掉了相当的灵气——这还是他在不停地加固阵法。

    邪教的狂信徒,难搞得很。

    所幸的是,朱雀对于收拾他们的兴趣极大,从这些狂信徒身上,他能掠夺到不少香火——玛德,让你们再抢我的香火。

    这些香火是那邪神的,不过它可不挑嘴,先抢过来,慢慢炼化就是了。

    所以它跟李永生早就商量好了:这些人,你负责困,我负责杀,如何?

    李永生的回答是——看着办,你若是杀完一组还有精力,我会把另一组留给你。

    如果你没那个精力,我就动手了。

    李永生一边镇压阵中的冲击,一边就开始着手布置九九归一挪移阵,他不习惯将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

    公孙未明指挥着对那六名司修的围攻,已经接近尾声。

    司修终究是司修,就像准真君终究不是真君一般,这六名高阶司修,已经施展出了请神术,燃烧着精血和神魂,换来了强大的战力,而他们的疯狂和无畏,对战斗力有加成效果。

    然而,他们终究不是真人,这些狂信徒疯狂起来,比真人还可怕,但是非常遗憾的是……他们没有真人逃跑的手段。

    香火成神道的请神术,请下来神力是战斗或者祈福用的,若是用来在战斗中逃跑,上神第一个就不答应——尼玛,你这胆小鬼也配信我?

    所以这六名司修在围攻下,只有一个选择:死战不退!

    然而还是那句话,强大不可怕,拼命才可怕。

    哪怕有公孙未明的接应和照顾,中土一方还是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才在一炷香之内,将六个司修全部斩杀。

    六人里,最后有四个选择了自爆,一人被斩杀,还有一个吓得想投降,被一名化修全力一击,打成了碎片。

    而中土这一方,重伤两人,司修里几乎人人带伤,有一名女性化修,也受了不轻不重的伤。

    严格来说,他们原本无须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的,但是除了对方拼得太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公孙未明要求,尽快拿下这一场战斗。

    那边的两个阵法,还困着大批的邪神教徒呢。

    战斗结束之后,他们简单休整一下,就商量着,如何冲进困着第二小组的大阵。

    就在此刻,李永生出声了,“好了,你们继续休息,这个大阵我来处理。”

    公孙未明的眼睛一亮,“要我跟你一起进去吗?”

    李永生一摆手,笑着发话,“不用,我有朋友去对付他们。”

    他已经接收到了朱雀的神念,它终于解决掉了“这些可恶的蝼蚁”,不过它有点累,打算休息上二十来息,然后去处理另一帮蝼蚁。

    是的,它强烈要求,将另一个大阵中的真神教徒,也交给它来处理。

    李永生想像得到,这家伙肯定是吃了点小亏,不得不回一下气,只是它的骄傲,不允许它承认自己受伤了——对于这种来自仙界的优越感,观风使完全能理解。

    还有就是,朱雀这鸟儿,在歼灭真神教的过程中,肯定是得了好处了,所以才会着急争取处理另一帮人的权力——十有是抢到了香火。

    李永生对此无所谓,他不稀罕真神教那点好处,香火他用不到,储物袋里面那点货色,他也不稀罕,正经是他不出手的话,能省下不少物资。

    能省下,就算赚到了,所以他看得很开。

    不过对公孙未明,他就不能这么解释了,只能说我朋友已经入了阵——不这么说的话,若是公孙未明仔细观察,极有可能发现朱雀入阵的经过。

    真君确实比真人强很多,但是对公孙未明这种顶级的高阶真人来说,若是用心观察,发现真君的行踪也不算意外。

    倒不如说人已经进了阵,好让未明准证放弃观察的念头。

    但是公孙未明兀自不肯干休,他跃跃欲试地表示,“我可以进去跟他们一起战斗啊。”

    “我那些朋友有些怪异的癖好,”李永生笑着摇摇头,“他们不喜欢外人观战。”

    公孙未明的眼珠一转,“你那些朋友,不会是野祀吧?”

    天公地道,他这句话真是无心之言,就是想挤兑李永生一下,好探听消息。

    公孙家族虽然实力很强,但是判断野祀的能力极差——若不是这样,他们家族里也不会出现真神教的信徒了。

    李永生早习惯了这厮的口无遮拦,一点都不在意,只是淡淡地看他一眼,“我那朋友的来路,比你公孙家强大多了,不要胡说,惹得人家不高兴就不好了。”

    “啥?”公孙未明闻言,真是老大的不服气了,“好吧,我说野祀是开玩笑,但是……在中土国比我公孙家强大很多?这个我倒是想见识一下。”

    “公孙家就很强吗?”李永生看他一眼,淡淡地发话,“听说过‘上界传承’四个字吗?”

    中土国是有这种说法的,有些势力能得到上界的传承。

    当然,上界传承未必一定强,二郎庙也算是有上界传承的,但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只有一件准真器罢了——甚至他们都不敢张扬。

    可是就凭“上界传承”四个字,谁都不敢小看。

    公孙未明的嘴角扯动一下,不服气地发话,“我公孙家也是得了上界传承的。”

    这话,其实也就是嘴上说一说,说起中土国,里面七成的隐世家族,都是靠着上界的知识崛起的——上古练气士的传承早就绝了,想成就真君,只能走仙界的路子。

    不过“上界传承”也不是这么好自称的——起码得是近几百年里,有人飞升过,才有资格这么说。

    什么,你说你家先祖两千年前飞升了?抱歉,那不顶用,曾经的辉煌,不能掩饰你家族现今的破落——真敢这么说的家族,倒是很可能面对无数觊觎的目光。

    而真正敢亮出来“上界传承”四个字的,只有四大宫,他们甚至能沟通上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