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探子多
    赵欣欣斜靠在李永生的胸口,眼睛微眯,静静地享受这一刻的平静和温馨。

    良久,她才出声发话,“不需要我出面组织他们一下吗?”

    “不需要,”李永生沉声回答,“他们自己选择,那是觉得外人冒犯了玄女宫,你出面组织的话,那是玄女宫对荆王有恶意……感受到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了吗?”

    “你这家伙,从来都是这么奸滑,”赵欣欣的身子微微扭动一下,选择了一个更惬意的姿势,靠在他的怀里,鼻腔里发出了慵懒的声音,“我见到你的第一天,就知道这家伙是个坏蛋……”

    “呃咳!”李永生重重地咳嗽一声,他知道此刻的永馨,又进入了“话说当年”那种状态——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但是拜托,现在是在下界啊,周围还这么多人呢……

    所以他只能岔开话题,“天挺冷的,你穿得有点单薄了,要加一件衣服吗?”

    赵欣欣却是依旧懒洋洋地回答,“你这家伙,刚才就想到了吧,是打算看我笑话?”

    “拜托,我还得找王志云,帮花司修说项呢,”李永生有点不高兴,“不知道谁要看谁的笑话,你动一动嘴,我得跑断腿。”

    赵欣欣很享受靠在他怀里的感觉,继续慵懒地发话,“这不是你该做的吗?既然当了我的伴侣,就要为我遮风避雨,你可是一直很享受庇护我的感觉的。”

    我说,上界的话,不要带到下界来说好吗?李永生又搂一搂她的肩头,“我当然会庇护你,只不过呢,你也知道,荆王府在雷谷里有探子,而且肯定不止一个……”

    “永生,我就发现一个,”一个声音在他俩身后响起,却是汽车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你说咱们该怎么设个套儿……”

    赵欣欣像触电一般,猛地坐直了身子,然后才缓缓扭头向后看去,冷冷地发话,“你什么时候来的?”

    这种状态下的永馨,是最可怕的,她对他的依恋,只能两个人共享,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

    也就是刚才经过了点事情,天上还下着点小雨,李永生又完美地处理了问题,恍惚之间,她似乎又见到了仙界中的永生仙君,才情不自禁地投入了进去。

    “我才来啊,”秦天祝嬉皮笑脸地回答,他跟公孙未明接触多次,不但是人变得油滑了,也不是很畏惧上位者了,“你俩在说什么,在做什么,我根本没听到啊。”

    “天快亮了,我走了,”赵欣欣听出了他的调笑之意,却又发作不得,站起身快步离开。

    “你这货,就一点眼色都没有,”李永生没好气地骂他一句,“好了,你发现了谁,他又试图做出什么样的破坏?”

    还是那句话,他对雷谷里有荆王府的探子,一点都不稀奇,甚至都没兴趣去调查——根本查不过来,左右不过是流民身份,你查一批,人家还能再送一批。

    做了无用功不说,反倒会搞得雷谷气氛紧张,有意思吗?

    当然,对方若是想着手在雷谷里搞破坏,就不是他能忍的了。

    “做破坏倒没有,”秦天祝讪讪地回答,“不过这个人肯定有问题。”

    “有问题?雷谷里有问题的人多了,”李永生不以为然地回答,“直接说是谁,别绕圈子。”

    流民是很可怜的,但也是很杂乱的,因为没有路引,很多人身份不明。

    这有点像地球界天朝的火车站,彼此之间有个称呼,莫问出处,里面藏着无法统计的通缉犯,甚或者是杀人犯。

    秦天祝抬手一招,“毛滨昭,你来说。”

    旁边的立柱后,转出一个人来,冲着李永生一拱手,“又打扰李掌柜了。”

    “咦?”李永生眉头一皱,“刚才九公主不是给了你灵谷了吗,没去修炼啊?”

    “我是想先再干几天活,给老娘攒下一些贡献点,才好安心修炼,”毛滨昭有点不好意思,“我最近贡献点比较紧张。”

    他刚把自己的贡献点放了高利贷,当然紧张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有人来找他了,说荆王可能偷袭雷谷,咱们要不要主动出击,搞他一下子?

    来找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放高利贷的对象,没错,就是美艳惊人的甄美女。

    甄美女说了,谷中的家族中人都商量好了,等荆王进攻雷谷的时候,要帮着玄女宫,保住这安置流民的场所。

    这个消息是真实的,只要能用心了解一下,就知道为什么真实。

    但是紧接着,问题就来了,达成这个共识的,只是雷谷中的家族中人,而谷里还有七八千的零散流民,这些流民可是真的没什么组织。

    万一真的荆王攻打雷谷,这些没有组织的流民该如何应对?

