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上古练气士
    李永生之所以不计较雷谷的雷,还执意买下这块地,就是因为他发现,这雷其实有根脚。

    关于这一点,赵欣欣也看出来了,要不然遇到段县令的狮子大张嘴,她肯定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哪里还会跟对方讨价还价?

    既然第一个流民到了,各种工作的安排就直接展开了。

    毛滨昭的老娘,被安排在了一个雨棚下——这样的雨棚,已经搭了百顶左右,每一个雨棚,起码能容纳五六十人。

    而毛滨昭的第一个活儿,是去修路,正像他来时看到了那十几个汉子做的那样。

    流民即将批量到来,将山路修得好一点,不但有助于流民出入,对将来赵欣欣经营此地,也有相当的帮助。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目前的雷谷里,真的不合适动铁器。

    毛滨昭看到的十几条汉子,其实是忠义县里的一些居民。

    这些居民在冬天里,没什么事情做,入山采集山货,固然是个不错的路子,但是寻找山货,更像是赌博,有时候可能找到很多,但更多时候是空手而归。

    毕竟是县城周边,能找到好山货的概率不高。

    所以他们就来雷谷帮忙,要求也很简单——能吃饱肚子就行。

    这种情况的出现,实在是太正常了,他们来这里吃饭,家里就省下了米,所出的不过是一点力气罢了。

    事实上,这还是段县令和常县尉求恳之后,才帮他们争取到的。

    段县令的意思是,家门口的活儿,近水楼台先得月,遇到九公主这种土豪,能为大家争取到一些好处,为什么不去争取呢?

    而常县尉还多了一层理由:这些人不去干活的话,反倒容易生事——须知无事生非啊。

    在毛滨昭也开始动手修路的时候,山外陆陆续续地走进了流民来,到得夜里,已经有百许人了。

    这些人本来也想四下乱住,被小道童们呵斥了,不但规定了地方,还告诉他们赈济的章程——我们这里,干活才会有饭吃。

    大部分的人,都能接受这样的要求,但是还真的有人,就接受不了这样的要求。

    晚上吃饭的时候,见到有人吃的是干米饭,还有骨头汤喝,好几个喝稀粥的就不干了,纷纷叫嚷了起来,说同是赈济,为什么区别对待?

    小道童们也没几个脾气好的,就说人家白天修路了,所以吃干的,你初来乍到,有稀的吃就不错了。吃不吃?不吃就滚!

    按说中土国的民风,是比较淳朴的,大家都认为,干活换吃饭,这是天经地义的。

    但是再淳朴的群体里,也有那些不好的人。

    有两个三十多岁的游手,乞讨习惯了,宁可闲着晒太阳,有一顿没一顿,也不想干活。

    这俩就起哄,说你们现在先给我来顿干的,不就是干活儿吗?明天我们起来就干活。

    小道童们嫌麻烦,打算给他们一点干的,但是秦天祝闻言,很干脆地表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今天先给稀的,等明天干活儿的时候,再给干的。

    这两位马上就不干了,说你们今天不给干的,明天我们也不干活,还真没见过这么斤斤计较的大户。

    不干活?那你们现在可以下山,秦天祝是真的不惯这些人毛病。

    他虽然只是研修生,却是在巡荐房挂了职的,偶尔也会有些人情走动,所以言语之间,也就带了点威严,绷起脸来说话,还是很有气势。

    那两名游手也算是滚刀肉,但是见他发作,还真不敢再说什么。

    李永生见他如此,就笑着发话,“你现在做事,倒是有些气度章法了。”

    “唉,哪里的话,”秦天祝也笑着摇头,“不怕永生你见笑,我是赶鸭子上架,实在是族里的制修没来,我一个人忙不过来,说话间难免就有点戾气了。”

    “戾气倒也不至于,”一名公孙家的司修发话,“不过按李大师这章程,还是不能随便聘用制修,用族里介绍的制修才更保险。”

    这才是赵欣欣跟秦天祝要制修的缘故,她没有做过赈济,但是赈济里的各种猫腻,她早就听得耳朵里起茧子了,所以她不想随便雇佣制修。

    秦天祝介绍来的,用起来就比较方便了,好吧,这其实是她让秦家代为背书了——这些制修,我也不管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秦家子弟,反正出事的话,我肯定要跟你秦家要说法。

    “也不知这流民,到底会来多少,”秦天祝想的是别的,他希望流民不要来得太少,要不然弄那么多制修过来,没太多的秩序需要维护,岂不是浪费?

