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零八章 麻杆打狼
    战斗的双方都有顾忌,所以在不知不觉间,都适当地收回了一些攻击力度。

    逐渐地,双方都在有意地脱离战场。

    公孙未明是相当不甘心的,但是他受的暗伤虽然不严重,但若不能尽快修整的话,拖延下去也会留下巨大的隐患。

    对于一个立志于证真的准证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隐患更令人讨厌的了。

    所以,虽然很不服气,大家还是逐步地脱离了战斗。

    公孙未明看着不远处的荆王人马,咬牙切齿地发话,“好的好的,我算记住了,这笔账,以后有得算了。”

    “公孙准证该知足了,”对方的化修冷笑着,他不知道跟自己对战的公孙真人叫什么,只能笼统地称之为公孙准证,“那可是两名护府死士……你还是担心一下王府的报复吧。”

    公孙未明狞笑一声,“我管他们是什么东西,荆王又算个什么东西?”

    他是真的气坏了,也就口不择言了,其实,一个亲王府的力量,并不比没有真君的隐世家族差多少——这还存在一个蔑视皇族的问题。

    “未明准证慎言,”滨北双毒的老者闻言,却是吓了一跳,“护府死士是很麻烦的,这些家伙都悍不畏死,就算你不怕,但是吃不住这些家伙年复一年的算计,家中的子弟也难免危险。”

    公孙未明又狞笑一声,“好像我公孙家没有死士一般!”

    “此前死士偷袭你,并不是我的意思,”那名化修淡淡地发话,“他们是直接听命于王爷的……我若出手,自当用军阵配合。”

    公孙未明何尝不知道对方说得有理?而且眼下,双方也不可能继续战斗下去了,反倒是他还要担心对方有人来支援。

    准证也不是一点亏都不能吃的,公孙家是有血性,但是一个家族只有血性的话,早就被人打爆了,根本传承不到现在。

    所以他冷哼一声,“这笔账我记下了,你们千万不要有落单的时候……怎么,现在还不走,等着混饭吗?”

    那化修脸一沉,“想要我们走也行,两个要求,一个是把那两人交给我,另一个就是……把刚才暗算护府死士的人,交出来!”

    他非常清楚,刚才那俩死士,原本是没打算自爆的——死士是无视死亡的,但也不是动不动要自杀的。

    那俩只是想偷袭之下,重创对方的准证。

    结果出手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阻了一阻,然后公孙家的真名真人厉喝一声,这两位眼看计划要失败了,才果断地自爆。

    公孙未明当然知道,那俩是被什么东西震了一下,那是李永生捏碎的撼神符。

    雷法固然能引起僵直,但是撼神符也不差,同样能作用于对方。

    荆王府的化修,应该是感受到神魂的波动了,知道两名死士被暗算,但是他还真没想到,出手的会是李永生——哪怕这个司修表示出的战斗力,极为惊人。

    有进入雷谷的探子来报,荆王府其实已经知道,此子正是朱雀城我们酒家的李掌柜,既然是英王九公主的相好,有此战力倒也不稀奇。

    公孙未明闻言,就是冷冷一笑,“你想得倒美,够胆的话,自己来取!”

    滨北双毒见状,裹起那八名流民,直接飞向山里。

    荆王府的化修犹豫一下,显然是想追击,但是又有点拿不定主意——对面拦路的两个家伙,也是真的不好惹。

    公孙未明虽然比较冒失,但却是不乏战斗经验,见状冷笑一声,直接消失在了空中。

    这是真人常见的隐身手段,利用空间的细小波动,折叠出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

    通常情况下,修为差的,不太容易发现修为较强者的隐身。

    也就是说,荆王府的两名化修,若是也想隐身,基本逃不过公孙未明的感知。

    李永生身子一晃,直接挪移到了五十丈之外。

    荆王府的化修见状,脸色一沉,终于做出了决定,“我们走。”

    没办法,堂堂的准证都隐身了,肯定不是要装逼,那是要暗中下手了。

    有军阵在,荆王府也不是特别担心准证的偷袭,一直保持旺盛的斗志,准证也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

    军阵甚至还可以主动出击,试探准证藏身何处。

    不过那样的话,终究是太被动了。

    而且现在看起来,李掌柜的战力也身法也非常惊人,这么两个人一明一暗地配合,没准还真的能让荆王府吃点亏。

    所以他们也令军阵撑起防护,两名化修前后护卫着,缓缓地退了开去。

    李永生也不回雷谷,就远远地吊着他们,吊到半路,天空中又下起了雨。

    他直接将人送出去三十里,然后身子一晃,消失在了绵绵细雨中。

    下一刻,三条人影划破雨幕而至,“那贼子人呢?”

