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朱雀示警
    李永生蹿出去五里地,丢出一个阵盘来,眨眼间,氤氲的白雾升起。

    “出来吧,”他轻哼一声,“没人看得到你。”

    白雾之中,显出一个硕大的鸟头,它嘎嘎一笑,“见过观风使。”

    “好了,不要跟我讲虚礼,”李永生一摆手,不耐烦地发话,“你主动联系我,肯定是有事,咱们先谈正事。”

    “正事就是……有人想偷袭你,”鸟头笑着发话,“还是死士,我得了消息,特来通知你。”

    李永生看着它,诧异地发话,“你会这么好心?”

    “那当然,必须的嘛,”朱雀笑眯眯地回答,“能跟仙君结个善缘,我求之不得。”

    “少扯吧你,”李永生不以为意地一摆手,“说实话,是不是你的仇家?”

    他才不相信,朱雀会有那么好的心眼,正经是自己遭了算计,在陨落之后,这厮可能去捡拾自己的储物袋。

    “仙使果然料事如神,”鸟头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严格说,是咱俩的仇敌……是真神教的人,我觉得咱俩可以合作一下。”

    “真神教的人,来了三湘?”李永生的眉头一皱这里可不是西北,真神教能藏头藏脑地赶来,还真是不容易。

    不过再想一想,在幽州郡的英王府,都能被真神教渗透,下了厌胜之术,他们能赶到南方,似乎也不是多么难的事。

    尤其是西疆很多国人,长得跟新月国的人有些相像,他们混入中土腹地,就要更容易一些。

    正经是中土的国族修者想混进新月国腹地,是非常难的,一看相貌就知晓。

    想到荆王府曾经试图捉走胡畏族的依莲娜,李永生就更明白了:有些人为了登上那个位子,真的是不择手段,国仇家恨都可以抛在一边。

    当然,他也不能确定,肯定是荆王府勾结了真神教,毕竟其他人也有出手的可能。

    总之,涉及到大宝之争,出现什么幺蛾子都是正常的虽然赵家人里,有不少其蠢如猪的,但是他们身边绝对不会缺乏谋士。

    “没错,”朱雀很干脆地点一点鸟头,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仇恨,“还杀了我几名信众,我堂堂朱雀,不能庇护信徒,这让我情何以堪?”

    “嗯,”李永生点点头,然后漫不经心地问一句,“主要是还抢了你的香火,是吧?”

    真神教可也是香火成神道,朱雀应该不至于太反感,但是相互之间抢香火,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大敌了。

    朱雀被说准了心思,难得地脸红一下,然后就淡定地表示,“是抢了我一点香火,但关键是我朱雀的面子被扫了,什么狗屁毛神,都敢跟我人五人六了?”

    严格来说,朱雀的本尊,还真未必斗得过真神教的邪神本尊,但它是道宫阵营的,是有组织的,说话当然也就有底气。

    此前它并不知道,有真神教的人马南下了,但是它的信徒一被屠戮,它就感受到了。

    最坑的是,对方知道它是道宫眼中的野祀,不敢公然出来,所以毫无顾忌地抢夺它的香火,一点都不怕暴露。

    搁在往日,朱雀想要报复,得通过一些隐秘的途径,拐弯抹角地通知道宫,让道宫出手来对付这些混蛋这需要一段时间。

    但是更多的时候,它不会选择报复,只能忍气吞声地咽下这口气。

    为什么?因为划不来,它通知道宫,会因此暴露一些信徒,而且传出去,对它的形象也伤害极大玄女道被真神教欺负了,还得请玄女宫出面来帮忙。

    玩香火成神的,最在意的就是信众的崇拜,连崇拜都没有了,那就太失败了。

    真神教徒也是算准了这一点,你不可能报复,退一万步讲,就算你不要脸皮想报复,那也需要一段时间。

    朱雀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一点:你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吗?

    不过还好,它还有其他的选择,尤其在它知道,真神教想算计的,竟然是李永生的时候!

    朱雀信徒的香火被抢夺了,但是里面毕竟有它的念头,一时半会儿是炼化不掉的,所以它很轻松地知道了对方的打算。

    这尼玛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李永生猜朱雀的心态,猜得很准,但他还是有点搞不懂,“没搞错吧,真神教觉得……我跟他们有那么大的仇?”

    “肯定仇大了嘛,”朱雀理所应当地回答,“仙君你……你老人家是观风使啊,就算干掉道宫的真君,也没有干掉仙界观风使来得招摇。”

    这鸟头的脑容量,确实太小了,智商真的需要扩容。

    李永生也懒得跟它一般计较,“真神教伏击的力量……很强大吗?”

