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毁灭道意
    纯以血统而论,公孙家也是玄青位面的土著,上古练气士能修炼的法门,他们也能练。

    但是这些强大的存在,早就埋没在历史中了,猛地听说这里可能是上古练气士的遗迹,公孙未明的心情,可想而知。

    可赵欣欣却偏偏要打击他,她笑吟吟地发话,“也未必是上古练气士,没准是上古妖修。”

    玄青位面以前是有妖修的,不过早就被上界清除干净了,但是有些妖修的法门,还是流传了下来,比如说蛊修,又比如说布瑞藤的血修,都跟上古妖修有撇不开的干系。

    公孙未明却是不在意,他一脸的兴奋,“妖修也可以啊,永生说了,所谓大道,可以殊途同归。”

    李永生笑一笑,出声发话,“也未必是妖修,就是一名强大的雷修,曾经在此地修炼……真的很强大的雷修,所以他离开万年,这里依旧有雷落下。”

    “雷修的修炼之地?”公孙未明的眉头微微一皱,“你怎么如此确定?”

    “你不信就算了,”李永生一摊手,“也许是修毁灭道意的雷修,也许是他不容于这方天地,所以才有毁灭道意……不过我倾向于前者。”

    雷修兼修毁灭道意,在玄青位面很少见,但是在上界雷修里,却并不罕见。

    “那……”公孙未明也愣住了,好半天之后,才出声发问,“那在此处参详道意,是否有助于证真呢?”

    “有助肯定是有助,但是效果也未必比道草强多少,”李永生不以为然地回答。

    “道草!”公孙未明的眼珠,顿时睁得老大,那是道草啊,你敢再装逼一点不?

    道草这玩意儿,四大宫有一些,还有专门的种植园,隐世家族也有一些,比如说公孙家的生死竹林,其实也勉强可以算得上道草。

    但是道草依旧是珍贵无比,不是普通人能惦记的,没达到某个层面,没有足够的势力,根本不配提起道草二字。

    还是拿公孙家来做例子,他们想得到道草,也非常难,尤其是那些跟他们没有关系的势力,比如说青龙庙的椥豆,玄女宫的玄女花,都不是他们能轻松得到的。

    但是他们终究是有得到道草的资格了。

    所以公孙未明一听说,这里的道意,可媲美道草,越发地心动了。

    “是毁灭道意的道草,”李永生不以为然地回答,“大道虽存,奈何法门缺少,要这毁灭道意何用?”

    公孙未明这才反应过来,这确实是个问题,毁灭道意在中土就是传承断绝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道意啊,他出声发话,“道意之间,是可以相互借鉴的,比如说白虎庙的杀戮之道,跟它就极为类似。”

    “杀戮可不等于是毁灭,”赵欣欣出声反驳,“要说毁灭道意,正经是真神教有一些。”

    真神教修的是香火成神,仿佛是不怎么讲道意,事实上则不然,香火成神一旦成为教,就会有教义,里面必定会出现各种道意。

    比如说佛修,教义里肯定不会有毁灭之道,但是……可以适当地有杀戮之道,所谓怒目金刚降妖捉怪,就是如此了。

    而真神教既然是一神教,又是讲究有我无敌的,打击无信者或者异教徒的时候,走的当然是毁灭道意。

    公孙未明闻言一皱眉头,“既然如此,你们打算毁去遗迹,是为了防止真神教得知?”

    可以想像得到,真神教徒若是知道,这里有毁灭道意存在,该是怎样的疯狂。

    大概……会跟中土灵修去新月国抢劫灵石一般,疯狂地涌来吧?

    四十多年前的卫国战争,新月国并没有打到三湘郡,肯定对雷谷不知情,否则的话,这里绝对也会爆发一场大战。

    “这个道意很淡的,过个几千年,就消失了,”李永生很无所谓地回答,“我和九公主认为,此处遗迹留下来,对中土国的帮助并不大,反而有碍于安置流民,不如毁去。”

    “有碍于安置流民!”公孙未明气得差点跳起来,为了这点小事,你俩就要毁去一处蕴含道意的遗迹,尼玛……敢更败家一点吗?

    但是李永生还真不觉得可惜,身为上界仙君,这种无关紧要的玩意儿,他见得太多了。

    一点小小的道意,自己用不上,还可能资敌,真的不如毁去算了。

    道可道非常道,道意其实是无处不在的,区别只在于多寡,在于你善于不善于发现。

    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安置流民,原本就是大事,而且此处的道意,经过万千年的流逝,已经几近于无了……未明准证你不也是用了整整一晚上,才体悟到一点吗?”