    毛滨昭就属于这类人,甄美女也属于这类人。

    她找到他,认为大家很有必要抱团取暖,而且据甄美女说,她已经联系了六名司修,四十多名制修,共同进退——美女的号召力果然是不小。

    毛滨昭并不认为这个建议不好,但是他不太想主动出击——雷谷方面,都没有建议众人认真抵抗,可见有必要把握好这个度。

    然后甄美女就不高兴了,说咱们没有家族子弟团结,很有必要主动出击两次——收获多少倒是在其次,关键是这样一来,可以磨练一下配合,相互之间也能增强信任。

    说白了,就是彼此都不摸根底,有必要搞个投名状什么的。

    本来就是一盘散沙,若是连信任都没有,还谈什么配合?

    甄美女甚至说了,我来找你,也是看你算是个人物,有胆子掳了荆王的人回来,你若真的不答应,那以后你也不要想跟我们配合。

    毛滨昭就有点犹豫了,他隐约觉得,甄美女力邀他,其实也是看中了他今天的表现——今天他和花司修,都挺出彩的。

    若是他俩能加入她的团队,在可靠性上,起码是比较容易得到别人的认可。

    不过他还是不想答应,你信得过我,我还信不过你呢。

    然而话说回来,做为一个零散的流民,毛滨昭也认为,自己必须进入一个团队,一旦发生大战,孤魂野鬼最容易成为无辜的牺牲品。

    然后他就琢磨,不如我加入雷谷管理方的团队好了,反正已经投向了九公主,再彻底一点,也无所谓了。

    不过他只是区区的制修,非常担心九公主能不能看上他的战力,所以就去找秦天祝,想让他帮自己关说一二——毕竟大家有共同的同窗。

    秦天祝听说之后,就觉得甄美女主动挑事,感觉特别不地道,再想一想公孙未明所说,这女人是隐藏了修为的,心里就越发地感觉到不妙了。

    他已经知道,荆王在雷谷里有探子,就感觉她很有一点嫌疑——你这么主动攻击荆王,是让雷谷双手将把柄奉上啊。

    李永生听完之后,沉吟一下发话,“花先生是什么意思?”

    毛滨昭挠一挠头,“花先生的意思跟我一样,想跟着雷谷走,他比我坚决。”

    花司修当然比他坚决,人家是司修,战力就不错,不愁雷谷不要,而且戴罪立功的事,还要指望李永生出面,根本不可能跟着甄美女的节奏走。

    “他倒是看得明白,”李永生微微一笑,“那滨昭你以后就多听天祝的好了,也不用见外……今天的事,证明你也是有能力的。”

    “好的,”毛滨昭很干脆地点点头,犹豫一下又发问,“那甄美女那边?”

    “她那里你不用管,”李永生笑着一摆手,“你和花司修都不去的话,由她折腾好了。”

    你怎么能这样呢?毛滨昭顿时愕然,他嘴巴动一动,实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劝解。

    就在这时,有一个声音响起,“怎么,有人想挑事,咱们不能过问吗?”

    出声的却是赵欣欣,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又悄悄回来了。

    天色虽然很黑,但是在亭子里宫灯的映射下,依旧能看出,她的脸色很不好看。

    秦天祝见状,只以为是九公主吃那个美女的醋了,忙不迭出声,“九公主,咱听永生解释一下……没准他是想引蛇出洞,钓出荆王府的探子呢?”

    赵欣欣轻哼一声,斜睥着李永生,将信将疑地发问,“是这样吗?”

    “还真就不能有点秘密了,”李永生无奈地叹口气,然后一摊双手,“那是内辅的人,你们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一点。”

    他说得隐晦,赵欣欣却是听出来了,顿时眉头一挑,“不会吧,会是魏岳的人?”

    李永生本来觉得,这种事保密一点为好。

    不过转念一想,藏着掖着也没啥意思,他其实也挺看不惯信息封锁这种事——早晚要被人知道,偏偏搞得神神秘秘的,好像天下只有你一个是值得信赖似的。

    于是他点点头,“这没什么吧?荆王府能派来探子,朝安局当然也能派来探子,很奇怪吗?”

    赵欣欣知道内辅是什么,但是毛滨昭还真不清楚,甚至他都有点奇怪,魏岳这个名字,我怎么这么耳熟?

    听到这里,他才眉头一扬,不可置信地发话,“甄美女……是朝安局的?”

    这实在有点出乎他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