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一十三章 血腥屠杀
    公孙未明怎么能跟我比?栗化主心里有点不屑,我身后是玄女宫,他身后不过是一个连真君都没有的家族。

    不过她很好地控制住了表情,只是淡淡地发话,“既然你有心,那我就从善如流好了,你也要注意安全。”

    赵欣欣笑吟吟地点头,“我带着行事令旗呢,您只管放心就是。”

    栗化主也有行事令旗,但是她很少使用,一般都是给了亲近的人掌管,而需要亮明身份的时候,她会直接使用驻跸拂尘。

    说得通俗易懂一点就是:驻跸拂尘的逼格比较高,但是这东西没有绝对守护的功效,至于说拂尘有什么强大的地方,却是要看拂尘的主人是如何祭炼的。

    “我给你十天时间,”栗化主也开始限定期限,“十天之后,我随时可能走,你和你的掌柜,抓住这十天机会。”

    “十五天好了,这马上过年了,”赵欣欣讨价还价,“荆王府未必会有什么反应。”

    栗化主看她一眼,淡淡地发话,“荆王府不过年。”

    她只给出了答案,却是不解释因果,不过也用不着解释,以她的身份,既然这么说了,肯定就是这么回事。

    赵欣欣的眉头微微一皱,“我这个王叔……不过年?”

    她不是置疑,只是有些意外,这是中土国最隆重的节日啊。

    栗化主忍不住哼一声,“现在又不是‘一般时候’……你放心好了,就算我走,也给你留两个真人,还有一些敕牌弟子,嗯,顾护法会留下的。”

    她对李永生所说的“不是一般时候”的言论,终究有点耿耿于怀。

    顾护法也是高阶真人,不过他首先是化主院的护法,然后才是玄女宫的护法。

    赵欣欣只能表示感谢了,“多谢化主。”

    事实上,荆王的反应,比大家想的还要快,带了玄女宫标志的灵舟落入雷谷之后,第二天,四个路口的关卡就全撤了。

    继续纷涌而来的流民,证实了这一点。

    不过,大抵是年关将近了,接下来的两天,涌入的流民并不多,也就每天千把人。

    赵欣欣在山口驻扎了两天之后,又找上了李永生,“姓甄的那女人已经出了雷谷,接下来肯定要挑衅荆王了,栗化主也快走了,咱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不用做什么,等就行了,”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甄美女要做什么,是她的事儿,咱们看荆王府的反应就行了。”

    “后发制人吗?”赵欣欣对此还是比较熟悉的,“不过你确定,我那个王叔会出手?”

    “不出手也很好啊,”李永生笑得十分灿烂,“他要是不出手,咱们就继续安置流民。”

    赵欣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你笑得这么猥琐,肯定是把握。”

    “我哪里有什么把握?”李永生没好气地看她一眼,“只不过,我估计啊……你马上就会看到,什么叫变通手段。”

    不出他的意料,半天之后,远处有焰火升起,距离大约三十里。

    这焰火一看就是示警用的,但不是玄女宫的,赵欣欣犹豫一下,吩咐滨北双毒去接应起码要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她目前驻扎在山口,身边除了李永生和滨北双毒,也没有更厉害的战力了,公孙未明还在雷谷里疗伤,栗化主和她带来的真人,也是在雷谷。

    不过赵欣欣相信,自己和永生联手的话,连真君也敢扛。

    很快地,滨北双毒里的老妪就回来汇报了,说前方有一个家族的队伍,被盗匪袭击了。

    这支队伍里,有九名司修和近两百名的制修,一共一千八百多人,在滨北双毒赶到的时候,九名司修里,死了两个重伤三个,制修更是死伤惨重,一千八百人,囫囵的还不到八百人。

    也就是他们放出了示警焰火,对方见状,果断地摆脱了缠斗离开。

    不过这个家族的队伍里,跟着两名子孙庙的司修,战斗力也挺彪悍,起码留下了十来具制修的尸体,至于说司修和其他制修的尸体,都被袭击者带走了。

    据他们说,斩杀了对方七八名司修这个必须存疑一下。

    赵欣欣气得鼻孔都快冒烟了,“哪里来的战斗力这么强悍的盗匪?”

    “定然是荆王府的手段,”老妪沉声发话,“他们不拦路了,改杀人了。”

    “是啊,”高大老者很肯定地发话,“这是近几天,最大的一支队伍了,损失惨重啊。”

    损失有多惨重?

