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八十六章 我欲守护
    李姨对赵欣欣的话,似乎有点不满。

    不过九公主刚才都指责她,说她不懂礼貌了,她就算想说什么,也不便开口。

    秦天祝眉头紧皱,“佛道的因果?怪不得复颜丸无用,好治吗?”

    “治起来有点难度,”赵欣欣淡淡地回答。

    其实对永馨仙子来说,因果之类的东西,对她来说最容易治,比其他的伤势容易得多——身为觉醒了的上界转世仙人,下界低等的因果线,根本难不住她。

    但是她不能就这么简单地直接出手,要不然根本无法跟别人解释,自己是如何做到的。

    所以她表示,“需要从宫里请出些道器来,存在个费用问题。”

    秦天祝一听说要处理因果,就知道麻烦大了,少不得侧头看一眼中年妇女,“李姨,你怎么说?”

    李姨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糯糯的声音发话了,“需要很高的费用吗?”

    原来是朵儿姑娘走出了房间,她的脸上还是蒙着面纱,眼睛却是极亮。

    “费用不是太大的问题,”赵欣欣也知道,对方没有多少身家,最关键的是,她也不屑去骗钱,只不过不想被人质疑治疗手段就是了,“多少意思一下就行了。”

    朵儿姑娘侧头看向秦天祝,“天祝哥哥,你希望不希望我治好?”

    “我当然希望你治好了,”秦天祝笑着回答,“永生是我朋友,九公主也不算外人,他们不会胡乱开口的,我很开心能帮到你。”

    “可是治好了我,天祝哥哥你就会离开我了吧?”朵儿姑娘大大的眼睛眨巴两下。

    “这个……”秦天祝犹豫一下,然后干笑一声,“你治好面容的话,怕是看不上我了,不过能帮到你,哥哥我也无怨无悔。”

    朵儿这才侧身看向中年妇女,幽幽地叹口气,“姑姑,要不咱就别治了,涉及了因果……很难治的吧?”

    李永生看到她的表现,都忍不住嘴角抽动一下:这小女娃娃,还真是有心机。

    “你稍等一下,”李姨安慰她一句,然后看向了赵欣欣,“九公主,果真是涉及因果?”

    “我骗你做什么?”赵欣欣不以为然地扬一下好看的娥眉。

    “可是……”李姨犹豫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发出了质疑,“可是我们也请道宫的人看过,没谁说是涉及了因果,您这……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确实是怀疑这一点,朵儿面容上的伤,她不光是找玄天观和二郎庙的道长看过,还请过十方丛林的道长看过。

    赵欣欣也懒得跟她解释那么多,只是淡淡地答一句,“你没找对人!”

    这话也不狠,但是直接堵住了对方的嘴,可以想像得到,李姨若是再置疑的话,九公主完全可以回答——想治就治,不治拉倒!

    李姨终究是没敢继续置疑下去,犹豫半天之后,她出声发问,“得多少钱?”

    “你跟我说钱?”赵欣欣冷冷一笑,不屑地发话,“过一段时间,我要做点事,你家派上五十个制修来帮忙吧,为期一年……能派几个司修来,就更好了。”

    “区区的制修,交给我好了,”秦天祝一听是这要求,马上打包票了,一个制修的费用并不高,一年三十块银元足够了,五十个制修,也不过一千五百块银元,十五两黄金而已。

    对普通老百姓来说,一辈子未必挣得到十五两黄金,可是北关秦家号称不差钱,虽然比不过辽西公孙家这种土豪,但是这点钱也不放在眼里。

    赵欣欣却是小女子的心态,少不得叫个真,“这是看在永生的面子上,秦学长你莫要以为,我是胡乱开口。”

    “那是当然,”秦天祝赔着笑脸回答,“不过是十来两黄金,九公主怎么会看在眼里?”

    “啧,”赵欣欣有心说,我找制修帮忙,不是钱的问题,可是想一想,最终还是微微一笑,没有再解释,“你们再商量一下,把结果告诉我好了。”

    “喂喂,不用再商量了啊,”秦天祝还想再说什么,却见九公主已经伴着李永生,离开了梅园,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细密的雨丝里。

    他少不得回头看一眼朵儿,“钱真的不多……你看,我朋友还是很仗义的。”

    然而,朵儿姑娘眉头微皱,“这是母亲的因果啊,真是……让人有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帮秃驴,”李姨悻悻地嘀咕一句。

    原本她对佛道并不怎么排斥,其实中土的修者对佛道,容忍程度相对较高,尤其是官府,因为这家神道的教义,有利于官府对黎庶的统治。

    不过听了李永生的解释之后,李姨对佛道也生出不小的怨念,“狗屁的修来世,你母亲不过是没时间回去还愿,人也不在了,就要报应到你身上?”

