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忠义(求月票)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直接,一声大笑传来,“哈哈。”

    却是公孙未明走了进来,拿腔捏调地话,“这是道宫对你的信任。”

    “又偷听我们说话,”赵欣欣狠狠地瞪他一眼,“好歹也是个准证,素质呢?”

    这些天下来,她跟公孙未明已经很熟了,未明准证自己说话不靠谱,但也不计较她说话事实上,他有点好奇她跟李永生的关系。

    “好了,既然时间不多,就别耽误了,”李永生笑着打断他俩的话,“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办吧。”

    “我这儿有东北的最新消息,想来跟你们说一声的,”公孙未明不理他,反倒是挑衅地看着赵欣欣,“这个英王……咳咳,这个……你们有没有兴趣听呢?”

    结果九公主的脸一沉,不高兴地话了,“未明准证,这种事,就不要开玩笑了。”

    公孙未明其实也很头疼跟她打交道,这个女人不喜欢开玩笑,“好吧,英王呵斥了室韦军役使,当场撤了阿城军役使的职,够劲爆的吧?”

    赵欣欣闻言,顿时松了口气,这还真不算什么,英王镇边,是新人新气象,到任之后先烧几把火,还不是正常吗?

    李永生却是不想让他太过扫兴,少不得问一句,“室韦军役使,算李清明旧部吧?”

    “算李清明旧部,但是后来跟坎帅走得比较近,”公孙未明笑一笑,觉得自己终于没有白卖弄,这李永生果然精通世情之道,“要不然,也轮不到他做这个正使。”

    “那就没啥可担心的了,”李永生直接将话题转移,“准备一下,咱们今天就动身吧。”

    “今天就走?”公孙未明闻言,吓了一跳,“你准备好收留流民的物资和人手了吗?”

    “物资当然准备好了,”李永生笑着回答,然后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九公主想得很周到。”

    赵欣欣白他一眼,心里是满满的甜蜜,“主要是你想的周到。”

    她也想过准备物资,不过撇的时候,她真不觉得,该准备大量的物资。

    但是李永生坚持,他说一旦消息传出去之后,再采购物资,仓促之间出手,肯定要面临涨价的问题,不如前期先买一些。

    眼下他说,这是她的意思,赵欣欣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心说不愧是我的夫君。

    “好吧,物资有了,人手呢?”公孙未明不屑地看一眼那十个道童,“不能仅仅指望这十个人,就能管理那么大的地方吧?流民……那是流民啊。”

    “当然还有别人,”赵欣欣有点不高兴了,“秦家那边,还答应了我五十个制修。”

    “是,他们答应你了,但是啥时候能来呢?”公孙未明开始叫真了,他伸出一个拳头,狠狠地握一握,“十天,你只有十天的时间。”

    李永生看不过看眼了,沉声话,“咱们先去看一下,沟通一下,这个过程就需要一两天,宣传出去那里收留流民,让大家都知道,这又需要几天,然后流民涌过来……”

    “流民涌过来,还需要几天,”赵欣欣接话了。

    她只是懒得想,并不是什么都不懂,“这些日子加下来,十天就到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初开始来的流民,有十来二十个人招呼,足够了。”

    公孙未明怔了一怔,然后讪讪地一笑,“你俩这还真是……夫唱妇随啊。”

    听到这四个字,赵欣欣心里的恼怒,顿时不翼而飞,“好了未明准证,我们要去忠义了,你跟着去吗?”

    “我当然跟着去啦,”公孙未明一扬下巴,“收留流民这种事,我听说过,自己还没做过,肯定要长一长见识。”

    众人是说走就走,我们酒家的经营已经走上了正轨,有邓蝶帮忙看着,林家二长老也从百粤回来了,戴着个面具做打手,足够保证酒家正常经营。

    事实上,我们酒家在朱雀城已经有了不小的名头,九公主见真的消息也传了出去,也没谁敢在这里随便撒野。

    酒家养得有二十多匹好马,众人稍微收拾一下,直接启程,当晚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了,不过有两名道童没有停下,在滨北双毒里高大老者的保护下,漏夜前往忠义县。

    通往忠义的路并不好走,虽然距离朱雀城不到五百里,但是大家全力赶路,也才在第三日的中午,堪堪抵达县城。

    先期抵达的两名道童,已经跟着几名官员,站在路口等候了。

    忠义的县令没有来,来了一名县丞,带着几个衙役。

    赵欣欣跟他们见过礼之后,四下打量着这个县城。

    县城极小,一眼看去,不过三十来里方圆,零零星星有两三千栋房子,其中用石头修建的房屋,不过百余间,大部分都是土坯房。

    其实土坯房都算不错的了,县城的外围,还有七八百间茅草房,里面也有些人居住。

    再往周边看,就是高低不平的山地了果然是四面环山。

    赵欣欣很无语地看一眼李永生:这就是你给我选的地方?

