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零六章 荆王府的反应
    能拖家带口来的人,肯定是值得信赖的。

    倒是李永生答应得这么快,令花司修有点意外,他嗫嚅着表示:我能不能见一见九公主?

    赵欣欣是真没见他的兴趣,不过看在对方关键时刻还不忘维护中土秩序,维系赵家江山,她还是出面见了此人一面,并且表示,你若是想投军的话,现在就可以去博灵郡。

    那里的郡军役使,跟李掌柜的关系极好,你打他的旗号就行。

    她这个建议非常靠谱,这并不仅仅是李永生和王志云的关系好,关键是周边几个郡里,王军役使是最大张旗鼓备战的。

    不过要是王志云听到这种评价,估计是得苦笑了:连鹰把马都卖没了,我倒是想不用心呢,可能吗?

    至于花司修的家人,九公主表示,他们可以留在雷谷里。

    花司修有点舍不得离开老婆孩子,事实上,那女人能让他这个亡命徒脱离江湖,老老实实地成家生子,肯定是有她独特的吸引力。

    所以他硬着头皮发问,那您能不能让我在雷谷干活,帮我求个特赦呢?

    你这么搞,我就难做了,赵欣欣有点不高兴了,要不这样,你嫌三湘不稳定,可以带着妻儿去东北,我父王在那里镇边,你自去投靠就行了。

    东北也不稳定啊,花司修挺苦恼的,不过眼下看起来,东北还是比博灵郡稳定一些。

    他也不敢再纠缠九公主了,所以就找到了秦天祝,递过去个小金馃子,问他我现在该如何选。

    秦天祝很粗暴地拒绝了对方的贿赂,他原本就是个不差钱的,赵欣欣也允了他,说你用心办事,待雷谷事情完毕之后,我会赏你一点灵谷的。

    真不能收钱,多少家族眼睛盯着他呢钱财事小,丢人事大。

    但是他也不想贸然得罪一个司修,既然粗暴地拒绝了,他就给出一条建议来:你可以在雷谷暂住,过不多久,可能有东北的人来,你带着家小跟着去就行。

    花司修问,为什么东北会有人来,结果对方不回答了。

    辽西公孙家族在雷谷的存在,其实还是个秘密,知道的人不算少,但一般很少提及。

    这只是几个零星司修进入雷谷的例子之一。

    眼瞅着腊月二十几了,外面来的流民再次大幅度减少,雷谷的人也没当回事,心说马上过年了嘛,连雷谷里的大小家族,都在计划部分返家了。

    中土人对过年,还是非常看重的。

    然而,就在腊月二十三,小年的日子,有一名司修从山外奔了进来,说是荆王的人马,封锁了进入忠义的交通要道,大股流民进不来。

    赵欣欣听说之后,勃然大怒,我这个叔父,也实在太不成体统了。

    偌大的三湘,被他搞得妻离子散、民不聊生,我安置一下流民,却碍了他什么事?

    她要带着玄女宫的行事令旗,前往荆王人马所在之地。

    永馨的脾气,其实不算太差,还偏善良一点,但是有的时候,她做事也很任性。

    李永生不得不拦住她,说具体是什么情况,咱们还没搞清楚,等问明白了之后,再做决定也不迟吧?

    公孙未明表示支持,他还记得扬子江口战马一事,永生也是先期调查清楚了因果,知道强闯无碍,而且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才有了强行闯水门的行为。

    至于那风暴和水龙卷是怎么回事,那是另一个问题,当然,未明准证对那个,也有自己的猜测。

    赵欣欣这次听进去话了,几人开始商量,此事该如何调查。

    李永生第一时间要做的,是了解报信司修的性情。

    雷谷里已经有人证实,此人确实出身于一个不小的家族,也是族里的支柱之一,身份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会不会被荆王收买,诱骗雷谷出击,这需要调查一下。

    调查也很容易,雷谷里大大小小的家族太多了,认识这人的,起码有两位数,听说过他的,就更多了。

    这人的口碑很是不错,关键是他以身法好出名这才是他来报信的原因。

    既然落实了报信人的秉性,赵欣欣就打算让滨北双毒走一趟,探听一下对方的虚实。

    李永生觉得,两个人出去了解情况,会不会少了一点?

