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威名阻敌
    听到李永生的话,公孙家司修和花司修虽然很不舒服,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事实——人家杀三名真人,有如砍瓜切菜,他俩真的做不到。

    既然意识到自己是累赘了,这两位也只能选择离开。

    他俩走了,李永生则是上前检查一下那三个真人留下的储物袋。

    储物袋里,并没有太多的好东西,最好的也不过就是两块灵石——这里的修者,跟地球界仙侠小说上的修者不一样,不习惯把全部身家都带在身上。

    不过李永生惊喜地发现,里面竟然有示警焰火。

    他想一想,又做了一番布置,然后拿出一枚焰火,直接施放了出来。

    没错,他绝对不相信,这三个真人,就是荆王府所有的手段——肯定还有后招的。

    “啪”地一声大响,焰火在天上炸裂开来。

    半柱香的时间,八名真人风驰电掣一般,从远处飞了过来。

    这是梁统领五人来援,路上正好撞到另一组真人,大家一起来了。

    不过到了地方一看,有点失望,地面上只有斑斑的血渍,早没了人影。

    一名真人掐动一下手指,无奈地摇摇头,“天机被遮蔽了。”

    “我有觅宝香猪,”一名真人拍了一下腰间,手上蓦地多出了一头小猪,圆滚滚尺许长短,“不就是司修吗?或可寻迹追踪。”

    觅宝香猪可是中土国罕见的奇珍,对气息极为敏感,寻找药材、矿物什么的,都是一等一的,不过此物是香猪的变种,一般很难生育后代。

    这东西寻觅药材和矿物都可以,寻觅气息当然也没有问题——司修是贴地行走的,不像真人可以飞行。

    梁统领犹豫一下,缓缓点头,“那就试一试吧。”

    在他想来,觅宝香猪真的不是万能的,不过他并不想扫大家的兴。

    小香猪跑得很快,远超普通人,但是相较真人,就又有点不够看了。

    半个多时辰过去了,不过才跑了三十里。

    但是这越跑,就越偏离大路,现在都快跑到山脚了。

    “都站住,”梁统领停下脚步,果断地发话,“再跑的话,可能跑进对方的埋伏里了。”

    带着香猪的那位真人迟疑了,“它越跑越兴奋,应该是快到了啊。”

    “不能再跑了!”梁统领再次强调,他神色肃穆,“遇上埋伏的话,麻烦可就大了……渚阳山的事情,你们应该也听说了。”

    那是雷谷对荆王府最辉煌的战绩,谁能没听说过?围歼李渠村,并且将渚阳山支援的先头部队横扫一空,王府的损失大了去啦,不但死了人丢了兵,还被人看了笑话。

    整整四百战兵加上五个真人,就那么没了,更坑的是,荆王府还不知道,对方使用的是什么手段。

    但是不管怎么说,雷谷吃得下这么多人,吃下这眼前的八名真人,也不是问题。

    小心一点,总是没有错的。

    一名真人出声发问,“那似乎是栗化主带人干的吧?她们已经回去了吧?”

    阻击渚阳山援兵的一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真没人知道——目击者加参与者,活着的总共就只有三人,荆王府的探子再多,也不知道里面的虚实。

    梁统领无奈地哼一声,“你能保证,前方没有玄女宫的人在埋伏吗?”

    谁也不能保证这个,道宫终究是个相对封闭的系统,而前车之鉴就在那里摆着。

    另一人出声附和,“是啊,三名真人放出示警焰火,结果人就不见了……这战力实在太强大了,我建议回纳贤馆。”

    他早就不想追了,一直吊在最后,对方眨眼间灭杀了三名真人,这种战力……咱就算追上去,能赢吗?

    梁统领本来还想着,继续施放示警焰火,从纳贤馆招援兵过来呢,仔细想一想,“算了,咱不追了,还是回吧……这里也危险。”

    李永生一直隐身在暗处,看着他们呢,见到他们打道回府,也只能悻悻地去前方,收回自己设下的阵法——算你们识相。

    他是不可能直接一对八的,就算永馨来了,他俩并肩作战,也不能保证就可以一个不拉地留下对方——多对一的时候,逃跑实在是太方便了。

    刚才他诛杀那三名真人,也是用了手段的,对付第一个的时候,他不但使用了雷符,里面还掺杂了一滴万载幽水,然后又使用了撼神符对付其他两人。

    本质上来说,都是偷袭的手法、

    这一次,他是设下了阵法,等着对方入彀。

    结果,对方虽然有觅宝香猪,但是追到要紧处不追了,他也只能徒呼奈何。

    趋利避害原本是人之本性,人家本能地感觉到不对,实在很正常。

    不过他也没有多么气馁,来到约好的丁丑处,见到了那两位,“纳贤馆这里,是不能再呆着了,得走人了。”

    连他都不想呆着了,那两位就算心气儿比较高,也高不过他——其实真的可以走了。

    花司修出声发问,“那咱们就……回?”

