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零七章 突下杀手
    公孙未明闻言,哈哈一笑,“真不怕跟你说,辽西公孙,欢迎你家荆王来辽西!”

    中阶化修一怔,“辽西公孙?你辽西人何苦趟这一趟浑水?”

    “滚蛋,”公孙未明一摆手,“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公孙家跟九公主的关系,新月国的真君我都杀得,杀不了你这小小的中阶真人?”

    这话说得十分霸气,杀了真君的准证呢,狂妄一点,不是很正常吗?

    但是事实上,他这么掀开底牌,说自己多强大,也是不想直接下手,只是想吓退对方。

    中阶化修很明显地感受到了这一点,但是看起来,他不敢跟辽西公孙炸刺,只是忍气吞声地发话,“那二人掳了我家的司修,若是能放人,我们自然不会再纠缠。”

    “掳了你家司修?”公孙未明上下打量那两位一眼,然后冷冷一笑,“那你家司修在哪里?不会被他俩装进储物袋了吧?”

    雷谷一方的众人,闻言大声笑了起来,储物袋里能装活人吗?

    “找死”一声厉喝传来,两道人影一闪而过,直奔公孙未明而去。

    公孙未明也被这一嗓子喝得微微一愣,身体出现一个小小的僵直。

    声雷之术!他的脑子里闪过这么一个词。

    所谓雷法,也是分很多种的,最常见的是电雷,雷电雷电,原本说的就是这个。

    但是除了电雷,雷法还是分了很多的。

    地球界有人说“天打五雷轰”,何谓五雷?金木水火土,这是五雷。

    有人做了缺德事,要被天打五雷轰,但是他掉到水里淹死了,这是被雷轰了吗?

    真的是被雷轰了,大江大河之上,一个浪头打下来,把他卷进了水里,这就是水雷。

    坐在墙根吃饭,墙塌了,人死了,这叫土雷,这么死的人不多,但是应的就是五雷。

    北极宫的三宫主,修的木系和冰系的功法,她的雷法也极为精湛,那就是木雷和冰雷。

    雷谷里有毁灭道意,那也是雷法。

    声雷不在五行之内,是比较罕见的雷法,但是一声巨响之后,对手身体僵直了,这就是声雷,佛道的狮子吼,就是此类。

    这两人猛地发出声雷之术,就是想借机斩杀准证。

    一时间,不尽的懊恼涌上了公孙未明的脑海:我艹尼玛,真要这么死了,我就太委屈了。

    真的委屈吗?也许吧,但是战场就是这么瞬息万变,半点不由人。

    先下手为强,这话一点都没说错——没有垃圾的功法,只有不会使用功法的人。

    公孙未明委屈?其实就是个先后手的问题,要说起来,沙王比他还委屈呢。

    身为真神教的神选真君,又有真选教旗,若是全力出手的话,丁相实和三宫主两个真君,合力也未必能杀败他——起码他逃脱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他在自家国境内,莫名其妙地被传送到了中土国,还浪费了一次真选教旗的机会,又遭受到两名真君早有准备的合击,一身本事连两分都没使出来。

    再加上,他身处异国地盘,实力受到了一些影响,竟然在刹那之间,就被人斩杀了。

    冤不冤?他才是真冤,就连实力不如他、连续被重伤的慕容神起,都逃得了性命,他却死了。

    公孙未明现在就面临着这么一个局面。

    他也有灵气护身,但是僵直的这一刹那,灵气能不能扛住对方的攻击,这就难说了。

    扛不住的可能性很大,虽然对方只是两个司修,但若是没有点实力,他们疯了,敢公然对准证出手?

    “混蛋!”滨北双毒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敢暴起伤人,高大老者一抖手,就是一片黑点飞向了那两名司修,“卑鄙!”

    然而,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所以只能打向那两名司修的前方,用提前量拦住人。

    这也怪不得他,须知这些年,这夫妻俩一直跟在九公主身边,注重习练的是保镖之术——也就是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先冲上去,拿身子抵挡攻击。

