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九十七章 乱世重典
    这一番交谈,就初步定下了大家族来此地避难的规矩,以后改动得极少。?

    罗家的高阶制修虽然因为被怀疑,心里有点悻悻,但是事实上,他还是比较开心的。

    离开之后,他笑眯眯地话,“总算是不用担心再被人随便征辟了,赵家还是有好人的。”

    曹家的司修淡淡地看他一眼,“要我说啊,你还是操点心的好。”

    高阶制修微微一怔,“为啥呢?难道万一有事,他们可能不管咱们?”

    “想啥呢?”曹家司修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九公主那是什么人?金口玉言,当然说话算话……我是说你约束着点你罗家人!”

    “我罗家人怎么了?”高阶司修眉头一皱,很不满意地话,“别人怀疑我也就罢了,你总不会也怀疑我罗家是探子吧?”

    “你个夯货,我是说你罗家人收敛一点,”曹家司修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人家说谷里不许闹事,不光是说不许外人进来闹事,你罗家那几个夯货,小心别惹出什么祸事。”

    罗家的高阶制修先是一愣,然后狠狠一跺脚,“呀,九公主这么娇贵的金枝玉叶,说话也是说一半藏一半,不行,我得去警告那几个夯货。”

    罗家一族里,还真有几个头脑简单四肢达的家伙,一个眼神不对,就敢动手打人,从来不考虑后果。

    可以想像得到,他们若是敢把山外的习惯,带到雷谷里,麻烦绝对不会小九公主可是说了,杀了人都白杀。

    不过非常不幸的是,就算他们再三强调,罗家的子弟还是惹祸了。

    就在他们来到雷谷的当天晚上,山里下起了绵绵小雨,罗家子弟和先期到来的流民,生了冲突。

    事情起源于罗家的一对母子,虽然罗家此次进山,也有一定的准备,但终究是比较仓促的,这对母子就没有带帐篷。

    做儿子的原本打算搭个草棚给娘亲住,结果来了之后,现这里有大量的雨棚,心说这挺不错,还省事。

    但是一下起雨来,温度马上就降低了许多,尤其雷谷不但是山区,中间还有河道,刺骨的寒风就吹了过来。

    罗家子是个粗人,他现老娘冷得直哆嗦,就有点不能忍受,然后四下看一看,现有的雨棚搭在避风的地方。

    不过令他闹心的是,因为罗家和李家来得相对比较晚,那些避风的雨棚,已经被先期来的流民占住了谁也知道避风的地方好。

    这位就走过去,想要强行挤出一个地方,让老娘过来歇息。

    但是被挤占了地方的流民不干了,说尼玛你眼瞎啊?看不到我们这里人满了?

    罗家子弟更干脆,一拳就砸了过去,尼玛,你敢骂人?信不信劳资把你打出屎来?

    骂人的这位也不含糊,他们一个村子逃出来的有几百人,虽然是个杂姓的村子,乡亲的关系处得还不错,一旦打群架,他也不怕没帮手。

    其实他知道,对方是罗家子弟,但那又如何呢?现在大家都是流民,谁也不比谁高贵。

    你凭啥就要挤占我睡觉的地方?劳资明天还要干活呢。

    两人才一动手,李永生就厉喝一声,“都给我住手,不听话的……死!”

    这一嗓子,他喊得异常洪亮,有若炸雷一般。

    旁边还有人,正打算上前围观,也有人摩拳擦掌,准备助拳,被这一嗓子惊得,齐齐吓了一大跳。

    毛滨昭的老娘吃了这么一惊,直接晕了过去她的身体也不是很好。

    紧接着,李永生的身子,就诡异地出现在对峙的两人中间。

    这俩吓得齐齐后退了几步,然后那被挤占地方汉子就叫了起来,“李大人,他强占我的地方,还打人!”

    “我是想给我老娘挤个地方,”罗家子弟也叫了起来,“天气寒冷,我老娘身体不好……你不让也就算了,居然还骂人?欺负我罗家没人是吧?”

    这货的脑瓜,确实不太好使,平时习惯打罗家的旗号了,现在居然又这么说。

    “马勒戈壁的,你老娘身体不好,关我屁事,”这位也气得大骂,“你要好好商量,这地方让与你何妨?二话不说就往里挤,当劳资是死人啊?”

    旁边又有人冷哼一声,“罗家有人又如何?雷谷只有流民,你比九公主还牛吗?”

    这种动不动就拉出家族来吓唬人的行为,真的很不遭人待见。

    李永生很快就弄明白了事情经过,他冷冷地看着罗家子弟,“你觉得是谁错了?”