    “不着急回,”李永生想了想,最终还是摇摇头,“我还就不信了,荆王府的地面上,全是铜墙铁壁?”

    “那就干呗,”公孙家的司修无所谓地笑一声,“李大师你说怎么搞?我们公孙家,都是带卵子的男人!”

    “握草,你会不会说话?”花司修狠狠地瞪他一眼,“说得好像我没卵子。”

    “你孩子都俩了,”公孙家的司修冷哼一声,“有了孩子,就没了卵子。”

    “你放屁,”花司修气得跳脚大骂,“我有卵子,才能有孩子……你个单身狗!”

    “单身狗?”公孙家的司修眨巴一下眼睛,觉得这词儿自己从来没听过,少不得看李永生一眼,“他是不是在骂人……”

    梁统领回了纳贤馆之后,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这两天封馆……把六爷请来!”

    大管家虽然放手让他们折腾,不去操心了,但是他对事态发展还是比较了解的——这终究是纳贤馆的地盘,他才是这里管事的。

    内卫统领有请,他当然就来了,一脸的阴沉,却也不说话。

    见到他这副模样,梁统领也有点不高兴,不过也不敢使脸色,只能耐着性子发话,“玄女宫可能在外面埋伏了一支人马……未知六爷有什么打算?”

    “我昨天就说了,来的是雷谷的人,”大管家冷哼一声,面无表情地发话,“你们不信,非要去试一试,现在折了三名真人,你居然问我有什么打算?”

    “六爷,您也是王府的老人了,”梁统领一本正经地发话,“咱们可以有不同的做事方式,但是大家都是为了王府着想,没有坏心思,我就是跟您请教一下……”

    “你不用跟我请教,”大管家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梁统领你大权在握,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我已经老了,不顶事了。”

    这话说得真够打脸的,梁统领也有点受不了,“那我就直说了,我感觉纳贤馆不宜再跟玄女宫对抗下去了……如果您还在乎世子的产业的话。”

    大总管冷冷地看着他,半天才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小梁,我怎么从来没有发现,你是这么一个无耻的人呢?”

    梁统领不介意他的嘲讽,六爷本来就是王府的老人,想笑话谁都可以,自己一个小字辈,被嘲笑一顿也正常,反正关着门呢,又没有别人听见。

    他毫不在乎地发话,“不管怎么说,雷谷是先找上纳贤馆的,这一点没错吧?”

    大管家冷哼一声,心说你们不去主动惹雷谷,人家吃撑着了,会来找纳贤馆的麻烦?

    唉,都是一帮眼高手低的家伙,看你们的这点能耐吧,有惹事的本事,没平事的谋划——就这么点水平,也敢撺掇荆王起兵造反?

    不过这种话,他也懒得说,只是微微一扬下巴,“说吧,想要我做什么?”

    梁统领被猜中了心思,只能讪讪地一笑,“咱俩联合署名,向王爷汇报,说为了纳贤馆的安定,该跟雷谷启动和谈了。”

    “不可能,”大总管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

    梁统领也没感到意外,眼前这位,真的是老奸巨猾了,若不是有点不合时宜,他根本没资格在对方面前得瑟,“那六爷您的意思呢?”

    “启动和谈可以,但是跟纳贤馆无关,”大总管淡淡地发话,那是看破红尘一般的淡定,“本来我们就是无妄之灾……我可以在你的申请上署名,你要知道,六爷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梁统领纠缠了半天,等的也就是这句话,他力主擒杀李永生三人,那是根据情报做出的计划,但是非常不幸的是,情报似乎……出错了。

    这么一来,他的决定就显得草率了,若是他再提出跟玄女宫和谈,那是彻底的自抽耳光。

    所以他一定要拉大管家下水,跟他一起署名,六爷的面子,在荆王府还是很管用的——至于说起因是不是因为纳贤馆,对梁统领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那仅仅是一个嘴上的要挟罢了。

    老仆赵六看得很清楚,所以他才会骂梁统领无耻。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骂归骂,但是还不得不答应署名——他必须帮世子保护好纳贤馆。

    (2016年最后两更,元旦快乐,预定2017年一月的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