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二十八章 雷谷威名
    对隐世家族的子弟来说,为了一点点同情心,而让自己陷入可能的大、麻烦中,这是极其幼稚和可笑的行为。

    不过好笑的是,因为他们的拒绝,反倒是让那些修者生出了信任的感觉事实上,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怕麻烦的人,才不会有故意害人的念头。

    所以他们也远远地吊着这一队人马,到得后来,尾随他们的人,竟然有五六十人之多。

    公孙家的司修不得不停下来,回头一次又一次地警告对方,你们必须远离我们一里地!

    这警告有人听,有人就不当回事:大路朝天,你管我怎么走?这路又不是你家的。

    这话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于是李永生他们继续赶路,后面就有几拨人缀得比较近。

    这种情况维持到下午申时,李永生决定,大家停下歇息一阵。

    他们一停,尾随的人也停了,那些跟得远的人也就算了,跟得近的几拨人,有两拨大喇喇地停了下来,还有两拨觉得这么停下来,感觉有点不好,毕竟才是申正时分。

    这个时间,相当于下午四点,停下来歇息,时间不对。

    所以这两拨越过了李永生,一拨人前行了半里多地,停下来歇息,另一拨人感觉比较敏锐,情知可能要出点什么事了,于是前行了两里,才停了下来,然后不住地回头张望。

    公孙家的三名司修黑着脸,直接回头找上了缀得最近的一拨人。

    这拨人有十二三人,其中有两名司修,七八名制修,还有两名老人和一名小孩。

    公孙家的子弟径直发问,“为什么我们停,你们也停?”

    “我们愿意停,”一名高阶司修冷冷地回答,“关你们屁事!”

    这样的回答,公孙家完全不能忍受,一名司修黑着脸发话,“给你们十息时间,马上滚出一里之外,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不客气又怎么样?”高阶司修蹭地站了起来,“我们还真就不走!想打架吗?”

    公孙家子弟哪里会跟他打架?沉默半天之后,那名司修直接发话,“十息到……杀!”

    根本没有数那十息,三名司修齐齐出手,出手就是杀招,尤其这三人之间,还有配合。

    这拨人顿时中招,虽然他们也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但是真没想到,对方下手如此之狠,转眼间己方就一死三伤了。

    高阶司修见状,真是睚眦欲裂,他忙不迭高声大喊,“住手!我们退就是了!”

    “晚了!”公孙家子弟冷笑一声,根本不带停的,“给过你们机会了,是你不知道珍惜!”

    这一拨人,眨眼间被杀得干干净净,连老人和孩子都没被放过。

    不过,那十一二岁的孩子手里,可是还攥着暗器!

    另一拨尾随的人见状,早就吓得退出两里地了。

    公孙家的三名司修,有一人受了轻伤,不过他们还是冲着对方走了过去。

    那一拨人一见这架势,吓得魂飞魄散,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得不见了。

    公孙家的子弟一转身,又向前方走去,那一拨前出半里地的人,也主动挪到了一里地之外。

    但是……公孙家的威严,又哪里是那么好挑衅的?越过自家人之后,他们继续向前走,杀气腾腾。

    得,这拨人也吓得起身就跑。

    其实,这不能怪公孙家强势,不相识的人,在野外相遇,彼此最好距离得远一点,以免生出误会。

    一里地的要求,真不算远,司修全力出手偷袭的话,就是三息的反应时间遇到李永生这种变态的话,也就两息。

    若是化修真人,别说一里地,三四里地都不是安全范围。

    敢无视这个距离要求的,起码是有相当恶意的被杀的这一拨人,虽然有老有小,但是事实上,他们很可能是哪个盗匪团的探子。

    这种情况下,对别人的容忍,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至于说杀人的后果?公孙家不会考虑这些,隐世家族原本就心狠手辣,不把人命放在眼里,更别说三湘这里,已经乱得一塌糊涂了。

    乱世人命不如狗他们一路走来,看到的尸体也不是三五具了。

    有了这一次出手,终于没人敢再挑衅李永生他们一群人了,不过他们身后跟着的人,却是越发地多了。

    也有后来的家伙,尝试跟得近一点,但是总有人提醒他们,最好距离对方远一点大家都是想往北逃难的,能提醒还是提醒一下的好。

    第二天,李永生他们终于遇到了小麻烦,在一个关卡处,他们交了钱之后,对方不让走,很直接地表示,“马留下,我们征用了。”

    他们这一次出行,除了两辆马车,还有七八匹马,有一半能达到战马的标准。

    可惜的是,这个关卡虽然是正式的,但是根本不检查路引,只负责收钱,他们不知道自己在跟什么样的人说话。

    反正荆王起兵在即,什么都是多多益善,钱要收,见到好马也要留下。

    打头的公孙家司修,一鞭子就抽到了对方脸上,“什么东西,凭你也敢征用雷谷的马?”