    他建议发个任务,反正雷谷里的大小家族,肯定也很关心荆王堵路,倒不如利用这些人对地势的熟悉,由他们去探听。

    赵欣欣果然是从善如流,使用贡献点发布了任务要招四个人,针对四个方向去了解。

    在旁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毛滨昭直接报名占了一个名额。

    很快地,四个名额就满员了,李永生看到有两个名额是被制修抢了,思索一下,还是召来了四人,“我建议你们找上个搭档一起去,最好是司修,这个任务的危险性不低。”

    谁也知道,这任务危险性不低,但是发布任务的时候,秦天祝就忘了标明“司修之下不许接任务”你看这事儿闹的。

    因为汽车人的疏忽,李永生不得不将贡献点翻倍,提出了二人组队的要求,而且队伍里最少要有一个司修。

    花司修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毛滨昭,“小毛,我可是很擅长侦查的。”

    毛滨昭对他也不排斥,两人都不是家族子弟,在雷谷里比较非主流,情境相似。

    当然,更关键的是,两人都有亲属在雷谷,属于那种跑得了跑不了庙的。

    四个小组很快就出发了,滨北双毒虽然没有去打探情况,也前出到山外,准备接应返回的人。

    因为这是雷谷第一次发布对外的任务,又是涉及到荆王的动态,在他们离开之后,雷谷里的气氛,都压抑了很多。

    更有人直接表示:这不会连回家过年都是奢望吧?

    荆王敢这么搞的话,绝对会名声大败哪怕他的名声已经很不好了。

    近午时分,天上下起了小雨,腊月里的雨阴冷无比,令大家的情绪越发地压抑了。

    不过还好,没过多久,又有流民赶到了雷谷,零零星星的,于是他们马上被请到了李永生面前。

    这些流民是从两条大路走过来的,确实是有人在道路上拦着,但是那些人见到他们,理都没理,有人上去讨要点吃食,被踹了两脚,勒令他们滚蛋。

    听到这个情况,李永生和赵欣欣基本就能确定了,荆王的拦截对象,不在于零散的流民,主要针对的,还是那种有组织的流民比如说家族子弟,又比如说规划得很好的杂姓村。

    到了夜里,雨还一直在下,而今天进入雷谷的流民,才刚刚突破两百。

    凌晨的时候,雨停了,但是天一直阴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又淅淅沥沥地下起来。

    因为出去探听消息的四组人,都没有回来,雷谷的气氛,越发地压抑了。

    李永生倒是不以为意,坐在阳伞下,一边喝着茶,一边嘴里哼哼着,“冬季到雷谷来看雨,别在异乡哭泣,冬季到雷谷来看雨,梦是唯一的行李……”

    坐在他旁边的赵欣欣,侧头看他一眼,“你啥时候有了唱歌的才华?”

    李永生停下来,端起茶杯轻啜一口,“我一直就有啊,你怎么能小看人呢?”

    “挺放松的嘛,”公孙未明的声音在他俩身后响起,“继续唱啊。”

    话音未落,远处炸起了一朵烟花,李永生和赵欣欣齐齐站了起来,“报警烟花。”

    公孙未明二话不说,直接放出了飞舟,李永生身子一闪,就钻进了飞舟里,“快!”

    公孙家的灵舟,速度还是非常快的,没用了多久,飞舟就冲到了山口。

    滨北双毒正跟一队人马对峙着,对方有五十多号人,两名化修带队,十多名司修。

    来人都是便装,但是一看架势,就知道是长于军阵之人。

    见到有飞舟降落,那一队人有点小骚动,但是带队的中阶化修还是冷冷发话,“闲话少说,交不交人?不交人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双毒里的高大老者发话了,“哪里有什么人可交?这八名都是我雷谷的流民,你要再不退开,莫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李永生和公孙未明已经发现了,滨北双毒身后,就是此番领了任务出去的八个人。

    后来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些人,已经陆陆续续地回来了,但是滨北双毒觉得,任由他们进山,没准会被人偷袭,不如等到八个人都回来,一起回去。

    这个担心很有道理,忠义这边的山路,能限制住制修甚至是司修,绝对限制不了化修,若是悄悄地飞进山里下手,因为有一个又一个的山头阻碍,还真的未必发现得了。

    对方的化修冷哼一声,抬手一指,“就是那俩,把人交出来。”

    他指的不是别人,正是花司修和毛滨昭,两人的脸上,也是一片惨白。

    “你说交就交,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一声冷哼响起,公孙未明走出了灵舟,冷冷地发话,“赶快滚蛋,不滚就都不要走了!”

    “准证吗?好年轻啊,”中阶化修呲牙一笑,“敢跟我说一声,你是谁家的吗?荆王大军一到,小心化为齑粉。”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