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一十五章 阻击
    第三名化修真有点懦弱,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做任何抵挡,直接血遁……

    事实上,他的选择并不算稀奇,虽然真人的战力超强,但是在战场上,真的算不得什么,一旦被人绊住了,很可能就横尸当场。

    绊住他的未必得是化修,甚至可能是几个制修组成的小小军阵。

    这就像地球界冷兵器时期的战斗,个人武功再高,遭遇大规模作战也没什么卵用,军队更讲究的是配合和悍不畏死。

    这名化修他不想死,起码不想这么稀里糊涂地死,所以逃了。

    由此可见,此人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他甚至都不是军人。

    顺风仗他能打,也能跟军队打出配合,但是在军队乱作一团,对方反倒是有配合的混乱场合下,他果断地选择了逃跑。

    这其实就是修者和军队最大的区别。

    搁在卫国战争后期,这名化修若是军人,最应该选择的是悍不畏死地攻击,为自己的袍泽和下属争取整顿队伍的时间。

    只有这样,军队才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若是都像他一般,军队就是土鸡瓦狗,毫无战力可言。

    事实上,随着三名化修或死或逃,整个兵站的士气,也降到了最低点。

    倒是兵站的站长,那名高阶司修,有几分担当,不住地指挥有限的几名司修,要他们整顿队伍,他声嘶力竭地大喊,“稳住!稳住!对方不是军队,只要稳住……咱们就赢了!”

    空中一杆长约三丈的大枪,狠狠地扎了过来,却是隐藏在暗中的公孙未明出手了。

    站长身边的两名亲卫怒吼一声,手持着盾牌,没命地迎了上去,试图用去阻挡这支长枪毫无疑问,这才是军队的作战方式。

    然而,这依旧没什么卵用,长枪轻易地刺穿了两面盾牌和两名亲卫的尸体,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又刺穿了高阶司修的右肩。

    不过下一刻,公孙未明就转移了目标,因为他发现,敌方有两名司修,气息似曾相识,少不得身子一晃,七八个黑点打了过去,“卧槽尼玛,这不是那什么狗屁死士吗?”

    荆王府在这里也安排了死士,不但有护府死士,还有军队死士。

    不过军队的死士,都是在督战队的指挥下作战,现在这种时候,根本没什么卵用。

    护府死士要好一点,他们早就有明确的任务保护兵站不受袭击。

    然而他们身为死士,保护兵站的方式,并不是跟对方力拼,他们擅长的也不是这个刺客和战将,根本是两种职业好不好?

    所以这两名死士的任务,其实是在两军对垒之际或者是混战的时候,刺杀对方主事者,从而达到保护兵站的目的。

    可是眼下,根本连混战都算不上,纯粹是被偷营了,荆王府一方,连三名化修都或死或逃了,根本组织不起像样的抵抗,至于说对方的主事者,更是找不到。

    这两名死士很有职业精神,既然找不到主事者,就不暴露自己,一旦冲出去,被人盯上了,那真的有点浪费了血不厚防不高,多的就是一点敏捷而已。

    但是非常不幸的是,他们被愤怒的公孙未明盯上了。

    公孙未明打出的几个黑点里,有暗器,有道器,还有三张大网。

    两人因为要相互配合掩护,离得非常近,三张大网足够使用。

    然后,他俩就被两张大网网住了,公孙未明身子一晃,来到近前,又是十余枚柳叶刀打出去,直接斩断了两人四肢的筋脉,“不是护府死士吗?不是牛逼吗?”

    与此同时,兵站的站长从地上站起来,四下扫一眼,发现整个营地乱成一团,到处都有黑衣人在追杀自己的士兵,而不远处囤兵洞已经被炸塌,军械库和粮库更是嘈杂无比。

    他用左手拔出腰间的匕首,直接割向自己的喉咙,嘴里大喊一声,“王爷,职下无能,只有以死谢罪了!”

    他的两名亲兵已死,没有人能阻止他的愚蠢行为事实上,他现在该做的,是尽量出击,能制造多少机会,就制造多少机会。

    死都不怕,还怕拼掉最后一滴血?

    不管怎么说,他认为这样才能表现出他的忠心:反正示警焰火已经发出去了,我没有守护好兵站,就拿这条命来赔!

