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山雨欲来(三更求保底月票)
    雷池的事情暂且按下不表,当进入二月份,春暖花开的时候,进入雷谷的流民逐渐多了起来。

    这一波进来的人,也有很大的特点,那就是……来自农村的零散流民基本没有,除了那些家族子弟,也有不少来自城市的流民。

    中土国虽然是温饱型社会,但城市里的人不算少,其中大多是不以种田为生。

    此时正值春耕季节,农村的人要种地的,世道再乱,总不能不吃饭不是?

    来自城市的流民增加,却是因为荆王的人马开始调动了,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征召,甚至已经对郎中等职业,下了禁足令,并且通过征收执业押金来管理。

    禁足令就是不许郎中出城,你若是敢悄悄出城,一旦被发现,你的押金就不要想要。

    而且押金收得极高,没钱交押金也无所谓,可以拿药材抵押,药材不够的话,还可以拿房契之类的做抵押。

    这显然是担心郎中离开城市,做了流民。

    而郎中是做什么的?是救死扶伤的,一旦发生战事,就需要大量的郎中。

    事实上,不止是郎中,不少粮店也接到了通知——近期不得将粮食大量出售。

    一切的迹象都表明,荆王发动在即了,一股浓浓的战争气息,笼罩在了三湘郡上空。

    城市里的居民们也待不下去了,有不少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荆王放弃对忠义县的围堵了,于是携家带口地赶了过来。

    甄美女直接找上了李永生,“你要小心了,荆王对雷谷的怨气,可是很大的。”

    李永生有点哭笑不得,“你可真的想错了,荆王绝对不敢开辟第二条战线。”

    甄美女挑唆失败,只能幽幽地叹口气,“你还真相信他的承诺啊。”

    李永生摇摇头,“你完全搞反了这件事的因果,不是我相信承诺,而是他利用承诺,捆住了我们的手脚。”

    甄美女不但长得漂亮,智商也绝对够用,闻言她就是一怔,“你的意思是说,跟玄女宫和解了,所以他没有后顾之忧了?”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李永生点点头,若不是因为如此,也不能解释,为什么荆王府对山口附近的治安那么上心。

    对荆王来说,玄女宫虽然不干涉红尘事务,但是他要起事,三湘境内的玄女宫,却是他无法忽视的庞大势力,这个影响因素,必须要考虑进去。

    所以雷谷的事情,就是个很好的契机,荆王府服软了,但是同时,他们也保留了自家遇袭之后,追究雷谷责任的权力。

    换句话说就是,这一次服软,换取了玄女宫的不出手,是彻底地解决了自家的后顾之忧。

    甄美女闻言,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还可以这样?那玄女宫这一次,岂不是助纣为虐?”

    “你这话说得奇怪,”李永生身后传来一声冷哼,赵欣欣现身了,她的脸上,带着明显的不豫,“我玄女宫起码安置流民了,莫非像我那天家哥哥一样,不闻不问就好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甄美女忙不迭地摇头,“我是说,荆王府这一次,明显是算计了玄女宫,你们……忍得下去?”

    李永生和赵欣欣嘿然不语。

    良久,九公主才轻哼一声,“玄女宫原本就不该介入的,我那王叔……不过是小聪明。”

    她这话说得也没错,但是不管怎么说,被设计了,这种感觉实在不能让人愉快。

    甄美女见他俩虽然情绪低落,但没有被自己的言辞所打动,于是退而求其次,“那你们能否将雷谷,经营成一个大号的我们酒家?”

    赵欣欣闻言,眉头又是一皱,“什么大号的我们酒家?”

    李永生却是猜到了对方的思路,淡淡地发话,“她是求庇护。”

    “没错,我是求庇护,”甄美女很干脆地点点头,“我的同仁,做的都是九死一生的工作,我希望他们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还能找到一处避难所。”

    赵欣欣淡淡地摇摇头,甄美女的心,顿时就是一沉。

    哪曾想,九公主说的是,“你这个比喻,非常不恰当,我们酒家是赚钱的,而雷谷是赈济的场所,你的同仁可以来,但是,他们是流民,不是主顾!”

    甄美女哪里会计较这点小事?闻言她眼睛一亮,“九公主您是说,保证他们的安全?”

