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二十章 没完
    原来,栗化主离开,是不得已的行为,玄女宫可是从未想过放弃雷谷。

    她公然带着玄女宫的弟子离开,表明了玄女宫的态度——我们无意针对荆王做什么。

    但是荆王府对流民的屠戮,也是玄女宫不能忍的:我家的弟子在这里安置流民,招你惹你了?

    所以才有了丁经主乔装前来,这想相当于是设了一个套:你荆王府过分欺压雷谷的话,雷谷里也还是有玄女宫高层的。

    可想而知,荆王府若是以为,栗化主离开了雷谷,可以对这里发起攻击,可以予取予求的话,会遭遇怎样的打脸——虽然化主离开了,但是经主在啊。

    由此可以得知,玄女宫对荆王,有多么大的怨念了,只不过碍于道宫不干涉红尘事的规矩,不好太过计较。

    要不说惹谁别惹女人呢?玄女宫里女修众多,记起仇来还真是恐怖。

    丁经主此来,除了支援雷谷,还有就是找李永生讨要万载幽水了。

    不过她也是个妙人,说这件事的时候,避开了赵欣欣,她竟然以为,九公主有可能不知道他身怀奇宝。

    李永生自然也不会说破,只是表示说,估计也就这几天会送来,正好他要出山巡逻,机会合适,就会将东西带过来——十块灵石一滴,这个是不能少的。

    丁经主毫无形象地讨价还价,她告诉李永生——来雷谷的任务,其实是堂主院的真人负责,我主动请命前来,也算对得起你家赵老板了吧?

    那好吧,李永生主动退缩,我给你打个八折好了。

    丁经主还是不肯答应,坚决地将价格压在每滴五块灵石上。

    李永生其实真不在意那点灵石,他已经悟真了,在这个位面基本上没什么威胁了,也不用吃永馨的软饭了,这点灵石他看不在眼里。

    丁青瑶身为经主,能主动来为赵欣欣保驾护航,他心里是非常感激的。

    他很为难地讨价还价,只不过是想让自己表现得正常点,别引起其他人的怀疑,毕竟最近在西疆和雷谷两处地方,他高调得已经有些令人发指了。

    于是,最后丁经主还是“如愿以偿”地砍下了价钱。

    接下来两天,李永生都在山口外巡逻,并没有发现异常,看来雷谷的出击,对荆王府的影响,还真的是不小。

    不过因为前一段时间的血腥屠戮,涌入雷谷的流民数量,并不是很多,每天也就五六百,大多还是那种真正的老弱病残。

    关于忠义县山口外的恐怖传说,已经是众所周知了,这些人是真的没了别的选择,才会选择来雷谷讨生活。

    所以李永生觉得,荆王府前一段时间的行为,实在太混蛋了——都已经搞得三湘大乱了,别人找个地方避难,你还大杀特杀,不许人家前往,什么玩意儿嘛。

    他觉得前些日子对荆王人马的袭击,还是不够解恨。

    这天,李永生回到雷谷之后,来到了精舍。

    雷谷现在五万多人,都在热火朝天地搞建设,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工地,成果可想而知——就算五万只蚂蚁不停地工作,也足以发生巨大的变化。

    现在的雷谷,已经建好了两千间房舍,供流民居住,而且这样的房舍,还在建造中。

    但是这点工作,远远不足以释放雷谷里巨大的生产力。

    所以还有别的活计,比如说修整山地,拓宽雷谷道路。

    从表面上,赵欣欣仿佛真有将雷谷修成一个巨大的子孙庙的想法。

    流民居住的地方,是最靠外的杂舍和客舍,再往里,是一片片平整出来的土地,可以用来耕种,再往里,是巨大的空地,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起任何建筑。

    这里的建设格局,相当地合理,还留有巨大的空间,不管怎么说,上界转生下来的永馨仙子,眼力、见识、审美观,都可以碾压本位面的任何人。

    精舍的位置,相当于子孙庙的后院,位于那一大片竹林旁,点缀着几栋独门小院,风水和位置极佳,怎么看都是雷谷最合适静修的地方。

    雷谷的建设方兴未艾——也可以说才刚刚开始,李永生一路走来,感受到了其中巨大的变化,以及蓬勃向上的朝气。

    丁青瑶和杜晶晶等人,是住在精舍里的,那里也是雷谷里少有的、提前就准备好的高档房舍,在外人看来,也符合杜真人的身份。

    “这里要砌一些青石台阶才好,不过不能坏了这些树木花草,”李永生一边嘟囔着,一边走到了竹林里,“丁经主,万载幽水我已经取来了。”

    丁青瑶正斜靠在一张躺椅上,一边轻啜茶水,一边翻看着一本书,闻言她直起身子来,“得了几滴回来?”

