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因果诅咒
    丁青瑶沉声回答,“栗化主还在那里,我先带了一部分弟子回来,北极宫也是如此,邪教那边迟迟没有反应,道宫自然也不会把战力平白消耗在那里。”

    说完之后,她又看一眼李永生,“你答应我的万载幽水,何时能交易?”

    “还得过一段时间,”李永生正色回答,“三宫主已经允诺,派人捎几滴来给我。”

    “三宫主?”丁经主讶异地看他一眼,这家伙什么时候跟真君勾搭上了?

    在西疆的时候,她也观察过,发现北极宫三宫主并不怎么跟别人接触,跟李永生似乎也就谈过一次话吧?

    她心里纳闷,忍不住就出声发问,“此前你手上的万载幽水,也是得自于北极宫?”

    “呵呵,这个可是不方便说,”李永生笑一笑,转移了话题,“敢问丁经主,你可知赵欣欣待在宫中,是要做什么任务吗?”

    “我把她给你带来了,有什么话,你自己问她好了,”丁青瑶面无表情地发话,“省了你的心上人连续赶路了,我如此帮你,我的事,你最好也放在心上。”

    “这是当然,”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其实他感应到了,永馨已经回来了。

    下一刻,赵欣欣出现在不远处,不过她的修为,赫然已经是初阶司修了。

    李永生的眉头一扬,“骇然”发问,“你竟然精进若斯?”

    “还要多谢栗化主,”赵欣欣波澜不惊地回答,然后冲丁青瑶深施一礼,“多谢经主带挈。”

    “无妨,”丁经主很随意地一摆手,“你要做的事情,我可以帮着协调,不过这小子答应了我弄些万载幽水,你也帮着催一催。”

    “好的,”赵欣欣点点头,一副乖乖女的模样,让人根本想不到,其实万载幽水就是出自她的手。

    “那我就走了,”丁青瑶点点头,走前又看李永生一眼,“九公主金枝玉叶,能看上你,是你天大的造化,要懂得珍惜。”

    “嗯嗯,”李永生连连点头,“我一定珍惜,多谢经主的点拨。”

    “哼,”丁青瑶一摆手,电射而去。

    她才一走,不等李永生发话,赵欣欣就出声了,她看着公孙未明,笑嘻嘻地发话,“这是未明准证吧?永生怎么不带贵客入园里居住?”

    “那是你的地方,我怎么好随便带人进去?”李永生一摊手,“请不请他入园,你自己决定。”

    “准证驾临,是我的荣幸,”赵欣欣微笑着回答,“永生你张罗好了,就是墨园吧。”

    墨园算是园林里待客的地方,说起来,她还是比较在意自家的的。

    “客随主便,”公孙未明笑着回答,“九公主可是不简单呢。”

    “是吗?”赵欣欣眨巴一下眼睛,狐疑地看着他,“怎么不简单?我没觉得啊。”

    “我跟永生相处,也好几个月了,当然敢说这话,”公孙未明信心满满地回答,“他不管见了谁,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但是偏偏见了你,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你这不是废话吗?赵欣欣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偏偏的,这种大实话……她很享受。

    于是她笑着回答,“永生不太会做人,未明准证体谅则个。”

    我说,你至于吗?李永生有点不开森,“那我就安排了啊,还有我的同窗一行人。”

    “可以啊,”赵欣欣心气儿顺了,就表现得异常贤惠,“你的朋友嘛。”

    “你俩不要肉麻了行吗?”公孙未明发话了,“这儿还有个活人呢。”

    接下来,李永生就将公孙家人和秦天祝一行人,全部安排到了园林里,反正地方很大。

    这两家也没啥不满的,毕竟这是九公主的别院。

    安排下来之后,李永生就要说朵儿的事了。

    赵欣欣听完之后,有点小小的不高兴,“你也不问问我,为啥去宫里那么久。”

    啊?李永生眉头一扬,“为啥去那么久呢?你说。”

    “算了,我还是先去看看,你朋友的未婚妻吧,”赵欣欣有点意兴索然,“反正你也不关心我遇到什么事儿了。”

    “你这才是……”李永生觉得自己像是遇到了兵的秀才,“这个位面,有什么你解决不了的问题?咱还能好好聊天吗?”

