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零四章 所谓觉悟
    不太好?郭家主事的司修有点不高兴:这是我族里内部的事,就不劳雷谷操心了吧?

    秦家这名司修,就是跟李永生打过交道的毅叔,高阶司修,他在雷谷管事的时候不多,主要是出现什么纠纷的时候,他负责调解。

    大部分时候,雷谷出面的管理者是秦天祝,汽车人的修为不高,但是年轻有活力,心思又活泛,李家和秦家都认他,反正管理者嘛,也不需要有太高的修为。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他是李永生的同窗,而且跟公孙未明也有点臭气相投。

    不过想干涉郭家的家族大会,这种时候,还是毅叔出面比较好一点,修为对等,也是对郭家的一种尊重。

    要不然,一个中阶制修跑过来,对着十好几个司修巴拉巴拉,说你们这么做不合适,那样的话,郭家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会极为恼火。

    事实上,就算高阶司修来了,郭家都有点不高兴,我族里的事,你外人乱插什么手?

    但是毅叔既然来了,肯定是有说辞的,他回答说,这雷谷的秩序,你们最好不要过多干涉,你现在能集中全族之力,换取灵谷,那回头保不准就能……人为地左右贡献点交易。

    久而久之,你郭家坐大了,可曾……想过九公主的感受?

    郭家的族老非常气愤,你这才是莫名其妙,我郭家内部协调一下,也是为合理分配资源,至于左右贡献点的私下交易,我们郭家忠孝传家,没想过这种事,也不可能想。

    然而,话是这么说,可是他也知道,九公主真要出于这种考虑,才干涉郭家的事务,他也没办法激烈反对。

    毅叔也不跟他争,只是微微一笑:合理分配资源吗?你确定郭家每个子弟,都认为你是合理分配资源?

    郭家的族老闻言,勃然大怒,你怀疑我郭家的凝聚力?

    你且站在这里看着,我挨个问他们,给你一个答案,或者……你挨个问也行。

    “我就不问了,”毅叔微微一笑,转身离开,“反正话我已经说明白了,你自己考虑吧。”

    他走了,郭家的族老还抓狂着呢,“来来来,你们跟我说一说,有谁会不同意族里的决定……不同意的举手!”

    没人举手,倒是有几个子弟很愤怒地表示,雷谷干涉郭家的内部事务,欺人太甚了连官府都不曾这么做过。

    但是愤怒的人,就那么一小撮,大部分的子弟,还是默默地不做声。

    族老心里越发地火了,才说要指定几个人表态,终于有个中阶司修说话了,“算了,不要惹恼雷谷,大家还是各凭机缘吧。”

    族老也不是笨人,他是气糊涂了,随便往下扫两眼,发现很多人表情变得轻松了一些,心里就明白:得了,这是族中子弟各有想法啊。

    有想法,那简直是肯定的,郭家目前在雷谷的子弟,有千人左右,在雷谷也待了也有二十多天了,贡献点攒起来,交易十几钱的灵谷,应该没有问题。

    但是这么一点点灵谷,给谁呢?

    既然是族里出面,肯定是族里统一管理和分派,但是……公平吗?

    这世间最难做到的,大约就是公平两个字了,一万个人眼里,有一万种公平。

    而这灵谷,并不存在享用资格的问题,谁得了都能增强修为。

    更有子弟心里在想,整天听别人说,服用灵谷怎么怎么好,我尼玛连味儿都没闻过,哪怕不是为了增强修为,就尝一尝这个味道,也得见识一下吧?

    家族的凝聚力是大义,但是,谁人又能没有私心?

    更别说还有一些人,觉得家族以往分派灵谷,其实并不怎么公平。

    若是雷谷没有人来干涉家族大会,大多数子弟也就认命了,以往享用不上灵谷,这次也享用不上,不就是这么回事吗?为家族尽力,是每个子弟的责任和使命。

    但是偏偏地,雷谷来人了,不希望他们这么搞。

    那些拥有贡献点却注定享用不上灵谷的子弟,内心的就像春雨后的野草一般,疯狂地滋长着。

    郭家的族老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一时间,他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那算了,你们自由搭配吧,不过尽量找族人合作,这是底线。”

    灵谷确实是比较珍稀的,但是为此就跟九公主作对,被视为刺头,有点得不偿失,若是再搞得族人离心,那就太不值得了。

    诸多子弟闻言,纷纷表示说,族老你放心好了,咱绝对不能便宜了族外的人。

    这声音比刚才的声音大了许多,已经是很能说明问题了。

    看到族人轰然散去,族老颓然地长叹一声,“真的……好累啊。”