    “六滴,”李永生沉声回答,“不过,不可能全部给你……”

    “我要五滴,”丁青瑶直截了当地发话,看起来没有什么商量余地,“而且,一年之后,我最少还需要五滴。”

    不愧是玄女宫的经主,真的是非常强势。

    不过李永生看在她护卫自己伴侣的份上,也懒得计较,只是“悻悻地”发话,“那么……好吧,不过要一手钱一手货啊。”

    “我还能短了你的灵石?”丁青瑶的脸有点发红,“目前不太就手,我找赵欣欣作保好了。”

    “这不太合适吧?”李永生愕然地看着她,“在价格上,我已经很优惠了,你还要这么搞,我怎么跟三宫主交差?”

    丁经主的脸愈发地红了,“三宫主看得上这点灵石?我也没说不给你,只不过手头有点紧,先给你五块,剩下的,每个月给你……两块。”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丁经主,三宫主在意不在意灵石,是她的事,要不我先给你三滴万载幽水,你也别让我为难,好吗?”

    丁青瑶也豁出去了,“那这样好了,万载幽水的交易,我跟赵欣欣谈,行吧?”

    李永生犹豫一下,假装自己被拿住了把柄,“算了,她还不知道我有万载幽水,你还是每个月给她两块灵石好了……总好过六滴万载幽水都被她拿走。”

    不远处的杜晶晶轻哼一声,“原来你小子也搞小金库?亏得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经人。”

    “你这话说的,其实我也不怕她知道,”李永生的脸有点微微的发红,“我留下万载幽水也是……也是为了治疗伤患,要不,咱们现在把她叫过来?”

    丁青瑶可是不想再多事了,“好了,我们不说出去,对了……荆王府最近还没动静吗?”

    这明显是在转移话题,李永生倒也不介意,“没有,好像他们全部退走了。”

    “什么退走了,”丁青瑶不耐烦地一皱眉头,“我是问你,荆王府没有派人过来联系吗?”

    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疑惑地发问,“派人联系……联系什么,服软吗?”

    “当然是服软了,”丁青瑶的眼睛一瞪,“他们得派人联系,保证以后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咱也不咬定是他做的,但是他得下保证。”

    “这个……还真是没有,”李永生沉吟一下,缓缓摇头,“荆王府现在膨胀得厉害,咱这要求,是不是高了点?”

    “没有?”丁经主的眉头皱做了一团,“那就安排人通知他们,这事儿没完!”

    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狐疑地看着她。

    丁青瑶看到他的眼神,越发地火了,“你怎么这么看我?”

    “这么做,合适吗?”李永生狐疑地发话,“你怂恿我挑事,是不是想我出点事,然后你就好欠债不还了?”

    “你个混小子!”丁青瑶气得笑了,“只有官府担心我玄女宫找他们的事,从来没有玄女宫怕他们来找事,他们不给个交待,这事就不算完!”

    真的不愧是玄女宫五主之一,这话说得霸气侧漏!

    栗化主也有霸气,但是跟丁经主的霸气相比,还是不同的,大致来说,丁经主更主动一点,压迫性也更强一点。

    “既然是这样,”李永生眼珠一转,“何必主动去通知他们?等他们来找咱们不是更好吗?”

    你小子有什么想法?这一次,轮到丁经主用狐疑的目光看某人了,而且,她还真就反应过来了,“你不是想继续找荆王府的麻烦?”

    李永生笑了起来,“反正就是表示这事儿没完嘛,目的确定了,方法并不重要吧?”

    “你不是想派人去偷袭吧?”杜晶晶从远处看了过来,“我跟你说,千万别小看了荆王府,运修有些手段,比灵修诡异得多。”

    这基本上是废话,事实上,大多时候运修更愿意这么形容灵修——灵修有些手段,比咱们运修诡异得多。

    大致就是两个不同的修炼手段,导致的各花入各眼。

    不过,运修确实能利用气运玩出些花样,让人防不胜防。

    而荆王府做为亲王的势力,也几近于运修里顶端的存在了,手段绝对不会少了。

    “我肯定不会小看亲王府,”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而且,也不会是我出手。”

    不是你出手吗?杜晶晶狐疑地看着他,总觉得这厮说的未必是实话。

    (关于套用现实模板,我是说现在的十方丛林和子孙庙,跟以前的大不一样,跟书里的也不一样,大家就当是我虚构的就好,解释完毕,双倍月票期间,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