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本修生圈子
    段县令最终还是同意了赵欣欣的开价。

    他还想再往上抬一抬价格,但是九公主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转身就要走人。

    事实上对他来说,一百两卖掉雷谷,属于可以接受的范畴赵欣欣也不是胡乱开价,她在道宫这么久,对于庙产之类的行情,还是比较清楚的。

    她买这块地,倒不是要建子孙庙,不过一般而言,很多子孙庙就是建在深山老林的,她可以借鉴一下。

    既然价格谈定,地契文书就不在话下了,而九公主一行人也入住了雷谷,开始着手准备赈灾事宜。

    公孙家的司修带着李家的子弟,在附近贴出了告示,说三湘郡正逢灾年,英王的九公主怜生民艰辛,特在忠义县里收留流民。

    这告示一贴出去,马上就引起了轰动,收留流民……这岂不是可以吃上免费的稀饭了?

    时近腊月,地里没啥农活儿了,甚至附近的乡亲们,都有意去蹭饭,这样能减少家里的负担。

    不过大家一打听,才知道施粥的地方极远,竟是在雷谷。

    去一趟雷谷,平地上的路不算,光山路起码要走九十里,来回就是一百八十里。

    为了早晚两碗稀粥,走一百八十里山路,实在是有点……划不来。

    不过货真价实的流民的话,还真不在乎这点路,人都快饿死了,还计较划得来划不来?

    而且……施粥的是英王的九公主,是皇族啊,没准施的是比较稠的粥呢。

    山路上,也竖了指路牌,不但有文字说明,还有图画一碗热气腾腾的粥,和一个箭头。

    不识字的黎庶见到,也不用担心迷路。

    毛滨昭是第一个进入雷谷的流民,他是逃户,他所在的钦阳府,知府被赶走了,有当地的豪强,前来征召他进民壮队。

    毛滨昭兄弟三人,他是老幺,老大在百粤郡立了户,老二前年在服劳役修水坝的时候,被土石砸死了,他自己是本修生结业,但是还没来得及分配,老父亲去世,他返回家里丁忧。

    如果按正常情况发展,他一年的丁忧期结束之后,可以去府里报道,再行分配。

    但是……钦阳府的知府被赶走了,三司六房也没了主事的人,他想再次分配,找不到人。

    而地方上的豪强征用民壮,按理说怎么都征不到他,他是正规本修院结业的修生。

    更别说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他的二哥还是因为服劳役而死,哪怕是天家下征召令,都轮不到他上。

    李永生写的《拯救战兵雷锋》,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家里所有儿子都死了,仅剩的独苗,按理就不该上战场,更不该死在战场上。

    当然,那个背景是卫国战争期间,大厦将倾,大家的觉悟都挺高,而且应征入伍的待遇也很好,才可能出现那种情况。

    毛滨昭接到征召之后,就知道麻烦大了,他倒是想躲出去,但是……老妈没人管了。

    他索性弃了家里的十几亩地,收拾一下细软,背着老妈逃了出来。

    逃难的过程就不要说了,非常艰辛,幸亏他还有几个本修院的同窗,有人收留他一段时期,也有人接济他一些。

    可是毛滨昭也没那么厚的脸皮,一直骚扰同窗,这一日来到忠义县附近,囊中已经羞涩了,就考虑要不要找个护院的活儿来做一做他终究是制修来的。

    猛地听说九公主安置流民,他琢磨一下,我和老娘两个人,一天就是四碗稀饭,能去看一看。

    事实上,他在本修院的时候,也学了如何在山里生存的技巧中土的本修院,还是相当注意这一方面的,所以他相信,只要能保证老娘有几碗稀粥垫底,自己是绝对活得了的。

    他并没有在意,忠义县的雷谷有多远,能保证老娘的吃喝就行,反正他饿不死。

    甚至,因为老娘有了安顿的地方,他还走得特别快,只用了两个时辰多一点,他就背着老娘,来到了雷谷。

    刚到雷谷的时候,他有点奇怪,山路上十几个汉子,拿着铁钎、大锤和铁锹等物,在修整山路,搞得他走路都不太方便。

    那十几个汉子倒是和气,停下手让他路过。

    雷谷的山口上,有一个小道童和两个俗家汉子,蹲在一块大石头边,见他过来,上来问一问,知道他是来求安置的流民,三人顿时欢呼了起来,“呀,第一个来了!”

