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一十二章 强援至
    赵欣欣听到这里,却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如此”

    李永生没好气地看她一眼,“可不就是如此,还能有什么?”

    甄美女抵达雷谷的时候,算是比较高调的,虽然她是隐藏了修为,但是只说她那个容貌,就是相当高调了。

    雷谷现在有五万人,起码有两三个勉强算得上万里挑一的美女,像甄美女这样的,说她是万里挑一都是有点委屈了。

    而她来的时候,雷谷才有几千人,扎眼程度可想而知。

    至于说什么隐藏修为,根本不用公孙未明提醒,李永生认真起来,哪里会发现不了?毕竟当初他初遇朝安局的人,雁九就来了这么一手。

    所以他稍稍关注一下,就能从这女人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气息。

    后来他也没跟别人说,只是暗地里印证了一下,就知道此女确实是来自于朝安局。

    荆王的探子,他真没发现,但是通过甄美女,他发现好几个朝安局的探子。

    不过怎么说呢?这太正常了,而且人家稍微高调地来,想必也是要让他意识到这一点。

    正经是荆王的探子,不可能如此高调当然,这并不是说,荆王的探子水平更高。

    能确定她的身份,当然也知道她如此行事的目的了。

    秦天祝愣了一愣,也反应了过来,“原来……竟然是朝安局的,怪不得呢。”

    毛滨昭的脸也是一黑,艰涩地发话,“难道是……朝廷真的想逼反荆王?”

    “你这话怎么说的?”秦天祝没好气地看他一眼,“不是逼反荆王,而是想让荆王按捺不住,对玄女宫出手。”

    这才是正解,雷谷的流民,主动对荆王封路的人出手,荆王府的人若是按捺不住火气,直接对雷谷施行报复的话,那可是真正地就得罪了玄女宫。

    因为赵欣欣已经明确表态了,不愿让流民介入此事,所以下面流民做什么事情,都是他们“自发”的,跟玄女宫并无关系。

    可荆王府敢还击的话,那就是打玄女宫的脸了。

    就算是荆王府不服,向四大宫申请调查此事,最终也只会发现,那不是玄女宫的意思。

    然后荆王这个哑巴亏,就吃定了。

    当然,这些情况都仅仅是推论,具体是不是这么回事,还有待于证实

    毛滨昭苦笑一声,挠一挠头,“这些算计……我说,做人有必要活得这么累吗?”

    秦天祝深深地看他一眼,“多少人乐在其中呢。”

    “哪有什么乐在其中,”李永生摇摇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是了。”

    荆王起事,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除非他现在被人夺舍,彻底改变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要不然根本停不下来。

    而天家的反应,也是必然的,他不可能主动让出大宝的位子,就算他肯让,别人也得答应才行啊。

    赵欣欣看他一眼,若有所思地发话,“你似乎对这种情况,非常熟悉?”

    她印象中的永生仙君,是草根出身,性情直爽,是非恩怨分明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很少用这样的态度看事情。

    她真没想到,现在的李永生,并不仅仅是李永生,还糅合了地球界的记忆和认知。

    “这有什么难懂的?”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当事人都无法做主,身不由己了……其实朝安局这甄美女也一样,她倒是想不出幺蛾子呢,魏岳停不下来。”

    听他这么说,众人都没了说话的兴趣,就连赵欣欣也不例外。

    第二天下午,玄女宫的人到了,一艘中型灵舟,直接停在了雷谷的河滩上。

    雷谷里的五万人顿时傻眼了,不少人直接就跪下了:这可是道宫的灵舟啊。

    赵欣欣急忙迎了上去,只见灵舟婷婷袅袅下来一百多名男女道长,打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化主院的一把手栗娘栗准证。

    连九公主自己都有点傻眼,“见过化主,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回来十来天了,”栗化主对她的态度,那是真的和蔼,“本来想交接完事情,闭关整理一下收获,听到你这里有事,就来看一看。”

    “打扰化主的修炼,那真是弟子的罪过,”赵欣欣忙不迭地告罪,“我只是跟寮房说了一声,希望轩辕真人能来。”

    “化主院的事情,何必要找寮房?”栗准证淡淡地发话,“再说了,寮房最近的事情也是繁多,人手比较紧张。”

    一边说着,两人就来到了一片竹林旁,这里是赵欣欣为自己定下的休息场所,就连这竹林,也都是道术搬运过来的。

    栗化主此来,带了三名真人二十余名司修,众人见过礼之后,她才问起了此间的情况。

    寮房最近确实人手紧张,三湘不稳,巡寮的压力就大多了,虽然外人都知道,玄女山不能随便靠近,更不能随便进,但是外面乱成这样,里面安全不是?

