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零五章 高利贷
    李永生对各个家族的警告,很快就传达了下去。

    没接到警告的小家族,也或多或少地接到了来自于大家族的警告。

    其实大部分的家族,都已经看出了他的意思——雷谷不想在自己的地盘里,出现可以左右交易灵谷的势力。

    对于睿智一点的人来说,更是猜出来了,碰线儿可能只是一种说辞,雷谷是希望在维持赈济的同时,加大建设力度。

    灵谷都整出来了,想赚贡献点,你们得先赚工分啊。

    对此感受极深的,也有不少人——不管愿意不愿意接受,现在赚积分才是王道。

    毛滨昭对此,感受最是深刻,因为宣布可以交易灵谷的当天,就有两个家族的人找上了他,希望购买他手里多余的贡献点。

    零散的流民里,制修并不多,他不但修为够,还是本修生,能干一些难度比较高的活儿,而他的贡献点除了赡养老母,还有富裕,也是大家都知道的。

    毛滨昭很坚决地拒绝了,贡献点我是不会卖的,你们想交易灵谷,我也想啊。

    这话被那两个家族子弟当作了笑话,你开什么玩笑,买一钱灵谷,你得干多久啊。

    毛滨昭淡淡地回答: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说实话,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拥有了可能得到灵谷的机会,怎么可能卖贡献点?

    就算他得不到灵谷,先捂着贡献点也是不错的,非常明显地,因为山外的各种物资飞涨,贡献点跟金钱的兑换比率,一直在上升。

    他不卖贡献点,但是除他之外,零散流民里,拥有富裕贡献点的人,还真是不多,而一般的家族子弟,也不太可能从其他家族子弟手里买到贡献点。

    所以又有第三拨人来找他,是一个胡姓的家族里的子弟,高阶制修。

    这位开出了更好的条件,说我不买你的贡献点,我借,一个月之后还你。

    借可以,三厘的利,毛滨昭开出了条件,还得是驴打滚。

    胡家子弟勃然大怒,你竟然敢对我放高利贷?谁给你的胆子?

    切,你爱借不借,毛滨昭一点都不在乎对方,你敢说你胡家没有放过高利贷?

    在中土国,放高利贷真的是一种普遍现象,没办法,小农经济就是这样,谁家也没有太多的积蓄,遇到事情了钱又不凑手,借高利贷是必然的。

    就算乡里乡亲之间,借钱也要利息的——没办法啊,我借给你钱,我的钱就紧了,万一我也遇到事情了呢?

    利钱低一点,那就是照顾乡亲了,只有过命的交情,才可能不收利息。

    毛滨昭开出的三厘的利息,其实不算高,借一百块银元的话,每个月的利息才三块,很多乡亲之间借钱,也就是二厘到三厘的利钱。

    不过他要求的驴打滚,也就是复利计算,是非常坑的,所以算高利贷。

    但是毛滨昭一点都不在意,中土国每个家族的发展和壮大,都要经过财富积累的阶段,在这个阶段里,不可能不沾染放高利贷这种事。

    哪怕是有些很讲究口碑的家族,并不会以牟利为目的放高利贷,但是他们不可能遇不到不靠谱的借贷者——把钱借给这些人,还就得是高利贷。

    身为散户的毛滨昭,对这一点看得很明白,他上本修院的时候,还借过高利贷呢,现在有家族中人借钱,那他当然不会客气。

    胡家子弟就火了,你这是不相信我胡家的偿还能力?

    放高利贷未必就是图获取利钱,不相信对方的偿还能力,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而对家族子弟来说,这可以被看做是一种侮辱。

    胡家子弟原本就承诺了,一个月还贡献点了,你搞这驴打滚,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想赚利钱,毛滨昭待理不待理地回答,我又没求你跟我借,想撒野的话,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对了,我有挚友,现在跟秦公子和李掌柜是同窗,我得告你一声。

    秦天祝是雷谷里最活跃的管理者,而李掌柜虽然管事不多,但据说他是九公主最信赖的人,地位还远远高于秦公子。

    胡家子弟一听,马上就端正了态度,呦,原来老毛你也是本修生?

