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一十八章 血色烟花
    就在公孙未明的视线之中,眼前砰然地燃起了一团巨大的焰火。

    不过,炸裂的不是焰火,而是血光!

    此刻是深夜,很多东西看不分明,尤其在这乡野的小路上。

    但是公孙未明不是一般人,司修以上,就都不是一般人了,暗夜视物,真的不算什么。

    更重要的是,他能通过灵觉,感受到前方发生了什么。

    所以,他看到了血光,看到了一团由血光组成的巨大焰火。

    凭着直觉,他在李永生身边降落,高声发话,“永生,要帮忙吗?”

    “要啊,”李永生轻笑一声,“后面还有五百的马队,未明准证帮着挡一下吧,都是……大马啊,呵呵。”

    “一边去!”公孙未明又好气又好笑地回答,“战马能叫大马吗?”

    所谓的大马,是在博灵郡,秦天祝和未明准证搞的勾当,李永生眼下说出,不过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因为……刚才发生的一幕,实在太恐怖了。

    在李永生和赵欣欣全力输出的情况下,九九归一挪移阵,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收缩,到了最后,两人根本来不及收手,就直接“嘭”地一下。

    没错,就是嘭地一下,数百人直接被挤得爆炸了,化作了漫天的血雾。

    赵欣欣见到这一幕,直接傻眼了,连李永生和公孙未明的玩笑都顾不得计较了。

    永馨仙子在仙界,也是杀过人的,还征战过异域,但是眼前这血淋淋的一幕,还是令她有点接受不了——这可是数百条鲜活的生命啊。

    砰地一声,然后就没了?连尸首都化作了尘埃?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公孙未明已经冲了过来。

    堂堂的准证看着这一幕,也有点目瞪口呆,“这是……这是什么?是真君的符箓?”

    他当然感受得到,阵中翻滚着暴烈到极点的灵气,他甚至能感觉到,无数个灵魂正在消散中,其中还有相当多的血勇之气,以及不甘的怨念。

    不知道什么样的一击,才能产生如此大动静——起码也得是真君一击吧?

    附近应该没有真君现身,那么就可能是真君的符箓,造成这么大的杀伤——能做出这种符箓的,都不可能是普通的真君,起码也得是沙王那个级别的。

    李永生和赵欣欣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良久,九公主才轻叹一声,“永生,你这是……故意恶心我吧?”

    “哪里有?”李永生苦笑一声,他已经将仙使令牌收了起来,很无辜地一摊双手,“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做……你知道的。”

    没错,永生仙君虽然在仙界威名赫赫,也见多识广,但真的是第一次做观风使。

    仙使令牌的原理他知道,位面驱逐之力他也懂,可这么结合起来催动阵法,他能估摸到的,也是理论上的效果。

    哪曾想第一次使用,虽然效果不差,却搞出了这么一个血淋淋的结果。

    赵欣欣嘿然不语,她当然相信他的话,自家夫君有什么能力,她大致还是清楚的。

    “喂喂,”公孙未明忍受不住了,“你俩这到底是干了什么啊?杀了多少人?”

    “也就是四五百吧,”李永生有意缓和气氛,让永馨从震撼中尽快清醒过来,于是笑着发话,“其中还有五名化修,我说,你去不去帮我拦住后面的大马?”

    “拦什么?他们已经开始撤退了,”公孙未明不以为意地一摆手,“二十里远近,他们又是摆阵徐徐后退,真当我堂堂准证,连这点都感受不出来吗?”

    “摆阵?”李永生用神识感受一下,还果真如此,说不得苦笑一声,“这样缓缓撤退,还真是够谨慎的……不过,有用吗?”

    很显然,后面的援军,已经发现前方的变故了,所以果断地停下来,有条不紊地后撤。

    军阵就是这一点好,只要自家不乱,外人想要捞到什么便宜,那真是不容易。

    不过李永生也不是很畏惧对方,法度森严的军队战阵,确实挺令他头疼,但是对方没什么化修了——朝安局估算,渚阳山四寨,应该有六名化修左右。

    援军前锋里的五名化修,已经全被杀了,渚阳山那里,肯定还要有真人镇守,那么后续的援军里,最多也就一两名化修。

    军阵确实很厉害,但现在是夜间,对方化修又不多,李永生对自家的身法很自信,如果能寻觅到良机,打对方一个冷不防,再留下百十来条人命,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永生,你千万莫要轻敌,”难得地,公孙未明居然出声劝他,他一本正经地发话,“护府死士那玩意儿,真的很恶心人……我在李渠村,又遇到两名死士,不过这次生擒了!”