    一鞭子抽下去,对方刷地冒出七八个人来,就要动手了。

    不过,终究是有人耳朵比较尖,“慢着,不要动手!”

    然后,一个中阶司修走上前,轻声发问,“忠义县雷谷的人?”

    公孙家的司修傲然点头,连话都懒得回,但是手中已经暗暗地捏上了防御符。

    问话的这位嘴角抽动一下,再次轻声发问,“有何凭证?”

    公孙家的司修斜睥他一眼,大声发话,“劳资的话就是凭证,来……你再征用我的马试一试?”

    辽西公孙本来就狂妄,这次又是接了李永生的任务,要试探对方的底线,那张狂的劲儿,根本就不用装,纯粹是本色演出。

    这位怔了一怔,眼珠转一转,强行压下心里的怒火,“那你有话好好说嘛,何必动手?”

    他心里是非常不甘心的,但是荆王府有令,绝对不能招惹雷谷的人,所以他只能婉转地抗议一下。

    “你都要征用我的马了,还嫌我动手?”公孙家的司修冷哼一声,似笑非笑地发话,“你小子是不是也欠揍?”

    这位有点受不了,“那你为何不提前表明一下身份?”

    公孙家的司修冷笑一声,“那你为何不提前问一下我的身份?自己眼瘸……还有理了?我就问你,让不让路?”

    这位闭上了嘴,最后还是默默地后退了几步。

    李永生的车队过去了,后面跟着的人来到了关卡,有一匹大马被征用走了是真正的大马,达到了战马的标准,不是公孙未明在博灵郡骑的那种。

    还有一匹马,小了一点,但只是年幼,关卡上的人想一下,“这匹,也征用了。”

    哪想旁边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出声了,“雷谷的马,你也敢征用?”

    她的母亲吓得在旁边直抖……孩子,你别胡说八道啊。

    “雷谷的马?”征用的这位气得笑了,“你是雷谷的?为啥不跟前面的一起走,小丫头片子,你这么胡说八道,是想找死吗?”

    小丫头还真不含糊,“那你动一动我试试?”

    这位还真不敢动她,只能放她离开,连马也不敢征用。

    走出好远之后,当妈的才呵斥她,“你不想要命了,敢这么乱说话?”

    “行了,”当爹的出声了,“小丫眼睛好,能读唇,咱家的马保住了……你还骂她干啥?”

    当妈的嘴唇抖动半天,才哼一声,“我是怕她胡说惹来麻烦,你不知道……刚才我腿都吓软了。”

    不管怎么说,报出“雷谷”的名头,在三湘基本就很少人招惹,这消息原本一开始无人知道,但是此后,在一夜之间,就传遍了三湘大地。

    守关卡的人却是郁闷了,看着这一家三口离开,有人冷哼一声,“雷谷?呵呵,真狂妄啊,王爷这么忍让,很寒弟兄们的心啊。”

    “就是,”又有人出声附和,“咱距离雷谷都七百里了,还怕它做什么?”

    七百里,真的不算是雷谷受保护的范围了。

    “好了,稍安勿躁,”一名高阶司修走了过来,阴森森地发话,“王爷马上有大事要办,一些跳梁小丑,且先由他们猖狂。”

    一边说,他一边看向李永生一行人消失的方向,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雷谷?跟王爷的大业相比,算得了什么?”

    “但是,总不能让他们成为大业的阻碍,”还是有人不太服气。

    “呵呵,”高阶司修笑一笑,眼中满是玩味……

    当天晚上,李永生一行人就赶到了三湘的边境,再有不到百里,就进入博灵郡的地界了。

    大家忙着赶路,也没有住在客栈内,而是在一处山脚下扎营。

    公孙未明一直隐身护卫着,并不现身,直到这个时候,才显出身形来,“明天就能进入博灵了,嗯,总算可以痛快地玩一玩了……防御阵设好了吧?”

    “嘘……噤声,”李永生竖起一个手指,闭上了眼睛,半天之后,才睁开眼睛,盯向一处虚空,“我出去一趟,你看好营地。”

    “为什么不是我出去呢?”公孙未明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悻悻地嘀咕一句。

    “你搞不定这场面,”李永生的声音,自远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