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零二章 负面影响
    未明准证?听到这个称呼,这位有点晕——这个年轻的真人,竟然是高阶的?

    不过接下来的话,令他更晕了,任何想把经济和政治割裂开来的理论,都是在耍流氓?

    好半天之后,他才失魂落魄地发话,“李大师的经世之道,果然令人佩服,那么您更应该清楚,贡献点推广到外界,雷谷会得到怎样的好处,对吧?”

    “你别忽悠我,说这个,你差得太多了,”李永生不屑地一笑,“其实你心里更有数,一种货币的发行,必须要有对应的财富来保证,否则不可能成功。”

    公孙未明和那一位,听到这话都有点呆滞,似乎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永生,这就是你说的本位货币吗?”一个声音在一边响起,却是赵欣欣见到这里有辩论,也赶了过来,“你好像说,咱们中土货币是银本位的?”

    “金属货币体系,是存在本位制度的,”李永生很随意地回答,“我要说的是,任何货币的发行,必须要有相应的财富储备来支持……这位朋友,你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这位其实听懂这话了,还真的是想走,但是就这么走了,似乎有点……不甘心?

    “李大师问你话呢,”公孙未明脸一沉,顺便散放出一些威压来,不善地看着对方,“你此来,是不是想占我们便宜?”

    其实他最想搞明白的,就是对方通过什么方式,才可能占到便宜,而这贡献点系统,可能存在什么样的漏洞。

    “我就是……”这位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死不认账,“就是想通过贡献点和金钱的来回兑换,赚取一些差价。”

    对于这个现象,公孙未明很清楚,不过他对这个回答不满意,他冷笑一声,“这点利润,值得你找我们来商谈?”

    这位很认真地回答,“利润虽然不高,但是倒手次数比较多的话,也不差了。”

    公孙未明当然也知道,不管是什么物资,量大了才能赚钱,这个答案比较符合他的认知。

    他才要点头,猛地想起,自己其实是要听李永生怎么说的,于是侧头发问,“李大师?”

    “纯属扯淡,”李永生冷哼一声,“你一再强调,贡献点货币化,是想让我们多发行贡献点,对不对?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想到。”

    这位的脸色,顿时变得刷白,怔了一怔之后,站起身鞠一个躬,头也不回地走了,“我错了。”

    赵欣欣和公孙未明默默地看着他离开,脸上没什么表情。

    不过等他走到里许之外,公孙未明忍不住出声了,“永生,这是怎么回事……说痛他了?”

    “他就没安好心,”李永生微微一笑,“他盯着的,其实就是货币和财富的联动关系。”

    “嗯哼,”赵欣欣小巧的琼鼻里,发出一声轻哼,“永生,好好说话。”

    “我就是在好好说话啊,”李永生叹口气,“咱们的贡献点,其实不能胡乱发行。”

    “这个我懂,”公孙未明点点头,“其实干多少活儿,出来多少工分,才会有多少贡献点……嗯,这就是你说的财富和货币的联动?”

    “没错,就是这个,”李永生点点头,“而且咱们的贡献点,盯死了食品和其他物资的供应,不会有变动,换句话说,有多少人干出多少活,就有多少物资的产出。”

    “明白了,”赵欣欣点点头,然后脸色一变,“若是咱们贪图把贡献点货币化,可能多发行贡献点的话,到时候他就可以拿贡献点,来咱们这里换取食物?”

    做为雷谷的当家人,她非常自己的底线,物资不能涨价——哪怕赔钱,也不能涨价,尤其是食物。

    “没错,”李永生点点头,“咱们的食品不会涨价,但是外界的食品,是会涨价的……他大量储存贡献点的话,将来很可能狠狠地坑咱们一把。”

    赵欣欣默然,好半天才叹口气,“真黑,其实现在能买到平价粮的地方,已经不多了……连这都要算计?”

    其他郡里的粮米价格,要比三湘好一点,他们三人都有储物袋,押运一些粮草过来,成本也不是很高,但问题是,整个中土国,也不过才是个温饱型社会,能有多少富裕的粮米?

    若是真的能搞来大量的便宜粮米,这个差价,雷谷自己也能赚,何必便宜了外人?