    “三个高阶化修,六个中阶,”朱雀将情况探查得很详细,“还有十八个高阶司修,全是打算殉身的……组成了三个灭杀阵。”

    “我消灭它们的话,不现出分身,信众损失太大……时间也有点来不及。”

    朱雀的信众里,还是有些高端修者的,上一次它埋伏李永生,就有两个女修,施展了降神术之后,直接将自身的修为,从中阶真人提升到了高阶。

    然而,就算香火成神道能快速提高信众的修为,这样的高阶修者也不是说有就有的,朱雀得从其他地方调拨,不但需要时日,也容易暴露。

    更重要的是……一旦发生火并,会极大地损失它的实力!

    除非它显出分身,自家直接动手。

    但是那样的话,真君出手,尤其是野祀真君出手,道宫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它有这么多的顾忌,但是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它,“主要是怕损失香火愿力吧?”

    永生仙君啥都好,就是活得太聪明了,朱雀觉得,这个……不太好。

    不过它也没介意他的话,搁在仙界,仙君连跟它说这话的兴趣都没有,它的鸟脸努力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香火愿力事小,主要是咱们的地盘,容不得异族撒野!”

    李永生满意地点点头,“算你立场分明,灭杀了他们,能夺到多少香火,看你的本事了……他们的埋伏,是在三湘边界吧?”

    “是在三湘边界,”朱雀点点头,它并不奇怪,观风使为何猜到了这一点,“三湘目前气运混乱,一旦过了郡界,博灵那边气运比较齐整,他们的请神术会大打折扣。”

    “请神术……”李永生沉吟一下发话,“他们的请神术附身,能达到准真君的级别吗?”

    他虽然在仙界的修为高,见识也广,但是论起对玄青位面的了解,他还真不如朱雀这厮的化身在这里,怎么也待了几百年了吧?

    “应该是可以达到,毕竟三湘乱了,”朱雀沉吟一下回答,“不过我估计他们不敢提升得太多,香火成神道出手,他们也得顾忌道宫的反应。”

    “三名准真君……”李永生沉吟了起来,这还真是一股令他头疼的力量。

    若不是有朱雀的提醒,他被暴起偷袭的话,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尤其是这二十七人,都是死士是可以放弃一切、不惜殉身的死士。

    李永生相信,自己是可以逃脱的,但是十有八九会带伤。

    这已经就是非常打脸的事情了,堂堂的仙界观风使,竟然被敌对势力打伤了,回到仙界之后,永生仙君起码得销声匿迹个几百年,省得被别人当面频频嘲笑。

    其次就是,跟他相随的人,估计没有一个活得了公孙未明能幸免的可能,不超过半成。

    这一股力量,真的不可小看。

    所幸的是,他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有时间去准备。

    他有点庆幸,自己对朱雀没什么歧视所谓野祀什么的,争夺的不过是资源分配,观风使不需要在意这些,所以在规矩许可的范围内,他无视了这种纷争。

    不过,就算是这样,怎么把这些邪教的教徒消灭,依旧是一件头疼的事。

    沉吟一阵之后,他出声发话,“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朱雀很干脆地回答,“我觉得,布下一个九九归一挪移阵,比较合适……就像仙君对付渚阳山那样。”

    这厮在百粤和三湘几郡的潜势力,还真不是白给的,因为信众众多,它随便选个人,降下一个念头,就知道哪里发生了什么。

    怪不得玄女宫恨它入骨。

    九九归一挪移阵,它是不会搭建的,但是毫无疑问,它的眼光比玄女宫的人强多了,这种阵法的使用效果,它一清二楚。

    但是李永生可不会盲目自信,“你知道他们埋伏的地点吗?”

    朱雀迟疑一下,还是点点头,“大致能确定。”

    大致能确定,这就问题不小!李永生皱一皱眉头,想一想又发问,“那他们打算搞的三个灭杀阵,埋伏的范围有多大?”

    朱雀犹豫一下,老实地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想必不会太大。”

    李永生再次无语,顿了一顿之后又问,“那你是否知道,他们是打算灭杀我一个人,还是把同行的人也灭杀掉?”

    朱雀再次犹豫一下,迟疑地发话,“应该是想灭杀掉……全部的人吧。”

    李永生的眉头再次一皱,“应该?”

    (更新到,双倍月票期间,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