    不过下一刻,他就笑着摇摇头,自己也真是想多了,大不了请那些制修帮忙干活,闲着也闲着不是?人家三湘本修院正经的本修生,可不是也在这里混赈济?

    就在第一批流民抵达的夜里,李永生却是和赵欣欣一起,悄然来到了一个小峰头。

    其时天色晴好,就算是在夜里,借着月色和星光,也能看得清楚草木。

    两人在峰头上绕了一圈,赵欣欣叹口气,“唉,还真是这里了呢。”

    “我……改动一下吧,”李永生出声跟她商量,“正好也可以引雷入地。”

    “不用入地吧,”赵欣欣摇摇头,“本来是雷谷,没雷了算怎么回事?万一又引起某些人的好奇,岂不是多事?”

    李永生听得就笑,轻声发话,“未明准证,你就别多事了,成不?”

    “咳咳,”空中传来两声轻咳,公孙未明显出身来,他面不改色地发话,“我跟在你俩身后,是为了保护九公主……她安置流民,定然为荆王不喜……”

    “行了行了,都不是外人,”李永生一摆手,哭笑不得地发话,“我俩也是来琢磨雷谷的成因,只不过不想被外人注意到就是了。”

    公孙未明偷偷地跟着他俩,也是因为好奇,闻言眉头一扬,“难道这里还真的是雷谷的核心?”

    “不是核心,仅仅是一处遗迹,”李永生笑着回答,“我也是在犹豫,该不该将此地毁掉。”

    “遗迹?”公孙未明的眼睛,顿时张得老大,他仔细看一看这小峰头,“这怎么会是遗迹?总不会……有个秘境入口吧?”

    “还有道器法宝等着你呢!”李永生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不要说话,闭上眼好好感受一阵。”

    公孙未明闭上了眼,过了片刻之后,他狐疑地看李永生一眼,“啥也感受不到,你逗我玩?”

    “放松,好好感受一下,”李永生无奈地摇摇头,“要是天亮之前,你还是啥也感受不到,那么,十年之内你证真无望。”

    “好像你证真有望似的,”公孙未明狠狠瞪他一眼,不过下一刻,他就出声发问,“你让我感受啥?给个提示行吗?”

    “那可不能给,”李永生闻言就笑,“所谓机缘,抓住了就是你的,抓不住就不是你的。”

    公孙未明气得哼一声,他一抬手,将一块石头上的草木扫掉,才要坐上去,猛地看到了赵欣欣,才反应过来一件事,“九公主……你不会也能感受到吧?”

    “能啊,”赵欣欣眨巴一下眼睛,笑着点点头,“很容易的呢。”

    永馨仙子做事,往往是大而化之,但是她在上界声名远扬,可不是靠侥幸而来的,只要她认真起来,也是小狐狸级别的。

    公孙未明就被噎住了,原本他还想打听一下:你这区区修为,怎么能感受得到?

    但是有她这一句话,他实在无法开口,跟对方打听细节了。

    未明准证所有的疑惑,只能默默地憋在心里:这公母俩,一对小混球!

    他在石头上打坐了不知道多久,等到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公孙未明却是没在意这些,他看一眼四周,发现李永生和赵欣欣不见了,于是飞身就去找人。

    那两位早已经醒了,正坐在一顶帐篷下,远远地看着几名正在熬粥的小道童。

    公孙未明走上前,很不见外地扯一张椅子坐下,然后才低声发话,“永生,是雷霆道意吗?”

    公孙家也有雷法,但是未明准证对其修习不深,他只能根据自己的感受,猜测一下。

    “感觉是毁灭道意,”李永生低声回答,“可惜不见于典籍。”

    他嘴上说的是感觉,但是看他的样子,显然是已经确定无疑了。

    “毁灭道意?”公孙未明顿时瞪大了眼睛,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此前你还说……是遗迹?”

    “肯定是遗迹了,”李永生淡淡地回答,“中土国现在就没有毁灭道意的法门,那自然就是上古遗迹。”

    “上古……练气士?”公孙未明的呼吸,越发地急促了起来。

    那可是上古练气士,是超出真君的存在,自位面初开之际,就在此地修行,后来上界发现了这个位面,才有道宫、真神教和运修之类的势力降临。

    据说,上古练气士很是让这些势力头疼了一番,因为他们具有毁灭这个位面的能力,最后上界的势力不得不做出了妥协,才掌控了这个位面。

    后来上古练气士的去处,也大部分成谜。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