    “那这贡献点的发行,咱就必须依足了规矩,”公孙未明也反应了过来。

    他一直在为公孙家建立贡献点体系而操心,这一点当然要记下来。

    “我本来就说了,规矩必须遵守,”李永生笑着摇摇头,“其实贡献点这东西,屁用没有,它是伴随着财富的诞生而诞生的,只是一个计量单位……贡献点是跟财富等值的。”

    “行了,你不用说了,”赵欣欣打断了他的话,“没有工分,就没有贡献点,这很容易做到,你说的不过是一种假设,不太可能出现……哪里有这么鼠目寸光的人?”

    你真是没有经历过增发四万亿乃至于二十万亿的年代啊,那种对民间财富裸的掠夺,人家被称之为高瞻远瞩,而不是鼠目寸光。

    李永生也懒得吐槽,但是他忍不住点一句,“货币发行和财富增长,本来就该划等号,记住了,咱们的贡献点,要对得起别人付出的汗水……”

    发现他有点意兴索然,公孙未明和赵欣欣不再说话,待了一阵之后,默默地离开了。

    不过在离开之后,赵欣欣还特地去找了一次公孙未明,“我觉得永生的想法,有点理想化了,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理想化也没啥不好啊,”公孙未明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他正在努力完善公孙家的贡献点系统,“大不了被动一点,不过,也存在一点问题……”

    雷谷自从建立了贡献点系统,流民里就兴起了极大的劳动热潮,甚至连一些五六岁的孩子,都琢磨着怎么去赚贡献点——发现有人窥探女厕的那孩子,成为了一个极好的榜样。

    那些大家族的子弟们,劳作的积极性也被调动了起来,乱世在即,多做一些物资储备,怎么都不为过。

    ——像郭家那些子弟,虽然来的都是青壮,可是族中的围堡里,还有老幼存在,万一事不谐,那些人也撤到雷谷的话,也是需要大量物资的。

    那么现在的青壮子弟们,就该为将来未雨绸缪了,涉及家族的延续,那点可怜的攀比之心,真的就不算什么了。

    这样热火朝天的日子,持续了差不多半个月,然后,在不知不觉间,大家的热情又有所下降——尤其是那些大家族里的子弟。

    秦天祝少不得又了解一下,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然后他才得知,原来这个问题,还是出在贡献点不能跟金钱公然交易上。

    雷谷这里用贡献点换取物资,大头终究是在食物上,而且还是熟食,在赵欣欣做出许诺,雷谷绝不涨价之后,众人辛苦了一点时间,猛然意识到:攒下大批的贡献点,似乎也没啥大用。

    他们一切积极、辛苦的劳作,都建立在一个假设上:荆王会反。

    可是……万一荆王不反了呢?

    那样的话,要这雷谷的贡献点,就太鸡肋了,说它没用吧,它有点用,换点吃穿都行。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带不走啊,尤其这吃食,都是熟的,最正确的使用方式,就是在雷谷把食物吃掉。

    用雷谷的贡献点,换一锅米饭,背出山去?别逗了,光是山路就要走九十里呢。

    要是生米,背也就背出去了,熟米的话……不耐久放,容易发馊霉变。

    大家倒是想拿贡献点换生米,但是雷谷不答应——我们这个本质是赈济,提大家提供熟食,生的东西是不提供的。

    生的东西,是很容易被贩卖出去的,这就失了赈济的本意,而且淘米做饭,本身也能解决一些弱劳力的生存问题。

    所以对大家来说,贡献点是很好的,但是攒太多也没必要——反正这东西不涨价,等到存货不多的时候,再狠狠劳作一段时间就行了。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也是必须指出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家族里,那些青壮劳力,本身是有修炼需求的。

    生活稳定了下来,衣食的问题解决了,就连住的问题都解决了,那么大家在劳作之余,就要考虑修炼了。

    修炼也是需要时间的,有些拳脚功夫,还非常耗费体力,如此一来,就更影响劳作了。

    还是以毛滨昭为例,他通过努力劳作,攒了一些贡献点,也如愿地住进了砖房里,现在他只需要量入而出,保证赚取的贡献点,能护住自己和母亲的吃喝,以及房租,这就够了。

    反正他手上还有一些保底的贡献点,以备不时之需。

    他还年轻,又是本修生,肯定是有自己的追求,生活稳定之后,哪怕目前还是在流离中,他也要着手修炼了。

    秦天祝了解到真实情况之后,对此也是一筹莫展,少不得又找到了李永生。

    “这算是……达到了一种供需平衡吗?”观风使沉思之后,低声喃喃自语,“再高强度劳作的话,会引发通缩?”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