    这个承诺,对朝安局的中下层人员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很多时候,在大部分官员……包括不少普通黎庶眼中,朝安局就是一帮手段狠辣的恶棍,哪怕赵欣欣的我们酒家,当初也被他们找过麻烦。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情治工作,做得还是相当不错的。

    善良人也做不了这种活儿。

    尤其在眼下这样的非常时刻,端了公家的饭碗,朝安局的人也不能因为危险,就放弃他们的工作,事实上,越是这种危险的场合,才越需要大量的情报。

    对情治人员来说,最可怕的事情,并不是危险,而是孤立无援,一旦遇到麻烦,连一条后路都没有。

    这就跟战场上的固守待援一样,知道有援兵来,打得再苦也能坚持,若是知道援兵肯定来不了,没了希望,对士气绝对是个沉重的打击。

    所以朝安局的人,也渴望在三湘能有个安全的避难所——最好能像我们酒家一样,哪怕自家的身份暴露了,踏入我们酒家之后,就安全了。

    当然,我们酒家还是太小了一点,有些可以直接从外面发起攻击的大杀器,能直接将我们酒家摧毁——江湖中人可以来这里避难,若是涉及战争,这里有点不够看。

    雷谷就足够了,毕竟有荆王府对玄女宫的承诺,朝安局的人就算身份暴露了,跑进雷谷来做流民,荆王府也绝对不敢在雷谷里造次。

    赵欣欣傲然地点点头,“雷谷的流民,都在我的庇护之下,在玄女宫的庇护之下。”

    甄美女深深地看她一眼,“那我就代我的同仁们,谢谢九公主了。”

    等她离开之后,赵欣欣叹一口气,也没有多开心,而是幽幽地发话,“我真的是被王叔算计了吗?”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你要是不安置流民的话,肯定不会被算计……你觉得被算计好,还是不被算计好?”

    不管怎么说,你是安置了流民啊。

    赵欣欣的心情顿时大好,笑眯眯地看他一眼,“你这家伙,就会哄人开心。”

    “嗯嗯,”李永生心神不定地点点头,然后一拍大腿,“不行,我得往博灵走一趟,通知一下王志云……小心戒备。”

    赵欣欣奇怪地看他一眼,“找人捎句话不就行了?实在不行,找秦天祝的家人带话呗。”

    李永生摇摇头,“我还想把姓花的那家伙的事情,顺便办了……这种事,我还是出个面的好。”

    赵欣欣想一想,微微颔首,“那我跟你一起走吧,一个人在这里,也怪没意思的。”

    “别逗了,”李永生无奈地看她一眼,“这儿要是没你镇着,非乱套不可。”

    赵欣欣也是嘴上说一说,见他果然是这个态度,少不得一嘟嘴,悻悻地发话,“有玄女宫镇着,能乱到哪里去?”

    李永生原本只想带着花司修离开,不成想又被公孙未明听到了消息,表示说要跟他一起走。

    秦天祝听说之后,表示希望把朵儿姑娘带回去——甚至他自己都想回博本院一趟。

    毕竟他还是研修生,出来之前虽然跟博本院打过招呼,但是这么出来久,也该回去了。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雷谷离不了人,尤其是他身处这个位置,绝对不能跟李永生同时离开。

    所以他只能托李永生,替自己去博本院办一下手续。

    朵儿姑娘也不是一个人离开的,她还带走了李家和秦家的十名修者——这些修者来雷谷,是打工性质的,眼下都要爆发战争了,肯定有人不愿意继续留下来了。

    连秦天祝本族的修者,都离开了两个,没办法,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事实上,秦家和李家想离开的修者,都不止十个,不过这一次,只能先离开十个,等李家回去再找到修者,就可以来替换他们。

    一行十余人,两辆马车七八匹马,大张旗鼓地离开了雷谷。

    之所以这么大摇大摆,还是要看一看荆王府对雷谷,有什么别的想法没有。

    此刻的三湘郡,已经是相当混乱了,强行征召的现象比比皆是,偶尔还能看到一群一群彪悍的修者,用不善的眼神,打量着李永生一行人。

    不过他们一行虽然人不多,却齐整得很,司修也多,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掂量了一下,估计是觉得强吃这一队人马,会有点得不偿失,所以也没谁上来找碴。

    但就算这样,也有几波人,尾随了他们一阵。

    除了这些,也有三三两两的修者,谨慎地上前打听,他们的目的地是何处。

    李永生他们肯定不会实话实说,就直接说我们往北走,结果就有人想搭伴同行。

    公孙家的司修明确地拒绝了这些请求,因为他不能保证,对方一定是善良之辈。

    (三更到,双倍期间,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