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二十一章 纳贤馆
    李永生当然不会出手,出手的就不会是雷谷的人——就像荆王府一直不肯承认,在忠义县山口制造杀戮的,是己方的人。

    丁青瑶倒是猜出来他的用意了,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表示:你通知到就好,具体使用什么手段,我是不会在意的。

    李永生感觉,她似乎更希望看到自己使用杀戮手段。

    一天之后,李永生带着公孙家的一个司修,以及花司修,漏夜离开了雷谷。

    丁青瑶是第二天中午知道这消息的,将消息通知给她的,还是杜晶晶。

    杜真人对此很是有点不开心,“这个混蛋,他不知道这么做很危险吗?”

    丁经主悠悠地看她一眼,“我发现你现在这个状态,比李永生还危险,他是赵欣欣的人,你这么关心她,问过赵欣欣了吗?”

    杜晶晶被这话说得有点脸红,她现在虽然已经悟真了,可以在丁经主面前说些话了,但是两人之间,不管是身份还是修为,依旧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所以丁经主说她,她还只能忍气吞声地听着。

    当然,她也可以婉转地解释,“经主,我的意思是说,李永生那人,是有非同一般的才能,一旦出什么意外,是我中土灵修的损失。”

    丁青瑶端起茶杯轻啜一口,悠悠地发话,“我认为他做得挺好,道宫从来都不是可以轻侮的,荆王府也该受到惩罚,玄女宫数十年没有大动作,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了。”

    李永生想的一点都没错,丁经主的强势,带有极大的主动逼迫性。

    他带了两名司修离开,组成了一支小小的暗杀队伍。

    在他的计划里,花司修不会参与战斗,他的存在就是戒备、望风——这才是他最大的长处。

    事实上,他这么选择,是因为此人较为可靠,而且长期在三湘活动,对当地特别熟悉。

    另一名公孙家的司修,是公孙未明强塞过来的——原本未明准证想自己来的,但是李永生认为,他离开雷谷的话,目标太大了。

    说句实在话,公孙未明遭遇那俩死士自爆,他遭到的伤害,并没有完全消除,虽然已经几近于无了,但还是应该尽快养好。

    但是未明准证对荆王府,怨气不是一般的大,所以他表示,就算我不能去,你从我公孙家带个人走好了,算是帮我出口气。

    公孙家在雷谷的,除了公孙未明,还有三个司修,这是未明准证当初安排的——他认为这或许是个机缘。

    李永生带着两人昼伏夜出,用三天时间,抵达了舞岭府。

    舞岭是三湘最先失控的五府之一,乱了已经差不多两年,现在处于荆王府的有效控制之下,虽然秩序远不如官府控制的地盘好,乱象横生,但那只是荆王府没有去管理。

    也许是他们认为,还没举事,没必要做得那么明显。

    但是朝安局的情报显示,荆王府大概是有意让舞岭这么混乱,因为他们要培养士兵的“血性”,没错,就是这两个字,在秩序混乱的地方,比较常见的是拿拳头说理。

    李永生赶来舞岭,不光是要把战火烧到对方地盘上,还是因为这里有一个“纳贤馆”,是荆王府招揽人才的地方。

    纳贤馆的地盘不小,除了十来里方圆的庄院,还有百里方圆的山地和湖泊,里面有七八千前来投奔荆王的修者。

    这些修者的修为参差不齐,但是毫无疑问,都是野心勃勃之辈,想要在即将到来的乱世里,捞取足够多的好处。

    李永生的目的,就是在纳贤馆之外围杀,如此一来,既不担心认错人,还能有效地消灭投靠荆王的力量。

    至于被杀之人是不是无辜,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投靠荆王本来就是原罪。

    虽然舞岭已经处在荆王府的有效控制之下,但是秩序并不怎么样,李永生三人很轻松地就潜行到了距离纳贤馆五里左右的地方。

    再往前,荆王府的暗桩就明显多起来了,还有各种机关和埋伏。

    不过对他们三人来说,能来到这个距离,就已经足够了。

    花司修有一手精妙的化妆术,他一大早出去,傍晚才回来,带来了一个消息:纳贤馆的管理比较松,每天都有大批的人进出,警戒虽然提高了一点,但是大家似乎都不太以为然。

    不以为然,这个真的很正常,这里本来就是招纳贤才的地方,并不是仓库或者军营,而且纳贤馆不但有防护阵法,还有多达两位数的真人。

    至于司修,有好几百,这样的一股力量,不去找别人麻烦,已经算是厚道了,谁还敢不开眼撞上来?