    赶来的是一名化修两名司修,加上之前的人,足以留下对方二人了。

    “那小丫头的人……还是相当强势的,”带队的化修闷声回答。

    事实上,李永生并未离开,倒是公孙未明气血有些不畅,没有继续追下去,而是寻了一个地方,等待李永生回来。

    不过,在跟到一个营地的时候,李永生转悠好一阵,发现对方的设计颇有章法,根本不可能无声无息地潜进去,那么,自然也就听不到什么消息。

    他和公孙未明驾驶灵舟,在酉末时分回到了雷谷。

    雷谷这里已经警戒全开,李家和秦家不少人放了哨探出去,气氛越发地压抑了。

    赵欣欣等人已经询问过滨北双毒了,见到李永生二人回来,少不得打听一下最新情况。

    最后李永生得出一个结论——对于跟咱们发生全面冲突,他们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

    而雷谷这边探听消息的八个人,也讲述了他们的收获。

    从东南北三个方向进入忠义县的四条路,全被荆王的人设卡拦住了。

    这四条路里,两条大路两条小路,因为这里不是荆王的有效管辖之地,所以荆王府只是在大路设了军队,而且军人的数量并不多,就是七八十个。

    但是大路上设卡的,不仅仅是七八十个人,有一些是穿了王府护卫的衣衫,更有不少便衣。

    至于设卡的借口,那是张嘴就来:荆王府捉拿行刺王爷之人。

    两条小路上,倒是没有军队,但是也有王府护卫装束的人七八人,便衣三五十个。

    四个关卡,离入山口远近不同,近则三十余里,远的有近百里。

    八个出去的探子,都亲眼目睹了关卡之人拦截大规模流民。

    其中一个小关卡处,一支流民队伍,还跟王府护卫起了冲突,他们执意要过去。

    “盐川卢家啊,”有个旁听的小家族负责人叹口气,“这一家跟荆王是真的不合,据说前一任家主的死,就跟荆王有关。”

    而且卢家有两名化修,距离荆王府控制的地区也比较远,哪怕两家没有什么仇恨,他们也不需要太卖荆王的面子。

    不成想,设卡的远不止那几十人,眨眼之间,路边就冲出了上百人,对卢家发起了攻击。

    卢家来的子弟不少,有近千人,见状马上结阵自保,不过仓促之间,还是折了十余人。

    荆王府的人也不好受,折了两人,虽然他们发动强攻,拿下这些人还是没有问题,但是很显然,不伤亡个大几十人是不可能的——上百人的死伤都可能。

    家族子弟就是这一点令人头疼,要不老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那是一点都不假,真逼得狠了,人家不仅仅可以一命换一命,更可以十条命换一条命。

    甚至有很多家族,有“一言不合就自爆”的口碑,谁都不敢轻易招惹。

    大名鼎鼎的上党杨家,在两百多年前曾经遭遇沉重打击,就是这么熬过来的,熬到了杨家的重新崛起——当然,后来他们就稳重了一些。

    否则的话,一味强势下去,家族早晚撑不住的。

    总之,卢家跟对方僵持了很久,其间还发生了七八次生死对决,每家都死了几人之后,卢家才悻悻离开。

    探查这一路的,就是花司修和毛滨昭,两人原本是蹑手蹑脚摸过来,远远地躲着看呢,看到对方僵持得这么激烈,花司修打算再立个功,抓个活口。

    如此一来,或许他不用去辽东,就可以获得赦免了。

    毛滨昭也是个不怕事的,他已经是逃户流民了,还有什么可怕的?而且,他也很想尝一尝灵谷的味道。

    两个人四下看一看,发现荆王府的人在跟卢家对峙的时候,不可避免地放松了对周围的控制的,有不少单独的流民,正在悄无声息地穿越关卡。

    商量一下之后,毛滨昭有样学样,假装是穿过了关卡,直起身子没命地往前跑,弄出了不小的响动,还不住地往后看着。

    只要荆王府的人还有点组织,应该可以发现得了吧?

    荆王府果然有人发现了,还是一个司修,他从一个帐篷里走出来,箭一般地冲向毛滨昭。

    花司修就躲在路边的一块石头后面,见人冲过来,非常阴险地放出了埋伏,那是一张大网。

    网住对方之后,他奇快地下了禁制,轻喊一声,“跑!”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