    我堂堂本修生,竟然是第一个被安置的流民?毛滨昭只觉得脸上微微一热。

    但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他也只能当做不见了。

    还好,三人并没有问他身份要不然他就更羞愧了,只是给了他两块木牌,甲子零零零一和零零零二,说木牌不能丢失,要凭借这个领取食物和其他。

    还有其他?毛滨昭想一想,估计就是御寒的衣物了,马上腊月了呢。

    不过这些东西他带得有,起码保证老娘的温暖没有问题,至于他自己?堂堂的本修生……怎么可能被冻死?

    他带着老娘走下河滩,四下看一看,觉得这河滩不是好去处万一来一场大水就不好了。

    他看一看标牌,还有五里地,是施粥的地方,他决定再走两三里,找个合适的地方,给老娘搭个棚子,万一下雨了,有个去处。

    又走三里多,他还真发现这么一块地方一块凹进去的大石头下面。

    他先将老娘放下,又拿出一个草垫放在石头上,招呼老娘坐下。

    然后他抽出腰刀,砍了几根树枝,冷不丁听到一声惊雷炸响。

    他抬头一看,发现周边没几朵云彩,心说这雷谷之名,还真不是虚传的。

    但是这晴空里的霹雳,将他老娘吓得不轻,“三儿,不敢再拿刀砍树了。”

    金属能引雷下来,这知识还是毛滨昭告诉她的。

    这地方到底能不能住人啊?毛滨昭正没个理会处,就听到远处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大喊,“兀那制修,莫要随处乱住,来这里。”

    却是一个小道童站在半里地外,双手掐腰,一脸不高兴地看着他,“你可知道,山里不能随便举火?住宿也要听从安排。”

    “我是本修生,知道山里生火的规矩,这是要搭一间草棚,”毛滨昭高声回答,“只是这雷谷里的雷,实在是……怎么住宿也要听从安排?”

    说到最后,他已经是一脸的愕然,他没吃过施粥,但是赈济的规矩,他还是清楚的莫非还能有房子住不成?

    “我们安置流民,可不是只管施粥,”小道童大声回答,“我们是以工代赈……”

    毛滨昭很快就搞清楚了,九公主用的是什么样的赈济方式,原来这稀粥还不是白吃的。

    不但如此,流民暂时居住的地方、用火、如厕、盥洗,都有指定的规矩。

    惊讶过后,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种赈济方式,其实真的不错,多劳多得,以他制修的修为,只要肯出力,赚到他和老娘的吃食,真的非常轻松。

    所以他自告奋勇地表示,“我是三湘本修院结业的,给我一点重活儿吧,我老娘很久没有吃过肉了。”

    “咦?”正好不远处,走来了几个人,打头的年轻人出声了,“本修生,如何也成了流民?”

    “见过这位大人,”毛滨昭抬手一拱,然后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

    问话的是李永生,他听完之后,微微颔首,“这灾情……真是可恨啊,你既然是三湘本修院的,可知博本院在这里搞的育种基地?”

    “这个我当然知道,”毛滨昭很干脆地回答,“我还在里面待过三个月。”

    两人随便聊了几句,李永生就能确定,对方确实是三湘本修院出身。

    而秦天祝听得兴起,也插嘴说了几句,然后才发现,他所在的研修院里,有一名同级生,竟然是从三湘本修院考到博灵的,跟毛滨昭的关系还不错。

    一眨眼,双方的距离就近了不少,要不说本修生的圈子很恐怖,都是天之骄子,相互之间还非常容易扯上关系。

    秦天祝索性直接表态了,“要不你帮着管理好了,同为本修生,怎么能让你斯文扫地干粗活?”

    “真不用了,”毛滨昭断然拒绝,“多谢同年好意,我就赚个肚儿圆,也不想跟皇族有什么瓜葛,是非太多。”

    “你倒是想有瓜葛呢,”秦天祝听得又好气又好笑,“九公主是入了道宫的,在这里安置流民,也是为朝廷分忧,你还真以为她是钱多烧的?”

    “是我愚昧了,”毛滨昭歉然一笑,不过他并无改正之意,“此次三湘之乱,就是源自于这些皇族,我对他们,实在生不出多少好感。”

    “你倒是什么都敢说,”秦天祝笑了起来,并没有生出什么不满,所谓书生意气,说的可不就是这个?秦某人当年也中二过,“那你就干力气活好了,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你也可以提建议。”

    “我现在就有个建议,”毛滨昭出声了,“咱这个安置场所,能不能别放在雷谷?这里的雷实在太古怪了,搞得人都不方便用铁器。”

    “很快就会好了,”那个异常英俊的年轻人发话了。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