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二十三章 谁是黄雀
    梁统领是子夜赶到的,纳贤馆对外封锁了这个消息。

    事实上,就算在纳贤馆内部,也没几个人知道他来了。

    所以在第二天,大部分的人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过事实上,纳贤馆里的十八个客卿,有十二个接到了梁统领的通知,再加上他自己带来的三个真人,以及纳贤馆自身的四个真人,整整二十名真人,暗暗地行动了起来。

    二十个真人的战斗力,实在太夸张也太吓人了,然而,他们并不是一起行动的,而是分为了五个组,每组三个人,剩下的五名真人,在中央机动支持。

    荆王府在雷谷里,探子不仅仅是一两个——老弱妇孺都可以兼职探子,他们可以选择的人手,真的不要太多。

    李永生三人离开雷谷的时候,是悄然无声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探子们发现不了。

    李掌柜不见了!而且在他不见了之前,跟公孙家人和花司修接触比较多。

    而雷谷里的真人,确实是屈指可数的,那么就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外面的袭击,极有可能是三名司修干的。

    梁统领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就决定还雷谷一记狠的——前一阵雷谷的出击,实在是大伤荆王府的元气。

    事实上,他最担心的,是雷谷打着旗号来报复,那样的话,就必须要考虑玄女宫的感受了,不过你们既然是偷偷地来的,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梁统领也知道,李永生此人的战力极强,怕是不弱于化修,但是你再强,还能顶得住三名真人的夹攻?

    哪怕李永生那边多了一个真人帮手,梁统领都不担心——还有五名真人居中策应呢。

    只要三名真人放出焰火,将人拖住几息,就足够了。

    梁统领更担心的是,抓不到李永生等人的出手,所以他一口气派出去五个小组——真人多,就这么任性。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李永生已经发现了纳贤馆的异动。

    就在这两天的夜里,他在纳贤馆的六个出口处,设置了感应阵法,只要他愿意,里面进出的人,难以逃过他的神魂感应。

    所以他很快地发现,纳贤馆里有单独的真人出来了——果然是血厚防高啊,两天死了十六个人来,还敢单独派真人出来。

    不过很快地,他就发现:又有真人单独出了纳贤馆:这就有意思了啊。

    为了防止对方发现,他只感受着两个出口的进出,意识到发生情况了,他又换了两个出口——果不其然,也有真人单独外出。

    是要分散出来,集中猎杀吗?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好了,看来今天咱们需要换一种袭击方式了。”

    前两天他们出手,都在纳贤馆外十余里处,今天有必要离得远一点——他相信对方也能走这么远。

    果不其然,在下午时分,有两人骑着马从纳贤馆正门出来,一路小跑向远处驰去。

    因为担心李永生三人辨识不出来,两人里面有一人,穿的是纳贤馆丁勇的制服。

    这二人都是初阶司修的修为。

    驰出了二十里地之后,空中猛地响起两声轻响,两道雷电笔直地劈向二人。

    紧接着又是两个黑点,射了出来,在空中就幻化做两张大网。

    这就是公孙未明的怨念了,他特意找到滨北双毒,交易来了七八张雷符,交给了自家子弟——遇到可能是荆王府护府死士的时候,二话不说,先是雷符,然后大网招呼。

    公孙家的梁子,不是那么好架的。

    这两位出来的修者,都是被蒙在鼓里的,他们的任务是送信,虽然他俩隐约听说了,最近纳贤馆附近,不是很太平,出行时他们也接到告知,路上不太平,要小心一点。

    但是他俩真没想到,对方下手如此之狠——撑起的那点可怜的常规防御,完全不够用。

    当然,有准备总比没有准备强,虽然被电得僵直了一下,大网也罩到了身上,被袭击的纳贤馆司修还是在瞬间撑起了血红色的战气,不让大网缠住自己的身体。

    不过,这也是徒劳的,因为他撑得住,他胯下的战马撑不住。

    战马身子一僵,前腿向前一跪,就将他抛了出去,顿时就跟大网死死的缠在了一起。

    他的腰刀抽出一半,就再也无法动弹了。

    紧接着,他眼前一花,就多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英气十足的年轻人。

    现身的是公孙家的司修,他并不想将这两人活捉,不管眼前的人,是不是护府死士——虽然看起来有点像。

    所以他一抖手,又打出两个黑点——这是沾身毒。

    因为有大网直接缠绕,沾身毒只需要沾到网上,对方的防御再高,也挡不住。

    公孙家的子弟也非常谨慎,大网网住对方之后,他还要直接毒倒人,最后再用暗器远距离诛杀,以免生出意外的变化。

    “好歹毒的手段,”就在此刻,远处传来一声冷哼,一条人影电射而至,居高临下,傲然地看着地面三人,“偷袭之后还要下毒,小子你还有没有修者的荣誉感?”

