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二十二章 王府内斗
    赵五福傻眼了,好半天才赔着笑脸发话,“大总管回来了?”

    “我要是不回来,不就看不到这么精彩的一出了吗?”大总管的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你不许纳贤馆的人出门?啥意思呢?”

    “这真不是我的主观意愿,”赵五福叫了起来,“是这么回事,今天出事了……”

    他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九个人……整整九个人没回来啊,一定有问题,您又不在,所以我才这么决定的。”

    大总管斜睥他一眼,“整整九个人,你会不会说话,还能有半拉九个人的吗?”

    顿了一顿,他又冷哼一声,“他们九个人没回来,跟我不在……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我没说有联系啊,”赵五福也有点忍不住了,他一摊双手,硬邦邦地回答,“我的意思是说,您不在,没人做主……所以就暂时管制一下出入。”

    可是大总管不这么看问题,他沉着脸发问,“你都能代世子做主,管制出入了?了不得啊,我都没这个胆子呢。”

    这番争吵,可不是没有原因的,大总管没太大的本事,就是忠心,不但是忠于荆王,也忠于荆王世子。

    但是世子的母亲,荆王的王妃故去了,荆王将一个侧妃扶正,而这侧妃所出的三王子,也深得荆王喜爱。

    有传言说,荆王有意更换世子,不过世子根正苗红且年长,优势不小,而且像类似“纳贤馆”之类的地方,世子也掌握了不少——这都是他将来的本钱。

    而二总管赵五福走的,是侧妃的门路,就连他的赐姓,也是侧妃发力使然。

    就连他成为纳贤馆的二管家,那也是博弈的结果,现任王妃觉得,世子的权力太大了,生恐自家的儿子将来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才不住地争取各种权力。

    总之,就是皇家那点破事了。

    赵五福觉得自己挺无辜的,我是为整个荆王府着想的,别把我想得跟你那么浅薄好不?

    他也懒得争,“那就当我没说,反正没把应对章程派发出去……大总管你若是不严管进出,一旦出了事,跟我无关!”

    大总管一听这话,心里的火苗子,腾地就冒了起来。

    其实从他本心来讲,也觉得今天的事情不太正常,不过这种不正常,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不就是九个前来投靠的人没回来吗?又不是咱王府的人失踪了。

    没被王府正式接纳的人,死了也就死了,只要别死在纳贤馆里就行。

    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就是不能让赵五福在纳贤馆胡乱做主,这是世子的纳贤馆,不是三王子的!

    大管家是很忠心的人,忠于荆王,不过荆王的原配王妃,对他也不薄,在她活着的时候,就托他多多照顾世子。

    忠于荆王,当然就要忠于世子,在荆王没有贬黜世子之前,他肯定要支持世子。

    事实上,大管家对现在的王妃,就有点看不顺眼——侧妃终究是侧妃,一点都比不上原来的王妃贤惠,只会用狐媚手段魅惑荆王,为自己的儿子争权夺利。

    对于赵五福,他更是一万个不顺眼,幸进的小人罢了,居然还敢跑到纳贤馆来做二管家?

    在大管家眼里,纳贤馆就是世子的,就算荆王要收回去,他都会劝谏一下——当然,若是荆王坚持,他也不会反对。

    但是荆王还没这个意思呢,你这杂姓的赵家人,就敢掺乎赵家的事儿了?

    大管家认为,自己对三王子没有成见,不过嫡庶长幼,这些总是要讲的吧?

    平日里赵五福做事,还夹着尾巴,这次自己就是出去了一趟,回来竟然听到,这厮竟然打着防止意外的幌子,代自己在纳贤馆发号施令……这还得了?

    所以他狠狠地教训了对方一顿,然后吩咐下去,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先观察两天再说——纳贤馆里有的是人,就算真有意外,那又如何?

    当然,这是大管家的真实想法,对纳贤馆的贤人们,他可不会这么说,所以对外的说法就是,不管有事没事,咱没必要自乱阵脚——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纳贤馆的反应,令李永生三人感到吃惊:这么多人失踪,你们竟然没动静?

    那九个人都已经变成了尸体,目前就藏在李永生的储物袋里。

    他们观察了一上午,确认对方不太像是故作平静。

    李永生忍不住感慨一下,这纳贤馆果然是血厚防高,死几个人跟没事似的。

    既然你们不怕死人,我们也不怕继续杀人嘛。

    当天晚上子正时分,大总管接到了汇报:又有七人外出未归。

    这是真的出事了!他反应过来了,尤其令他生气的是,有一个纳贤馆的采买人员,也失踪了——这可是伤及了自家人。

    这采买人员是中阶司修,修为倒不是很高,但是……此人就不该远出的。

    莫非是在自家门口,被人设计了?