    两人一叙渊源,得,胡家还有子弟是三湘本修院的,是毛滨昭的学长。

    这就不算是外人了,不过家族子弟去本修院的,未必就是族里的精英——对很多家族子弟来说,上本修院竞争激烈不说,最后多是要走运修的路子,那么,学的很多东西就未必有用。

    所以说到最后,毛滨昭也只是不跟对方算驴打滚了,

    但是他又提出了附加条件,这个借贷,得找雷谷的人做个见证。

    胡家子弟有点不高兴,但是毛滨昭说了——你胡家有人是我的学长,但是我跟你不熟啊。

    话说到了这个程度,胡家子弟不答应也不行了。

    两人来到登记处,正好秦天祝也在,毛滨昭就顺口提了一下,天祝你啥时候回博本啊,我那同窗家里还有什么人在三湘不?建议他们暂时来雷谷避难比较合适。

    秦天祝满脑门子事情,根本顾不得这种小事,就说你给那货写封信好了,等我秦家有人回博灵的话,把信捎过去。

    胡家子弟就只当看不到这暗示了,心里却忍不住嘀咕:这本修生,也不是很好惹啊。

    雷谷做见证这种事,并不多见,因为他们就不喜欢参与流民之间的恩怨——反正我们不许出事,有事镇压就行了。

    可是涉及贡献点的借贷,这跟雷谷就有关了,更别说李永生就想解决通缩的问题,主观上就有意收回流民里积攒的贡献点——没了贡献点,大家才会更努力地干活嘛。

    秦天祝对李永生的心态很了解,于是指示其他人:那咱就做个见证。

    哪曾想,就在此时,旁边冲出来一个截胡的,正是甄美女,说你的贡献点我借了,不但是三厘的利,我还驴打滚,最多一年全部还清——我也让雷谷做见证。

    毛滨昭盘算一下,说半年吧,没准到时候我就攒够了贡献点呢。

    甄美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胡家子弟的脸都绿了:毛滨昭你咋这样呢?不是说好要借给我的吗?

    那人家条件更好啊,毛滨昭面不改色地回答,能多赚,我为什么要少赚呢?

    你根本就不可能攒够贡献点,去换灵谷的!胡家子弟气呼呼地发话。

    那是我的事儿,毛滨昭冷冷地回答,我相信……我有赚贡献点的机会。

    他这么说可不是空口白话,他有一种预感——灵谷的出现,会引发很多变数。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还真是不错,因为雷谷出现了不限制交易的灵谷,已经有些放缓的流民涌入潮,变得再次火爆了起来。

    这次涌入的流民,依旧是以家族为主,但是零散的流民里,不但多了很多制修出来,还多了一些司修流民。

    司修做流民,真的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这样的人哪怕是在郡里的三司六房,起码也能混一个大室的室长。

    忠义县的县令,也不过才是个高阶制修。

    但是这种情况,还就是真真正正地存在,有太多的司修没有根脚,而他们的修为和战力,又是各方所觊觎的,处在夹缝里生存,真的不容易。

    当然,这样境地的司修,多半也是跳脱之辈,不喜欢受约束,否则的话,找一个长期的饭碗,还是相当容易的。

    这些司修直奔雷谷而来,当然图的是灵谷,不过,也有例外的。

    李永生现在接待的,就是这么一个人。

    此人姓花,身负命案潜逃十余年,眼见三湘大乱,他不肯依附荆王,所以去投官府,想要戴罪立功,哪料想差点失陷在官府里。

    荆王并没有明确造反,你这是要闹哪样?更别说三湘的官府,早就乱得像一锅粥,没了秩序。

    英王的九公主在忠义县赈济,花司修隐约也是听说了的,但是他并不认为,一个亲王的女儿,能让自己有脱罪的机会——荆王还是亲王呢。

    直到他听说,忠义那里出了可以兑换的灵谷,这才认真了起来。

    花司修对灵谷并不陌生,早些年他浪迹天涯的时候,曾经去过朱雀城这三不管地带,为人卖命厮杀了几次之后,赚到过横财,自己也服食过灵谷。

    他在意的是,九公主竟然敢公然拿出灵谷来兑换……三湘原本就够不太平的了,还敢这么招摇,那必须得有相当的实力啊。

    这个实力,才是花司修最看重的,然后他一打听,得知英王和荆王不是一个路数,据说很快要镇边了——其实已经镇边了,只不过他消息缓慢。

    所以他才来投雷谷,灵谷什么的不重要,他希望能建立功勋,洗脱身上的罪名。

    秦天祝虽然被称作总管,但是这种大事,实在不是他能做的了主的,只能推给李永生。

    李永生一见到人,就答应了下来,你可以立功赎罪,这件事我代九公主允了,她若是走不通路子的话,我还有我自己的路子。

    他为什么答应得这么痛快?原因很简单,花司修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一个女人,以及两女一男三个孩子——跟他长得极像的三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