    公孙家的子弟愣了一愣,狞笑一声,“留下你,还有谁会说出去?”

    “死吧!”一声暴喝响起,路边的树上猛地蹿出一人,一道雷电重重地劈向了空中的真人。

    那名真人背着手,也不做防御,硬生生地捱了这一击,然后才笑吟吟地出声发问,“李永生?”

    与此同时,空中蓦地又多了两人出来,也都是真人。

    他们三真人里,先出现一个,就是想勾出李永生——对他们而言,花司修和公孙家的子弟,实在没必要重视,一个李永生,比他俩加起来还要价值高。

    别的不说,这可是英王九公主的得力干将,似乎还跟她有点……不清不楚?

    眼下英王已经坐镇东北,若是能擒下此人,不但可以堵住玄女宫的嘴,还可以通过九公主,来适当地影响一下英王——不管有没有用,总是一张牌。

    荆王府对李永生做过分析,知道此人战力超群不说,也是眼高于顶,见到化修,肯定还会忍不住动手——这是一名落单的真人,你们三司修该一起出手了吧?

    遗憾的是,只有李永生出手了,花司修还是没见动静。

    不过这也无所谓,困住这二人就足够了,姓花的那厮若是不懂事,敢上前偷袭的话,三名真人分分钟教他学做人,若是跑了……跑了也行,有人免费传消息了。

    总之,拦住李永生就足够了。

    三名真人很有信心,甚至暂时没打算放示警焰火——贪功这种心态,实在很正常。

    吃了一记雷符的真人,傲然地发话了,“乖乖束手就擒,我们也不为难你……否则的话,有的是你的苦头吃。”

    李永生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你的自我感觉……真的没问题吗?”

    “不知死活的东西,”这位冷哼一声,“我杀你,如屠狗一般。”

    “素质,注意素质,”李永生轻咳一声,“我是觉得,你应该感觉到有些冷才对。”

    一边说,他一边捏碎了藏在手心里的玉符。

    另外两名真人一震,齐齐向地面掉去——他俩也准备了防雷的护具,但是对于神魂攻击,他们依旧没有防范。

    不等他俩落地,李永生身子前蹿,两道白光闪过,两名真人的头颅,已经离开了身子。

    空中的这位真人见状,一时间大骇,就想拿出示警焰火,不过,当他尝试动作的时候,只觉得一股奇寒,从四面八方涌进了他的身子里。

    “你……”下一刻,他连话都没法说了,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也向下坠去。

    李永生又上前一刀,结果了这厮,从此人身上取下了储物袋,又取下那俩化修的储物袋,“行了,你俩尽快离开,去丁丑点等我,我还得再设个局。”

    “李公子果然好手段,”花司修的声音,从远处的一道石缝内传出,“不需要……我们再配合了吗?”

    “你们继续留着,反而让我束手束脚,”李永生笑着回答,“快走吧。”

    花司修还想继续做点贡献——好吧,其实他是有点眼红那三个储物袋,不眼红里面的东西,只是眼红储物袋本身,“我还是帮您再搜索一下周遭吧?”

    “不用,我搜索过了,”李永生摇摇头,“周围没人。”

    他确实使用神念感受过了——刚才他就是使用神念,感知到周围围着三名真人的。

    若不是探知了仅有三名真人,他还要考虑一下战斗方式。

    严格来说,用神念试探周遭,是很冒险的行为,这就跟地球界的主动声呐一样。

    比如说两艘潜艇,在海里都藏得好好的,只能通过被动声呐来默默感知对方,效果有限,一旦使用主动声呐寻找对手,效果固然会很好,但是也太容易让对方发现自己了。

    不过,他使用神念,是跟公孙家的那名司修商量好了的,那位发出雷击手段的同时,他使用神念探查,雷声虽然不大,但足以掩饰住他神念的动静了。

    现在再用神念一扫,周遭十余里方圆内没人,正是让两名同伴脱身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