    “护府死士?”赵欣欣终于从恍惚中惊醒,“哎,未明准证说得也对,对方既然后退得有章法,就不要追了。”

    她很相信李永生的能力,但是身为英王府的九公主,护府死士的难缠,她也一清二楚,所以,她并不希望他在夜里遇到什么意外。

    永生是强大的,但也是金贵的,冒这样的风险很不值得——哪怕只是一点点的风险。

    “我说的从来不错,”公孙未明洋洋得意地发话,“还有,不是我说你啊,九公主,多少人在前往雷谷的路上丧生了,你何必为区区四五百人分寸大乱?那都是死有余辜的!”

    赵欣欣沉默片刻,微微颔首,“未明准证说的……有道理!”

    “有道理就对了,”公孙未明笑嘻嘻地回答,然后话锋一转,孜孜不倦地发问,“你们这是做了些什么?”

    “有些东西,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赵欣欣毫不客气地回答,她一点都不在意准证大人的感受,“永生,咱们是不是可以回李渠村了。”

    “先收起阵势吧,”李永生身子一晃,开始收回此前布下的阵法,嘴里还不忘回答,“我打算趁热打铁,再去浏阴的虎山走一趟。”

    浏阴距离这里就远了,起码三百里地,已经靠近荆王府的控制范围了,虎山那里,有荆王府的一个派出机构,表面上是个商行,但其实是一个大的情报中心。

    那里只有百余人,但是起码有四个化修。

    “没必要吧?”赵欣欣真的不想让他冒险,“今天不但灭了李渠村,还打掉了渚阳山的高端战力,这些还不够吗?”

    “不够,”李永生一旦倔起来,也是很执着的,“一晚上打痛他三处,不仅仅是报复,也是让荆王府知道,雷谷的机动打击能力很强。”

    这是从战略层面考虑的,他觉得有必要给荆王府一个感觉,就是雷谷报复能力极强,否则前往雷谷的流民,还会受到血腥的屠戮。

    只有打痛了,对方才会意识到跟雷谷为敌,需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

    赵欣欣无言以对,事实上她很清楚,李永生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她说服不了他。

    没错,李永生很了解永馨,但是她又何尝不是他肚里的蛔虫?

    “这个……”公孙未明沉吟一下,方始发话,“你有信心,在虎山再搞出这么一次爆炸吗?呃,我不是打听你的,我是说……你觉得能端掉整个虎山的机构?”

    “这个保证不了,”李永生摇摇头,他还没有狂妄到那种程度,不过,他也有他的打算,“但是我认为消灭他们一半的战力,还是很有可能的。”

    “一半的战力,那又何必呢?”公孙未明直接给他泼一瓢凉水,“以后慢慢来也不迟,你根本不知道,荆王府这种人最怕什么。”

    赵欣欣听得奇怪了,“荆王府最怕什么?”

    “这个嘛,”公孙未明摸一摸下巴,又沉吟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方始回答,“九公主,你觉得什么样的对手,才是最令人头疼的吗……强大的?”

    强大……你确定这个词跟这个位面有关吗?赵欣欣的嘴角轻轻抽动一下,她斟酌着回答,“强大?我觉得这并不算什么。”

    “这不就结了?”公孙未明一摊双手,“你不愧也是赵家人出身,对皇族来说,强大并不可怕,在尘世间历练得多了,你会发现,悍不畏死比强大更可怕。”

    “没错,”李永生笑着点点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无畏生死才最可怕。”

    “这就是了,”公孙未明点点头,“你杀人再多,影响不到荆王,这意思就不大,对荆王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来说,下面人的死伤,其实只是个数字,反而更容易激怒他。”

    李永生笑了起来,“怎么感觉听起来,你是鼓动我去刺杀荆王呢?”

    赵欣欣马上冷哼一声,“他没有露出反意之前,不许你胡来!”

    “我没这么说,只是猜测一下未明准证的意思,”李永生觉得自己有点冤枉,有没有搞错,我是观风使哎,过于深度地介入下界事务,那不合适。

    “反正我是不同意你这么搞,”赵欣欣快速地发话,“既然歼灭了援军,咱们也快点回吧。”

    (书里的十方丛林和子孙庙,依书里设定,请勿套现实模板,多谢,顺便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