    然而,公孙未明并不是九公主,这两人也就只当是普通的掠阵了,他们甚至没以为,对方敢突下杀手,所以反应就慢了一点。

    然而,他们知道打提前量,对方却也有准备,两名化修齐齐出手,一人打出一片白光,拦截那一片黑光,另一人却是一抬手,一方大印重重地击向老妪。

    又有三名司修组成了三才阵,气机牵引之下,一张大网向李永生罩去。

    “好狠,”李永生轻笑一声,身子一闪,就遁出了三十余丈,同时捏碎了两块玉符。

    那张战阵发出的大网,拐了一个弯之后,再次罩向了他。

    与此同时,冲向公孙未明的两名司修,身子也是微微一震。

    就是这一震的瞬间,公孙未明厉喝一声,也是类似于声雷的手段,终于使了出来。

    砰砰两声大响,两名司修的身体凭空炸成了一团血雾,齐齐射向了公孙未明。

    “我去,定向爆破?”李永生忍不住嘀咕一句。

    公孙未明虽然抓住时机,身子挣脱了僵化,但是终于是慢了一点,被两大团血雾炸得飞出去近百丈。

    “握草!”他勃然大怒,但是这两击还是给他造成了一点伤害。

    他顾不得调整,身子前蹿,空中蓦地幻化出一柄长刀,狠狠地斩向一名化修。

    但是下方又是气机一起,一面硕大的盾牌出现在了空中,拦住了他的长刀,然后盾牌一软,死死地缠住了长刀。

    这是一个十二人组成的军阵,释放出来的气势,军阵里是三名司修,九名制修。

    此阵唤作锁龙阵,专门锁拿对手灵气,威力非凡。

    然而,军阵虽然厉害,公孙未明的修为终究在那里摆着,他面色一沉,驱使灵气斩开了那面盾牌,就要再次斩杀那名化修。

    然而下一刻,空中又出现一条长索,冲着长刀绕了过来。

    却是又一个锁龙阵,对着公孙未明出手了。

    这东西真的挺闹心的,威力不算大,但是它缠人,最关键的是,被缠的人不能放弃幻化出来的兵器,否则不但灵气被白白消耗掉,还损神魂。

    长刀再次挣脱了长索,又是一张大网缠来——又是一把大剪刀,狠狠地剪向长刀。

    这是第三个锁龙阵了。

    而第一个锁龙阵正在重新聚集气势,马上就能再次出手。

    与此同时,两名化修死死地缠住了滨北双毒,夫妻俩抵挡得很辛苦。

    “李永生你在干什么!”公孙未明气得差点吐血。

    不过侧头一看,他也无语了,李永生不但在躲避三才阵,还在对着三个九宫阵出手。

    原来,就在空中缠斗的同时,地面又出现了三个九宫阵,在攻击逃回来的八个人。

    三个九宫阵,每一个阵里,只有一名司修,而被围攻的八个人里,有五名司修三名制修。

    但是军阵的威力非同小可,若不是李永生频频出手,八个人早就倒了四对。

    而李永生本人,还在被三才阵追杀,看起来也比较忙乱。

    一时间,雷谷一方,竟然是全面处在下风,唯一局面好一点的,就是公孙未明。

    但是未明准证此前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围攻他的人,也是最多的。

    不过,公孙未明还是比较清楚李永生的实力的,他冷哼一声,“永生,别玩了。”

    “我倒是不想玩,”李永生大声回答,“那三个九宫阵,随时准备自爆呢。”

    他也挺憋屈的,手段尽出的话,这三个九宫阵加一个三才阵,真的挡不住他,不过坑人的是,他还得护住下面八个人——如果没有这八个人,他收拾掉这三十个人,只是时间问题。

    要不说保姆难当呢?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本来就是双拳难敌四手的战斗,以一打多,打的还是军阵,想要取胜已经很不容易了,必须有灵活的身法和合适的战术。

    眼下有了这帮拖后腿的,顾忌真的是太多了。

    当然,他的情况看起来被动,其实还算游刃有余,他也没有放弃,只是在寻找机会,想要抓住对方配合中的漏洞。

    这么一大堆人,战斗却成了胶着状态。

    公孙未明很快地发现了问题的根源,大喝一声,“实在不行,放弃回护那八个流民!”

    与此同时,对方的化修也大叫着,“准备精气狼烟,示警焰火呢,谁有示警焰火?”

    精气狼烟是通过自爆来完成的,一旦施放,又得损失战力了,不过对气势有加成,而且有示警作用——事实上,军队里一旦使用上了精气狼烟,那就是杀得眼红了,是不死不休。

    示警焰火要差一点,只是单纯的示警,但是这东西一旦放出来,荆王的大部队能赶来支持,雷谷这边,是真的没多少战力了。

    数遍雷谷,能尽快赶来的也就只有赵欣欣了,其他人来都不太顶用,若是等大股流民赶到,时间上未必允许。

    虽然赵欣欣身后还有玄女宫,但是那离得就更远了。

    事实上,在公孙未明的心里,九公主都不算能拿得出手的战力。

    不过很显然,错非不得已,荆王这边也不想把战斗扩大化,精气狼烟要死人的,而这个地方,并不是荆王的有效占领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