    不过既然来了,她就要问一问,这忠义县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感觉还没有一般的镇子大。

    事实上确实如此,这个县城处在一个小小的盆地里,人口不过五千多,但却是周边数万里方圆之内,最繁华的地方了。

    忠义是一个宽百余里,长两百多里的县,但是整个县不过四万多人口,基本全在山区,越往西人口越少,还有上万里方圆的原始森林,根本没人在里面生活。

    总之就是四个字,地广人稀,因为全是山区,可供耕种的土地很少,太多人挤在一起,根本吃都吃不饱。

    忠义县城的设立,是为了更好地管理这些散居的百姓,按理说这里设个镇子就足够了,但是中土国里,几万里方圆的镇子,还是不多见。

    最关键的是,乡镇这个级别的,没有军事力量,县一级的才可能有,而周边山区众多,出现盗匪和猛兽的概率极高,所以这里才设了县。

    事实上,设了县之后,辖区里的百姓开路引,也方便多了虽然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走出这个山区。

    不过县里的生活水平还不算太差,大部分人能靠山吃山,而县城里那些土坯房,是用黏土制作的土砖,其实也算得上结实。

    至于那些茅草屋,是山里各个寨子搭建的,寨子上有人来县城的话,就可以住在那里,也不用住客栈了。

    甚至很多茅草屋里,还备得有食水,供寨子里的人免费取用,回头你记得补上就行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不过现在这么多的茅草屋,有很多是外面来的流民搭建的。

    没错,就连忠义这么偏僻的地方,也有流民来了。

    这些流民的到来,给忠义也带来了不少麻烦,很多茅草屋里的免费食水,被他们直接拿走了,连个谢字都没有,还有就是,小偷小摸打架斗殴的现象也多了起来。

    以前的忠义县城,也不是路不拾遗的世外桃源,但是秩序还是相对不错的,不安分守己的家伙,大家都数得出来,出了事情,找这几个人问就是了。

    你不承认?不承认也行,小心哪天失踪了!

    这么大的山,这么少的人,万一被人记恨上,打了闷棍扔到山沟里,一百年都找不到尸体。

    但是流民的到来,明显地破坏了这里的秩序,他们才不管你们原来是怎么样我们饿,我们要吃饭,我们要活下去。

    用县丞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组织了人手,狠狠地打击了他们一次,他们才终于意识到,不讲规矩是不对的。

    他说得轻松,但是可以想像得到,“狠狠打击”四个字,绝对是血淋淋的。

    赵欣欣听到这里,看李永生一眼,“这里好像不欢迎流民。”

    “没有哪个地方,会欢迎流民,”李永生翻个白眼。

    “我们还是有怜悯心的,”县丞听到这话,马上表示,“主要是这些人,毫无廉耻之心,又偷又抢,还胡乱拉尿。”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一点都不稀奇,”李永生淡淡地表示,“流动人口多的地方,必然导致短期行为多……所谓治理,就是厘定规则。”

    赵欣欣斜睥县丞一眼,“县令不来,大约就是不希望我们在这里收留流民?”

    “九公主说笑了,”县丞陪着笑脸回答,“县尊去山里调解两个寨子的纠纷去了,收留流民的事情,有助于社稷安定,我们当然会大力支持。”

    若来的人,仅仅是玄女宫的弟子,他倒是不怕据理力争,但这位还是英王的九公主,他是真的不敢放肆须知朝廷里有传言,英王可能要大用了。

    赵欣欣斜眼看着他,“可是我怎么感觉,你颇有微词呢?”

    县丞想一想,一咬牙回答,“县尊大人认为,忠义这里的条件,不足以安置流民,还望九公主明察。”

    “县尊认为?”赵欣欣冷冷地看着他,“我现在不问他,他既然不在,我就问你,愿意不愿意帮朝廷出这个力?”

    县丞犹豫一下,咬牙回答,“还请九公主您去县衙商议。”

    召唤月票和推荐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