    “是我错了,”罗家子弟虽然浑,其实心里也知道分寸,不过他还是要辩解一下,“主要是下雨了,风又大,我老娘身子骨弱……”

    “有问题不会找我们吗?”李永生冷哼一声,“居然敢在这种地方生事,看在你是为老娘操心的份儿上,这一次我不杀人……天祝,抽他十鞭子!”

    秦天祝也已经赶了过来,甚至连赵欣欣都来了。

    汽车人才向前一迈步,一个老年妇人噗通一声跪下了,“求求你们,我儿子不懂事,所幸是他没有酿下大错。”

    “如此大礼,我愧不敢当,”秦天祝身子一侧,让到了一边,冷冷地话,“老人家,你的年纪,也可以做我的母亲,但是在流民聚集的地方闹事,你知道可能引什么后果吗?”

    老妇人愣了一愣,又冲着赵欣欣磕头,“九公主,您饶他这一遭吧,他脑子不够用,可也是一片孝心,要不……那鞭子抽我好了。”

    赵欣欣却没有让开,不管从哪个方面讲,她自认都吃得起这一礼无论来头、血统、身份……甚至是年纪。

    她冷冷地表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老人家莫要多事了。”

    “娘亲,你不要说了,我错了我认,不过是十鞭子,”罗家的汉子厉声话,下一刻,他指着自家的对头,看向李永生,“但是他也骂我了,你要一碗水端平。”

    “当然会端平,”李永生点点头,淡淡地话,“所以我决定不处理他。”

    罗家子弟脸一黑,额上的青筋不住地乱蹦,“你……”

    “李大人处理的很公正,”就在此刻,有人出声话,却是曹家的司修赶到了,他黑着脸话,“罗二冬,不要丢人现眼了。”

    “三外公,”罗二冬委屈得要死,“可是……真的是他先骂我的,还骂脏话。”

    “你这行为不但是该骂,挨揍都活该,呸!”曹家司修狠狠地吐他一口唾沫,然后冲着李永生微微一笑,又抬手一拱,“李大人,这是个夯货,您别在意……就十鞭子,不要加了行吗?”

    “你倒是个明白人,”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点点头。

    接下来,罗家子弟被秦天祝带走,抽鞭子去了,李永生却是没动身。

    差点被挤了位置的这位,也想去看抽鞭子长夜漫漫,闲得无聊啊。

    不过,他看到李大人死死地盯着自己,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李大人您……有何吩咐?”

    李永生也不说话,就那么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这位眼珠一转,笑着话,“那老人家也挺可怜的,我的位子让给她好了,不过她那儿子,真的做得太差,骂他……我是毫不后悔的。”

    李永生微微颔,“你有这个心,也不错,不过你睡到外面……风比较大啊,还冷。”

    “没事,我还年轻,”这位一拍胸脯,笑着话,“挂件衣服,对付一晚上就过去了。”

    “嗯,”李永生点点头,“行,明天你也别干活了,就给新来的流民宣传,咱们这雷谷的规矩……不许骂人哦。”

    “没问题!”这位拍着胸脯,嘴巴快咧到腮帮子上了这可是混到管理层了,“我刚才是快睡着了,被人折腾醒了,有点下床气儿,平常我对人可和善了。”

    李永生微微颔,转身离开,“记得一定要和善,骂人不算本事。”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这位愣了一愣,才高叫一声,“您看我的行动吧。”

    他俩说话,旁边还有人看着,曹家司修和罗家的高阶制修,就隐在不远处。

    “看到了吧?”曹家司修压低了声音,得意洋洋地话,“我刚才是救了二冬那家伙一命。”

    “这也不至于一条性命吧?”罗家的高阶制修低声回答,“十鞭子,真的挺狠了……这算不教而诛吧?”

    “屁话,老头子我可是打过卫国战争的,”曹家司修冷哼一声,“为了防止流民作乱,官府狠着呢……搁在那会儿,二冬早就被一刀斩求的了。”

    “真有那么狠啊?”罗家的司修愕然地张大了嘴巴……

    与此同时,赵欣欣也追上了李永生,她低声抱怨,“这些家伙,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流民聚集的地方,本来就乱……这些人认识的过程,其实就是碰撞的过程,”李永生微微一笑,“现在是没有进入正轨,等秦天祝把制修送过来,就会稳定下来了。”

    赵欣欣幽幽地一叹,“当初……我还真没想到,会有这么麻烦。”

    “麻烦,你就不去做了吗?”李永生侧头看着她,微微一笑,“我觉得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你有老公啊,累的又不是自己……”(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