    说句让他扫兴的话,现场乱做一团,还真没什么人关心他的死活。

    就连公孙未明也不例外,他斩断那两名死士的四肢之后,上前下了禁制,直接将两人交给了身后的自家子弟,“看好了,回头慢慢搜魂。”

    他对荆王府的护府死士,怨气大了去啦真没吃过那么大的亏。

    不过下一刻,他四下扫一眼之后,冲一个方向点点头,“这儿差不多了,我去接应一下李……九公主。”

    他点头的方向,正是化主院顾护法的方向。

    顾准证微微颔首,表示自己听到了,然后一剑斩掉了两名司修的头颅,心里也忍不住生出点猜测来就凭九公主和她的李掌柜,能挡住对方的援兵吗?

    这次突袭李渠村,并不比上一次偷袭张家庄园,那一次打了荆王府一个冷不防,玄女宫只折损了二人,但是这一次,荆王府肯定会派来援军的。

    而九公主和李掌柜,两人携手去对付援军了。

    事实上,在李永生的眼里,这一仗成功与否,主要在于打掉援军没有。

    荆王府在附近能动用的援军,应该是以渚阳山的四寨为主。

    渚阳山位于渚江边上,里面有山寨二十余座,其中最大的是六个寨子,号称渚阳山六寨。

    其实其中的三寨,已经被荆王府拿下了,再加上旁边一个中型寨子,在荆王的体系里,号称渚阳山四寨,

    四寨里屯兵近万,有最少六名化修、

    李渠村这个兵站,除了有些事务直属荆王府,大多事情,还是归渚阳山四寨节制。

    直接进攻渚阳山四寨,显然有点不现实,所以李永生初步定下的目标,是围点打援。

    不过他定的目标,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包括赵欣欣。

    大家都认为,完全可以在剿灭李渠村的同时,重创渚阳山的援兵。

    所以李永生索性放手了,他在破坏了李渠村的阵法之后,直接跟赵欣欣扑向了北方,他俩打算截住对方的援兵。

    差不多所有人,都认为他俩的脑壳坏掉了,你俩两个司修,就打算截住渚阳四寨的六个化修?

    不过关键时刻,栗化主表态了:让他俩去吧。

    栗准证目前坐镇雷谷,守着赵欣欣的大本营,不过她能在雷谷待的时间也不多了,所以她将玄女宫大部分的高阶修者都派了出去,要他们一定拿下李渠村。

    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端掉这个兵站,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让所有人都知道,玄女宫不是那么好欺的。

    至于说阻拦来自渚阳山的援兵,栗化主表示,这个不是你们要考虑的。

    渚阳山距离李渠村,其实也就一百多里不到两百里,李渠村一旦打起来,不超过两炷香的时间,渚阳山的援兵就能赶过来。

    此刻的李永生,也是异常地忙碌,他已经布设下了很多陷阱,嘴里还在不住地招呼,“快点快点,布好你的九曲幻阵。”

    赵欣欣也在快速地布阵,却是忍不住嘀咕,“这么大一块地方,咱们拦得住吗?尽心就可以了。”

    “能拦住当然是最好的,”李永生笑一笑,然后抛一抛手里的阵盘,“你说咱们要是能尽歼援军的话,你王叔会不会很头疼?”

    “尽歼援军……你还想啥呢?”赵欣欣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两人都不是妄自菲薄之辈,越阶杀敌也是平常事。

    但是数量是个大问题,须知渚阳山那里,有近万的兵卒,随便派出千八百的,他俩根本不可能拦得住千八百的制修都够人头疼的,就别说是军队了。

    “应该差不多吧,”李永生笑着回答,“尽歼援军的先头部队,还是没问题的。”

    “先头部队?”赵欣欣听得手上一顿,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她也不是笨人,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渚阳山虽然离李渠村很近,只有一百多里,但是大部队想要及时赶到那里,还真是不容易。

    能第一时间驰援的,只可能是化修和部分司修,大部分的军队,是要通过地面快速行进,才能抵达李渠村的。

    可是她还是有点不解,“化修可以凌空飞渡,那未必会经过咱们布设阵法的地方吧?”

    既然可以靠飞来赶路,当然没必要走大路,走直线就行了。

    “这里正是直线路过的地方,”李永生笑着回答,“九曲幻阵能减少他们的警惕心。”

    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有一百多里,就算笔直地飞,稍微有点偏差,也超出阵法范围了,所以他才要她帮忙布设九曲幻阵。

    赵欣欣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的用心,一时间有点不开心,“原来你这么使唤我,是为了以防万一?”

    “这可是九公主要报复,当然得打一场漂亮仗,”李永生笑着回答,然后身子一顿,压低了声音,“嘘……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