    “就是,什么玩意儿,”秦天祝也不屑地冷哼一声,“他们不是说人死如灯灭吗?合着都是骗人的。”

    不过下一刻,他还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眼前,“朵儿妹妹,五十名制修,真不算什么……”

    李永生伴着赵欣欣离开,走出好远,他才出声发话,“要那么多制修干什么?”

    九公主看他一眼,“五天前,父王已经接旨,去东北镇边。”

    英王终于镇边了吗?李永生微微一怔,这些日子,他一直飘在扬子江上,真的是信息不通畅,不过听到这话,他还是有点不舒服,“你入戏太深了吧?”

    他没好气地哼一声,“那是英王,不是你父王……你要制修,总不是给他做私军的吧?”

    堂堂的亲王,真的不可能看上制修,做私军都不够格——起码五十个制修不算什么。

    若是五万个制修,倒还值得考虑一下,毕竟数量摆在那里。

    赵欣欣并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又突兀地问一句,“你这一次回来,有没有发现,朱雀城里流民多了很多?”

    “是多了很多,那又怎么了?”李永生很随意地回答一句,然后微微一怔,才又愕然发话,“你不会是想收留流民吧?”

    永馨的性子清冷,他是知道的,但是从骨子里讲,永馨是个心软的人,他很清楚这一点。

    “我当然是想收留流民,”赵欣欣微微一笑,“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没有,不傻,”李永生极其果断地摇摇头,然后才出声发话,“可是收留流民,需要的钱不是一点半点,最关键的是……这属于官府的职责,你身为玄女宫弟子,做这个不太合适。”

    赵欣欣淡淡地瞥他一眼,“我是为黎庶着想,你身为观风使……应该支持我这样的行动吧?”

    “没错,我肯定支持,”李永生点点头,“我就是觉得,你有点二。”

    “我二,那你三好了!”赵欣欣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此事我已经禀报了宫里。”

    禀报了宫里?李永生的眉头又是微微一皱,“道宫不是不得干涉红尘事吗?”

    “流民那么多,黎庶已经陷入了水火之中,”赵欣欣淡淡地回答,“道宫毕竟守护这一方安定,此刻具备了出面的条件,若不出手,恐为他人所乘……”

    这也是大实话,道宫不干涉红尘事,但是这天下的黎庶,本是道宫的根基所在。

    天下动荡的话,他们也不能坐视,否则的话,万一被真神教或佛道所乘,那就是自废武功,对道统的延续和承继非常不利。

    道宫有这样的需求,但是现在的中土国,距离天下动荡还很远。

    此刻插手的话,官府那边万一歪嘴,对道宫也不太好,再等一等才更合适。

    至于说等待的期间,会有相当多的黎庶流离失所甚至丢了性命,那也是没办法的,规矩就是规矩,没有到触发的条件,就不能随意变更。

    然而,玄女宫有点不能忍了,在她们的地盘内,还有一个野祀——朱雀在吸收香火。

    道宫再不出手,朱雀的粉丝数量肯定要暴涨,这是毫无疑问的。

    正好,赵欣欣有意收留流民,她将自己的想法向宫里一报,宫中马上就开始商讨此事。

    所以她才在玄女宫待了半个月,等待宫里做出决定。

    李永生听到这里,眉头微微一皱,狐疑地发话,“就算你有世俗的身份,可是你终究也是玄女宫敕牌弟子了,不好坏规矩的吧?”

    赵欣欣一飞冲天,直接见真,玄女宫的人大为惊讶,很快就给她办好了敕牌。

    她闻言微微一笑,“所以宫里要跟官府先通气,你不见然后英王就镇边了?”

    “原来还有这一层说法,”李永生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英王迟迟不能镇边,还是因为朝廷有戒心,你现在张罗收留流民,摆明是不给荆王面子,所以……英王的任命才下来?”

    “你倒也不是很笨,”赵欣欣捂嘴轻笑,“不过,我也是看那些流民可怜,不全是因为要帮父王……英王!”

    李永生倒还不至于去吃便宜老丈人的醋,见她开心,他摇摇头,忍不住提醒一句,“可就算这样,你的这个申请,也是不好批下来,官府对道宫的忌惮很深。”

    (更新到,召唤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