    公孙未明心里这个难受,简直是无以言表,隐世家族最最在意的,就是资源了哪怕是跟自己家里无关的资源,那也是能多占一点,就要多占一点。

    自己用不了?那无所谓啊,大不了跟别人交易呗。

    可是他还真的不敢说,跟别人交易毁灭道意他真敢露出这个意思,都不用别人怎么做,公孙家就会大义灭亲。

    中土国和新月国,那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他的眉头微微一皱,婉转地问一句,“修毁灭道意的,未必仅仅是真神教吧?”

    “当然了,还有揶教等,但是他们都是一神教,”李永生淡淡地发话,“在我看来,这种有我无敌、顺昌逆亡的一神教……其实都是邪教。”

    一神教都是邪教……公孙未明再次被李永生的逻辑打败了,那玄女道的人呢?

    但是仔细想一想,还真是这样,中土国的野祀,也就是那些香火成神道,大多都是“信我,我就庇护你”的这种哪怕这庇护不是特别灵。

    但是国外的真神教和揶教等,这些一神教讲的不是这个,他们讲的是,“不信我,你就是异端,我就要惩罚你,我就要搞死你”。

    朱雀已经惹得玄女宫很恼火了,但是它和李永生辩论,说的也是我虽然收了香火,有时候不太灵验,但那是有苦衷的。

    它绝对不敢说,谁要不信我朱雀,我就弄死他它要敢这么说,观风使直接就下手了。

    公孙未明停了半天,方始缓缓发话,“这个,没有商榷的余地吗?我个人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浪费了这一点道意,委实可惜。”

    “我真不觉得有什么可惜,”赵欣欣出声了,“留心处,处处皆是道意。”

    她也是上界下来的,有这样的态度,一点都不稀奇。

    “九公主说得有理,”公孙未明点点头,他不能否认她的话,多少典籍里,都是这么说的,但是他还要问一句,“可若是你真打算在这里建子孙庙,这便是子孙庙的一景。”

    不仅仅是一景,根本就是一绝。

    “建子孙庙,差这一景吗?”赵欣欣冷笑一声,忍不住又傲娇一下,“我若建子孙庙,呵呵……区区一缕毁灭道意,算得了什么?”

    她很想说一句,我若建子孙庙,当令四大宫俯首。

    但是这个话,不太合适说不是做不到,而是有点骇人听闻。

    然而,她现在说的,已经很令公孙未明不爽了,他心里忍不住要发一句牢骚:就算你是皇族,但是这目空一切的毛病……真的好吗?

    既然不爽了,他就要问一句,“那九公主你建子孙庙,肯定是准备了诸多的道意?”

    赵欣欣淡淡地看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意未必有多少,不过既然未明准证这么说,我还真要考虑,在此处建个子孙庙了。”

    凭你这初阶司修,也要建子孙庙?公孙未明的心里,生出了浓浓的鄙夷。

    若不是你出身于皇族,若不是李永生青睐,在我眼里,你真的什么都不是。

    他是个不善于隐忍的性子,忍不住轻哼一声,“你是说,建个赵家的家庙吧?”

    赵欣欣淡淡地看他一眼,她的心眼可不算大,不过对于这种下界的土著,她懒得计较跟夏虫语冰,有意思吗?

    说话间,天就大亮了起来,而施粥处却又喧闹了起来。

    发作的还是那两个游手,他俩见到有人是一大碗粥,自己却是一小碗,顿时不答应了。

    小道童们解释了,说吃大碗粥的,都是昨天干过活的,你们今天好好干活,中午还有干的吃呢。

    对中土国大多数黎庶来说,不是农忙的时候,家里一般是两顿饭,中午多吃一顿,纯粹是浪费,而对于接受赈济的流民,就更是如此了。

    九公主赈济流民,虽然是以工代赈,但是一日三餐的规格,真的很高了。

    大部分的流民都接受了这个说法,但是那俩游手就是不肯答应主家既然请得起三顿饭,就该更慷慨一点。

    吃完一碗粥之后,他们大声表示,还要再来一碗,否则我们绝对不干活错了,是我们没吃饱,干不动活。

    秦天祝上去就是两个耳光,结果那俩根本不怕,往地上一躺,大声地嚷嚷,“大善人打人了,要打死人了!”

    秦天祝忍不住看李永生一眼,看他是什么意思。

    “不患寡而患不均吗?”李永生一扬下巴,淡淡地发话,“吃进去的,让他们吐出来,然后……滚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