    “你应该感到庆幸,”刚才出声的中阶司修发话了,“刚才你还想让族里的子弟挨个表态呢,还好……秦家的那厮会做人。”

    族老怔了好半天,才微微颔首,“也是啊,要不然,不但会惹恼九公主,族里的子弟,心里也会有些不满。”

    他丝毫不怀疑,刚才自己真要坚持挨个表态的话,族里的子弟都会选择顾全大局。

    但是他需要的是,族中子弟心甘情愿地顾全大局,而不是嘴上支持心里不满。

    中阶司修斜睥他一眼,“那你还不去谢谢人家?”

    他虽然只是中阶司修,但其实资格比族老还要老,事情也看得更通透。

    族老一听,就又不高兴了,“我照做就行了,为什么要谢他呢?这是他们要加强对雷谷的掌控……就是他们说的秩序,我遵循了,就算是支持了。”

    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雷谷干预家族的决策,就是强调对雷谷的掌控。

    只有这样,雷谷里的流民,才会把心思放在劳作上,而不是围着贡献点做文章。

    劳作上去了,雷谷的建设就上去了,那么九公主付出的那些灵谷,也才算物有所值。

    “你怎么这么轴呢?”中阶司修看他一眼,很不满地发话了,“咱郭家不使用家族的力量,集中分配资源,当然也不能让别的家族好过了。”

    族老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如此,我懂了。”

    不管族里子弟再怎么有私心,再怎么腹诽,但是每一个家族分配资源,都是有他的道理的资质好、有前途的子弟,理所应当享用更多的资源。

    这里面或者会有一些人情,不是那么特别公平,比如说族长的嫡子和旁支的庶子,绝对不会一视同仁,也不可能一视同仁,但是在大多时候,相对公平是能保证的。

    起码大家都是为了家族能更好地发展和延续,这是前提。

    现在郭家放弃了对灵谷的分配权,失去了掌控全局的能力,那么自然也就不希望,别的家族能拥有这种能力。

    这是非常自然的反应,家族之间对生存空间的争夺,也是不遗余力。

    我不好了,那么大家都不要好,省得你借机占我的地盘。

    族老深以为然,于是在半柱香之后,他找到了毅叔,“您的吩咐,我们已经照做了,不过我非常担心……可能有其他的家族,不像我们郭家这么明事理,想要左右贡献点的交易。”

    毅叔看他一眼,缓缓点头,“郭家忠孝传家,我们是信得过的,刚才我那话,其实也就是个提醒,至于其他家族……如之奈何?”

    “那肯定也得让他们知道,雷谷是在意秩序的,”郭家族老面色深沉,大义凛然地发话,“任何试图破坏雷谷秩序的行为,都是在戕害流民。”

    “戕害流民,是真的不可取,”毅叔微微颔首,“我雷谷不能坐视,当然……我们也希望能获得忠孝传家的郭家支持。”

    族老一拍胸脯,“我郭家号称忠孝,自然义不容辞!”

    结果就是,跟郭家亲善的曹家,第一个去换取灵谷的时候,被郭家的族老拎到了一边,“来换灵谷的?倾家族之力了吧?”

    “那是啊,”曹家的司修赔着笑脸发话,“倾曹家之力,也就只够换一钱灵谷,还外借了一点贡献点,真的……是不富裕了。”

    “你这么做,我就看不惯,”郭家族老义正言辞地发话,“孩子们赚点贡献点,容易吗?他们自己想换,让他们自己张罗才好,要不然他们心里不服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可是……”曹家司修愣了好半天,才闷闷地回答,“你郭家有灵谷的来源,这么盯着我们的贡献点,有意思吗?”

    “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人吗?”郭家族老怒了,“我的意思是,孩子们都不容易,别强迫……我郭家看不上你那点贡献点,真的。”

    “那你就别管我了,”曹家司修也挺不高兴的,“这是我家族内部的事。”

    “这怎么是你家族内部的事?”郭家的族老眼睛一瞪,“身在雷谷,要听雷谷的规矩,别拿家族那一套来蒙事。”

    曹家的司修愣了好半天,才闷声闷气地发问,“你到底想说啥?”

    “我想说的是,各人的贡献点,各人掌握,”郭家族老沉声发话,然后又压低了声音,“这是雷谷的规矩啊,你放心……我郭家也不敢碰线儿。”

    (昨天一晚上的雨夹雪,家里却停暖气,冻兮兮地码字,坚持更新,求月票安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