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互相伤害
    对面赵欣欣的怒视,李永生讪讪地一笑,“一点点而已,我就是用这位面驱逐之力,快速解决掉阵里的这些家伙,这不是想替你节省灵气吗?”

    “简直太欺负人了,”赵欣欣气得狠狠一跺脚,“上界念头,你自己也有啊。”

    “问题是这仙使令牌,只能我来使用啊,”李永生很无奈地一摊手,“拿给你,你也驱使不了……喏,要不你试一试?”

    “算了,”赵欣欣没好气地一摆手,犹豫一下,扭扭捏捏地把手放在阵法上,“你就知道欺负我,回头我找个位面做仙使……你得跟过去,让我驱逐你几次。”

    “行,”李永生嬉皮笑脸地点点头,他也知道,永馨只是嘴上不服气,真要驱逐自己,她还舍不得呢。

    就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赵欣欣的眼睛一瞪,“别以为我说到做不到,我是认真的!”

    “好好,我知道你是认真的,”李永生又点点头,“我说,咱回头再聊行不?时间不等人啊……念头一点一点地显现出来。”

    按说赵欣欣才是化修,区区真人的修为,是不可能遭到仙使令牌的驱逐的。

    但是她是上界转世下来的,又觉醒了宿慧,也就是说,她现在的这具身体——严格说是她的神魂,跟仙界有了沟通,产生了因果。

    这因果不足以让她受到位面的驱逐,但是她若刻意将念头显现出来的话,那是真的有点不受这个位面的欢迎了。

    但是就算这样,以真人的修为,这么弱的因果,如果没有人激发仙使令牌,她依旧不会受到大的影响。

    当然,现在就不一样了,随着她神魂气息的外泄,李永生手上的令牌,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她整个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李永生见状,也有点犹豫了,“你这……还能忍受吗?”

    赵欣欣双唇紧闭,默默地点头,眼中露出了坚毅的神色,按着玉石的手,都有点微微发青了,这就是位面驱逐之力造成的。

    ——当青色转为黑色的话,她就该被放逐到无尽虚空了。

    李永生见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当然不会再加大力度,他仔细观察一下她导入玉石的驱逐之力,又通过阵盘,观察一下氤氲困阵里的动静。

    我去,还真有点麻烦呢,他发现自己少算了一点——荆王府的人,在阵中的反应。

    按说被困进了氤氲阵,仓促之间,是组织不起像样的反击的,但是这些军队里的精英,还真的就靠着相互之间的触碰和感应,迅速地开始组织战阵了。

    就算很多人没有组织战阵,也撑起了防御,而位面驱逐之力转化的阵法挤压之力,并不是很强,对他们造成的影响并不大。

    还有很多人,正在昏头昏脑地从地上爬起来——对大部分身为制修的军人来说,刚才那次撞击,对他们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甚至有一个人因此丧生,那厮的脖颈,撞到了另一名军士的刀把,大半个脖子都血肉模糊了,甚至能从他背后,看到露出的颈椎。

    机会!李永生眼睛一亮,一道白光从他手里打了出去,正是三茅庙赶尸的符箓。

    那死人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正好旁边有人伸手过来,摸到了他身上的盔甲,忍不住出声发话,“这儿又有个兄弟,可以组三才阵了……呃。”

    已经成为死尸的军士,非常果断地一拳击碎了对方的喉骨,然后横出一肘,重重地击在另一人的心口。

    人的心口,是很脆弱的地方,他这一击,击断了对方的胸口剑突,剑突处的软骨,直接刺进了心脏。

    短短几息之内,阵里就多出了几个死人,而这些尸体受到符箓的控制,又去攻击其他的活人。

    死人的攻击,终究不如活人灵活,他们甚至连抽出腰刀都做不到,只能靠拳脚伤人。

    不过很快地,情况就发生了转变,一名手握腰刀戒备的军士,被身边的“袍泽”击碎了天灵盖——这一下,终于有手持兵刃的尸体了。

    这一切说起来长,其实是件很短,李永生看到有手持兵刃的军士被击杀,终于松了一口气,侧头看向赵欣欣,“现在感觉怎么样,要我减轻一点力道吗?”

    赵欣欣摇摇头,艰涩地吐出两个字,“不用。”

    李永生微微收起一点灵气,“好了,他们要乱了,归一的速度会快起来的。”

    因为阵里生出了有组织的抵抗力,才会导致驱策阵法的艰难。

    赵欣欣终于能稍微松一口气了,她没好气地发话,“麻烦你有点眼色,帮着输入点灵气……看着女孩子出苦力,你也忍心?”

