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自作孽
    接下来的事实证明,赵欣欣还真是又任性了。

    一天之后的中午,又有两支比较大的队伍,进入了雷谷。

    其中一支近七百人,是曹罗两家的人,他们先头的人试探之后,发现雷谷的情况确实不错,就又把族人派遣过来一些至于罗二冬被抽了十鞭子,那是活该,罗家人都不会在意。

    如此一来,两家过来的人,差不多就占了他们族人的三分之一了,所以这次来的,以老弱妇孺居多,很多襁褓中牙牙学语的孩子,都被抱了过来。

    这是曹罗两家的章程,尽量先把老弱妇孺转移走,因为家里也不能完全离了人,所以多留一些青壮在家,万一遇事,跑路也比较方便。

    这七百人里,差不多有三成是干不了活的,不过曹家和罗家的主事者找到秦天祝,表示说其他的族人可以多干一点,而且……自家也会出一部分粮食。

    这其实有先例,雷谷的第一个流民毛滨昭,一个人就养活起了他和老母亲。

    不过甄美女现在也开始缝制门帘和衣物了,哪怕她自己有钱采买粮食。

    这充分说明一点,雷谷真的不养闲人没劳动能力的也就算了,有劳动能力的人,不能闲着。

    秦天祝也不是难说话的,对曹罗两家的情况表示理解,只要你们是在努力劳作就行。

    第二支队伍,是一个郭姓的家族,此次来了差不多一千人。

    这个家族在三湘西部,也算是有点名气,五千多人的家族,族中有一名化修,还有二十名左右的司修。

    郭家跟曹罗两家有些关系,下面旁支子弟也互有嫁娶,他们是通过这两家,确认了雷谷里面的状况。

    所以郭家第一次来,就直接来了一千人,此后也不会再来多少人了,最多几百。

    郭家五千人,大部分是会守卫家乡在那里,他们建得有围堡。

    当然,围堡可以抵挡土匪,抵挡不住官府和王府的征辟,人家时不时地征辟几个人去帮忙,郭家担心激怒对方,也不能彻底拒绝。

    所以郭家来的人里,以青壮居多,美女也不少,至于老弱,反倒是没有几个他们大多都留在了围堡里,万一家族遇事,可以为族里贡献最后一点力量。

    家族规模不一样,处理事情的方式和手段也不一样,没什么可比性。

    郭家此来带队的,都是高阶司修,是一个浑身透着精悍之气的瘦高中年人。

    郭家一行人登记的时候,这中年人就找到了秦天祝,“见过秦公子,在山外遇到两个家伙聒噪,坏雷谷的名声,已经被我杀了。”

    一边说,他一边就从族人手上接过一个木盒,递给了对方。

    秦天祝打开一看,却是那两名被赶走的游手的人头。

    他怔了一怔,叹口气,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然后,他将木盒盖住,淡淡地看向高阶司修,“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若是在离开博灵之前,他是断不敢这么跟高阶司修说话的,他这一辈子见过的高阶司修,也就那么几个。

    但是大人物见得多了,也就那么回事了,他还跟准证大人聊女人呢,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可以的。

    正经是瘦高中年人愣了一愣,“秦公子,他俩在山下,说雷谷的坏话。”

    秦天祝当然知道这个,这俩游手离开雷谷后,去了忠义县城,发现讨要不到东西,就去偷东西,被当地人抓住一顿暴打。

    县尉本来想将人关起来,从别人嘴里听说,这俩是滚刀肉之后,直接将人撵走牢饭就算有点霉馊,也不给你俩吃,起码还能喂猪不是?

    这俩下了山,索性就赖在那里不走了,使劲儿地说雷谷的坏话,可偏偏的,有些外地人想进山,还得给他俩吃食,换取雷谷的消息。

    郭家的这高阶司修知道之后,见这俩又上前来骗自己吃喝,就直接将人杀了这世道本来就不太平,周边又都是郭家子弟遮蔽着,杀两个人跟杀两只鸡差不多。

    他想着这是对雷谷的善意,哪曾想这秦公子竟然这么问。

    一时间他有点不高兴,心说要是换个地方,你这差我一个大境界还多的小子,敢跟我这么说话的话,我真让见识一下,什么叫“不敬上位者”。

    然而下一刻,又一个人出声发话了,那是个小道童,初阶制修,比秦天祝的修为还低一点,她冷哼一声,“你觉得我玄女宫的人,杀不了这两只蝼蚁吗?”