    大总管觉得事情大了,赶忙让人向王府汇报,纳贤馆这里,也传出了命令:这几日有道宫中人作乱,大家尽量少出门。

    不意气用事的时候,他的智慧是足够用的,从这种失踪的手法上,可以判断出,很可能是雷谷那帮人干的。

    至于说原因?非常简单啊,荆王府堵在山口杀流民,不让人进雷谷,那雷谷自然可以杀来投的修者,不让他们受纳贤馆所用。

    不料想,他的命令才传出去,就有人找上门来,“见过六爷。”

    大总管也姓赵,名字是标准的仆人名儿——赵六。

    来人是荆王府的内卫统领,是荆王母族梁家的人,比荆王小几岁,深得荆王的信赖。

    现任的王妃,跟梁统领的关系不错——严格来说,是她有意笼络他。

    王妃并不仅仅是只会魅惑荆王,她会巴结她认为有用的人,之所以不巴结大总管,一个是因为他太老了,没什么实权,二来则是因为,他跟故王妃有良好的关系。

    不过,梁统领虽然在荆王面前得意,却也不敢太冒犯面前的王府老仆。

    大总管点点头,“未知梁统领此来,有何贵干?”

    “纳贤馆的事儿,王爷已经知道了,”梁统领淡淡地发话,“着我尽快赶来,刚才您下的命令,我也听说了……感觉不太合适。”

    大总管斜眼一看,发现赵五福在不远处张头张脑,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

    一时间,他心里泛起一股浓浓的无力感,真是只会谄媚的小人啊。

    不过,他也懒得计较这些了,“世子是什么意思?”

    梁统领非常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他淡淡地回答,“我此来,是要擒拿那些作祟的贼子,并不会干预纳贤馆的运作。”

    “那好吧,”大总管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需要我怎么配合呢?”

    “不需要六爷您配合,”梁统领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一切照旧就行,也别说什么道宫中人,大家就当不知道就好。”

    这原本是大总管昨天的话,他也不想考虑,对方是不是来打脸的,他只是不会赞同这种方式,“为什么呢?肯定是雷谷的人干的啊……这时候再刺激玄女宫,不是特别合适吧。”

    “大总管此言差矣,”赵五福一边说话,一边就走了过来,“没有证据表明,一定是雷谷的人干的,应该先擒拿下贼子,确定对手是谁。”

    他的脸上写满了得意,“我昨天就建议,不让人外出的,但是今天……情况有变化。”

    你真的老了,剽窃别人的创意,很没有意思的。

    大总管气得血直往头上涌,“你们考虑过没有,真的很可能得罪玄女宫的!”

    “六爷您想多了,”梁统领微微一笑,淡淡地发话,“是否得罪玄女宫,是王爷考虑的问题,您管好纳贤馆就是了。”

    “六爷这个状态,还能管好纳贤馆吗?”赵五福在旁边硬生生地补了一刀。

    “你纳贤馆的事儿,关上门自己商量,”梁统领淡淡地看他一眼,转身离开,“我是来抓贼子的,跟纳贤馆无关。”

    他嘴上说得好,但是事实上已经有了偏向——纳贤馆的事情,从来不需要商量,这是世子的纳贤馆,是大总管赵六做主的。

    当然,梁统领也不敢把话说死,毕竟王府里,还有很多人在支持世子。

    他离开了,赵五福也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才又回头,阴森森地一笑,“大总管,你真的老了,跟玄女宫作对的事,那是能说出去的吗?”

    “呵呵,”大总管冷笑一声,“我只是说一说,都算是老了,可是……你们都打算做了啊,你们有没有搞清楚,这是在给王府惹祸?”

    赵五福还了一个冷笑,“给王府惹祸吗?我们还真不觉得……我不是胡说的,你真的老了。”

    他当然知道,这两天的袭击,十有是雷谷搞出来的,毕竟这个风格实在太像了。

    但是,大总管你只会推断而已,消息能力太差了,你知道不知道,雷谷那里,是只来了三个司修?

    三个司修,怎么也拿得下来,拿下来之后,再跟玄女宫交涉,完全来得及。

    大总管你连知己知彼都做不到,真的是老了……

    (再有不到三十个小时,就进入2017年了,大家翻一翻票夹,看看是不是还有月票没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