    “算了,懒得理你,”赵欣欣站起身来,“走吧,跟我一起去看看你的朋友。”

    秦家和李家人,被安排到了梅园,这是个不大的园子,也就四五亩地,满园的梅花。

    李永生在一路上,见过朵儿几次,不过她都是蒙着轻纱,粗粗看起来,确实是个美女。

    赵欣欣进到朵儿所在的屋里,诊疗去了,秦天祝则是拿了一壶酒,在一株青梅下,跟李永生对饮了起来。

    至于李姨什么的李家人,到了这里,真没有发挥的余地,九公主的气场就镇住他们了。

    看得出来,汽车人虽然嘴上说痛恨这一桩婚事,可是时不时地看一眼朵儿的房间,明显是心里还有相当的牵挂。

    李永生就出声打趣他,“你这样子,给我的压力很大啊,万一九公主不能治好她,你是不是得跟我断交?”

    秦天祝的脸一沉,“我是那种人吗?就算九公主能治好她,我都未必稀罕她。”

    “嘴硬,”李永生笑着指一指他,一抬手,一杯酒下肚。

    南方的天气,跟北方果然不同,两人喝着喝着,竟然下起雨来了。

    秦天祝看一眼四周,一指五丈余外的亭子,“去那里喝?”

    “就在这儿吧,懒得动了,”李永生淡淡地回答,“这小毛毛雨。”

    就在此刻,赵欣欣走了出来,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九公主,”秦天祝见状,忙不迭站起身,抬手一拱,“您可是……看出了什么?”

    “看出来了一些,”赵欣欣果然不辱使命,但是下一刻,她就很傲娇地表示,“不过我不能跟你说,我得跟永生商量。”

    “那……看出来就好,”秦天祝干笑一声,不管从哪个方面讲,九公主都毫无压力地碾压他,他真的无法计较——就连秦家引以为傲的道宫关系,他也比不过九公主这玄女宫弟子。

    唯一能引以为傲的,大约就是他可以站着尿了。

    但是情之所系,他还是忍不住问一句,“能治吗?”

    赵欣欣迟疑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能治,不过呢……你确定要娶她吗?”

    “不娶也无所谓,”不远处的房檐下,李姨出声了,“能治就好了。”

    赵欣欣地淡淡地看她一眼,“我没跟你说话,你最好不要插嘴……这是礼节,懂吗?”

    李姨顿时闭嘴,李家再自命不凡,还没资格在英王的九公主面前放肆。

    “我还是……”秦天祝沉吟老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祸害了她,我得认。”

    “还算个男人,”赵欣欣点点头,然后发话,“因果诅咒,香火成神道的。”

    “因果……诅咒?”秦天祝的脸上,满满的茫然。

    “香火成神道?”李姨的脸上,却是满满的骇然,“野祀?”

    “不是野祀,是佛道,”赵欣欣淡淡地发话,“她承受的是父母因果。”

    在这一段时间里,她已经问明白了。

    对永馨仙子来说,肌肤上的瑕疵,真的不算问题。

    李永生将这样的患者交给她,她有满满的信心,而且很有动力——你在确定我觉醒之前,不肯治疗自己脸上的疤痕,现在你让我帮你治疗别人的疤痕,我不能给你掉链子。

    不过,在朵儿摘下面纱的那一刻,她就发现了——你这伤里,有因果。

    她非常确定,若是永生能看到这伤的话,也会在第一时间里判断出来。

    但是永生没有为这个女孩儿诊断,那么,她就更要好好地判断一下了。

    “父母因果,香火成神道,佛道,”李永生咀嚼一下这三个词汇,然后若有所思地发话,“她母亲许了什么愿?”

    “没错,”赵欣欣点点头,“她母亲是南桂郡人,信佛……许了什么愿,这个不得而知,只是朵儿说,她这个女儿,是许愿求来的。”

    许了什么愿,这真的没法猜,人都已经死了。

    但是人死,因果不会断,李永生的眉头一皱,“也就是说,她母亲没有还愿?”

    他已经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佛道是香火成神道里,相对另类的宗教,劝导与人为善和忍耐,不修今生修来世。

    但是所有的香火成神道,都存在祈愿之后,还愿的问题,哪怕是草头神也是如此——你祈求我什么,我降下神意,帮你做到了,你得还愿。

    朵儿的母亲为了求子嗣,许了愿,她没有还愿,因果就报应在她的女儿身上了。

    李永生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些和尚也太小气了,朵儿的母亲未必是不肯还愿,可能仅仅是不方便,既然人死了,因果也就该了去了,还要报应在她身上?”

    汽车人说得很明白,朵儿的母亲死后,李天义才带着女儿离开博灵的,而朵儿毁容,是后来的事了,这个因果有点过分。

    赵欣欣则是冷冷一哼,“那些秃驴里,就没几个好东西。”

    哪怕在仙界,她对佛修也很是不感冒。

    不远处的李姨,眉头则是微微一皱。