    你是女孩子的姥姥的姥姥的姥姥了吧?李永生心里暗暗腹诽一句,嘴上却是回答,“我得分神护法,还得看阵里的情况……”

    话音未落,阵里传来一声高喊,“大家小心,有贼子摸了进来,冒充军士偷袭!”

    终于有人发现,被自己人偷袭了,不过他们并没有想到,偷袭的还真的是自己人——好吧,是自己人的尸体。

    这一下,就彻底乱套了,氤氲困阵里,本来辨识度就极低,一听说有贼人冒充自己人偷袭,很多即将组成的军阵,顿时土崩瓦解。

    而逆转波纹阵的收敛速度,顿时加快了许多。

    赵欣欣终于知道,自家的夫君又整出了新的花样,不过她还是不满意,“行了,那你戒备吧,加大一点输出力度。”

    李永生有点不忍心,“再有一炷香的功夫,就差不多了,何必呢?对方的援军距离这里还有差不多三十里。”

    三十里其实很近了,不过后面来的这些人,明显地没有飞舟,只能靠着一些战马飞奔,再往后,则是大批步兵。

    “你身后!”赵欣欣没好气地叫道,“你身后有人来了,只有五十里了,还是化修!”

    她的念头放出来之后,感知能力比李永生还强。

    是吗?李永生吓了一大跳,想也不想,一手加大了仙使令牌的输出,另一只手重重地拍在了玉石上,灵气狂涌而出。

    这一下,在归一阵里的修者可就惨了,本来内部就不稳了,阵法的“威压”在瞬间又增加了许多,顿时就扛不住了。

    原本阵法之力进展得缓慢,就是因为他们的抵抗,尤其那四名化修,先是给自己加了防御,然后组织反击,抵御力很强。

    但是李永生和赵欣欣抛去伪装,全力施为的话,那压力大得不是一点半点——他俩联手,可是能抵御真君的。

    尤其赵欣欣还是引了位面之力到阵里。

    可以说这个阵法的攻击力,已经超出了真君。

    真君出手,面对一个四名化修加几百名军士,还是相当轻松的。

    尤其这几百名军士,是没有多少组织,还要提防“自家人”的偷袭。

    一名真人发现扛不住了,厉喝一声,“偷偷摸摸算什么好汉,有种的跟爷爷做上一场!”

    然而,没有人理他,反倒是有人因为受到挤压之力,重重地撞向了他。

    到了这一刻,那真的是神仙来了也没救了,大家都开启了防御,都有防御的人,重重地撞在了一起,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就是那句话了——来啊,互相伤害啊。

    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互相伤害只是阵里的内耗,更关键的是,因为有了内耗,抵御阵法的力道,就因此而大大衰减了。

    一加一减之间,变量可就太大了。

    九九归一成挪移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地收缩着,若是此刻从上空看下去,正是一圈一圈的涟漪,向内收紧。

    而这急剧的收缩,又导致了更多的“互相伤害”,进一步降低了阵中的防御力量。

    真的就像石子入水一般,只不过是倒着来了——逆转波纹阵,果然是名不虚传。

    后方赶来的修者,不是别人,正是公孙未明,他艺高人胆大,不怕漏夜赶路,不过因为才被死士偷袭过,他并没有御使灵舟,同时各种防御全开,手中还捏着保命遁符。

    他此来不是为了支援,而是想看一看,李永生和赵欣欣,是如何抵御荆王府援军的。

    他也看到了,前方出现了示警焰火,但是想来不是李永生和赵欣欣所发?——那俩货就算打不过,逃总是逃得了的。

    估计是……荆王府援军发出的示警焰火?

    这焰火当然是荆王府援军所发出的,他们终于意识到了,阻击自己的人,真的是打算将援军一锅端了。

    他们不但发出了示警焰火,更有人大喝一声,“放精气狼烟,搏命一击!”

    精气狼烟不但能示警,能对士气有所加成,也能破除很多迷雾之类的东西,照亮周边。

    不过这东西的使用成本太高了,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会使出。

    但是非常不幸的是,他们此刻才使出,从时机上讲,实在太晚了,不说能不能破除氤氲困阵的迷雾,只说这士气加成的效果,也有限得很——有太多的力量,都浪费在互相伤害上了。

    虽然公孙未明一路猛赶,但是等他终于赶到的时候,却看到了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