    “啊?”郭家司修顿时愕然,合着还有这么个说法?

    事实上,这句反问说明了一个问题,人家道宫并不是不知道这俩蝼蚁作怪,只是懒得理会罢了,而他动手杀人,却是代九公主拿了主意这是冒犯啊。

    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郭司修有泪流满面的冲动。

    不过他终究是见多识广之辈,只能勉力地挤出一个笑容,“呀,这可是冒失了,我只当雷谷里面不知道外面有小人作祟,一时冲动,便将人杀了……真的是没什么恶意。”

    “算了,杀就杀了吧,”秦天祝一摆手,他只是置疑一下对方的动机,人家解释得明白,他也就懒得多问了,“我们是忙着安置流民,没空去找这两只蝼蚁的麻烦。”

    他说得轻描淡写,那是真真正正地不将两名游手放在心上。

    郭家司修暗暗长出一口气,笑着发话,“我只觉得任由他俩胡说八道,不但影响九公主的形象,也会影响安置流民的效果。”

    “现在最大的任务,是维持好雷谷的秩序,”秦天祝轻叹一声,这郭姓家族一千人进来之后,雷谷已经突破五千人大关了。

    郭姓司修眼睛一亮,“雷谷的规矩,我们也略知一二,若有需要,还请秦公子发话,我郭家愿意无条件帮助维持秩序。”

    秦天祝摇摇头,“你们还是先赶快安顿好吧,能将你郭姓族人自律好,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了。”

    “但是,”郭姓司修眼珠一转,“这管理方面的人手,明显有点不敷使用啊……莫非是还要从道宫派遣人来?”

    “不会再有大批的道长来了,”秦天祝摇摇头,实话实说,“不过九公主的意思是,不会让本地的家族介入雷谷的管理……这就跟官员要异地任职,是一个道理。”

    没错,赵欣欣要秦天祝派人来,而并不从本地信得过的家族里挑人,还真是为了防止弊端和不必要的麻烦。

    再过三天,雷谷的人数终于突破了一万,其中闲散流民的数量,还不到两千,其他八千多人,全是各个大大小小的家族。

    出于对九公主……或者是对道宫的信赖,大批的老弱妇孺,被各个家族送了过来。

    这世道,毕竟还是小家族多,不能像郭家一样拥有围堡,来保护家族里的弱势群体。

    这老弱妇孺来得多了,就导致不干活的人数剧增。

    而那些小家族的人,因为不是特别差钱,经常就出钱购买其他人的劳动力。

    像毛滨昭就是个例子,他是个有学识的制修,通过干活养活老娘和自己,真的毫无压力,他甚至能比较快地完成工作定额。

    然后接下来的几个时辰里,他就没事可做了,可以躺着睡觉,也可以找其他年轻女孩儿聊聊天顺便帮女孩们打一打下手。

    不过很快地,就有人发现了他这个富裕劳动力,于是他们找上门来,你看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帮我家干一干活儿,任务算在我家头上,但是我们可以给你钱来折抵。

    毛滨昭犹豫一下,就应承了下来,他现在囊中羞涩,出卖体力赚钱又不丢人。

    可是接下来,这种情况就愈演愈烈了,因为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冒了出来攀比心理!

    李永生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实在不知道该哭好还是该笑好泥煤,啥时候流民也讲起来攀比了?

    可是这帮家伙,还真的是在攀比啊,原因还是那个大大小小的家族太多了。

    家族之间,是存在攀比心理的,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家族,比别的家族低一头。

    就拿这个郭姓家族来说,他们算是比较大的家族,来的也都是青壮,完成每天的工作定额,真的是非常轻松的。

    可是很多比他们小的家族,因为来的全是老弱妇孺,干活能力不足,还需要照顾族里人,经常就只能出钱请人干活。

    按说一个是自食其力,一个是请人干活,两者没啥冲突的,对吧?

    但是时间一长,郭家人心里不能平衡了,你们这些小家族,一个个花钱如流水,我郭家人只能撅起屁股干活好像我家没钱似的。

    这可是涉及到家族尊严了啊。

    当一个小家族,找上郭家人,表示我们愿意出钱,请你们帮我们干活的时候,郭家人彻底地炸了卧槽尼玛,你说啥?劳资差这点钱吗?

    叔可忍婶不可忍啊。

    多亏是雷谷里规矩大,有九公主压着,搁在雷谷外面,郭家人没准直接骂娘,甚至动手了。

    于是郭家的人达成了共识:咱以后也少干好像谁没钱买劳力似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