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九十章 虚空生雷
    赵欣欣闻言,顿时脸一沉,“我不要你说话顶用,只需要你提出建议即可,方县丞,我再一次警告你,做你该做的就好,不要挑衅我……须知事不过三!”

    这一次,她的话就严厉了很多,很显然,县丞要是再推三阻四,她就不会问对方“赌不赌”了,而是会直接下手。

    方县丞也吓了一大跳,忙不迭地看向李永生,“好吧,你提条件。”

    “怎么也得……四百里方圆,”李永生沉吟一下回答。

    “四百里方圆?”方县丞闻言,又吓了一跳,你这是打算容纳上千万流民吗?

    须知流民对生存的要求很低,方圆一里,就足够容纳三五万的流民了。

    不过他也不敢再问,而是摇摇头,“那就只能选山里了,整个忠义的平地加起来,怕也没有四百里方圆。”

    “山里就山里,”李永生点点头,然后竖起两根手指,“第一,要有水源;第二,交通不能太不便,你找一下吧,最好是能有千里方圆的地方。”

    “那只能选雷谷了,有七八百里方圆,”方县丞马上给出了答案,“不过……那里一年四季有雷,里面只有十几户的一个小村子。”

    “那就雷谷好了,”李永生点点头,“现在,你可以带我们去看一下吗?”

    “那里的雷,真的不小,”方县丞再次强调一遍,见对方脸上没什么表情,只能叹一声,“能等县尊大人回来,一起去吗?”

    公孙未明冷哼一声,“你确定,一定要第三次挑衅九公主吗?”

    方县丞听了这话,只能低眉顺眼地出门,招呼人准备出行了。

    雷谷还在忠义县城的西边,而且不需要入县城,走旁边的山路就行。

    走在路上,公孙未明贴着李永生,低声笑着发话,“一般这种地方,修雷系功法的,都会喜欢的,没准还会有铁矿……这帮夯货,有好东西都发现不了。”

    “我估计雷不会太大,”李永生低声回答,“否则,就算官府忽略了,玄女宫也不可能放弃这一块吧?”

    “这可是难说,”公孙未明不以为意地回答,“中土国这么大,没被人发现的地方多了,都像你这么想,哪里还会有那么多奇遇和机缘?”

    “能有机缘,当然是更好了,”李永生笑一笑,他还真没打算利用雷谷做什么文章,之所以来此地看一看,原因就是那两点:这里有水,面积够大。

    不过说实话,往雷谷的路,是真的不好走,五十里山路,众人走了一个半时辰。

    抵达雷谷的时候,已经是申正时分,下午四点了。

    李永生一看到这里,心里就生出了欢喜,很大的一个山谷,宽的地方,差不多有三十里,窄的也有十几里,长度嘛……起码目光所及,有三十里,再往远处就拐弯了。

    山谷中央,一条小河蜿蜒流过,绝对是有水,而且还有一条玉带似的河滩。

    河滩的边缘,有七八间屋子,远远地看得不甚分明,不过想来,就是那个村子了。

    山谷两侧的山上,林木茂密,景色宜人。

    “这地方不错,除了路难走一点,”秦天祝出声了,“可是……为什么没雷呢?”

    话音未落,“喀啦啦”一声巨响,一道雷电劈在了山谷的一侧。

    雷电倒不是很大,但是周边根本没几朵云彩,这算是……虚空生雷吧?

    公孙未明的眼睛一亮,悄悄地戳一戳李永生,“可能是铁矿哎。”

    “你还真能胡说,”李永生没好气地白他一眼,“要磁铁吗?我给你一块。”

    磁铁肯定对铁矿有反应,那微弱的吸力,一般人感受不到,但是肯定瞒不过准证。

    “不是铁矿?”公孙未明的眉头一扬,他没有接李永生的磁铁,就信了他的判断,“那倒是奇怪了。”

    “永生,”赵欣欣出声了,然后扬一扬下巴,“那里,看出来了吧?”

    九公主的脸,真的不算大,但是随便扬一下下巴,那也泛指了方圆几百里,别人看不出她指的是什么。

    李永生却是微微颔首,“嗯,我知道……不过,安置流民才是主要的。”

    公孙未明大奇,“你俩在说什么呢?”

    “小问题,”李永生不以为意地回答,然后看向方县丞,“我们初步定下了,就是这里,那十几户人家,要迁走吗?”

    你就定下了是这里?方县丞的脑瓜,疯狂地转动了起来:你们为什么会定下这里?