    赵欣欣安排滨北双毒在行事令旗下接应,自己和李永生直接飞奔到了战斗现场。

    一眼看去,真的是惨不忍睹,四五百具尸体横在那里,除了青壮之外,还有很多老弱妇孺的尸骸,七零八落地散落在田野间。

    赵欣欣沉着脸看了一阵,然后深吸一口气,“永生,我真的不能忍了,这孩子……才一两岁吧?我需要你帮我。”

    李永生心里也不好受,他杀人不少,但是孩童何辜?“那……占一卦天机?”

    赵欣欣随手摸出六枚铜钱,往地上一丢。

    下一刻,她的眉头一皱,“天机被遮蔽了?我去……得拿玉贝占卜吗?”

    六爻之卦被遮蔽,那就是这个位面有大能出手了,玉贝占卜档次更高一点,但是她想使用的话,以她现在的修为,是要折损精血的。

    “这不用占卜了,”李永生摇摇头,“你发什么疯?肯定就是荆王的因果。”

    赵欣欣侧头看他一眼,“这就是你说的,咱们先不出手?然后,就该有这么大的代价?你知道不知道,我很讨厌你这种冷血?”

    李永生冷冷地看着她,看了好一阵,才缓缓发话,“怪我吗?”

    赵欣欣顿时无语,她当然知道,这事怪不得他恰恰相反,他的预言都实现了。

    沉默一阵之后,她冷冷地出声发话,“现在这个样子,咱们得有个对策吧?”

    “你别这么跟我说话,我烦,”李永生也有点毛躁了。

    他的心里,何尝就好受了?永生仙君也是杀人无算,很是看淡生死,别的不说,只说前一阵在西疆,他不知道葬送了多少异族。

    但那是异族在他眼里,异族不能说不算人,但起码不能跟国族比。

    眼下看到这个场面,他心里也是有点不适,杀人可以,但是胡乱杀老弱妇孺,这不合适!

    都是中土国的黎庶啊。

    他想一想之后,微微颔首,“反击,必须的……他能装盗匪,咱就不能装盗匪吗?”

    这一次,他是真的恼火了,你既然敢挑起事端,那我奉陪就是了。

    就在第二天,又有一支队伍遇袭的消息传来。

    这次更惨,一支三百多人的队伍,被屠戮一空,尸体就留在大路上,没人收尸。

    这就再明白不过了,某些人要制造恐慌,当然不会收尸。

    血腥的屠杀,一下子让雷谷成为了令人闻声色变的场所。

    连栗化主都震怒了,她亲自出手推算了一下天机,但是差一点遭受了反噬。

    接下来,没有哪个家族,敢大摇大摆地往雷谷走了,倒是有些零散的流民,能安然无恙地抵达雷谷。

    李永生对此也有些挠头,推算不出天机,不但找不出元凶,也无法预判对方下一次行动。

    正月初三,又有一家十余人,被斩杀在路边,事实上,这是走亲戚的一家人,跟雷谷就没有什么关系。

    李永生在这些天里,一直在周边巡视,但是这地方实在太大了,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面对这种局面,他实实在在无法忍受了必须得给自己找帮手,打听消息了。

    但是这帮手也不是那么好找的,秦家和李家的制修,倒是可以信得过,但是他们负责雷谷的管理,早就被众人认住了脸。

    雷谷里,肯定是有荆王的探子的,让这些人出去打探消息,并不安全。

    玄女宫的弟子也很多,但是这些弟子都穿着道袍,实在太扎眼了若是不穿道袍,性命又不容易得到保障。

    想来想去,他还是找到了甄美女,“咱们需要好好谈一谈了。”

    甄美女在前一阵,也带着组织起来的人,出去了两次,一次无功而返,另一次倒是跟人厮杀了一场,不过没落了什么好,伤了对方两人,己方也有两人受伤。

    他们甚至不能肯定,对方就是荆王的人,只不过是她们要求对方站住,接受检查,结果人家不答应,结果狠狠打了一仗。

    倒是甄美女一口咬定,对方就是荆王的人,所以她们这个小团体,目前在雷谷的声望也不错,起码她是敢对荆王做出反击的。

    见李永生找过来,甄美女倒也不感到意外,而是笑吟吟地站起身,跟他走了。

    来到半山腰一处刚建好的亭子旁,李永生放出桌椅,又着人拿来了茶水,并且要求他们帮忙戒备,不让外人接近。

    半杯热茶下肚,他才出声发话,“我跟宁致远有点交情,你应该知道吧?”

    “宁致远?”甄美女眨巴一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是不是一个写话本的?”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