    花司修将了解到的情况大致说完之后,忧心忡忡地表示,“攻打这里,非常不划算……除非动用精锐军队。”

    他根本没有问李永生的来意,就跟着来了。

    李永生摇摇头,“咱们不攻打他,就是认住几个人,敲他们的闷棍……可行吧?”

    “这个……完全可行啊,”花司修听懂了行动方案,马上出声表示赞同——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最喜欢偷袭对手了。

    修者的荣誉感什么的,跟他真的无关,那是大势力才讲的,对他这种无根浮萍来说,活着才是硬道理。

    他是非常善于这一套的,马上就设计出了好几种方案……

    赵五福皱着眉头,听取着管理室的汇报,他是纳贤馆的二管家,初阶化修。

    他头上还有个中阶化修的大管家。

    至于说馆主?那当然是荆王世子,这个毫无疑问,不过世子来纳贤馆的时候不多,所以大部分时候,管事的就是大管家。

    大管家是荆王府的老人,荆王还在襁褓的时候,他就开始照顾他了,后来得皇太妃赐下一颗悟真丹,终于成就真人。

    不过悟真丹这东西,不但罕见而且有明显的副作用——吃了这个东西,基本上就不用指望再晋阶了,最多最多,也不过再晋一小阶。

    然而,虽然副作用大,这依旧是难得的、仅仅限于传说的丸药。

    不管怎么说,大管家是荆王府最忠心的人,他的资格足够老,老到荆王见了他,都要客气地招呼一声。

    也正是因为如此,纳贤馆是归他全权代管的。

    现在,大管家去荆王府议事了,所以纳贤馆里,二管家赵五福就成了当家。

    二管家现在有点头疼,今天有九人出去之后,不见回转。

    纳贤馆对这些来投靠的修者,管理是相当宽容的,子初时分回来即可,若是在外面喝酒,没有喝尽兴,可以回来继续喝。

    若是留宿在哪个小娘家了,着人打个招呼也行——贤才大多会有些怪癖,可是王爷起事在即,大家还是要讲点规矩。

    九人出去,不打招呼也不回来,这是比较严重的事了。

    纳贤馆里说是有七八千人,其实不然,五千人顶到头了——其中有两千多还是军士。

    这两千的军士,除了要护卫纳贤馆,还有负责兵法推演的义务。

    有些贤才来了,表示自己擅长军务甚或战阵厮杀,这些军士会配合演练,以验证对方的思路。

    这些就扯得远了,事实上,很多人来了,在经过甄别和挑选之后,荆王府会给他们安置相应的工作,然后就会离开纳贤馆,操持相应的事务。

    纳贤馆在高峰期的时候,馆里甚至超过了八千人。

    但是现在,纳贤馆真的只有五千人——三千客卿里,还有一千多是长期混在纳贤馆的,比较注意守规矩,那些不在意规矩的,不过才一千多。

    九个人在子正时候,都没有回来,也没有消息传来,这个现象比较异常。

    而且根据门子的记录,这九个人,基本上都是零星出去的,就算有伴当,也不过一二人,一共五拨人,最多的也不过是三人相伴。

    “这个问题……要高度重视,”赵五福沉声发话,“也许又有人打算兴风作浪了。”

    “那怎么办呢?”汇报的人有点懵懂,“是不是要规范一下纳贤馆的进出时间?”

    “规范进出时间,是大总管才能做主的,”赵五福才不会做这样的恶人,“我只是二总管,不顶事,是协助大总管工作的。”

    汇报的人越发地懵了,“那您总得示下,我该怎么办吧?这九个人的去向,要不要查?派多少人去查?”

    “出去查,再有事算你的?”赵五福不屑地哼一声,这帮玩意儿,怎么什么都不懂呢?

    为今之计,谨慎是最重要的,“老实在家呆着才是正道,告诉大家,出门必须十个结队以上才行……否则不准出去。”

    “这帮……这帮贤才,很不好说话啊,”汇报的人为难了,“咱凭啥不准人家出去呢?”

    纳贤馆是招纳贤才的,是荆王的脸面,讲的是海纳百川,是宽容。

    “就凭咱姓赵啊,”赵五福脸一沉,他其实不姓赵,是荆王赐姓。

    但他真是为荆王考虑的,“大总管不在,咱就不许他们胡乱出门。”

    “马勒戈壁的,”他的身后,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凭你,也配姓赵?”

    赵五福狠狠地打个冷战,扭头一看,果不其然,入目的,是大总管阴沉沉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