    栗化主一直很关注赵欣欣,听说雷谷求助,就毫不犹豫带人赶了过来,她证真的希望,可是还要着落在这位转世大能身上呢。

    而且她此来,也符合权责,化主院主要负责道宫的形象宣传和对外沟通,哪怕这里主事的不是赵欣欣,她想要过问,也是顺理成章。

    聊了一阵之后,她知道了九公主遭遇的情况,忍不住冷哼一声,“这荆王未免太过胆大包天了,去,挂上我的驻跸拂尘。”

    驻跸拂尘是代表了真君亲临,原本是道宫真君的排场,不过到了现在,四大宫的部分高阶真人也能使用,大致就是“真君待遇”的意思。

    虽然只是个“待遇”,但是在四大宫里,也不是任何准证都有资格挂这个拂尘的,怎么也得是三都五主级别的,十八头就要差一些。

    每个准证的驻跸拂尘不一,有的是高级道器,有的只是普通道器,主要目的是高调地宣布:我在这里!

    事实上,道宫的准证出门,是很少用这东西的,太张扬了,道宫的人行事果决百无禁忌,但是从来不招摇。

    栗化主挂起这个拂尘来,当然就是要力挺这个弟子了。

    赵欣欣犹豫一下,“好不好呢?会不会给人一种挑衅的感觉?”

    她以前是很少考虑这些事的,但是这次安置流民,她从李永生这里,学到了不少东西。

    “挑衅,就凭荆王?”栗化主不屑地笑一笑,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弟子,似乎是有点不同了,“你怎么会这么想?”

    “此次安置流民,是多亏了弟子店里的李掌柜帮忙,”赵欣欣恭恭敬敬地回答,“他考虑问题较为周全……对了,前一阵他也去了西疆的。”

    “呵呵,”栗化主脸上泛起一丝不明的笑容,“李大师嘛,我当然知道了,在西疆那里,你家这个掌柜倒是很出了一些风头。”

    赵欣欣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并不接话她自己可以做戏,但是绝对不会贬低夫君。

    栗化主等了一等,见她不说话,微微颔首,“那你去问问他吧,按我的经验,挂上驻跸拂尘之后,一般就不会有人不开眼了……”

    片刻之后,五里地之外,李永生发话了,“很扯的经验,一般不会不开眼……现在是一般时候吗?是诸王相争的时候,争的是偌大的中土国!”

    远处栗化主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过也没更多的反应了。

    “我也是这么理解,”赵欣欣却是点点头,“那她这么做,会有什么不好呢?”

    “栗化主能驻跸,旁人自然也能冒头,这是在刺激荆王做出反应啊,”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回答,“一来二去,三湘很可能凭空多出很多准证出来,只会变得更乱。”

    赵欣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么……这就又算是玄女宫生出的事了?”

    “起码荆王府可以这么表示,”李永生无奈地笑一笑,“当然,我这也仅仅是猜测,不过……为今之计,咱雷谷最好还是低调一点好。”

    赵欣欣细细品一品他的话,微微颔首,“你说得有道理,不过……真的感觉憋屈。”

    李永生呲牙一笑,“所以说,做官很没有意思。”

    赵欣欣想一想,微微点头,“那我再去跟化主说一声,看她是什么意思。”

    栗化主能有什么意思?她虽然距离这俩足有五里地,但是以她的修为,想要听到他俩在说什么,还是不难的。

    听到李永生的非议,言辞也极为不恭敬,栗娘还真有点惩戒这家伙一番的想法。

    然而,那厮不但跟赵欣欣交好,自身的实力也相当诡异不过这也正常吧?能被转世大能赏识,肯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她也就懒得计较了,反正不是面对面说的,她只当不知道就行了。

    至于赵欣欣前来汇报,栗化主表示自己知道了,“我在这里也待不了很久,本来想帮你撑一撑门面的,看来你不需要。”

    赵欣欣微微一笑,“您能来就好,那我现在去谷口放行事令旗了。”

    “去吧,注意安全,”栗化主一摆手,“雷谷有我在,你不用担心……将灵舟也带上。”

    “灵舟还是化主留着吧,”赵欣欣恭恭敬敬地回答,“荆王府都敢冲未明准证下手,您有灵舟在手,总是方便一些?”

    (老老实实码字,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