    就他个人的想法,英王的九公主,就算是张罗安置流民的事情,也不可能来这种鸟不拉屎的穷山僻壤能在忠义县城周边收留流民,就已经是极限了。

    不过,他就算再不理解,此刻也不想再琢磨了这原本就不该他操心。

    于是他机智地回答,“是否迁走,看县尊大人的意思吧,我带好路也就是了。”

    “那好,就在此处扎营,”赵欣欣一摆手,做出了决定,“你回去跟那段县令说一声,最迟明天晚上,来这里见我……否则后果自负。”

    要不说皇族就是牛气呢,对一县的父母官呼来喝去,还能定下期限。

    “我一定把话转告到,”方县丞恭恭敬敬地回答,“不过,此地委实荒凉了一点,还请九公主移驾县城,否则万一有个闪失,我们可就百死莫赎了。”

    “还是回去吧,”公孙未明也出声劝说,“我带得有灵舟,来回极为方便。”

    于是,方县丞和常县尉等人,生平第一次坐上了灵舟,心里忍不住对九公主一行人,生出了更多的忌惮居然随身带着灵舟?

    灵舟在忠义县城降落,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方县丞趁机喊住两人,表示说县里要征用他们的房屋,安排贵客。

    忠义县是真的穷,县衙都没有招待贵客的地方,不过当地也有几十户中上人家,是用青石盖的房子,可以临时借来安排贵客。

    不过赵欣欣直接拒绝了,“我在这操场上扎营就行了,正好看一看,段县令什么时候回来。”

    “这怎么可以?”方县丞有点着急,“九公主您金枝玉叶,怎么能宿于露天之下?”

    “我没觉得有什么不能,”赵欣欣一摆手,“正经是你们不希望我扰民,我自己也不想扰民……待在这里,还能看看段县令什么时候回来。”

    “那我去给您张罗点吃食,”方县令一溜烟地跑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公孙未明冷哼一声,“这家伙是给姓段的报信去了吧?”

    “随便他吧,”李永生微微一笑,“咱们并不需要忠义县多少配合,他们能出一块地就行了,本来想可以帮着扩大一下忠义县城的,他们不珍惜,那就算了。”

    常县尉冷不丁地说一句,“其实方县丞是担心流民冲击了他的产业。”

    “方县丞的产业?”李永生听得眉头一皱,“他是本地人出仕?”

    前文说过,中土国官场有规定,不许官员在家乡任职,尤其是正职,一定得是外地的,县丞是副职,有时候可以适当通融一下。

    “方县丞是隔壁桐灵县的,”常县尉恭恭敬敬地回答,“县城里的山货铺子,就是方县丞的几个关系开的,收入颇丰。”

    山货铺子,在忠义算得上一等一的好买,这大山里的几万黎庶想活下去,肯定是靠山吃山,向外山货。

    忠义县里山货铺子很多,但是基本上都操持在方县丞的手里,就连段县尊也争不过他。

    原因很简单,县尊不是本地人,甚至不是本府人,做这个买不趁手。

    忠义本县人里,也有几个大一点的家族,开了山货铺子,托庇在常县尉的名下。

    这两方势力平日里多有龃龉,所以常县尉给方县令上眼药,那也是难免了。

    赵欣欣听到这话,冷冷一哼,“我就知道,这厮嘴上一套,心里一套,说什么不想流民扰民,其实他是怕流民涌进来,坏了他山货的行情吧?”

    “这个……倒也不全是,”常县尉吓得赶紧辩解,“本地的山货行情,还是比较公道的。”

    他不解释不行啊,收山货的铺子,有不少是受他庇护的。

    公孙未明笑了起来,“看到这么破的县衙,我还以为遇上难得的清官了呢,原来是沽名钓誉之辈,真是令人齿冷。”

    “沽名钓誉不算大错,”李永生笑着发话,“他能为本地黎庶着想,起码是肯任事的,只要他为百姓谋取的利益,远大于他自家的收获,就好过那些碌碌无为的清官。”

    这个理念,也是来自于他对地球界的了解,他认为,贪官……是不可能完全避免的,能为百姓带来巨大福祉的贪官,要远胜于那些不作为、却标榜廉洁的清官。

    在碧蓝的世界里,只要不是太烂,那就可以了。

    “你这个观点,倒是很新颖啊,”公孙未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居然能容忍贪官,这也是你的世情之道?”

    “是啊,你这么说,真的很古怪,”赵欣欣也奇怪地看着他,“你追求的,难道不应该是玉宇澄清,贪官绝迹吗?”

    你好歹也是观风使呢,这种追求,会不会太低了一点?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